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五零零章 红铜谷
    (看书窝 看书窝 无弹窗全文阅读)
    
        “大魔神司空错出面之后又怎么样了?”苏唐追问道。
    
        “那我就不清楚了,南暮远也没有提起。”袁海龙道:“不过,南家本来也想有联姻的念头,但亲眼见识到习小姐的霸气,他是彻底断了这个念头,呵呵……他还自嘲了几句呢。”
    
        苏唐沉默片刻,突然道:“老袁,能不能带我去趟蓬山?”
    
        “你去蓬山做什么?”袁海龙显得有些狐疑。
    
        “我要到东海寻些东西。”苏唐道:“怎么?有困难?”
    
        “带你去蓬山,确实有困难,不过去东海就容易多了。”袁海龙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现在也行。”苏唐道。
    
        “这么急?”袁海龙很吃惊。
    
        “嗯。”苏唐点了点头,晋升为大祖后,他多多少少产生过一些松懈,因为放眼天下,能在进境上超过他的,寥寥无几,但这件事情让他又一次感到紧张了,大祖,依然远远不够。
    
        苏唐希望再次得到魔装构件,但其他构件在哪里,一丁点头绪都没有,只记得当初顾随风说过,有一个魔装构件应该藏在东海的支天柱附近。
    
        “太过仓促了吧?”袁海龙道:“听岳大先生说,你刚刚在千奇峰开立宗门,真的没事了?”
    
        袁海龙的话让苏唐猛然惊觉,十祖会的大祖陈言被软禁在丁一星家里,暗月城还隐藏着一个极为危险的黑心萧孙,真的要去蓬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回来,现在能走么?
    
        “我……”苏唐轻叹了一口气。
    
        “你要去找什么?能不能告诉我?”袁海龙道。
    
        “找一件祖辈给我留下来的灵器。”苏唐道。
    
        “明白了。”袁海龙笑了:“对你很有用?”刚才他一直在仔细观察苏唐,如果苏唐稍微有些犹豫之色,他肯定看得出来,不过,苏唐显得很自然,尽管回答得很简单,话里有未尽之意,但至少没有骗他。
    
        “是的。”苏唐道。
    
        “你是被习小姐的事情吓到了吧。”袁海龙道:“远水不解近渴,就算你找到了那件灵器,也是在一年半载之后了,没办法帮到现在的习小姐,还要看……对了,苏唐,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
    
        “什么?”
    
        “你和大魔神司空错到底是什么关系?”袁海龙终于忍不住了,这个问题已憋了很久:“你不会是司空错大人的……”
    
        “不是。”苏唐道:“你别问了,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
    
        “好吧。”袁海龙眼神闪烁不定。
    
        苏唐把追查凶手的事情交给了胡忆晴,但大风号上留下的痕迹少得可怜,那几个武士的死因也很平常,不是被利刃切断了咽喉,就是被刺穿了心脏,顶多能看出凶手的技巧极为老道、娴熟,但没办法揣摩实力,不能认定是黑心萧孙所为,也不能把黑心萧孙排除出去。
    
        苏唐在这几天里,一直陪着袁海龙,袁海龙是贵客,他自然要尽地主之谊
    
        苏唐还带着袁海龙去了趟沙城,看过大名鼎鼎的黄金海,其实黄金海就是由沙菊凋谢后的花瓣铺成的,沙菊的花瓣凋谢后,颜色不败,反而会变得更为耀眼,加上漫山遍野、铺天盖地,景色非常壮观。
    
        苏唐亲至,余文成余大先生肯定要全程陪同,得此之便,也算认识了袁海龙。袁海龙和贺远征的性格不一样,贺远征待人总是很自然的,可以说贺远征的心目中,并不把高下强弱看得有多么重要,他第一眼看到容姐,和第一眼看到雷怒,态度上并没有多大不同。而袁海龙的性格中多少带着些倨傲之气,这也是大世家弟子的通病,不过,有苏唐的面子,袁海龙显得很低调。
    
