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四三零章 对战

        那少年的头颅在空中翻滚了几圈,落在地上,脸上依然保留着涎笑,他到底都不相信,对方居然敢对他下手。
    
        周围的人群,听风阁的武士,谢家的武士,都变得鸦雀无声,一个个瞪大眼睛,呆呆看着摆动的头颅。
    
        良久,一个谢家的武士发出怒吼声:“抓住他们抓住他们一个也不要放走”
    
        人群哄地一声炸开了,四散奔逃,听风阁的武士分成数团,都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当然,他们是以防御为主,不想被牵扯进来。
    
        “一个都不要放走?这主意我喜欢。”二郎嘿嘿一笑,双手探向肩后,随后拔出战斧。
    
        “悠着点。”苏唐缓缓说道。
    
        二郎愣怔了一下,随后发出怒吼声:“杀……”接着挥舞战斧迎向谢家的武士们。
    
        八郎露出笑意,接着拔出长剑,追向二郎的背影。
    
        这些谢家的武士实力虽然不怎么样,连个宗师都没有,但胜在人多,一边呐喊一边围住二郎和八郎,拼命砍杀着,二郎怡然不惧,两柄战斧轮得象风车一般,再加上有八郎相助,倒是和谢家的武士们战了个旗鼓相当。
    
        砰砰砰……砰砰砰……战斗瞬间便进入了白热化
    
        苏唐忍不住叹道:“怪不得轻雪悄悄提醒我……”
    
        “她提醒你什么了?”习小茹好奇的问道。
    
        “她说八郎虽然在兄弟中一向以多智自称,但他天性偏于正,容易对付。”苏唐道:“二郎表面憨厚,实际上一肚子蔫吧坏心眼,一定要小心。”
    
        苏唐的声音不大,但那边的二郎明显听到了,一边挥动战斧,格开刺来的长剑,一边转头看向苏唐,眼中有些哀怨,也有些气愤,好像在说,你不帮忙就算了,还讲这些怪话?
    
        眨眼间,战斗已过去了几分钟,其实习小茹才是罪魁祸首,但谢家的武士们见二郎和八郎异常凶悍,打两个尚且拿不下,也分不出人手去抓习小茹。
    
        “来得好”
    
        “厉害厉害”
    
        二郎的战斧一直在快速挥舞,嘴里也没闲着,大呼小叫,让人有些心烦。
    
        苏唐和习小茹作声不得,演上几下倒是没什么,但孜孜不倦、乐此不疲、没完没了,这性格是不是有些扭曲?
    
        终于,二郎抓住了一个机会,甩开战斧,把面前的武士斜肩带背劈成了两段,八郎那边也有了成效,一剑刺入一个武士的眉心。
    
        又见了血,那些武士们有些心慌了,几个心眼机灵的突然转身向外逃去,剩下的两个武士发现自己被同伴抛弃,更加慌乱,很快分别被二郎和八郎斩杀当场。
    
        八郎收起长剑,走向苏唐,而二郎继续挥舞着战斧,迈开大步,气喘吁吁向那几个逃跑的武士追去:“不要走……不要走……”
    
        远远看着二郎的背影,苏唐道:“他以前……一直是这样?”
    
        “差不多吧。”八郎于笑道:“以后时间长了,你也就慢慢习惯了。”
    
        过了一会,二郎骂骂咧咧的走了回来:“跑得是真快,吗的一个都没追
    
        附近听风阁的武士们,神情显得很紧张,在他们眼里,苏唐几个人都算是凶狠无比的人了,他们低声交谈片刻,一个武士走出来,急声道:“几位,快些走吧今天是谢家长老出来巡山的日子,雾山距离这里并不远,他们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赶过来。”
    
        “谢家?很厉害?”苏唐皱眉道。
    
        “唉……”那武士叹了口气,目光中闪过一缕怜悯:“不是一般的厉害,他们家里有将近十位大宗师,宗师级别的修行者更多了,随便出来一个,都能……”说到最后,他闭上了嘴,似乎不忍心继续说下去了。
    
        “真的假的?”苏唐变了颜色。
    
        “我有必要骗你们吗?”那武士眼中的怜悯更浓重了:“走吧,现在走可能还来得及。”
    
        “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一样?”二郎撇着嘴说道。
    
        “怎么能一样?我是事非得已,你是乐在其中。”苏唐道。
    
        其实苏唐和二郎说得每一个字,听风阁的武士们都能听懂,但连在一起意味着什么,他们就不明白了,这应该算是一种层次上的差距了。
    
        “我们该走了。”习小茹道。
    
        “走”苏唐点头道。
    
        四个人转过身,匆匆向山岗上走去,当他们翻过山岗后,神色又重新变得轻松了。
    
        “苏兄弟,不用去劫他们的商队了?”二郎问道。
    
        “先看看能不能把他们的人引过来。”苏唐道:“巡山的长老……代表着谢家的威慑力,怎么说也应该是一位大宗师吧。”
    
        “就我们几个,于掉一位大宗师?谢家的人不会起疑心?”八郎问道。
    
        “那就要看我们怎么布置了。”苏唐道。
    
        听风阁的武士们确实是好意提醒苏唐,苏唐等人离开后不到二十分钟,一个面容清癯的黑衣老者便从空中落下,视线在谢家留下的尸体上打着转。
    
        听风阁的武士都没有离开,事情明摆着,那几个人逃回去后,肯定指明听风阁的武士也在场,如果谢家长老赶来后找不到人,十有八九要闯入沙城大闹一番,谁都不敢说会发生什么样的灾祸。
    
        那黑衣老者的视线落在那少年的头颅上,脸上的涎笑依旧,显然,他在死的时候还是很得意的。
    
        那黑衣老者长长吁出一口气:“人呢?”
    
        听风阁的武士们面面相觑,现在出卖苏唐,好像不太仗义,大家都盼着谢家得到教训丨只不过能力有限而已,好不容易有人出手,这是喜事。但转头再想想被谢家记恨的结果,不是听风阁能承担得起的,一个武士站出来,低声道:“他们往山上去了。”
    
        “这边?”那黑衣老者向山岗一指。
    
        “是的。”
    
        “他们有几个人?”那黑衣老者道。
    
        “四个,三个男的,一个女的。”那武士回道。
    
        那黑衣老者眯眼向山岗看了看,身形飘起在空中,转眼间便飞过山岗,继续向前方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