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八一九章 没了

        >
    
        浮想一个接着一个,苏唐似乎有些痴了,贺兰飞琼并不明白前因后果,自然不懂苏唐所受到的触动,不过,她感觉到苏唐的表情有些怪异。
    
        良久良久,苏唐长长吐出一口气,他的视线落在了前方的混沌真火上,上古邪君认为魔装有缺陷,所以想用混沌真火重新淬炼么?
    
        紧接着,苏唐缓步向前走去,走到湖边,他慢慢俯下身,用指尖探向荡漾的火红色光焰。
    
        “前辈,小心那可是混沌真火”那女孩子急忙叫道。
    
        苏唐只当没听到,混沌真火的威能再强,也没办法在瞬间灼伤他,毕竟自己有神念护身,察觉到不对时,把手缩回来就是。
    
        下一刻,一股温热的感觉从指尖传了上来,苏唐内视脑域,魔装元魄同时开启,只是刹那间,他就变成了一个身披幽黑色战铠的武士。
    
        轰……一道道犹如实质的光焰从湖水中卷起,形成数十条蛇一般的东西,沿着苏唐的胳膊慢慢爬了上来。
    
        苏唐开始时有些吃惊,接着发现那些光焰似乎不具备杀伤力,索性纹丝不动,静静观察着。
    
        光焰如水一般,在魔装上不停流淌着,而苏唐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愉悦感,因为他已与魔装融为一体,魔装所感受到的,自然也能对他造成影响。
    
        苏唐并不知道,当初的上古邪君为了重新淬炼魔装,做了万全的准备,甚至把铸造魔装所剩下的最后一点材料,都融入混沌之火中,为了就是水到渠成、立竿见影。
    
        苏唐释放出魔装,便立即引动了上古邪君留在混沌之火中的神念,一道道光焰自发的向他聚了过来。
    
        轰轰轰……光焰不停发出猛烈的燃烧声,在魔装上流淌的速度也在加快着。
    
        “前辈?”那女孩子已是看得目瞪口呆,她本以为只是带着苏唐过来看看红日帝国引以为骄傲的奇景,可没想到,苏唐竟然能让圣湖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苏唐发出叹息声,他感觉很不过瘾,略微犹豫了一下,身形陡然拔起,从湖中蹿起的光焰依然追着苏唐不放,呼啸着卷向天空。
    
        苏唐的身形在空中化作一道弧形,接着便一头扎入到圣湖深处,那些光焰依然追着苏唐透入湖中,留下了一条金色的彩虹桥,经久不散。
    
        苏唐进入湖中心后,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下一刻,圣湖发出沉闷的咆哮声,湖面犹如被煮开了一般,冒出了无数个气泡,每个气泡炸开,都会迸射出耀眼的金光。
    
        轰轰轰……咆哮声越来越响亮了,无数光点从湖中向周围迸射,落在草地上,立即便升起淡淡的烟气,被光点附着得枝叶,瞬间便会化作焦炭。
    
        那女孩子大惊失色,连连向后退去,以她的修为,如果被那些光点溅上,肯定会受到重创。
    
        贺兰飞琼却是原地未动,她释放出护体神念,那些光点迸射到她身上,最多是荡起一圈圈金色的涟漪,对贺兰飞琼无法造成伤害。
    
        “这……这这……”那女孩子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不敢靠近,只能在后面跺脚。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贺兰飞琼回头瞥了一眼,随后又道:“你先去休息吧,我帮你看着,等他出来的时候,我再招呼你。”
    
        休息?那女孩子连连苦笑,闹到这种境地,她哪里还有心情休息?想回到帝阙报给上面,不过大帝御下极严,如果知道是她擅自把两位星君带到此处,闹出这等风波,不管是那影魔星君毁坏了圣湖,还是圣湖伤到了影魔星君,她都会遭受重罚,甚至还会被赶出红日帝国。虽然大帝说过,不要拒绝几位星君的要求,不能全怪她,但是,谁敢去和大帝讲道理呢?真的这样辩解,说不定罚得更重了
    
        希望会没事吧……那女孩子勉强打起精神,怀着万千忐忑,默默盯着翻滚的光焰。
    
        转眼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湖中的光焰慢慢恢复了平静,不过,整个湖面似乎降低了一些,那女孩子距离远,看不出究竟,站在湖边的贺兰飞琼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苏唐好像在用灵诀汲取湖中的混沌真火,但再过上一会,那女孩子也会发现了,贺兰飞琼眼珠一转,从灵种中取出一个小瓷瓶,转头扔给了那女孩子。
    
        “前辈,这是……”那女孩子惊讶的问道。
    
        “你我相见,亦是有缘。”贺兰飞琼笑得很端庄、肃穆,在这一刻她的神态和顾随风有些相像,给人一种世外高人、神秘莫测的感觉:“这瓶冷香丸就送与你吧。”
    
