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五九九章 完美的车轮战

        “放肆”那叫初蕾的女子露出冷笑,随后视线落在了呼延铮木身上。
    
        她没有理会比闪电还要迅捷的分光乌虹剑、没有理会从空中压下天空之手,首先把目标转向了呼延铮木,这并不代表呼延铮木的实力最弱,她想杀一儆百,而是因为呼延铮木的双臂上戴着一副拳套。
    
        那是呼延铮木的成名灵器,蓝金雪鱼拳套,用无数蓝金雪鱼的心头骨淬炼而成,每当他用灵诀催动拳套时,拳套便会释放出数以千万计的蓝金雪鱼幻影
    
        不过,在初蕾面前,呼延铮木的蓝金雪鱼拳套反而成了致命的破绽。
    
        下一刻,初蕾伸出纤秀的指尖,轻轻一挑,呼延铮木双臂上的蓝金雪鱼拳套陡然释放出耀眼的光华,接着成片的爆裂开。
    
        轰轰轰呼延铮木的身形被爆开的光团掩埋在里面,当他从光团中冲出来时,蓝金雪鱼拳套已经变得破败不堪,双臂处更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有些地方,甚至能看到白森森的骨茬。
    
        看到这一幕,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大魔神们心中惊悸莫名,没错,刚才那叫初蕾的女子一击拍飞了窦蔻,再一击拍飞了卫七律,但这不算什么,窦蔻和卫七律只是受了些轻伤,他们的护体神念并没有被击散。
    
        而呼延铮木的遭遇就让人触目惊心了,也不知道那初蕾释放的是什么灵诀,蓝金雪鱼拳套竟然在瞬间自毁,同时让呼延铮木遭受重创。
    
        呼延铮木毕竟是堂堂的大魔神,如果那初蕾拥有如此威能,只是轻轻挑动指尖,就能彻底击败呼延铮木,这一战已经不用打了。
    
        “呵呵……”那叫初蕾的女子露出猫戏老鼠般的笑意,绕有兴趣的看着呼延铮木,她在等,等呼延铮木哀嚎、惨叫,然后心胆俱裂、丧失所有斗志,转身逃走。
    
        从战斗爆发到现在,初蕾的举止一直没有什么大错,其实,是她的实力过于强横了,就算错了也是无关紧要的,因为花西爵、司空错等人根本无法抓住机会。
    
        但,她太低估呼延铮木了,近几十年来,呼延铮木确实很少与人争斗,不过在成为大魔神之前,呼延铮木却是从尸山血海中闯出来的
    
        那个时候,呼延铮木有一个极为不雅的绰号,斗狗,一旦与人发生冲突,他总是冲杀在最前面,从不妥协、从不宽恕,就像最称职的斗狗一样,咬住了便死不松口,一定要在敌人身上硬生生咬下一口肉。
    
        当然,他晋升为大祖,便再无人提起过了。
    
        呼延铮木的性格是坚韧不屈、百折不挠的,遭受重创,反而让他的斗志更加昂扬。
    
        世上就有那么一些人,愈挫便愈勇、愈伤便愈疯狂
    
        而呼延铮木绝对是其中之一。
    
        吼……呼延铮木发出怒吼声,双拳一提,旋即全力向前挥出。
    
        在拳劲刚刚释放出的第一瞬间,有无数点血花从呼延铮木的双臂上喷溅出来,不但把他自己染成血人,周围游动的蓝金雪鱼也被染成了红色。
    
        受到这种重创,应该立即退下去,平息灵脉,呼延铮木反而全力出手,只这两拳,等于把自己的小半条命扔了出去。
    
        轰……拳劲散发出淡淡的光芒,闪电般撞向初蕾,初蕾万万没想到呼延铮木会如此疯狂,等她甩动自己的灵器时,拳劲已然袭到,她只得把灵器挡在自己身前,一道光幕以她为中心,向四下张开,而光幕中闪动着无数类似鳞片状的东西。
    
