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七零五章 天生恶妖
    一秒记住【Www.kanshuwo.com】,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清晨,神落山中,一处平坦的山岗上,黝黑色的泥土突然开始融解,旋即出现了一个黝黑的洞口,接着一颗巨大的光球从黑洞中穿出,裹挟着沉闷的风雷声,直冲上高空。(百度搜文學馆W wW.W xGuan.C oM)
    
        眨眼间,光球已透过神落山的结界,飞上云端,光球陡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体积也在快速扩大,几息的时间便膨胀至数百米方圆。
    
        光球所散发出的灵力波动,以极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传荡开,只是灵力波动没办法透过神落山的结界,而光球本体虽然显眼,但被云层遮挡得严严实实。
    
        在苏唐回归人界这一刻,神落山中已经没有修行者了,当日苏唐、贺兰飞琼还有大批袁家弩手和蓬山的修行者消失后,冰封圣座亲自赶赴现场探察,但找来找去,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又等了十几天,最后无奈的离开了。
    
        没有人目睹奇观,自然也不会有人来打扰苏唐,从清晨到正午,又从正午到黄昏,光球在逐渐缩小,最后露出了苏唐的本体。
    
        苏唐如雕像般静静的坐在圣座上,小不点仰躺在他的肩头,酣睡不醒。
    
        苏唐的眼帘半开半闭,呼吸间喷吐着缭绕的金光,背后伸展出一对巨大的黑翼,面具、魔之扳指等魔装构件在他身上若隐若现的闪动着。
    
        眨眼间过去了几天,苏唐始终没有动过,又一个黄昏到来,小不点慵懒的翻了个身,便从苏唐肩头滑了下去。
    
        下一刻,苏唐突然张开眼,探出手轻轻抓住小不点的翅膀,在这同时,变异银蝗从沉睡中惊醒,接着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下坠,立即扇动鞘翅,稳住了身形。
    
        几天来他们能一直悬在空中,全是因为苏唐释放出的力量,当苏唐张开双眼时,那种力量也旋即消失了。
    
        “还是这里好啊……”苏唐悠悠的说道,他的双瞳中有金光在不停的震荡。
    
        唧唧……变异银蝗发出了叫声,似乎很赞同苏唐的评价。
    
        苏唐又闭上双眼,内视自己的脑域,脑域中仅剩的三颗灵窍,终于全部开启了,灵窍全开,所产生的那种通透无碍的感觉,让苏唐有放声长啸的冲动。
    
        灵炼法门第一重的大乘之日,已近在眼前,如果不纠结于魔装,随便炼化一些灵器,他今天就能达到大乘,只需找到一个大一些的城市,用丹药换取灵器就可以了,实在不行,他可以动手去抢。
    
        当然,苏唐这点忍耐力是有的,他共有八十一个灵窍,而魔装共有九个构件,正合了九九之数,这是他的机缘,宁愿晚一些,也不能滥竽充数。
    
        苏唐沉默良久,对变异银蝗说道:“走吧。”
    
        变异银蝗扇动鞘翅,向魔神坛的方向掠去。
    
        苏唐担心受到神落山结界的影响,让变异银蝗尽可能飞在高空上,结果错过了一些东西。
    
        就在不远处的山林里,倒伏着无数尸体,有几座原本是郁郁葱葱的山峰,已变成了秃山,暗褐色的山岩裸露在外,似乎在这里爆发过极为激烈的战斗。
    
        而苏唐急着返回邪君台,之前必须先到魔神坛走一趟,加上变异银蝗的飞行高度已远在云层之上,他没有留意观察神落山,其实看也看不清。
    
        飞了半个小时,苏唐已接近了魔神坛,到这时候,他终于发现有些不对了,魔神坛作为三大天门之一,门下有无数弟子,他来过数次,虽然每一次都是高来高走,但在空中能看得到下方川流不息的人流,尤其是正山门前的大平场上,总会停着数以百计的马车,有的来送货或者接货,有的来送人或者接人,哪怕到了半夜,也是热闹无比。
    
        但现在,正山门附近,一个人影都没有,只能看到一些残破的、东倒西歪的马车,好像下面发生了冲突。
    
        苏唐感到有些狐疑,谁会有如此大的胆量,敢到魔神坛来寻衅滋事?
    
        而且,冲突发生过也就发生了,可魔神坛的人呢?都跑到哪里去了?
    
