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五五一章 回山
    车队驶入了惊涛城,一路走来,苏唐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修行者,缴获的各种东西包括灵器,装满了数量马车,朱儿和可儿等人见得多了,所以她们觉得没什么,而惊涛城的人却能感应到一股浓厚的血腥气扑面而来,令人遍体生寒
    
        到了天机楼,岳十一笑呵呵的迎出来,在苏唐耳边说了几句话,苏唐让岳十一置办酒宴,随后带着习小茹去了后院,薛九和颜绯月都知道苏唐离开千奇峰差不多快一年了,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置,他们毕竟是外来者,总会有些不太方便,便留在了前院。
    
        薛家听说苏唐出现,家主薛公显立即带着几个家中的修行者,来到了天机楼,他们算是半个地主,又与薛九有血脉之缘,正好可以替苏唐招呼客人。
    
        苏唐刚刚走进后院,一条娇媚的身影迎了上来,拜倒在地,轻声道:“主人……”
    
        苏唐的视线落在了梅妃身上,他的神色有些讶然,上下打量着梅妃,一种莫名的感受浮上他的心头。
    
        梅妃静静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她是你的家仆,这是在等你为她起个祖号呢。”习小茹轻声道,她怕苏唐不了解这种规矩。
    
        苏唐看着梅妃,过了良久,才缓缓说道:“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香如故,这确实适合你,以后你就叫梅祖吧。”
    
        梅妃虽然是在百花宫长大的,沦为人的玩物,但她的心地依然保持着几分良善,所以苏唐用‘零落成泥碾作尘,来暗喻梅妃的过去,用唯有香如故,昭示自己对梅妃的期望。
    
        梅妃长吸了一口气,随后盈盈站起,脸上露出欢快的笑容。
    
        接着,萧不悔从后面走了出来,苏唐看向萧不悔,他的措词就不像面对梅妃那样友好了:“老萧啊,不错么,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已经修行了十余载,不过是个斗士,短短三年,连跃三阶……我真的很好奇,你在绝地中到底遇到了什么?能让你的进境如此突飞猛进?”
    
        “突飞猛进?你是在说我呢,还是在说你自己?”萧不悔笑道。
    
        “你是说……我们都是天才,应该惺惺相惜?”苏唐道。
    
        “挺好的一句话,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味道就变得这么怪?”萧不悔无奈的说道。
    
        就在这时,二楼的窗户被推开了,一个瘦骨嶙峋的老者依窗而立,含笑看着苏唐。
    
        苏唐立即肃容,身形飘起在半空,对那老者说道:“大长老,您怎么来了
    
        “想出来转一转了。”那老者缓缓说道:“再拖上几年,就算想出来,也未必能走得动了。”
    
        苏唐心中突然一紧,想起以前大长老曾经说过自己时日无多的话,莫非……大长老天寿将至?
    
        但这种事他不好问,应该让大长老上千奇峰,靠着灵气的滋养,再凭着大长老本身深不可测的修为,或许能出现一些奇迹。
    
        “点点也来了啊。”苏唐的视线落在一边的包点点身上,除了大长老之外,他对包点点的印象最深了,毕竟当初想方设法连蒙带唬骗走了包点点的极冰之弓,然后送给宝蓝,他欠了包点点的。
    
        “我为什么不能来?”包点点气呼呼的说道,她对苏唐一点好感都没有
    
        “咳……”苏唐咳了一声,抬头看向四周,随后转移了话题:“宝蓝呢?
    
