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五五二章 学艺
    转眼过了一个星期,前方就是暗月城了,苏唐和习小茹站在船头,一边向前方眺望一边闲聊着什么,这时,贺兰远征急匆匆从船舱中走了出来,走向苏唐。
    
        苏唐回头看了贺兰远征一眼,笑着说道:“多了两条尾巴,是不是有些烦躁?”
    
        “先生,你在说什么?”贺兰远征显得有些狼狈,脸色也有些发红了。
    
        “她们还太小,不知道不能把自己的男人抓得太紧,所谓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一天到晚盯着你,你会感到疲惫的。”苏唐道:“如果有人给她们讲讲这方面的道理就好了。”
    
        “你看啊你这些话表现上是在对我说,实际上是在劝告习小姐吧?”贺兰远征冷笑,他可不是吃亏的角色,其一是试图挑拨离间,其二是在暗讽苏唐,因为这几天苏唐和习小茹也整天腻在一起。
    
        “你小孩子懂个什么”习小茹撇嘴道,事实上,她对薛九是没有任何好感的,因为薛九曾经打伤过她的师父落樱祖,但此事与贺兰远征无关,加上苏唐的关系,她也把贺兰远征当成一个弟弟了。
    
        “…”贺兰远征无语了,他年纪最小,是不争的事实,习小茹用这个当切入点,他毫无办法,顿了顿,贺兰远征道:“先生,让温纯和温玉上千奇峰,小不点和变异银蝗就无所遁形了,会不会……”
    
        温纯和温玉正值青春年少,好奇心极强,肯定会满山到处乱跑的,不管千奇峰藏着什么秘密,时间长了,她们全都有机会发现。
    
        “这个……”沉吟了一下,随后道:“就让她们上去吧,又不是外人,而且我们那些事,早晚会大白于天下的。“
    
        “先生,你可要想仔细了。”贺兰远征轻声道:“小不点的事情一旦暴露,绿海极有可能倾巢而出还有,你和铁幕苏家的关系这么好,契机就在苏轻雪身上,如果他们知道了千奇峰有变异银蝗……你以为他们想不到前因后果?
    
        “知道了又怎么样?不是还有你吗?”苏唐笑道。
    
        “先生,你……”贺兰远征脸色变了“你不是当真的吧?”
    
        他贺兰远征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铁幕苏家,更别提极有可能倾巢而出的绿海了。
    
        “放心。”苏唐笑着转过头,当他的视线落在远方的暗月城时,神色突然一僵:“那是……”
    
        习小茹和贺兰远征看过去,也同样变得目瞪口呆。
    
        以往象一柄利剑刺向云端的千奇峰,几乎膨胀了数倍,无数根粗大的藤条从千奇峰中伸展出来,探向四面八方,竟然凝成了一片碧绿色的天穹,几乎把整座暗月城都笼罩在绿荫中。
    
        有一些藤条竟然伸展到海面上,伴着海风微微摇晃,它们的枝于明显坚韧到了极点,因为横着长出数千米远,也丝毫不见低垂。
    
        “好神奇的灵脉”跑上船舷的温纯瞠目结舌看着远方的团团翠绿:“比绿海的灵气还要浓郁呢”
    
        “你去过绿海?”苏唐问道。
    
        “叫师姐”温纯恼了,叉着腰叫道。
    
        “屁大点孩子,还让我叫师姐?”苏唐不屑一顾的说道,随后想了想:“以后还是叫你弟妹吧。”
    
        温纯本已大怒,可听到了苏唐的后半句,又变得羞喜交加,顾不上和苏唐一般见识了,用眼角偷偷瞥了贺兰远征一下,故作自然的仰起头。
    
        就在这时,一阵灵力波动从远方的千奇峰传来,紧接着,一道极为耀眼的银光直冲上天际,旋即又化作无数条银线,纷纷扬扬向下方洒落。
    
        那片绿色苍穹昭显出了自己的防御力,极力伸展开的枝叶,竟然挡住了所有的银线,战船距离码头还有十几里,依然能听到密集的撞击声。
    
        有几艘刚刚离开码头的船儿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无数冰雹乒乒乓乓的砸落,当即把甲板上措手不及的水手们砸得抱头鼠窜,船长极力吆喝着,试图把船儿掉过头,返回码头。
    
        “有人突破瓶颈了。”贺兰远征轻声道:“应该是宝蓝吧?”
    
