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五四三章 诛奇 十二
    当苏唐返回车队时,神色显得很不好,脸色阴沉得吓人,就连一向话多的可儿都不敢说话了,几个人都躲在一边,不时偷眼看着苏唐。
    
        清晨,车队再一次上路了,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苏唐的情绪似乎变得好转了,虽然还是不说话,但脸色不再绷得那么紧了。
    
        中午,车队经过一条小河,可儿跑到小河里,把一捧甜杏逐个洗得于于净净,随后又跑回到平板车上,见苏唐的神色好像还不错,便试探着捻着一颗甜杏,递到苏唐嘴边。
    
        苏唐把甜杏吃到嘴里,片刻向外轻吐,杏核如箭矢一般激射向空中。
    
        可儿看着苏唐的手,一上午苏唐一直在摆弄那颗银色的纽扣,所以可儿心中充满了好奇:“少爷,这是什么呀?”可儿问道。
    
        “扣子啊。”苏唐回道。
    
        见苏唐说话了,可儿心中长松了一口气,随后又问道:“是谁的扣子呀?
    
        苏唐突然变得沉默了,良久,眼中射出凛冽的凶光,把可儿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闪了闪。
    
        “可儿,别怕。”苏唐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柔声道,随后顿了顿:“这纽扣啊,是我一个朋友的,说起来……很久没见了,挺想他的。”
    
        得益于自己的思维殿堂,苏唐在昨晚回想起了纽扣的主人,再联想起他看到的、听说过的,让他隐隐有一种感觉,长生殿有一个极大的、足以颠覆修行界的计划。
    
        “少爷,他一定是你很好的朋友吧?”可儿道。
    
        “嗯。”苏唐把纽扣交给可儿:“替我收好,一定要收好,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把这个纽扣还给他的,在这之前么……我就当一次傻子吧,呵呵……”
    
        “为什么要当傻子?”可儿道。
    
        “和你说不明白的,我是装傻,可你是真傻呢。”苏唐笑着伸出手,在可儿头上揉了揉,故意把可儿的头发搞得一团糟。
    
        “少爷,你好讨厌”可儿平常最喜欢臭美了,她当即大急,一边用手护头,一边向后倒去,正倒在朱儿的怀里,随后叫道:“朱儿姐,少爷又欺负我了,帮帮我……”
    
        “活该”朱儿不假颜色的斥道:“让你就知道臭美,还说什么头可断、发型不能乱……”
    
        “这是少爷教我的啊,我觉得很威风,才记下的。”可儿见朱儿压根没有帮她的意思,不由恶向胆边生,爬起来用手扯开朱儿头上的发髻,随后嬉笑着跳下马车,向路边的密林逃去。
    
        “哎呀你这小蹄子……要反啊你”朱儿气急,跳下马车便追了上去。
    
        “看剑”可儿突然转身,一道剑光卷向朱儿的面门。
    
        朱儿被唬了一跳,随后也咬牙切齿的放出自己的飞剑,她们毕竟是刚刚走上修行路,虽然在苏唐的精心照拂下,灵力的进境很快,但技巧却不是一挥而就的,驭剑的方式显得很笨拙,而且充满了嬉戏的成分。
    
        进入深山峻岭,路就剩了一条,各人之间相遇的机会自然越来越大了。
    
        又是一天正午,车队选了个休憩的地方停下了,这段日子一直很平静,没遇到成规模的袭击,偶尔遇到的三五成群的修行者,苏唐挥挥手就能打发。
    
        苏唐前些日子杀得太狠了,虽然说斗士不如狗、宗师满地走,但总归有一个限量,不可能无穷无尽,到底是被苏唐杀出了一个空白区。
    
        有一次,苏唐故意放过一个宗师,只把他打成重伤,然后让朱儿和可儿下手。
    
        这就是人性的区别了,尽管从小生活的环境都一模一样,但朱儿和可儿的意志力却差了不少,朱儿咬着牙大砍大杀,可儿便是一边驭动飞剑一边发抖,等她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那宗师放倒后,可儿被吓出一身的冷汗,甚至可以用汗流浃背来形容。
    
        观看苏唐大行杀戮与她们自己动手,感觉是截然不同的,不过,她们恢复得很快,等到第二次、第三次,她们的动作越来越娴熟,情绪也越来越淡漠了
    
        就在车队前方十余里开外,习小茹和闻香也在休息,习小茹剥开一枚烤好的鸟蛋,正要往嘴里塞,眼角突然瞥到天际有一片黑色的漩涡云,漩涡云所散发的气息,给她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
    
        习小茹的指尖不由自主用上了一丝力气,蛋碎了橙黄色的蛋黄被挤了出来,习小茹若无其事的把碎蛋扔到一边,眼角瞥向闻香,闻香却没有留意这边的动静,还在那里仔细的转动着树枝,树枝上穿着一只野兔。
    
        她们两个虽然选择了同行,也可以相互配合去战斗,但本质上,连两个陌生人都不如。
    
        她们绝不会吃对方的东西,睡觉时的位置也要隔上几十米,各管各的、各走各的,尽可能不发生交集。一场战斗结束之后,死去的修行者是谁杀的,战利品就归谁,她们到现在还没有遇到必须合力才能击杀的对手,所以一切泾渭分明。
    