        “宝蓝在千奇峰闭关。”梅妃笑道:“恭喜主人,我千奇峰可能又要多一位大祖了。”
    
        “这可是好事……”苏唐发出叹息声,眼角不由自主看了大长老一眼,他终于真正明白,什么叫‘大势,了。
    
        大凡一个新势力诞生,只要得到了‘势,,便会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充满了生机。
    
        还有,新势力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运道,并且都是向上的。
    
        想当初他刚刚在暗月城站稳脚跟时,千奇峰只有一位大祖,就是信祖雷怒。现在还不到两年,他苏唐已经晋升为大尊,贺兰远征步入巅峰期,只要遇到契机,随时可能突破,那样千奇峰就有了两位大尊。
    
        梅妃和萧不悔都突破了,加上快要突破的宝蓝,还有雷怒,这就是四位大祖了。
    
        千奇峰的发展还不到两年,等到十年之后呢,又该变成什么样?
    
        不要说别人,连他苏唐都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太快了……
    
        三年前,他认为宗师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两年前,他认为大祖才是真正的强者,一年前,他认为圣级修行者是不可战胜的,现在?
    
        苏唐长长吁出一口气,在内,千奇峰生机勃勃,在外,他也拥有自己的圈子,此次长生宗发动的诛奇之战,就给了一个证明。
    
        “主人,苏先生在东院,薛先生在南院。”梅妃低声道:“他们已经等了你几天了。”
    
        “我知道,岳十一刚才和我说了。”苏唐点头道,随后视线落在了大长老身上:“大长老,我要先去见几个朋友,您稍坐,我去去就回。”
    
        “你去吧。”大长老轻笑道。
    
        东院中,苏轻波正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他的肩膀上缠着纱布,还残留在血迹,显然受过伤。
    
        苏唐开门走了进来,苏轻波扭头看到是苏唐,脸上露出惊喜之色,随后笑道:“苏兄弟,你可总算是回来了。”
    
        “苏老大,你的肩膀……”看到苏轻波肩膀上的伤,苏唐的笑容变得僵硬了。
    
        “无妨,一点小伤。”苏轻波顿了顿,他的笑容有些发苦:“只是……折了家主给我的几个护卫,回去有些不好交代了。”
    
        “苏老大,你碰上了谁?”苏唐沉声问道,他明白了,苏轻波的护卫肯定是大修行者,否则神态不会这样萎靡。
    
        “这是我的事,苏兄弟,你就不要插手了。”苏轻波眼中露出刀锋般的杀机。
    
        “苏老大,你这是什么话?”苏唐皱起眉:“你来帮我,就不许我帮你?
    
        “苏唐,你的千奇峰刚刚起步,还不能招惹大敌。”苏轻波轻声道:“说句不好听的,我是铁幕苏家的嫡长子,他们都不在意,如果不是正好遇到萧家的铁马骑士,估计你我兄弟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萧家也来人了?”苏唐显得有些吃惊。
    
        “嗯。”苏轻波点了点头:“萧家居然投靠了蓬山那位……真是让人想不到啊。”
    
        修行界的修行者大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来形容贺兰飞琼,所以每每提到贺兰飞琼,总会说‘蓬山那位,,也羡慕嫉妒,也有敬畏推崇。
    
        苏轻波又道:“我来的时候,接到了海龙的急信,他也要来,但过去了这些天,一直没有得到他的音讯,苏唐,你见到过他么?”
    
        “海龙……”说起袁海龙,苏唐脸色变得黯然:“他已经不在了……”
    
        “他回去了?”苏轻波叫道:“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
    
        “不是……”苏唐不知道具体该怎么说,脸色阴晴不定。
    
        “苏唐,你……”苏轻波察觉苏唐眼色有异,猛然想到了什么,惊骇到了极点:“你可不能乱开玩笑?”
    
        “这是海龙的杀生石。”苏唐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递给了苏轻波。
    
        苏轻波的指尖微微颤抖起来,吃力的接过杀生石,仔细观察着,良久良久,他吐出一口粗气:“怎么可能……海龙为人很机灵的……”
    
        “不止是海龙,洪牛也不在了。”苏唐道。
    
        “你……你你……”苏轻波双眼瞪得溜圆。
    
        “下手的人,肯定是他们的朋友。”苏唐缓缓说道:“不止是海龙信任他,洪牛也信任他。”
    
        “怎么?”
    