        “就是她了。”苏唐点头道。
    
        只是几分钟,冰雹便停下了,那几艘船上面传来了咒骂声,水手们在骂着这见鬼的天气。
    
        片刻,其中一艘船上的吵闹声停下了,停顿片刻,上面的水手突然开始欢呼起来。
    
        喜悦的气氛似乎可以传染给别人,很快,一艘艘船上的水手们都在卖力的欢呼着,有的刚刚被冰雹砸得头破血流,还来不及包扎,就在那里蹦着、跳着、喊着,看起来很怪异。
    
        “他们怎么了?”温纯诧异的问道。
    
        “因为他们知道,千奇峰又多了一个大修行者。”贺兰远征轻声道。
    
        “那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温纯更不懂了。
    
        “只有千奇峰强大了,他们的安危才能得到保障。”贺兰远征道:“走上修行路的人有那么多,可有几个能成为真正的修行者呢?成为大修行者的,更是寥寥他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只希望不会有人肆意剥夺他们的生命、掠走他们的财产,在千奇峰的庇护下,他们可以享受安逸的生活,如果千奇峰垮了,他们……又要回归以前的生活了。”
    
        “他们以前活得很不好吗?”温纯问道。
    
        贺兰远征咧了咧嘴,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习小茹忍不住笑了,她见过乱象,也品尝过切身之痛,不像温纯和温玉姐妹,从小在颜绯月的庇护下长大,几乎不知道世间的疾苦。
    
        “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希望而已。”苏唐道。
    
        苏唐所施行的积分制,确实给了每一个流浪武士一份向上的希望,顾随风能炼制灵药,童飞会铸造灵器,千奇峰下又建起了藏书阁,里面有万千灵诀可以修行,只要流浪武士们不吝惜自己的汗水,迟早有一天能登上千奇峰,开始真正的修行。
    
        谈话间,战船距离暗月城越来越近了,一望无际的绿色天穹,突然开始簌簌颤动起来。
    
        那几艘船上的水手们发现异象,向这边看来,正看到白衣胜雪的贺兰远征,再一次爆发出欢呼声。
    
        “贺小哥回来了贺小哥回来了”
    
        “我们肯定赢了……”
    
        “哈哈哈,我当初就说了,长生宗那些王八蛋就是在痴心妄想,居然想打我们千奇峰的主意,太自不量力了”
    
        长生宗发起诛奇之战的消息,早已在暗月城里传遍了,而胜利的喜讯,前几天刚刚被箭鸽送回来。雷怒一直在排查各方势力派入暗月城的探子,近些日子,他们不停的上蹿下跳,试图掀起哄乱,所以雷怒故意把消息瞒了下来,免得他们重新陷入沉寂。
    
        贺兰远征向水手们颌首示意,他的脾气很随和,而且重礼貌、讲礼仪,人家在喊着他的名字欢呼,他总得有些回应。
    
        战船缓缓驶过,苏唐被水手们华丽的无视了,习小茹忍不住偷笑起来。
    
        这两年苏唐经常不顾家,贺兰远征的出场率又太高,所以城里的人大都认得贺兰远征,却不认得苏唐,当然,苏唐的名字是不陌生的。
    
        “没人认得我,却都认得你……小贺,你这可是有鸠占鹊巢之嫌啊。”苏唐无奈的叹道。
    
        “你以为我稀罕?”贺兰远征瞥了苏唐一眼:“是你总不在家,我又不忍把他们抛下不管,否则我早就去蓬山了。”
    
        “你和九叔说过了?你要走?”苏唐一愣。
    
        “嗯,过段时间,他会给我来信,然后我去蓬山转一转。”贺兰远征道。
    
        “你可不能走”苏唐显得有些紧张了。
    
        “为什么?”贺兰远征讶然。
    
        “我的心境有些不稳,所以这两年我要闭关,是死关。”苏唐道:“你走了,千奇峰怎么办?”
    