        总之,就一句话,我不占你便宜,你也休想占我的便宜。
    
        “谁?给我出来?”习小茹怒喝一声,接着拔出肩后的天煞刀。
    
        闻香一愣,身形如灵猫般窜起,只一闪,掠入密林中,消失不见,片刻,没有看到人,也没有感应到灵力波动,闻香从一棵树后探出头,狐疑的看向习小茹。
    
        习小茹向一个方向点了点,最后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闻香从侧面绕过去
    
        闻香不疑有他,展动身形,向一侧飞去。
    
        习小茹转过身,释放出星陨诀,身形全力启动,象一颗炮弹般飞射向空中,她嘴角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因为,她赢定了,就算此刻闻香立即作出反应,也休想追得过她。
    
        闻香飞掠的身子戛然而止,轻轻飘到一根树枝上,皱起眉,回头看向习小茹的方向。
    
        那疯婆娘在搞什么?闻香百思不得其解,又静默片刻,发现习小茹越飞越远,压根没有回头的意思,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纵身向习小茹的方向追去。
    
        “少爷,您倒是自己吃呀,一定要让人家喂吗?”可儿叫着。
    
        “废话,你这辈子就是来伺候爷的。”苏唐笑眯眯的回道。
    
        “切”可儿大不服,但挠着脑袋认真想一想,还真就是这么回事,何况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已经认命了,辩驳毫无意义。
    
        如果苏唐很温柔的说,她肯定欢乐的接受,可态度不对,明显就是在故意欺负她。
    
        可儿眼珠转了转,端起一边的茶杯,还没等她做出动作,突然看到苏唐的脸色变了,接着猛然坐起身。
    
        一股灵力波动由远及近,接着看到一条人影擦着树梢激射而来,在她身体周围的空气受到挤压和震荡,凝成一团白色的云气,如风雷般的咆哮声响彻天地。
    
        下一刻,那人影的速度开始减慢,接近车队时,斜刺里轰落在地面上,下一刻,那人影缓步从溅起的烟尘中走出来,含笑看向这边。
    
        “咦?”朱儿和可儿看到那人影的第一时间,便看得呆了,而苏家家丁们的表现,甚至可以说是给苏唐丢人了,一个个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习小茹的天资、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否则当初苏帅看到习小茹时,也不会在明知习小茹心有所属的情况下,故意摆出长辈的架子,想让习小茹成为苏家的媳妇。
    
        世上让人过目难忘的女子,或者美在柔和,或者美在娇媚,或者美在俏丽,而习小茹却是与众不同的,她刚强、俊朗、英气逼人。
    
        习小茹不会象花那样娇美,不会象水那样柔弱,她就像一轮明月,永远热不起来,总是那么冷冷清清的,但,心中一片皎洁。
    
        这种独特的气质,让苏家的家丁们还有朱儿和可儿惊为天人。
    
        苏唐刚刚站起身,习小茹已经向他扑来,下一刻,如飞鸟般投入他的怀中,绝美的脸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
    
        苏唐有些惊讶,他的双手下意识的搂在习小茹肩后。
    
        “苏唐……”习小茹喃喃的说道。
    
        “你怎么了?”苏唐愈发愕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他亲热?这可不像是习小茹,拉拉手、或者相互挎着胳膊,已经是习小茹的极限了。
    
        “我想你……”习小茹低低的说道,她的脸色变得一片通红,几年了,她从没象现在这样直抒胸臆。
    
        “你……中毒了?”这是苏唐第一个判断,也是合理的判断,能让习小茹变得如此失控,应该是中了某种迷情性质的毒素。
    
        “什么毒?”习小茹不解的抬起头。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冷冷的哼声,苏唐刚才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习小茹身上,没留意还有人在靠近,抬头看去,当即傻在那里。
    
        闻香扯下自己的面巾,露出那倾国倾城的娇颜,随后她缓步向前走来,冷笑道:“习大哥,没想到啊,你还有这种心机?有意思么?”
    
        又来了一个?苏家家丁们的心情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平常时遇到一个这样的美人儿,已经足够他们事后谈论很久很久了,居然一下子看到两个,那么……谁更好呢?
    
        习小茹没理会闻香,她的双手更加用力了,苏唐这才明白,习小茹为何这般动情,她根本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闻香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对闻香不公平,他应该过去对闻香亲热一些的,但习小茹摆明了不会放手,他又绝不能挣开,一时进退失措、左右为难。
    
        以前,苏唐一直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而且习小茹和闻香一般不会同时出现,给了他足够的回旋空间,现在他第一次感到头疼。
    
        良久,习小茹享受够了胜利感,才松开苏唐,不过,她想用这种方法打击闻香,却有些太小看闻香了,作为诛神殿现在的掌舵人,她的个人情感必须要为大局让路,何况,当初是她刻意把苏唐推出去的,因为她清楚自己走得是一条不归路,随时都可能倾覆,她不想连累苏唐。
    
