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五三六章 诛奇 五

        修行者的天性大多喜好自由,所以永远没办法做到军队那样井然有序,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合作方式,当苏唐的车队强行通过飞鹿城的关卡后,很多修行者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毕竟,在漫长的大路上,苏唐是唯一一支向南行进的车队,目标明显,无可掩饰。
    
        苏唐虽然清楚前方将有无数的险阻、无数的厮杀,可他的神态始终显得很轻松,甚至让人把车厢的四壁拆掉,慵懒的躺在车板上,枕着朱儿或者是可儿的腿,看着蔚蓝色的天空,嗅着大自然的香气,一边放着美酒,一边放着瓜果,像是一个出行的游人。
    
        假设贺远征在这里,也许会咬牙切齿的说上一句:先生,咱能不能不装了
    
        但是,如果贺远征看到苏唐的眼神,他一定会把怨词咽下去。
    
        苏唐的双瞳清澈无比,没有即将投入战斗的激昂,没有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的渴望,没有担心自己将遭受失败的恐惧,没有对长生宗仗势欺人的愤怒,他的眼睛,安静到了极点,犹如恒古万年而不变的星空。
    
        “少爷,那些外人真靠不住,关键时刻,还得看我们苏家的人”尚彬叫道。
    
        苏唐告诉那些雇佣来的流浪武士,可以立即结算酬金,然后离开,结果,所有的流浪武士都走了,一个都没留下,没有什么好苛责的,避害趋利是人之本性。
    
        “是他们错过了机缘。”苏唐淡淡说道。
    
        朱儿向可儿使了个眼色,可儿立即说道:“少爷,那我们就不应该把酬金都给他们的,凭什么呀?”
    
        “是啊,少爷,就算您现在再有钱,也不能这样胡乱花。”朱儿立即接道
    
        “你们还有心情纠结这个……还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苏唐显得有些无奈,他能放松,是因为他对自己、对魔装有着足够的自信,而朱儿和可儿却是真的放松,她们不懂倾巢而出的长生宗意味着什么。
    
        “哎呀……”可儿突然惊叫一声。
    
        “怎么了?可儿?”朱儿急忙问道。
    
        “肚子肚子越来越热了,好烦呢,少爷,您让我吃的到底是什么药呀?”可儿叫道。
    
        “傻丫头,那是培灵丹,寻常人想吃还吃不到呢。”苏唐道,他知道,想用修行的词汇讲解培灵丹的效果,难度很大,朱儿和可儿都不可能听懂,还不如直接用金钱来衡量,他指了指朱儿手中的包裹:“你们知道这些丹药值多少钱么?”朱儿手里的丹药都是从那些长生宗的修行者身上搜刮出来的。
    
        “值多少?”朱儿立即来了兴趣。
    
        苏唐竖起了一根手指,朱儿本想说一百金币,但想想苏唐的宗师身份,还有那令人瞠目结舌的阔绰,咬牙道:“一千金币?”
    
        苏唐摇了摇头,朱儿倒吸一口冷气:“一万金币?”她的声音都变了。
    
        “至少一百万。”苏唐道,别的不说,单单是找到的十几颗化境丹,就已经无法用金钱来衡量了。
    
        “一百万…”朱儿的双瞳在不停的上翻,似乎马上就要晕厥过去了。
    
        “可是少爷,那些药虽然值钱,但我肚子真的很难受啊……”可儿道。
    
        “那就吃几颗果子。”苏唐道:“你们两个,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等以后你们会明白的,跟着少爷我,是多么大的运气。”苏唐只是在开玩笑,不过,玩笑是有根据的,假如朱儿和可儿有很高的修行天赋,拜入修行宗门,但不管是哪里,都不可能象千奇峰一样,给予她们资源的无条件倾斜,苏唐甚至可以用各种丹药把朱儿和可儿埋起来,只要她们的身体能吃得消,便应有尽有。
    
        “我知道呀,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少爷对我们是真的好。”可儿显得很认真。
    
        朱儿轻轻吁了一口气,她的手伸到怀里,抓住了一样东西,那是苏夫人去世前交给她的,并嘱咐过她,当苏唐真正成人了、懂事了,再找机会把东西交给苏唐,现在,应该到时候了吧……
    