        “海龙有杀生石护身,只要对面生出敌意,他立即就能察觉。”苏唐道:“这证明……伤害他们的人拥有极强的自我控制力,或者拥有一种心理假想的技巧,苏老大,说这些你可能不大懂,但我可以保证,那个人能做到完全遮掩自己的杀机,这样才能让海龙措手不及。”
    
        “也只能是这样了……”苏轻波喃喃的说道。
    
        “而且,他熟悉袁海龙,也知道袁海龙有一颗杀生石,否则也不会努力遮掩自己了。”苏唐道:“还有洪牛,苏老大,你应该比我清楚的,洪牛有很深的心防,就算袁海龙大意了,洪牛总应该有所防备的,但是,他们在动手的瞬间便堕入绝境,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如果不是过于信任对方,又怎么会这样
    
        “难道……出手的是大尊级的修行者?”
    
        “不。”苏唐摇了摇头:“洪牛和海龙濒死反击,也留下了他们不少人。
    
        苏轻波默然,随后缓缓把杀生石还给苏唐,视线投向天际,皱眉思索着什
    
        “苏老大,我回去之后,马上就要闭关,洪牛和海龙的事情,只能由你去跑一趟了,至少得让他们的长辈知道这个消息。”苏唐道。
    
        “好。”苏轻波顿了顿:“你要闭关?”
    
        “我刚刚突破瓶颈,心境有些不稳,估计至少也要坐上两、三年的死关,才能走得出来。”苏唐道:“所以……”
    
        “你果然突破了”苏轻波长叹道:“从你进来之后,我便隐隐约约感应到你散发出的云气,本来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前面有蓬山那位,后面又出了你苏唐,你们这些怪物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如果没有海龙,就不会有我的今天。”苏唐轻声道:“所以,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为海龙报仇”
    
        苏唐说的是真话,如果没有袁海龙,他未必有胆气那时候就去蓬山寻找魔装构件,如果不去,没有遇到白泽,他就得不到突破的契机;如果没突破,长生宗又发起了诛奇之战,现在的千奇峰或许又是另一番景象,就算最后能守得住,他所珍重的朋友们,不知道会出现多少死伤。
    
        这一切就像一条锁链,因果分明,所以他才说,没有袁海龙,便没有他的今天。
    
        “对了,苏老大,你知道勾尔多这个人么?”苏唐突然问道。
    
        “勾尔多倒是听说过,但和我们不是一个圈子的。”苏轻波道:“勾尔多和屈宝宝他们走得很近。”
    
        “勾尔多就是凶手之一。”苏唐道。
    
        “怎么可能?”苏轻波再次露出惊骇之色:“如果是勾尔多是凶手……那……那那……”不知道苏轻波想起了谁,脸色越来越紧张了。
    
        “苏老大,你的人脉远比我广,而且我还要闭关,调查凶手的事情,只能靠你了。”苏唐道。
    
        “放心交给我吧。”苏轻波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你和海龙只认识了一年,我和海龙从小就是朋友了,我比你……更想报仇啊。”
    
        苏唐和苏轻波又低声商议了一会,便起身离开了,去了薛义所在的南院。
    
        薛义倒背着双手,站在窗前,默默凝视着苏唐。
    
        薛义修行的是一霸三诀,分为霸体、霸气与霸拳,晋升为大祖,他的一霸三诀也到了大乘之境,气度变得雍容沉稳,屹立如山。
    
        “如果龙旗还在,看到你的今天……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感想。”薛义叹道。
    
        修行者的心性大都趋于淡漠,他们不可能象世俗间的朋友们那样,见面便叫着什么哥俩好之类的东西,相互之间再亲近,也要保持一定的距离,谈起欢乐的事情,他们不会喜不自禁,谈到悲哀的事情,他们也不会捶胸顿足。
    