        很快,前方看到了大光明湖,大光明湖附近也是一片安静,只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人,坐在湖畔正忙碌着什么,感应到苏唐的接近,他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忙起自己的事情来。
    
        变异银蝗得到了苏唐的指令,开始向下俯冲,它的身形就像一颗下坠的银色陨石,距离湖面尚在百余米开外,释放出的压力已经在湖面上荡起了一片片波浪。
    
        下一刻,变异银蝗的身形猛然拉高,贴着湖水飞射而去,空气受到剧烈震荡,竟然在湖面上拖出了一条高达数米的水龙。
    
        如此威势,令人触目惊心,只要是修行者,大都会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转过来,而那中年人却连头都没台。
    
        嗵……变异银蝗重重落在了地上,苏唐缓步走下来,一直走到湖边,看着翻腾不休的湖面,片刻,终于把视线转向了那个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的身材很瘦削,但肌肉显得异常结实,似乎里面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他身边放着一个鱼竿,前面摆放着一个烤架,下方有燃烧的炭火,烤架上有两条鱼,竟然是大光明湖的蓝金雪鱼。
    
        在那中年人身后,有一个大木柜,里面摆放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装着的应该是调料,那中年人不时把刷子伸进去沾一沾,然后在烤鱼上刷动着。
    
        察觉到了苏唐的目光,那中年人突然抬起头,看向苏唐,他的眼神锐利到了极点,犹如实质,在目光相碰撞的瞬间,苏唐竟能感觉到一丝烧灼的痛意,护体神念也随之绽放出金光。
    
        “来一条?”那中年人举起一条烤鱼。
    
        “不了。”苏唐淡淡说道:“多谢。”
    
        “呵呵……我喜欢别人对我说谢谢。”那中年人露出微笑:“不过,世间象你这样识趣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大多数人都是不识好歹的,我明明是在帮他们,却要对我恶语相向,甚至拳脚相加,真是让人伤心。”
    
        苏唐没有回答,达到了大圣境,对灵力会有一种本能的直觉,他和对方都没有运转灵脉,也就不会散发出灵力波动,但双方都能感应到来自对面的压力。
    
        “活着,要知道感恩。”那中年人用很随意的口气说道,他的双手在慢慢的翻动着烤鱼,随后深深吸了一口烤鱼的香气,显得非常陶醉:“就说我吧,我没有别的爱好,独独喜欢这口腹之欲,对那个从小传授我厨艺的长者,我一直对他尊敬有加,他老了,什么事都做不了了,我依然把他养了起来,最后是他犯了老糊涂,居然在我的饭菜里下毒,我才不得不忍痛杀了他,没办法啊……规矩不能乱。”
    
        “万事皆有因果。”苏唐淡淡说道:“他会选择下毒,肯定有他的原因。”
    
        “说起来,我也有些责任。”那中年人叹了口气:“他经常对我说,世上真正称得上美妙的食材,一个是金霸王蟹的蟹籽,滑如膏、凝如油,一口下去能让人忍不住想吞掉自己的舌头;还有一个是星路旗鱼的鱼籽,烤过后的鱼籽呈金黄色,大概有寻常的珍珠大小,但比珍珠漂亮多了,刚刚把鱼籽放在嘴里,还没什么,不过,当你用牙齿轻轻把鱼籽咬破的时候,砰地一声……犹如实质的香气会在你的嘴里炸开,铺满你的舌苔,涌进你的咽喉,然后,你甚至会产生一种兴奋得要战栗的感觉。”
    
        “我都没听说过,看起来你要比我幸运得多了。”苏唐露出微笑,星路旗鱼?只是这几个字,已让他猜出了对方的来历。
    
        “不能怪你,是你的先辈太过愚笨,竟然封闭了星路,这有什么用呢?就像把头插到沙子里的鸵鸟一样,以为这样就安全了么?可笑”那中年人说道:“不说这些了,刚才我们说道哪里了?对了,金霸王蟹和星路旗鱼,我么……喜欢动脑筋,金霸王蟹的蟹籽和星路旗鱼的鱼籽确实美妙,但再好吃的东西吃得多了,难免会感到乏味,最后,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是不是所有东西的籽都是最好吃的呢?”
    
        这时,天空中出现了成片的小黑点,正在向这个地方聚来,苏唐扫视了一圈,又把视线转到那中年人身上。
    
        “开始的时候,我只是随便想一想罢了。”那中年人又道:“然后有一天,应该算是天意吧……那老者的孙女犯了错,要遭受处罚,正好让我碰上了,小女孩不知道和那个混小子苟合,居然怀了身孕,差不多有四个月了,看到她之后,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说到这里,那中年人抬起头,用略带着戏谑的目光看着苏唐,似乎很期待苏唐做出激烈的反应,但让他失望了,苏唐如凝立的山岳般一动不动,双瞳古井无波。
    
        “想得到一份完美的食材,真的是太难了。”那中年人道:“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喂给了她上千颗丹药,单单是这个,就让我绞尽了脑汁,换成别人,吃了十几颗丹药,肯定会暴毙,我要让她洗髓换骨,又得吊住她一口气,一天到晚围着她转,吃不下也睡不好,现在回想起来,简直象噩梦一样。”<!--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