        轰轰拳劲撞击在光幕上,震得光幕发生了距离的震荡,那叫初蕾的女子也发出了闷哼声。
    
        她的力量虽然占据了碾压性的优势,但大魔神的攻击也是不得轻侮的,就像一个成年人和小孩子拿着刀剑对战,成年人可以随意把小孩子的刀剑击飞,可真的一时大意,被小孩子砍到,也一样会受伤。
    
        初蕾大怒,杏眼圆睁,可就在这时,宁战奇的剑光已然掠到,释放出一片片璀璨的剑光,向初蕾卷去。
    
        这就是节奏的问题了,初蕾选择了呼延铮木,一击之后,呼延铮木落荒而逃,她自然能轻松的应对宁战奇释放出的剑光,接着是花西爵的天空之手,这属于她的节奏。
    
        谁知呼延铮木不退反进,拼死向她发起反击,让她不得不分神抵挡,那么战场的节奏已脱离了她的掌控。
    
        初蕾长吸一口气,她发觉手中的水灵珠已经成了累赘,下一刻,她反手把水灵珠向着剑光投了过去,接着挺起手中的灵器。
    
        嗡……花西爵的天空之手凝成一道直径在百余米左右的气旋,从空中拍落,直轰向初蕾,初蕾手中的蓝光只得转向,迎上了天空之手。
    
        轰轰……天空之手凝成的气旋被蓝光一击轰散,而水灵珠也被宁战奇释放出的剑光劈得倒射而出。
    
        宁战奇认得窦蔻,但不认得那小女孩,其实就算他认识,也不会在这种生死攸关之际手下留情。
    
        “不……”窦蔻大急,身形闪电般掠向大光明湖。
    
        那小女孩口吐鲜血,身形也被从水灵珠中硬生生震了出来,无力的向湖心跌落。
    
        不过,窦蔻及时赶到了,就在那小女孩将要落入湖水中时,一把抓住小女孩的胳膊,接着急速向高空掠去。
    
        嗡……分光乌虹剑轰飞了水灵珠,继续向初蕾逼近,光幕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剑影,剑影快速分裂着,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转眼间化作千百道剑光,如暴风骤雨般卷向了初蕾。
    
        初蕾这时刚刚击退花西爵的天空之手,她长吸一口气,再次张开布满鳞片的护罩,准备硬生生接下宁战奇的攻势。
    
        轰轰轰……如暴风骤雨般的剑光全部轰击在张开的护罩上,荡起了无数道金色的涟漪,初蕾的脸色陡然变得苍白了。
    
        这时,一道黑影掠向初蕾的背后,一柄黑色大槊化作一片弧光,以惊天动地之势砸了下来。
    
        大魔神云将出手了,那是他的将军槊,血雨横槊从未寒的将军槊
    
        其实这种攻击对初蕾而言还是不够看的,可问题在于,她刚刚撑住了大魔神宁战奇如暴风骤雨般的攻势,灵脉受到剧烈震荡,无法立即恢复。
    
        轰…云将的将军槊凶猛无比的砸在了初蕾的护罩上,云将固然被巨大的反弹力道震飞,初蕾也一样跌跌撞撞向前扑倒,围绕着她的护罩终于破灭了。
    
        一条人影如鬼魅般出现在初蕾侧翼,那正是司空错,紧接着,司空错释放出叠击诀,身形化作一片残影。
    
        司空错的叠击诀虽然只修行到了九叠击,和她的首徒颜绯月相比差了两层,但她毕竟是大魔神,靠着灵力上的优势,她的速度要比颜绯月更快,力量同样强横得多。
    
        轰轰轰轰司空错的叠击诀几乎全部命中初蕾,初蕾那看起来娇嫩无比的肌肤,竟然变得极为坚韧,至少从外表上看,司空错的叠击诀没能造成任何伤害。
    
        此刻,初蕾心中怒发欲狂,接着她的指尖点向司空错。
    
        轰……一道剑光如横空出世般挡在了初蕾前方,大魔神慈翔及时赶到,也吸引了初蕾的注意力,让初蕾根本没有机会向司空错出手。
    
        这几位大魔神的战斗经验无疑是极为丰富的,他们虽然并肩已久,但几乎没有相互合作的机会,不过,初次合作他们便打出了完美无瑕的配合。
    
        有的人在故意延缓自己出手的时机,如司空错,她是和花西爵一起加入战场的,一直等到最后才出手;有的人在不断调整自己的方位,如云将,他本应该从初蕾的前方赶到战场,半途绕向后侧,就是为了配合宁战奇;有的人愿意付出牺牲,强行打乱敌人的节奏,如呼延铮木,没有他的逆流而上,司空错等人也打不出那种配合。
    