        就在这时,林中传出一阵灵力波动,树木在扑簌簌作响,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
    
        “两个……只有两个人,你们就忍不住了么?”苏唐悠悠的说道。
    
        下一刻,无数道寒光从林中激射而出,飞掠的速度快到极点,带起了片片烟尘,向苏唐的位置卷来。
    
        苏唐的手指向天空,接着一道黑幕从上方坠落,凝成一柄百余米长的巨剑,深深插入大地中,从林中卷出的寒光不停轰击在巨剑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炸响声。
    
        只要苏唐启动魔装,便意味着将爆发一场死斗,没有平分秋色,没有谅解、没有退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紧接着,苏唐的身形从车板上掠起,掠向高空,随后探手拔出魔剑,一剑向下方的密林砸落。
    
        轰……强横的劲气在疯狂激荡着,无数残枝碎叶形成了一道圆形的海浪,向四方扩散,几十米方圆的林木居然被这一剑荡平。
    
        一条人影从激荡的劲流中飞上高空,他的脸色发白,衣衫凌乱,这是威能近乎开天辟地的一剑,他虽然侥幸避开,但胆气已被折毁了大半,只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没想到引发这种压倒性的反击,他有些怕了。
    
        一对巨大的黑翼在苏唐身后扇动了一下,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苏唐的身形随后启动,他象一道迅捷无比的闪电,又象一缕无可捉摸的轻风,瞬间便逼近那人影,一剑横斩而出。
    
        就在这时,一层白色的光雾从下方升起,凝成一面巨大的冰壁,把那条人影挡在冰壁后。
    
        轰……冰壁承受不住苏唐的轰击,被绞成无数飞溅的冰屑,但苏唐的剑势被阻了一阻,那条人影趁机向林中飞射,堪堪避过了苏唐的剑光。
    
        又一条人影从密林中升起,两个修行者并肩而立,用惊惧的目光看着苏唐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要与我长生宗为敌?”其中那个女修行者扬声问道。
    
        “你们又是什么人?”苏唐反问道。
    
        “在下长生宗凤笙祖林动。”
    
        “在下寒祖赵成雅。”
    
        “我听说过你们,模范夫妻啊……”苏唐笑了。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莫非……和我长生宗有什么误会?”寒祖赵成雅缓缓说道,在长生宗所掌握的资料里,千奇峰只有两位大祖,一个是苏唐,一个是贺远征,他们没想到会这样巧,只以为封路禁行的举动触怒了眼前这位不知名的修行者。
    
        “我叫苏唐。”苏唐道,随后举起了魔剑。
    
        凤笙祖林动和寒祖赵成雅脸色大变,两个人同时向后飞退,寒祖赵成雅举起一面直径在半尺左右、光滑无比的圆镜,随着她的动作,又一道冰壁出现,把她和林动牢牢遮在后面,而凤笙祖林动脸颊突然涨得通红,随后吹响了手中的铜笙。
    
        猛如虎、狡如狐、怯如兔,这几种不同的品质往往能在大祖级的修行者身上完美的融为一体。
    
        凤笙祖林动开始时候会胆怯,是因为不愿投入一场莫名其妙的纷争,什么时候应该好斗,什么时候应该退让,必须有相应的决断,现在知道了苏唐的身份,凤笙祖自然也看到了击杀苏唐所能带来的好处。
    
        嗡嗡随着尖锐的笙响,一道道寒光穿透冰壁,先是向外扩散,接着又向苏唐方位集中。
    
        大祖级的修行者,因为各自拥有领域,没有长时间的磨合,很难达成默契,就像梅妃释放灵蛇狂舞时,杀伤性是不分敌我的,但凤笙祖灵动和寒祖赵成雅在一起双修多年,并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苏唐扬手甩出一剑,汹涌的剑劲,把寒光尽数卷在当中,接着苏唐又释放出第二剑,有一道寒光正向朱儿和可儿的方位激射,魔剑后发先至,把那道寒光也绞得粉碎。
    