        从沙城返回,远远看到惊涛城的时候,岳十一带着十几个武士迎出城,快马加鞭向这边赶来。
    
        “出了什么事?”苏唐感觉应该发生了什么。
    
        “先生,计大当家来了飞信,长生宗的人已经到了红铜谷,他们胡搅蛮缠,计大当家有些应付不来,向我们紧急求援。”岳十一急声道:“幸好先生已经在惊涛城了,否则,我再写飞信传给千奇峰,等到您坐船过来,说不定红铜谷那边早出大乱子了。”
    
        “长生宗……”苏唐皱起眉。
    
        “是长生宗啊,要不然我陪你走一趟?”袁海龙突然笑呵呵的说道:“立派之始,不宜太出风头,我这张脸么,还是有些用处的。”
    
        “先生,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吧。”岳十一道:“有些事情,您还不知道,我在路上慢慢解释。”
    
        “你走了,惊涛城怎么办?”苏唐道。
    
        “那位萧先生有大才,把事情交给他,应该不会出漏子的。”岳十一道。
    
        “萧不悔?你怎么知道他有大才?”苏唐问道。
    
        “您这样重视他,我自然要在暗中考量考量。”岳十一笑道:“他很不错,都过关了。”
    
        “你还有资格考量人了?”苏唐撇嘴道。
    
        “先生,就让我去吧。”岳十一于笑着转移了话题:“没有谁比我更了解红铜谷那边的情况了。”
    
        “上车。”苏唐放下了车帘。
    
        岳十一急忙跳下自己的马儿,钻进车厢,这时,袁海龙问道:“红铜谷那边有什么天材地宝?能引起长生宗的注意?”
    
        “红铜谷盛产红铜和血铜,出产比例大概是九比一吧。”岳十一解释道:“血铜本来就是极为不错的铸造材料了,但红铜谷的血铜,能提炼出七色铜精
    
        “七色铜精?”袁海龙大惊:“对了,我听说过长生宗每年都要送往蓬山一批七色铜精,莫非就是从红铜谷出来的?”
    
        “没错。”苏唐道。
    
        “那红铜谷……可真是好地方啊”袁海龙喃喃的说道。
    
        “长生宗每年送往蓬山的七色铜精,大概有多少?”苏唐问道。
    
        “据我所知,大都在五斤到十斤之间。”袁海龙道。
    
        “十斤?”岳十一瞠目结舌,这次轮到他惊讶了。
    
        “怎么?太多了?”袁海龙笑得很是高深莫测:“蓬山拿这么多可不是白拿的,一旦长生宗有事……”
    
        “您知不知道,红铜谷每年要交出去多少七色铜精?”岳十一忍不住叫道
    
        “多少?”袁海龙一愣。
    
        “至少有八、九十斤。”岳十一道。
    
        “你开玩笑吧?七色铜精属于天材地宝,哪怕仅仅只有几两,便能让一件灵器大幅提升品质,你居然说……每年能产出八、九十斤?”袁海龙有些不信
    
        “就有这么多。”岳十一道,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已经看过苏唐的眼神了,见苏唐没有阻拦,他才敢说。
    
        “苏唐,你说实话,真的有这么多?”袁海龙的视线落在了苏唐身上。
    
        “我骗你做什么?”苏唐道:“这也是把你当朋友,要不然,我应该尽可能把产量说得小一些。”
    
        “八、九十斤……八、九十斤啊长生宗每年送往蓬山的,才不过十斤他们也真敢”袁海龙叫道。
    
        “也不是都落入长生宗手里了。”岳十一道:“负责挖矿的武士们肯定要偷偷私藏一些,铜山城和远安城的修行世家截留一些,然后往上交给十祖会,十祖会能截留个二、三十斤左右,长生宗再截留个二、三十斤,最后的才会交给蓬山。”
    