        初蕾不得不转移注意力,手中挥出的蓝光直向大魔神慈翔轰去。
    
        慈翔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不急不缓,挺动手中的定灵剑看,迎向初蕾释放出的蓝光。
    
        怪异的一幕出现了,两柄灵器在急速靠近的过程中,无数道光点从蓝光中游离出去,聚向定灵剑,此消彼长,定灵剑所散发出的光芒在不停的膨胀着。
    
        “定灵剑?”初蕾发出惊呼声。
    
        轰……蓝光与定灵剑重重撞击在一起,慈翔闷哼一声,身形向后飞退,而初蕾的脸孔骤然变得扭曲了,因为定灵剑对她的灵器的而言,是天生的克星。
    
        一条人影从山林中穿出,他只跨出一步,便飞降到大光明湖的湖边上,脚踏之处,大地在剧烈颤抖着,无数沙石凝成巨大的烟柱,迸射向高空。
    
        紧接着,他抬手投出了口中的战枪。
    
        大魔神白行简也加入了战团,他的战枪便是在天榜中排行第五的星光冷夜枪。
    
        战枪出手,便化作一片铺天盖地的星河,卷向初蕾的后背。
    
        于此同时,跌入大光明湖中的卫七律翻上浪尖,他面色狰狞,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声:“天下崩亡在即,我等有死无退,杀杀杀……”
    
        轰……卷动的星河抽击在初蕾的后背上,初蕾的身形化作一颗石子,顺着枪势向前飞射,她的嘴角渗出了鲜血,后背的肌肤已变得一片血肉模糊。
    
        “杀杀杀杀……”卫七律就像是初蕾的伴星,随着初蕾的身形飞射,指尖不停弹动着七律琴,琴音化作无数道犹如实质的气浪,一**轰击在初蕾的身体上。
    
        在刹那间,初蕾不知道遭受了多少次攻击,琴音触体即炸,在初蕾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血痕,连头发也被撕裂了,化作飞散的黑丝。
    
        大魔神霍明世的身形投向高空,接着低喝一声,他脚下的聚雷盘向下激射,犹如一颗炮弹般砸落,这时初蕾刚刚勉强重新张开护罩,正被聚雷盘击中。
    
        轰……初蕾的护罩瞬间被击溃,她的身形笔直撞入湖水中,溅起了一道十余米高的水花。
    
        几位大魔神之间的攻击衔接巧妙到了极点,一波未息,一波已起,自从那初蕾失去先手之后,便再无法控制节奏,一伤再伤,事实上,她只需要一点喘息的时间,一点点就好,可问题在于,司空错等人不可能让呼延铮木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
    
        苏唐一直潜伏在湖底,通过感应,他知道上面的战斗已经达到了白热化,不过,他的伤势很重,而且也不清楚其他大魔神对他的态度,万一也把他当成敌人,情势会变得很不妙,还不如躲在这里养伤。
    
        突然,一颗白色的球体落入湖水,慢慢向苏唐这边落来,正是水灵珠。
    
        可以说,这就是天意,苏唐躲藏在极深的湖底,光线很暗,而且他在全神贯注的调整自己的气息,水灵珠被宁战奇的分光乌虹剑击伤之后,已不再释放出灵力波动,如果落在苏唐周围,他十有**不会在意,但水灵珠偏偏擦着他的前额飘落,还轻轻撞在了他的手掌上。
    
        苏唐微一愣怔,伸手抓起了水灵珠,在感应出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后,他的脸色变得很怪异。
    
        因为近段日子太过挑剔了,他现在的灵器元魄加上火灵珠、土灵珠和风灵珠,只有七颗,也就是说,他不可能凝炼出魔之光的元魄。
    
        水灵珠在这个时候出现,苏唐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感觉。
    
        想睡觉了,就有人送来枕头,这叫什么?雪中送炭?锦上添花?火上加油水到渠成天随人愿?
    