        “多谢前辈厚赐。”那女孩子喜道,她的注意力终于被引开了,看着手中的小瓷瓶片刻,脸色充满纠结,她想打开,又不敢打开,因为绝不能把星君的赏赐占为己有,必须要交上去的。
    
        “冷香丸不能多用,一次一颗就好。”贺兰飞琼道:“你先试试吧,是担心你们国主责怪么?没关系,到时候你就和他说,我要亲自指点你一二,是我让你吃下去的。”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那女孩子连连说道,随后很果断的打开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淡青色的丹药,接着毫不犹豫的放在口中,咽了下去。
    
        “寻个地方静坐调息,才能吸收全部药效。”贺兰飞琼道。
    
        那女孩子刚刚突破大尊之境,而星君境的大修行者,对她来说连仰望都没有资格,大帝摆开酒宴,陪客的名单里并没有她,虽然她是第一个与苏唐等人交流的,但资历太浅,实力比她强的人多得是。
    
        星君赠与她丹药,自然是一份天大的机缘,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管什么事情,在此刻都要暂时放在一边
    
        那女孩子向后快速退了几步,盘坐在草丛中,冷香丸的药性发作了,只是几息的时间,她便进入了一种奇特的定境中。
    
        贺兰飞琼耸了耸肩,又转过身看着慢慢下沉的光焰。
    
        湖面在一点点降低,黎明时分,湖中的光焰已缩小到几十米方圆,中心处出现了一颗两米多高的金色光球,在不停的旋转着。
    
        日出东方,圣湖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了那颗金色光球,片刻,金色光球突然炸裂开,苏唐的身形从里面穿出,接着如闪电般掠向高空。
    
        轰……苏唐释放出魔之翼,一对金色的长翅卷开来,接着他又释放出魔盾、魔甲还有魔剑,强横的灵力波动如海啸般荡向四面八方。
    
        轰轰……苏唐释放出的气息形成了一道道圆形的冲击波,向周围卷去,那一直在入定的女孩子被卷得飞上半空,还是贺兰飞琼眼疾手快,纵身掠起,抓住那女孩子的胳膊。
    
        轰轰轰……冲击波还在向外蔓延,附近的兵营也遭了殃,伙夫刚刚做好早餐,那些士兵围成数圈,正等着领饭食,结果冲击波从营地中横扫而过,士兵们被卷得七零八落,一座座草屋接连崩塌,连足以装下一只猪的大饭锅都被卷上高空,里面的稀粥化作滚烫的暴雨,浇打在地面上。
    
        “乱逞威风”贺兰飞琼皱眉道,不过她眼中却闪露出一丝笑意,苏唐的魔装大变样了,少了几分狰狞,多了几分威仪,少了几分阴森,多了几分绚烂,少了几分煞气,多了几分祥和。
    
        这时,受到惊动的女孩子缓缓从定境中清醒过来,睁开眼正看到贺兰飞琼,她急忙躬身道:“多谢前辈,这一夜的恩泽,足以抵得上几年的苦修了”
    
        “不客气。”贺兰飞琼轻声道。
    
        “那是……”那女孩子马上感觉到来自空中的灵力波动,她抬头看去,发现一个穿着金甲的修行者以极快的速度在高空往来穿梭,身形所过之处,荡起了一片片耀眼的霞光。
    
        “那是影魔星君。”贺兰飞琼似笑非笑的说道:“他终于修成自己的灵宝了。”
    
        “恭喜前辈、贺喜前辈……”那女孩子笑吟吟的叫道。
    
        苏唐哪里有闲暇理会旁人,他还在享受全新的力量感。
    
        那女孩子习惯性的向圣湖看去,那里什么都没有,她有些吃惊:“呀……我们跑到什么地方来了?”
    
        “呵呵……”贺兰飞琼实在是不忍心回答,只能发出于笑声。
    
        “不好,我得回去,要不然会受到惩处的”那女孩子急忙道,接着转过身,正看到一块石碑,旋即呆若木鸡。
    
        好半天,她再次慢慢转过来,用迷茫的双眼四下张望着,随后象受惊的鸟儿一般向前扑去,一直冲到原来的圣湖岸边,她拼命揉动着双眼,接着再四下张望,片刻,她的身形一点点向后仰倒,噗通一声,躺在了草丛中。
    
        “小可怜……”贺兰飞琼咧了咧嘴,她走到那女孩子身边,俯身看去,还好,只是晕过去了,人倒是没有事。
    
        “她怎么了?”随着话音,苏唐的身形从天而降,笑呵呵的落在贺兰飞琼身前。
    
        “怎么了?你也有脸问?”贺兰飞琼叹道:“今天是她负责看守圣湖,现在湖没了,你说她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