        “我说得就是这个。”袁海龙冷笑道:“他们每年自己截留几十斤,然后只交给蓬山不到十斤的七色铜精,呵呵……这事情如果让蓬山的大修行者们知道,绝不会有长生宗的好果子吃。”
    
        事实上,以蓬山的资源,不会贪图这区区几十斤七色铜精,但数量的多少代表着一种态度,超过一半,才能昭显出服从、尊崇,每年只上交不到十斤,有了些糊弄或者是赏赐的味道。
    
        苏唐笑了笑,他今天把红铜谷的事情合盘托出,有试探的用意。虽然袁海龙的秉性和他很投缘,但知人知面不知心,总归要经受一些考验,才能看得清楚。
    
        如果袁海龙愿意合作,他可以把长生宗那一份交给袁家,如果出现了意外,他也不怕,毕竟他苏唐也是有些背景的,大不了到蓬山跑一趟,厚着脸皮去求见薛九大尊,这点事情应该可以解决。上次遇到牛哥,牛哥对他的态度非常亲热,还说贺兰圣座和薛九都提到过他苏唐,他上门恳求,怎么也不会被打脸
    
        实在不行,他还可以于脆投靠魔神坛,总之,他的退路多得是。
    
        “先生,其实今年的贡礼都交过了,长生宗想来找麻烦,应该在明年才对。”岳十一道:“不过,我们找到了那些修行世家的密库,翻出他们多年积攒下的七色铜精,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走漏了消息,肯定让长生宗的修行者知道了,他们是来打这批存货的主意。”
    
        “存货有多少?”袁海龙问道。
    
        岳十一微笑着用手指比划出一个数字。
    
        “六十斤?”袁海龙道。
    
        岳十一摇摇头,把他的手又向前伸了一下。
    
        “六……六……六百斤?”袁海龙的嘴都有些不利索了。
    
        岳十一点点头,把手放下了。
    
        “我去……”袁海龙倒吸一口凉气,随后突然开始用力摩挲着手掌:“我说苏唐,长生宗的麻烦我替你解决,到时候送我些七色铜精怎么样?”
    
        “你想得美。”苏唐道:“我大开宗门,你还没给我送礼呢。”
    
        “苏唐,我们可是兄弟,何必这样斤斤计较呢?礼物么…给我一段时间,我肯定补上,不止是我的,苏老大他们的礼物,我也替你去催,这样总行了吧?”
    
        “你想要多少?”苏唐笑道。
    
        “这个数。”袁海龙伸出两根手指。
    
        “两千斤?”苏唐瞪大眼睛。
    
        “我……”袁海龙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我又没疯,只要两斤就好说实话,我妹妹要出嫁了,我这个做哥哥的,总得要给她攒一些嫁妆。免得嫁过去之后被人瞧不起。”
    
        “用两斤七色铜精做嫁妆?”
    
        “哎呀,我还想给自己打造一柄灵剑,别说那么多了,你给不给吧”袁海龙道:“我可是保证过了哦,长生宗那边的麻烦,都包在我身上”
    
        “可以给你,不过……以后的呢?”苏唐问道。
    
        “什么以后?”袁海龙愣住了,旋即反应过来,试探着问道:“苏唐,你是说……我们合作?”
    
        突然听说有数百斤的七色铜精,对袁海龙的诱惑是非常大的,但是,和苏唐在邪君台内的表现相比,这些七色铜精都不重要了。虽然袁海龙产生过类似的念头,可他一直忍着没有说,就是担心引起误会,让苏唐以为他是借着袁家的声势来威逼压迫。
    
        “我以前和长生宗的人打过交道,也杀了他们不少人。”苏唐道:“这一次他们又找上门……都是一群贪得无厌的东西,对他们让步是没用的,只会让他们的胆量越来越大,不如来一个鱼死网破。”
    
        袁海龙沉默了,良久良久,才开口说道:“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我自己没办法做主,得告诉家里人。”
    
