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七四二章 双萌

        其实不止是苏唐,贺兰远征等人也在刻意躲闪着那只小鹿的视线。
    
        苏唐的视线落在那小鹿的上半身上,它有一双很细小的胳膊,白皙粉嫩,胸膛也很瘦弱,确实是一只幼鹿。
    
        那小鹿左顾右盼,但没有人理会它,它便向前走了几步,似乎是想和苏唐对视,苏唐心中警然,陡然散发出狂暴的气息,气息凝成阵阵乱流,卷向四周。
    
        那小鹿被苏唐的气息吓坏了,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哇……
    
        “你于嘛?”习小茹忍不住用力捏了苏唐一下。
    
        就在这时,变异银蝗从远方飞近,看到苏唐在这边,它在半空盘旋了半圈,随后向下落来。
    
        实际上,变异银蝗要比小不点靠谱一些,进入秘境后,它立即撒欢飞走,结果在半路反应过来,圣座上驮着一个人,正是那庄蝶,按照小不点的意思,是要玩够了才回去的,但变异银蝗可不敢,万一圣座上那个人出现了一些意外,苏唐不会责怪小不点,肯定要拿它发火,它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咦?”小不点从圣座上飞起来,飞到那小鹿前方,仔细的看着对方。
    
        那小鹿也发现了小不点,它停在了哭泣,眨着水汪汪的蓝色双瞳,定定的看着小不点。
    
        显然,两个小萌物都对彼此感到好奇,也有一些莫名的好感。
    
        “谁欺负你了呀?告诉我”小不点的皇者霸气又发作了,她专好帮人打抱不平,维护天下正气:“我帮你收拾他”
    
        “是他”那小鹿听到有人要帮自己,神情立即变得兴奋了,伸出雪白而细小的指尖,点向苏唐。
    
        “哼哼……”小不点顺着小鹿所点的方向看过去,一眼看到是苏唐,她的神色有些僵滞,眼珠转啊转,眼帘眨呀眨,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习小茹等人含笑等着小不点的反应,眼前这种情况,太考验小不点稚嫩的心灵了。
    
        片刻,小不点到底是把身体转了回去,又道:“还有谁?”她直接选择无视苏唐了。
    
        “就是他”那小鹿明显是个不开眼的小笨蛋,继续坚持着。
    
        “哎呀……你再这样我可就不管你了”小不点急得直挠头,随后又拼命使着眼色:“我问你呢,刚才是谁欺负你了?”
    
        那小鹿隐约有些明白了,刚才欺负它的人很厉害,这里是没有谁敢惹的,它想了想,视线一转,落在了顾随风身
    
        顾随风的脸色陡然变了,再想想以前小不点针对他做得那些恶作剧,他更加紧张了,叫道:“关我什么事?”
    
        “老头头啊,好办。”小不点飞起来,落在那小鹿身边,低低的说着什么,随后那小鹿变得眉开眼笑,用力点着
    
        “妈妈在这里,不好下手的,走,我先带你去玩。”小不点道。
    
        “好呀。”那小鹿点头道。
    
        “跟我来。”小不点转身飞向变异银蝗,随后向那小鹿招了招手,接着又对变异银蝗说道:“阿巧,我们走吧。
    
        唧唧……变异银蝗发出叫声,它可是有记性的,这次是做什么来了?
    
        “哎呀,差点忘了。”小不点叫道:“妈妈,这个姐姐你还要不要,你要是不喜欢了,我就把她扔掉了哦,带着她都没办法玩了。”
    
        什么?习小茹立即皱起眉,抬头看向一直在圣座上昏睡的庄蝶。
    
        “她是洪牛的未婚妻。”苏唐道。
    
        “哦……”习小茹点了点头,在这方面,她是很信任苏唐的。
    
        “你去把她抱下来吧,注意些,不要贴上她的肌肤。”苏唐道:“她中了毒,我一直没搞清楚那是什么毒素,你要小心点。”
    
        “好的。”习小茹道,随后她纵起身,落在圣座旁,把庄蝶抱了下来。
    
        卸掉了包袱,变异银蝗松了口气,随后振动鞘翅飞向高空。
    
        “那只小鹿是怎么回事?”苏唐问道。
    
        习小茹把庄蝶轻轻放在草丛中,随后看向苏唐:“我们到那边聊吧,有很多事情要告诉你呢。”
    
        “也好。”苏唐道。
    
        “先生。”贺兰远征突然道,随后瞥了习小茹一眼。
    
        苏唐微微点了点头,他明白贺兰远征的意思,习小茹的脾气是属于冲动型的,如果以后从别人口中得知魔神坛已被摧毁,落樱祖下落不明,她十有**要离开邪君台秘境,如此,还不如现在由自己来告诉习小茹。
    
        “所谓小别胜新婚,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贺兰远征道,他这样说,其他人自然不好意思继续留下来了,纷纷向苏唐告辞。
    
        苏唐和习小茹并肩向林中走去,走了几步,习小茹突然道:“出了什么事?小贺怎么神神秘秘的?”
    
        “魔神坛遭到了妖族的攻击,我去的时候晚了一步。”苏唐道。
    
        “什么?”习小茹一惊:“我师父呢?”
    
        “我没有看到她。”苏唐道。
    
        习小茹呆了片刻:“我师祖呢?知不知道?”
    
        “我已经告诉过他了。”苏唐道:“他本想马上返回魔神坛的,可现在外面到处有妖族肆虐,大妖级别的至少有十几个,太过危险了,我劝了半天,好不容易才算拦住他。”
    
        习小茹听得出苏唐的意思,连花西爵都会有危险,那她更应该保持清醒和理智,至少不能给大家添乱子。
    
        只是,落樱祖一直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尤其是在红叶城习家被毁之后,是落樱祖陪在她身边,宽慰她、劝解她,给了她温暖。
    
        出去,会惹得大家担心,而且以她的实力,也做不成什么事,留下,她又为师父感到焦虑,良久,习小茹的身形突然一震,抬头看向远方。
    
        “怎么了?”苏唐问道。
    
        “我这段日子过得太过安逸了。”习小茹轻声道。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修行者,当初在落樱祖的教导下,竟然迟迟没能突破宗师境,就是一个证明。
    
        习小茹的资质是足够的,连宗师境都没办法突破,只因为她用在吃喝玩乐上的时间远远多于修行。
    
        后来变得刻苦,只是为了报仇,再后来,又是为了给苏唐减轻压力,两个人的事情迟早会曝光,不能让苏唐独自去面对花西爵。到了今年,她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婚事得到了魔神坛所有大魔神的集体首肯,也就逐渐松懈了一些,少年时养成的好玩的秉性又冒了头,至少在修行上耗费的精力远不如前几年。
    
        今天的事情让她猛然警醒,有了苏唐,婚事成了定局,她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懒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