        苏唐知道,对方仅仅分出一道寒光,去袭击朱儿和可儿,只是一个试探,试探他苏唐会不会碍手碍脚,如果苏唐不管不顾,接下来他们会全力对苏唐展开反攻,如果苏唐伸出援手,他们的攻击重心将向朱儿和可儿倾斜。
    
        但,苏唐并不担心,守护也是对他的一种考验。
    
        果然,见苏唐出手截住那道寒光,凤笙祖林动和寒祖赵成雅都露出了喜色,他们夫妻间心有灵犀,无需相互看眼色行事,下一刻,他们继续向后飘退,寒祖赵成雅举起圆镜,一道光柱从圆镜中射出,贯向苏唐。
    
        而凤笙祖林动一边飞退一边拼力吹动铜笙,一道道寒光凝聚成形,如暴风骤雨般向下方倾泻着。
    
        寒祖赵成雅释放出的光柱瞬间膨胀至几十米方圆,苏唐避无可避,只能用魔剑挡住自己的身形。
    
        轰……魔剑虽然挡住了光柱,但苏唐的身形不由自主向后飘退,他的身体上、还有魔剑,都蒙上了一层雪白的冻气,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接着,苏唐再次启动魔之翼,刚才所承受的巨力都被魔之翼的力量所化解,他的身形毫无征兆的向前飞射出去。
    
        不过,苏唐的身形毕竟被阻拦了片刻,凤笙祖林动释放出的寒光已经洒落
    
        苏唐低吼一声,魔剑狂卷而出,激荡的劲气,凝成一道巨型保护伞,把所有的寒光全部吞噬在其中。
    
        苏唐每一剑挥出,都裹挟着强横的巨力,足以⊥天地色变,朱儿和可儿没办法站稳,在劲风中滚落在马车下,跌得眼冒金星,可儿还好一些,但朱儿死死抱着价值百万的包裹,不敢放松,额头都被磕破了,流出了鲜血。
    
        很痛很痛,不过,朱儿紧咬牙关,她不敢喊出声,再傻的人也知道了,此刻,苏唐正在全力保护她们,绝对不能再让苏唐为她们分神。
    
        苏唐落入了疲于奔命的处境,主动权逐渐转到了凤笙祖林动和寒祖赵成雅手中,但苏唐拥有深厚无比的灵力,他可以继续支撑下去。
    
        轰轰轰在百余息的时间里,苏唐已记不清自己挡住了多少攻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了,与灵力的损耗无关,他的四周似乎被一种领域般的力量倾入渗透了。
    
        突然,凤笙祖林动和寒祖赵成雅同时露出冷笑,寒祖赵成雅所散发出的灵力波动也随之变得剧烈了,接着,她用手中的圆镜照向苏唐,旋即发出一声尖啸:“封”
    
        苏唐只感觉眼前一花,四周那种分明存在的、又无可捉摸的力量突然变得清晰了,接着他的身形化作一座动弹不得的冰雕,但向前飞射的惯性并没有消失,随后苏唐象一颗陨石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向下放坠落。
    
        凤笙祖林动双眼爆射出杀机,尽全力吹动铜笙,一片片寒光汇集成一条咆哮着的巨龙,直贯向苏唐。
    
        寒祖赵成雅释放出的灵诀极为强横,苏唐甚至没办法张开领域了,他所有的力量都被封在冰层中,如果他全力运转灵脉,开启所有的灵魄,应该能在半息的时间内破冰而出,但耽误半息的时间,局势已将无可挽回了。
    