        “这……”贺兰远征皱起眉头,但这只是表面,苏唐这般依靠他,甚至明白说了,缺了他便玩不转,这种非他不可的感觉,让贺兰远征心中暗爽,但刚才话已经说了,不能太过轻易改变主意,所以故作迟疑之色。
    
        千奇峰上,宝蓝缓步走出小院,她的眉眼变得神采飞扬,身上笼罩着一层极薄的冰,散发出耀眼的彩光。
    
        走出院门,正看到含笑的雷怒等在那里。
    
        宝蓝弯下腰,低声道:“雷老。”
    
        “你如果早出关一个月就好了,能赶上热闹,现在太晚了。”雷怒叹道。
    
        “怎么了?”宝蓝愣了愣。
    
        “长生宗发起诛奇之战,汇集各门修行者,进逼我千奇峰……”
    
        “诛奇?”
    
        “诛奇就是指要灭了千奇峰啊。”雷怒道。
    
        宝蓝大惊,探手摸上自己的极冰之弓,抬腿就要往外走。
    
        “早就完事了。”雷怒笑道:“刚才千奇峰出了异象,应该是先生已经到了,你收拾一下,和我一起去见先生吧。”
    
        千奇峰的后院禁地,小不点仰躺在自己的小躺椅上,睡得正香。
    
        一个中年人坐在一边,不错眼珠的看着小不点。
    
        小不点每一次呼吸,都有一丝丝金色的烟气向四下弥漫出去,也不知道那中年人施展了什么法门,竟然让那些烟气聚而不散,当烟气浓郁到一定程度后,他会拿出一个小瓷瓶,烟气便会凝成一滴金色的水滴,落在瓷瓶中。
    
        石桌下,摆放着上百个小瓷瓶
    
        小不点属于自然生命,不懂修行,苏唐也不懂,只能一切听其自然。
    
        小不点散发出的气息能滋养天地万物,但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也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就像一个人每天只能吸收一定的营养,超出界限,吃得再多也没用,千奇峰漫天遍野的林木也一样,小不点所散发出的气息,只有部分能被林木吸收,更多的,都毫无意义的消散在天地间。
    
        突然,小不点翻了个身,慢慢坐起,用手揉着眼睛,嘴里叫道:“要喝水水”
    
        那中年人把手中的小瓷瓶递给小不点,小不点抱着瓷瓶,痛痛快快的连喝了几大口,随后把小瓷瓶放下,笑嘻嘻的说道:“好甜好甜哦”
    
        顾随风不懂,所以虽然他看到过几次,但不以为意,如果换成司空星野看到这一幕,恐怕会当场晕厥过去。
    
        那中年人露出极为柔和的笑意,小瓷瓶里装着的金色水滴,如果能算是一种灵药,那肯定是天下最昂贵的灵药,昂贵得连见一面都可以算做奇迹。
    
        这样昂贵的东西,让小不点当成水来喝,未免太可惜了,但对那中年人来说,只要对小不点有利,一切都在所不惜。
    
        小不点很舒服的伸着懒腰,她的眼帘开合间,金光闪烁,似乎双瞳上蒙了一层金色的膜。
    
        “咦?”小不点的动作突然僵硬了一下,随后欢喜的跳起身:“妈妈?是妈妈……”
    
        小不点欢喜到了极点,因为这一次苏唐离开得太久,差不多一年了。
    
        下一刻,小不点已飞上半空,一叠声叫道:“巧巧,快来快来……”
    
        千奇峰下,一只庞然大物猛然抬起头,接着身形如箭一般窜起,向上空激射。
    
        小不点到底是给变异银蝗起了名字,在它眼中,变异银蝗最乖巧最乖巧了,所以起名叫巧巧。
    
        大半年的时间,变异银蝗已经长到了七、八米长,巨大的复眼中充满了狰狞,但,只是外形看起来可怕,实际上它依然是小不点最忠诚的马仔,尽管每天过着暗无天日的受虐生活,始终无怨无悔……
    
