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三五九章 雅意

        那人缓步走进后院,后院摆放着一张石桌,还有几张宽大的靠椅,他慢慢坐下,也不用酒杯,对着壶嘴连喝了几口,发出呻吟一般的叹息声:“一壶美酒,一轮清月,轻风徐来……人生真是惬意啊……”
    
        “酒应该热一热,否则等你老了,你的手会抖得很厉害,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太突然了,那人脸上露出惊恐之色,酒壶都差一点掉在地上,他慢慢转过身,看到一个蒙着黑色面具的人影正站在树丛中。
    
        “阁下是什么人?私闯民宅……好像不太好吧?”那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从万安酒楼来,你说我是什么人?”苏唐淡淡说道。
    
        那人的表情变得格外精彩,有惊疑,有震骇,有不解,良久,那人慢慢站起身,苦笑道:“阁下也是为了辟邪花而来的么?”
    
        苏唐没有回应,他在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还有眼神,稍有不慎,就要露馅了。
    
        “好吧,阁下请坐,我有自己的苦衷,还请阁下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那人低声道,他的神色很颓丧,似乎已经认命、不再想反抗了。
    
        “你说吧。”苏唐用冷漠的声音说道。
    
        “阁下,坐下来慢慢谈。”那人道:“我确实知道辟邪花的秘密,但这个秘密很长很长,要从头说起,否则,您不可能了解我的难处……”
    
        苏唐缓步走到椅子旁,突然伸出手,在椅背上用力一拍,砰砰砰……几截尺许长的利刃从椅子下闪电般刺了出来。
    
        “这是……”那人呆住了,似乎无法理解眼前的变化,随后涩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问我?”苏唐叹道:“萧不悔,你能换一些别的花样么?”
    
        那叫萧不悔的人脸孔在这瞬间变得扭曲了,刚才的颓丧已不翼而飞,换上的是凶狠与狰狞,下一刻,他已纵身扑向苏唐,灵力波动疯狂绽放着,双手甩动两柄短刀,交剪着绞向苏唐的咽喉。
    
        “慢着……”苏唐的身形向后飘去:“你就不担心惊动别人?”
    
        “惊动焉或不惊动,现在还有意义么?”萧不悔冷笑道。
    
        “老朋友来看望你,不欢迎就算了,还要拼生拼死的,不至于吧?”苏唐摇头道。
    
        “阁下莫要装神弄鬼了,萧某只有仇家,从无朋友”萧不悔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这么说……真让人伤心。”苏唐道,随后摘下了脸上的黑色面巾。
    
        看到苏唐的面容,萧不悔先是愣了愣,随后使劲晃了下脑袋,等到确认之后,已变得呆若木鸡,双手犹举在胸前,紧握短刀,配合着瞪眼张嘴的造型,显得有些怪异。
    
        “苏苏先生”萧不悔喃喃的说道,让他吃惊的,不止是苏唐突然出现,还有那种强横的实力,苏唐刚才轻描淡写连连避开他的全力攻击,他当然已经明白,自己很难活过今天了,没想到,如此可怕的敌人居然是苏唐
    
        “我当时不是说,大家分头跑么?”苏唐道:“你们怎么都往西边来了?
    
        “还有谁?”萧不悔问道。
    
        “闻香和童飞。”苏唐道:“闻香去的是北封城,不过在那边吃了些亏,又跑到红叶城,然后和我遇上了,童飞去的是飞鹿城,距离这里也不远。”
    
        “北边太冷,我不想去,东边是上京城的地盘,象我们这种人很难有所作为,南边又太危险,想来想去,只能往这边来了。”萧不悔道。
    
        “你还拿着刀做什么?”苏唐道:“真不认我这个朋友?”
    
        “我……”萧不悔于笑几声,把短刀收了起来,随后又上下打量着苏唐,打量了一遍又一遍。
    
        “怎么了?”苏唐道。
    
        “苏先生,你的变化……实在太大太大了就像蛇蛟化龙”萧不悔叹道:“如果不是你先跟我说话,我真的不敢认你。”
    
        “还好吧。”苏唐笑了笑:“离开常山县,到处奔走,见得多了,自然会变。”
    
        “闻香在北封城吃了亏?”萧不悔道:“谁于的?用不用我帮忙?”
    
        “怎么这样热情?”苏唐露出狐疑之色:“不像是你啊。”
    
        “闻香救过我一次,我欠她的。”萧不悔道。
    
        “她现在已经没事了。”苏唐道:“还是说说你吧……叫出你的名字,居然这么大的反应,疯了一样要和我拼命……萧供奉,你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别提了。”萧不悔长叹道:“离开常山县之后,我惹下了一个大麻烦,所以改了名,一直叫萧离,你突然叫出我原来的名字,我还以为是仇家找上来了呢。”
    
        “什么样的麻烦能让你连着晋升两阶?大宗师啊……你已经超过闻香了。”苏唐道。
    
        “我情愿还是和原来一样。”萧不悔再次叹道。
    
        “太假了。”苏唐笑了起来:“不过,堂堂的大宗师怎么还做原来的勾当?我以前不相信人有本性,现在信了……”
    
        “这种勾当怎么了?”萧不悔摇头道:“别说我,连大修行者也有做这行的。”
    
        “谁?”苏唐好奇的问道。
    
        “闻香现在在哪里?童飞呢?”萧不悔不答反问。
    
        “闻香在飞鹿城,童飞……应该是往南走了吧。”苏唐道。
    
        “他去南边做什么?”萧不悔问道。
    
        “他不能不去,我想拉拢他,他总是推三阻四的,最后我一生气,放火烧了他的铺子。”苏唐道。
    
        “你”萧不悔愣了片刻,试探着问道:“你不会也想拉拢我吧?”
    
        “我就知道,萧供奉是个闻弦歌而知雅意的人。”苏唐笑道。
    
        “烧人家的铺子还好意思说是雅意……”萧不悔哭笑不得:“苏先生,你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换成以前,你绝对做不出这样不要……”说到最后,萧不悔又闭上了嘴。
    
        “不要什么?”苏唐道。
    
        萧不悔刚要说话,突然,前院传来门环的响声,他急忙向苏唐使了个眼色,示意苏唐躲起来,随后匆匆向角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