        “好。”苏唐道:“你也知道,我刚刚开宗立派,消耗很大,一年只能分出二十斤,最多不能超出二十五斤,你和家里人说说吧,嗯…你注意保密,我不想闹得人尽皆知。”
    
        “明白了。”袁海龙道:“但这是两码事,和家里人能不能谈成,我不管,我替你暂时解决长生宗的麻烦,然后你得把七色铜精给我。”
    
        “还说我斤斤计较呢。”苏唐摇了摇头:“麻烦哪里有暂时的?算了,不和你说这些,到地头我就把七色铜精给你。”
    
        红铜谷位于博望城、铜山城和远安城之间,距离铜山城最近,只有三十余里,距离博望城和远安城则要偏远一些。
    
        以往,博望城的流浪武士也不是没打过红铜谷的主意,但自身实力有限,而铜山城和远安城一直是联盟,博望城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又不知道红铜谷的收益会如此巨大,最后任由铜山城和远安城完全把控局势,而千奇峰的介入,让红铜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清晨,苏唐的马车接近红铜谷时,计好好带着怒海团的武士已经在山脚等候多时了,他早接到了岳十一的飞信,从时间上推算差不多了,天还没亮便带着人迎了出来。
    
        岳十一为计好好推开车门,计好好纵身上了车,迫不及待的叫道:“先生,您总算来了啊”
    
        “长生宗的人呢?”苏唐问道。
    
        “在矿上”
    
        “他们没有难为你?”
    
        “他们把我们赶离了矿区,没有对我们下手。”计好好道:“可是,他们又把所有的矿工都困在矿洞里,不允许出入,也不允许我们进去送水送食,上洞那边很热,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再拖一会,就有可能出现死伤了”
    
        “看起来他们的手段还不算过分,应该是不想和我们闹得太僵。”岳十一道。
    
        “还不算过分?”计好好道:“先生,里面有些老矿工是非常宝贵的,其中有的在矿上于了几十年,随便给他们一些矿苗,他们就能辨别出往哪里挖只能挖出红铜,往哪里挖可以挖出血铜,如果没了他们,我们的产量一下子就会跌到二、三成。”
    
        “走,上山。”苏唐道。
    
        “弟兄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计好好踢开车门,放声吼道,等在林边还有在林中休憩的怒海团武士们轰然响应。
    
        为了便于管理,红铜谷偌大的矿区只有三个主矿口,一个是为了防止矿工们私自把开采的血铜偷运出去,另一个是为了防止其他势力的流浪武士混入矿区。
    
        长生宗来了二十多个修行者,其中以一个穿短袍的老者和一个壮汉地位最为尊贵,他们远远看到一辆马车沿着古河道驶上来,后方还跟着一片密密麻麻的武士群,不但不慌,反而露出了笑意。
    
        “总算是来了。”那壮汉道:“如果真逼得我们渡过海峡,去那暗月城……说实话,心中有些怯意呢。”
    
        “你身怀烈火,自然会怕那海水。”老者笑道。
    
        “他们愿意来,自然是最好的,早些定下新约,我们也好早一点回去。”那壮汉道。
    
        “没那么简单。”老者道:“你也不是没看到过那雁祖,一身修为已十去其五,意志消沉,如果愿意努力,修为总有恢复之日,但他的心……已经再没有斗志了,那位贺小哥,来历绝不简单。”
    
        提起贺远征,那壮汉沉默了,片刻,皱眉道:“那你说,他们来的会是谁?是那位贺小哥?”
    
        “不可能。”老者摇头道:“他们三个已经到了暗月城,陈言擅守,潘立权擅攻,还有左友山居中照应,暗月城的修行者是不敢轻启战端的。”
    
        “那你还担心什么?”壮汉问道。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应该等他们三个回来再做打算。”老者顿了顿:“只是……千奇峰的大修行者已被他们三个牵制住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六百斤的七色铜精可不是小数目,何必要给他们一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