        凤笙祖林动在不停的释放着寒光,而寒祖赵成雅则在挥洒着冻气,寒光从冻气中穿过,散发出了薄薄的烟雾,因为裹挟了冻气的威力。
    
        这是他们独特的战斗技巧,也不知道有多少修行者,都是这样懵然无知的受到冻气的侵袭,等到冻气全面释放时,战局已经注定。
    
        从战斗到现在,苏唐不知道拦截了多少道寒光,在他身上汇集的冻气,也达到了极限。
    
        轰……苏唐挣开了冰层的禁锢,但紧接着,无数道寒光从他身上透过,让他的身体瞬间变得千疮百孔,接着轰地一声炸开了。
    
        “少爷”朱儿陡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身形踉跄了一下,再次跌倒在地。
    
        可儿和尚彬目眦欲裂,呆呆的看着苏唐消失的地方。
    
        “我倒是小瞧了你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就在他们身边响起。
    
        朱儿等人惊喜交加,扭头看去,发现苏唐正躺在车板上,好似从战斗爆发以来,他始终没动过。
    
        凤笙祖林动心中再次产生了一缕惧意,接着又腾了怒火,他在为自己感到羞愧。
    
        “冰封圣座肖蒙,是你什么人?”苏唐看向寒祖赵成雅。
    
        “是我师尊。”寒祖赵成雅冷冷的说道:“怎么?你怕了?”
    
        “如果是冰封圣座亲临,我倒是会有些为难,你?”苏唐笑了:“他那不成材的弟弟,尚且被我教训丨过,你以为你什么东西?”
    
        “大言不惭”寒祖赵成雅深吸了一口气,实际上她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她知道苏唐说的是谁。
    
        “是么?”苏唐笑了笑。
    
        下一刻,苏唐抬起头,他的脸上多出了一层金色的面具,无数黑色的气旋,在他身后凝成一道巨大的披风,披风象河水一般流淌着,朱儿、可儿、尚彬还有家丁们,都被河水泡在当中,但魔装的威能会随着苏唐的心意发生变化,朱儿等人不但没有畏惧,反而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一道红光,在烟气中缓缓跳动,和苏唐的心跳保持一致,巨大的黑翼,在若隐若现的扇动着,苏唐已经启动了所有的魔装构件,他所散发出的气息,比刚才强大了数倍,呈现出一种压倒性的优势。
    
        “一剑……”苏唐淡淡说道:“只要你们能挡得我一剑,我就可以饶你们不死。”
    
        “呵呵呵……阁下也太狂妄了”寒祖赵成雅握着圆镜的手,已紧张得发白,但眉眼间洋溢着一抹喜色,苏唐散发出的气息太恐怖了,她已经生出了退意,可苏唐要以一剑定输赢,正合了她的意愿。在蓬山七位圣座中,山海圣座贺兰飞琼拥有最强大的杀伤力,这是无可置疑,而冰封圣座拥有最强大的守护力,她有把握能接下苏唐的全力一击。
    
        “狂妄么?刚才和你们玩,只是为了多了解一下那位让我仰慕的冰封圣座,现在,我已经玩够了。”苏唐的身形慢慢飘向半空,他所散发出的威压,在不停的凝聚。
    
        寒祖赵成雅的双瞳,已转变成水蓝色,手中那面圆镜,象烧开的水一样,不停喷涌着雾气。
    
        轰……苏唐的身形全力启动,在空气中留下震耳的轰鸣声,剑光一展,笔直刺向百余米开外的寒祖赵成雅。
    
        寒祖赵成雅发出尖啸声,以她手中的圆镜为中心,出现了一道半圆形的水蓝色帷幕,把他们两个人牢牢挡住后面。
    
        苏唐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他看得出来,只要自己突然收住攻势,那寒祖赵成雅必然会遭受灵力反噬。
    
        但,苏唐不想取巧,因为他的视线早已经越过赵成雅,落在那位素未谋面的冰封圣座身上。
    
        轰……咆哮着的、汇集了苏唐全力一击的魔剑,瞬间便撕裂了那道水蓝色帷幕,轰开了寒祖赵成雅的领域,并穿透赵成雅的身体,让赵成雅化作无数飞溅的血肉,甚至把侧后方的林动也卷在其中。
    
        没有谁能硬生生挡住魔装武士的全力一击,贺兰飞琼被称为最强,是因为魔装武士销声匿迹了太久太久,如果赵成雅和林动采用了之前的技巧,或许能多支撑片刻,选择硬碰硬的对撞,愚蠢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