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六九九章 春姑娘
一秒记住【中文网】www.,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    那银色巨虎似乎能听懂苏唐的话,哀叫声中讨饶的味道更浓了。
    
        就在这时,变异银蝗飞了回来,它本来抄到前方想阻断那只银色巨虎的退路,谁知转眼间苏唐已经用碾压性的优势结束了战斗。
    
        小不点从变异银蝗的头箍中飞了出来,上下打量着那只银色巨虎,那只银色巨虎也把视线转向了小不点。
    
        两者对视了片刻,小不点落下去,悬停在那只银色巨虎前方,那只银色巨虎莫名的显得有些激动了。
    
        “真的吗?”小不点突然道。
    
        “……”那只银色巨虎发出模糊的呜咽声。
    
        “你要是敢骗我,我打你哦?”小不点叫道。
    
        那只银色巨虎像模像样的摇起头来,神色显得有些焦急。
    
        小不点突然转过身,飞到苏唐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妈妈,那只大老虎有一个秘密呢……”
    
        “哦?什么秘密?”苏唐一愣。
    
        “它说它在那边的冰窟里发现了一座宫殿,宫殿里有不少好东西,然后它在里面闭关,结果有一只五色鸟趁它不注意,偷偷把钥匙拿走了。”小不点悄悄的说道:“它一路追着那只五色鸟出来,结果碰上一群修行者,他们莫名其妙拼死保护那只五色鸟,最后它好不容易把那些修行者杀掉,又追了很久,发现一个修行者带着五色鸟来到了雪山,所以它一路追过来了。”
    
        “它已经在宫殿里了,还追着钥匙做什么?”苏唐皱眉道。
    
        “对呀……”小不点很生气的转过身。
    
        那只巨虎匍匐着不动,但双瞳却是不停的转来转去,随后小不点又对苏唐耳语道:“它说那宫殿里有大妖布下的禁制,如果有钥匙的话,它可以在在宫殿里慢慢修行,可钥匙被抢走了,宫殿的禁制已经被惊动,它说它必须把钥匙找回来,放在原来的地方。对了,它还说那座宫殿太过久远了,内外气息相融,加上禁制被惊动,用不了多久,宫殿就有可能开始变得腐化,那时候就算有钥匙也不一定能进得去了。”
    
        “再问问他,钥匙在谁的手里?”苏唐道。
    
        那只银色巨虎突然挺起身,冲着不远处静观事变的纪云山和李宣古发出了咆哮声。
    
        看到那银色巨虎又有所动作,纪云山和李宣古都变得警惕了,随时准备应对那银色巨虎的攻击。
    
        “老实点”苏唐喝道。
    
        那只银色巨虎立即颓了,重新趴在了雪地上,其实这也算它的大不幸,如果在人界中评出几个最耀眼的、最有前途的修行者,第一、第二肯定被苏唐和贺兰飞琼占了,它先是为贺兰飞琼做牛做马,转眼又落在了苏唐手里,这两者都是它绝对无法对抗的。
    
        “纪兄。”苏唐道。
    
        “苏公子,什么事?”纪云山急忙道,他的眼角还在偷偷瞥着苏唐的披风。
    
        在张口说话的时候,苏唐已经把面具的元魄关闭了,但披风还在,无数黑色的旋流贴着地面震荡着、漂浮着,似乎苏唐已经成了黑暗的中心,那种场面给人一种很邪气的感觉。
    
        “这里有一种五色鸟?”苏唐道。
    
        “五色鸟?”纪云山一愣,看向身边的李宣古:“宣古,春姑娘到我们雪灵山了?”
    
        “春姑娘?不知道啊”李宣古愕然道。
    
        “不知道,你骗谁?”纪云山道:“我告诫过你几次了,那春姑娘身边是非繁多,让你离她远一些,怎么整天就招惹她?”
    
        “师兄,你说的是几年前的旧事了。”李宣古苦笑道:“我敢发誓,至少有两年没见过她了”
    
        “当真?”纪云山见李宣古言之凿凿,有些将信将疑。
    
        “自然是真的”李宣古道:“师兄,那我回去看看,说不定是别人把春姑娘请上山的。”
    
        “你去吧。”纪云山道。
    
        李宣古转身掠上半空,向着雪灵山的方向飞去。
    
        纪云山看了看苏唐,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又瞟了那只银色巨虎一眼:“苏公子,您说这只老虎……和春姑娘有关系?”
    
        “和春姑娘有没有关系,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肯定和那只五色鸟有关系,要不然这只老虎也不会追到这里来。”苏唐道。
    
        “哦……”纪云山顿了顿:“苏公子,您听得懂兽语?”
    