        变异银蝗的速度极快,下方的树林竟然象海水一样象左右分开,幸好这里的林木都格外坚韧,否则绝对扛不住变异银蝗带起的风压。
    
        接近小不点时,变异银蝗一个急旋,向小不点落入,小不点振翅飞向变异银蝗的额头。
    
        变异银蝗带着一个半圆形的头箍,用三条铜链固定着,铜链可以自由调节长短,这是童飞的手笔。
    
        变异银蝗生长速度太快,童飞懒得不停为变异银蝗铸造头盔,所以只做了个头箍,头箍内设有一个空间,里面有小床,有小酒缸,还有一个小仓库,
    
        小床是固定的,小酒缸有特制的瓶塞,不管变异银蝗怎么飞,里面的酒都不会洒出来,小仓库里分成一个个小隔间,可以存放不同的东西。
    
        头箍完全用七色铜精所制,坚韧无比,可想而知,小不点得到了什么程度的宠爱,童飞一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居然会挤出时间为小不点铸造这种小器件。
    
        小不点钻入头箍内,随后叫道:“快走快走……”
    
        在熔岩山,一个女孩子,用不停的轮动一柄大锤,敲打着铁毡上的铜块。
    
        童飞在一边默默的看着,片刻,他有些忍不住了:“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喜欢做这种敲敲打打的事情?回千奇峰修行该多好?”
    
        “爹爹说了,技多不压身,学得越多自然越好。”那女孩子笑嘻嘻的说道
    
        “你休要瞒我,是计好好逼着你来的吧?”童飞哼了一声。
    
        “童长老,你要听实话还是要听假话?”那女孩子放下大锤,笑呵呵的说道。
    
        “假话怎么说?真话又怎么说?”童飞皱眉道。
    
        “假话么,童长老技艺超群,虽然有那么一句话,能者多劳,但童长老身上的担子太重了,替童长老分一些劳累,是我应该做的。”那女孩子说道。
    
        “哦?那真话呢?”
    
        “真话么……爹爹是这么和我说的。”那女孩子于咳一声:“千寻啊,你说说,千奇峰上,谁最不会做人?当然是童飞了,他对谁都是不假颜色的,哪怕是先生,也要吃他的瘪,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与他发生过争议?首先,因为先生和他是朋友,其次,因为童长老有一身铸造灵器的技艺,是我千奇峰不可或缺的,所以啊,大家只能乖乖看他的脸色”
    
        童飞是又气又笑,心里也微微有些感激,他知道,计千寻是用这种办法劝导他,莫要太过意气行事,免得平白得罪人。
    
        “还有么?”
    
        “我爹爹还说,学了童长老的技艺,有百利而无一害,最关键的是,你师尊知晓后,一定会对你高看一眼”
    
        “你这小妮子……”童飞摇起了头。
    
        “童长老,其实我很聪明的。”计千寻道:“跟了你这半年,我真的学到了不少呢。”
    
        “哦?说说看,你都学到了什么?”童飞道。
    
        “譬如说,这些东西。”计千寻走到一边的大铁缸旁,弯腰捧起一把极细小的铜片。
    
        “你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童飞讶然。
    
        “知道啊,应该是给变异银蝗铸造战甲吧?”计千寻道:“变异银蝗长得太快,现在有八、九米长,以后不知道会变得多大,或许二、三十米,甚至可能五、六十米,还有,也不知道会等多少年,变异银蝗才会停止生长,总不能等到那时候。”
    
        “那你说说,这些东西怎么用?”童飞道。
    
        就在这时,一只乌黑色、身高达到两米左右的巨犬从远方飞奔而来,跑到计千寻身前,讨好似的吐着舌头。
    
        计千寻从巨犬的颈圈上取下一张纸条,看了看,露出喜色:“童长老,是大师兄的信,他说师尊快要回来了,让我马上回山,童长老,我们一起回去吧
    
        “你走你的,我有正经事要做,懒得去见他。”童飞摆了摆手。
    
        计千寻不由露出苦笑,她是白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