        事实上,薛义刚刚看到苏唐,便露出缅怀、欣慰之色,已经算有些失态了
    
        “薛大哥,你和叶浮沉怎么分开了?他呢?”苏唐笑道。
    
        “他啊……”薛义也笑了:“他知道自己那两下子,生怕被人连皮带骨头吃下去,所以不敢来,你别怪他。”
    
        “他最聪明了,该进则进,该退则退,从来不含糊。”苏唐道:“唯独有一个最大的毛病……”
    
        “好sè如命?”薛义和苏唐同时说道,随后两个人又同时大笑。
    
        “薛大哥,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的。”苏唐又道。
    
        “什么事?”薛义一愣。
    
        “我这次回程,杀了一个人。”苏唐道。
    
        “谁?”
    
        “勾尔多。”苏唐道。
    
        薛义的身形一下子变得僵硬了,不管勾尔多对他抱着什么样的态度,但爱屋及乌,他实在不想得到这个噩耗。
    
        “为什么……要杀他?”薛义知道自己这么问很不妥当,但他必须要问个明明白白。
    
        “他投入了往生殿。”苏唐轻声道:“而且设计袭杀我的一个朋友,是袁海龙,大耳袁家的嫡子。”
    
        薛义说不出话了,双眼也有些发直,因为苏唐话里透露出的信息太过突兀,让他反应不过来。
    
        加入了往生殿?又杀了袁家的嫡子?
    
        两个人相对默然。
    
        苏唐只是在惊涛城逗留了一天,见过计好好等人,便登上了怒海团的战船,直奔暗月城而来。
    
        薛九急于回蓬山,看到苏唐之后,他心里也有了底,没必要继续逗留了,这里发生的种种,他必须亲自面禀贺兰飞琼。
    
        颜绯月也放心了,当然,她不是对苏唐放心,而是对贺兰远征放心,那个出众的少年,真的让人挑不出毛病,温纯和温玉姐妹,和贺兰远征走得如此之近,一定要及时让师尊知晓。
    
        贺兰远征和温纯、温玉姐妹间的融洽,是没有任何杂质的,但对修行界的格局来说,必将发生一些变化。
    
        大魔神司空错和圣座贺兰飞琼,应该要结盟了,由此会引发一系列的影响
    
        苏轻波要去袁家走一趟,也离开了,薛义问明了大概位置,他准备去山林间转一转,虽然他没有明说,但苏唐知道,薛义是想去给勾尔多收尸。
    
        千里的山岭,想找到一具尸体是很难的,但找不找得到是一码事,去不去找又是另外一码事了,薛义需要一场落幕,为他年轻时付出的情感。
    
        战船上,习小茹轻声问道:“苏唐,你为什么逢人就说你要闭关?”
    
        苏唐一愣,吃惊的看着习小茹。
    
        “怎么了?看我做什么?”习小茹又问道。
    
        “没想到……你也能这样聪明。”苏唐苦笑道。
    
        “你是说我应该很笨?“习小茹有些恼了。
    
        “当然不是。”苏唐顿了顿:“我做的是不是太过火了?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那倒是没有。”习小茹道:“而且你的进境这么快,说自己心境不稳,这很正常啊。”
    
        “这我就放心了。”苏唐轻轻吁出一口气。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为什么?”习小茹催道。
    
        “因为在这一两年的时间里,世上只会有魔装武士,不会有苏唐。”苏唐缓缓说道。
    
        “那又是为什么?”习小茹继续追问着。
    
        “因为我有事情……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做。”苏唐道。
    
        “你早就这样打算好了?”
    
        “嗯。”苏唐慢慢点了点头:“在我看都袁海龙的尸体时,我就想好了应该怎么样去做了。”
    
        习小茹沉默片刻:“怪不得小方说你……他没说错。”
    
        “他说我什么坏话了?”
    
        “不告诉你。”习小茹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