        短短的时间内,闻香已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脸上的怨色也消褪了,变得非常平静,等苏唐走上来时,她伸出手,轻轻拉住苏唐。
    
        “你受伤了?”苏唐发现闻香的衣襟上有明显的血迹,但时间很长,已经发黑了。
    
        “没事。”闻香淡淡说道:“只要他们给我留了口气,便永远别想杀得死我。”
    
        “一叶呢?”苏唐问道。
    
        “这一战太过凶险了,我没让他来。”闻香道。
    
        长生宗发起了诛奇之战,极有可能遇到大尊级的修行者,以宗一叶的境界,遇到了只有被秒杀的份,什么作用都没有,与其过来送死,还不如在飞鹿城修行,而且发现自己的实力相差太远,连参加战斗的资格都没有,宗一叶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或许这会成为他的一个契机。
    
        这时,尚彬已经摆出了一桌不算丰盛的酒席,大多都是这几天打到的野味,还有一些瓜果,但酒是佳酿,当时尚彬特意让人去九台城里买的。
    
        苏唐和习小茹还有闻香席地而坐,朱儿和可儿没有上桌的资格,她们在一边好奇的打量着习小茹和闻香。
    
        看到苏唐和陌生的女人亲近,朱儿和可儿压根没有拈酸吃醋的感觉,主母的位置,不是她们敢坐的,就算苏唐想让她们做,她们也不敢,从小受到的教育摆在那里,往小了说,她们会觉得自己玷污了少爷,往大了说,她们会认为自己辜负了夫人的照拂,死后也没脸相见,
    
        “虹祖呢?”苏唐向闻香问道。
    
        “我没有和他说。”闻香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他们参与进来。
    
        “鼠目寸光。”习小茹冷笑道。
    
        “习大哥,你总是针对我,到底什么意思?”闻香不悦的反问道。
    
        “真的不明白么?”习小茹道:“如果你说了,他们不想来,是他们没有见识,如果你连说都不说,那就是你目光短浅了。”
    
        “哦?”闻香气极反笑:“愿闻其详”
    
        “你一直在飞鹿城,背依东南,千奇峰正是你们绝大的依靠,一旦事有不测,你们随时可以逃入大山,投奔惊涛城,如果千奇峰不复存在,你们飞鹿城也成了一叶孤舟,随时可能倾覆。”习小茹缓缓说道:“这不是你和他的事,是你们和他们的事,闻殿下,连这个你都想不明白么?”
    
        闻香的神色突然变得安静了。
    
        “他帮过你们多少次?没错,他是为了你,才出手相帮,但得益的却是你们诛神殿吧?”习小茹道:“看样子,你们诛神殿真的少有知恩图报之人,但凡有一点良知,不用你说,他们应该主动过来的。”
    
        “习大哥教训丨得是。”闻香轻声道:“我错了。”
    
        习小茹有些惊讶,眼中闪过一缕锐芒,她之所以说这么多,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她向来直爽惯了,有一就说一,有二就说二,从不遮遮掩掩。其次,她心中有些不忿,苏唐对你闻香这么好,现在千奇峰面临生死存亡的一战,你闻香应该全力而为的,只一个人来,能起多少作用?
    
        习小茹一直喜欢独行,在魔神坛除了师父和师祖外,不认识什么人,后来在大魔神司空错那边住了些日子,倒是认得了一些姐妹,临来时,她曾经和大魔神司空错说过,但司空错告诉她自有定计,让她放心的去。
    
        直白的说,习小茹是不认得什么朋友,否则她会尽可能的把所有朋友都带过来。
    
        还有,闻香竟然会当面认错,这种度量,让她有些喜欢,也有些警惕。
    
        换成她,未必会在闻香面前认错,因为有苏唐,这个女人……真的有可能重现诛神殿的辉煌,习小茹心中隐隐产生了一种预感。
    
        “好了。”苏唐打起了圆场:“真要是带着一叶他们来,不但帮不上忙,还有可能畏手畏脚。”
    
        “你的收获不少么。”闻香的视线从平板车上扫过,随后转移了话题。
    
        “还好吧,送上门的礼物,当然要收下了。”苏唐道:“你们呢?”
    
        “我们只有两个人,总不能大包小裹的满山跑,扔掉了不少呢。”提起这个,闻香就有些懊恼了,她和习小茹不一样,习小茹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她却是迫切的需要各种修行资源,多多益善,就算扔掉的是不入流的灵器或者是廉价的丹药,都会让她心疼。
    
        “苏唐,最近这几天你有没有遇上过长生宗的修行者?”习小茹突然问道
    
        “遇到了那么几个。”苏唐道:“怎么了?”
    
        “我们也是。”习小茹轻轻皱起眉:“太安静了,恐怕不是好事。”
    
        “我也有这种感觉。”苏唐道:“如果他们漫无章法、一波一波的来,代表着他们没有什么组织,这样的人再多我也不怕。现在突然之间消失了……似乎是集中到了什么地方,正等着我们呢。呵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场真正的大战了。”
    
        “我在前面探探路?”闻香皱起眉。
    
        “你去还不如我去。”苏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