        苏唐想长吸一口气,以舒解自己的心情,但这里是湖底,他闭气可以闭几个小时没问题,但吸气就是自己作死了。
    
        苏唐慢慢闭上眼睛,不想那么多了,拼一次,上面不知道要闹到何种地步,他必须在这里凝炼出第六颗元魄。
    
        轰轰一股莫大的威压突然出现在天地间,一望无际的大光明湖的湖面开始下降,而在湖中心处,湖面却在缓缓升起,越升越高,最后形成了一根巨大的水柱。
    
        “你们……都得死”森冷的声音从水柱中传了出来,紧接着,水柱向四下散落,遍体鳞伤的初蕾显露出身形。
    
        她的脸色明显变得黯淡了,但双瞳中的锐芒却比刚才明亮了许多,下一刻,初蕾慢慢伸出手。
    
        嗡嗡嗡……数以千万计的蓝金雪鱼从湖水中飞了出来,围绕在初蕾身边旋转着。
    
        蓝金雪鱼在上古时代,本来就是生活在空气中的灵物,在大光明湖,一直受到了魔之光的压制,才不得不生活在湖水中,此时此刻,它们终于解困了。
    
        “原来……如此……”司空错吃惊张大眼睛,她一直在奇怪,那初蕾的实力虽然强横无比,但还没到完全碾压的程度,呼延铮木不应该那么容易被重创
    
        现在看到这一幕,再想起卫七律疯了般的吼声,司空错全明白了,那初蕾果然是一代大妖而且是蓝金雪鱼的鱼妖
    
        任御寇宁愿死在这里,也不离开,或许就是因为要镇压这个鱼妖
    
        大光明湖中的蓝金雪鱼,也可能就是初蕾的气息化生而成的。
    
        呼延铮木用蓝金雪鱼的心头骨制成拳套,等于是自己送上了门。
    
        无数条蓝金雪鱼还在不停的从湖水中钻出来,混入那片巨大的漩涡中,漩涡越来越大,最后直径差不多达到了千米,而漩涡中散发出的威压,也越来越强横,司空错等人的脸色变得非常阴沉,他们没想到,对手的实力竟然象没有止境一般,一直在不停攀升。
    
        “我总算明白了。”司空错淡淡说道:“他为什么会被南家的枪阵困住。
    
        天地中弥散的威压太强烈了,司空错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今天,应该就是她的最后一战了,所以,她不想对过去继续保持沉默。
    
        毕竟,她传承了任御寇留下的魔诀,有责任为任御寇正名
    
        “你是说他?”宁战奇长吸了一口气,他是一个壮年人,虎背蜂腰,面容清俊:“可他当时为什么不说?”
    
        “说了有用么?”司空错道:“在传说中,上古大妖的数量并不比我们修行者少,以前我认为是妄谈,现在懂了……呵呵呵,如果这样的妖物不止一个,而是有很多,说了又能怎么样?除了让我们绝望、恐惧之外,能有什么用?
    
        “卫七律,你欠我们一个解释。”呼延铮木冷冷说道,他的双臂受创极重,很多地方露出了白骨,不过,他的神色依然很淡漠,似乎感觉不到痛楚一样
    
        “我告诉你们,就有用了?”卫七律露出惨笑,他看着还在继续膨胀的漩涡,眼中浮现出灰色的死意。
    
        “至少,我不想做一个糊涂鬼。”呼延铮木说道。
    
        卫七律犹豫了一下,眼角瞥向窦蔻,欲言又止。
    
        “窦蔻,你先离开吧。”司空错轻声道:“一定要把大妖出世的消息传出去,如果……我魔神坛从此一蹶不振,还要看你们绿海和圣门了。”
    
        “保重。”窦蔻轻声道,随后转身向外飞射。她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知道自己留下来也无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