        “这个……”苏唐语塞了,随后道:“我听不懂,不过我的小女儿能听懂。”
    
        纪云山的视线又落在了小不点身上,虽然他盯着看的时间长了一些,但目光中只是好奇,并没有恶意。
    
        时间不长,李宣古从雪灵山的方向掠来,他的脸色有些古怪:“师兄,春姑娘确实在山上。”
    
        “岂有是理”纪云山皱起眉:“我知道她的来历大,脾气也大,所有人都惯着她,生怕惹她生气,但我纪云山毕竟是雪灵山的观主,她想上山总该和我打声招呼吧?说来就来,把我雪灵山当成了什么?她家的后花园么?”
    
        “师兄,她本也不想来,只是……”李宣古犹豫了一下:“只是为了避祸,也没办法。”
    
        “避祸?避什么祸?”纪云山道。
    
        “自然是避它了……”李宣古用古怪的目光看着那只银色巨虎:“春姑娘说,在温苑里遇上这只老虎后,这只老虎就对她死缠不放了,连甘飞为了救她,也被这只老虎所伤,她根本没有机会为连甘飞治伤,一直向北逃,逃到了我们雪灵山。”
    
        “既然知道惹下了祸,她更有理由通报我们一声”纪云山更加恼火了:“悄无声息的上了山,她想做什么?想把祸水往我们身上引么?”
    
        “师兄,春姑娘也是没办法啊,你想想,连甘飞都败了,这附近除了我们雪灵山,还有谁能护得住她?”李宣古苦口婆心的说道。
    
        纪云山的脸色稍微和缓了一些,而李宣古则看向苏唐:“苏公子,您认得这只老虎?”
    
        “它的主人和我是朋友。”苏唐道。
    
        “什么?”
    
        “它还有主人?”
    
        纪云山和李宣古同时大惊,既然能成为那只银色巨虎的主人,实力肯定要厉害得多。
    
        “嗯,”苏唐点了点头,随后转移了话题:“带我去见见那位春姑娘吧。”
    
        纪云山犹豫片刻,断然道:“也好”
    
        苏唐和纪云山、李宣古一起向雪灵山的方向掠去,变异银蝗则负责看押那只银色巨虎。
    
        苏唐对那只银色巨虎所说的宫殿产生了好奇心,他记得很清楚,在小林堡第一次看到那只银色巨虎时,那孽畜好像没多大战斗力,几年后,因为抢夺邪君台,牛镇海曾经驭动那只银色巨虎出战,效果也只是平平,几乎没对苏唐构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进入大千灵种后,只短短的时日,那只银色巨虎便晋升圣境,肯定在宫殿中得到了一番奇遇。
    
        送上门的好处,他当然不会拒绝。
    
        一路之上,纪云山向苏唐讲了春姑娘的一些事情,那女子并不姓春,而是姓赵,是当世第一大家赵家的嫡长女,原本足不出户,后来不知从何处学来了极为奇特的灵诀,专门医治受了伤的修行者,从而名声鹊起,也所以被人称为春姑娘,取枯木逢春之意。
    
        而且,春姑娘替人看病疗伤从来不收取费用,手段神奇,所以得到了修行者的推崇,人们都把她捧着、敬着,或许有一天,他们也要求到春姑娘的。
    
        纪云山讲这些是为了提醒苏唐,不要做的太过分,春姑娘不但是赵家的人,而且人脉极广,真的伤害了春姑娘,天下再大,恐怕也没有苏唐的立锥之地了。
    
        纪云山受限于自己的见识,他怎么都无法知道,苏唐压根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片刻间,李宣古已先一步落在一处大院中,随后大步向正房走去,一只五彩缤纷的鸟儿正站在窗框上打瞌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突然感应到什么,猛地抬头向空中看去,正看到苏唐等人接连落下,还有悬停在半空的变异银蝗,以及那只银色巨虎。
    
        “祸事啦祸事啦……”那只五彩缤纷的鸟儿拼命扇动翅膀,同时发出尖叫声:“妖怪打上门了小姐,快跑啊…
    
        窗户被推开了,里面露出了一张绝美的脸,那是一个年纪在二十左右的女子,眉如远黛、眼含秋波,她吃惊的看着那只银色巨虎,接着视线立即转向纪云山:“纪师兄,你这是何意?”
    
        还没等纪云山说话,那只五彩缤纷的鸟儿又发出尖叫声:“小姐,肯定是这个姓纪的王八蛋出卖了你”
    
        纪云山皱起眉,他毕竟是圣境级的修行者,天下能与他比肩的,不过那几个人,被一只鸟儿乱骂,让他很是恼火
    
        “是这只鸟么?”苏唐问道。
    
        吼……那只银色巨虎陡然发出吼声,怒火已压制太久,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
    
        “哇哇……”五彩缤纷的鸟儿被吓得一个跟头从窗框上跌了下去,但又很快飞上来:“小姐,你挺住我马上回赵家请援兵,你挺住啊……”
    
        “闭嘴”那女子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