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三三五章 毁掉
    苏唐不知道那几个人在做什么,而对方聚精会神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注意到他,他也乐得先看会热闹。
    
        被钉在地面上的女子惨号声越来越微弱了,她的身体变得象青蛙一样,肚子撑得大大的,脑袋也变得溜圆,身上因为衣服的遮掩,看不太清楚,但她脸上的肌肤显得格外恐怖,胀大的毛细血管一片片显露出来,犹如一张紫黑色的蜘蛛网盖在了脸上。
    
        突然,那女子的惨叫声停止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波动从下方传来,开始时是杂乱无章的,几分钟后逐渐趋于稳定。
    
        几个人显得很紧张,死死的盯着那似乎已经晕厥过去的女子。
    
        片刻,那女子的身体开始抖动起来,极有规律的抖动,幅度很大。
    
        波动越来越强烈,还夹杂着类似心跳一样的声响,噗通…噗通……
    
        苏唐不由皱起眉,他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不止是他,在坑壁上休憩着的蝎蛇虫蚁象遇到了最恐怖的事情一样,疯狂的到处爬动着。
    
        “成了大事告成了……”那沙哑的声音欢呼起来,随后语气又变得哽塞了。
    
        “哈哈哈我们兄弟三十多年的苦功总算没有白费三十年三十年啊
    
        “快快去报告夏管事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估计宗主他老人家也会忍不住的”
    
        坑底的人几个人反应格外强烈,有的失声痛哭,有的抽筋一样大笑,有的竟然相互拥抱在一起,显然,都兴奋到了极点。
    
        苏唐沉吟了一下,他也显得很高兴,上次被魔蛊宗暗算,一直想要报复回去,但找不到机会,在桃花潭杀掉的那几条小杂鱼没多大意义,三十年的苦功?宗主也会很高兴?
    
        “成了吗?真的成了吗?”苏唐在上面叫道。
    
        “是啊是啊大功告成了”一个人抬起头,他须发斑白,是个年近古稀的老者,此刻,因为过度的兴奋,他的胡须抖得非常厉害,看到苏唐,那张兴奋的脸陡然变得僵硬了:“你是……”
    
        “太好了”苏唐叹道,总算有个机会,能让魔蛊宗上下痛哭流涕了。
    
        “呵呵……”那老者的神色转缓,既然能为他们的成功而高兴,肯定是自己人了:“年轻人,你是新来的?”
    
        “是啊。”苏唐漫应道,随后双手张开夜哭弓,对准那晕厥不醒的女子,一箭射出。
    
        嗡……箭劲呼啸着射向那女子,下方几个人被吓得魂都飞了,那老者的反应还算很快,怒吼一声:“不……”随后便扑向苏唐射出的箭劲。
    
        看架势,那老者是想做英雄,用自己的身体把箭劲挡住,可惜他的速度有些差强人意,刚刚跃起在空中,夜哭弓射出的箭劲已击中了那个女子。
    
        砰……那女子的肚子炸开了,做作漫天飞射的血雨,那几个人都被血雨淋了个正着,还有些血滴落在了坑壁上,散发出袅袅的白烟,附近的毒虫似乎都受到了影响,再无法附着在坑壁上了,噼里啪啦往下掉。
    
        接着,几个被血雨淋着的人先后发出惨叫声,他们的身体也在释放着白烟,可能是感受到了无法忍受的痛苦,有的扑倒在地,身体象泥鳅一般扭动着,有的用双手疯狂挠动着自己。
    
        “好霸道……”苏唐有些吃惊。
    
        远方传来沉闷的脚步声,十几个武士从角门中冲出来,一直冲到坑边,看到坑底的残景,都被唬得目瞪口呆。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一个武士冲着苏唐吼道。
    
        “我也不知道。”苏唐道:“他们好像大功告成了。”
    
        “成了?血魔真的淬炼出来了?”那和苏唐说话的武士眼睛鼓得好悬掉出来。
    
        那种东西叫血魔……苏唐皱起眉,随后答道:“自然是真的,你不会看?
    
        “那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了?”那武士又叫道,此刻,所有正常的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苏唐身上,他们当然看得出苏唐是个陌生人,但这时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血魔在哪里
    
        “可能是与我有关。”苏唐道。
    
        “与你有关?你做了什么?”另一个武士尖叫道。
    
        “我射了血魔一箭。”苏唐很老实的回道。
    
        气氛突然变得死一般沉寂,片刻,那些武士终于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叫道:“快,快发警报,有奸细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我不会跑的,除非你们求我。”苏唐笑道。
    
        十几个武士管不了那么多,哄地一声,便向苏唐围来,各种武器也纷纷抓在手中。
    
        苏唐手腕一颤,手中多出一柄大刀,从他们进来之时,苏唐就已经知道他们的实力了,一群斗士,加上两个宗师,这是一场短短的、毫无意义的战斗。
    
        刀光一扫,冲在前面的三个武士便被卷了进来,有两个武士根本来不及招架,另外一个虽然作出了反应,但他的长剑象树枝一般被劈断了,接着被劈断的就是他的身体。
    
        苏唐跨前一步,刀光再起,后方的两个武士便身首分离了,血光迸射,两颗头颅翻滚着飞上半空。
    
        后面的武士有些愣怔,眨眼间,真的只是眨眼间,他们就少了近乎一半的同伴,这太太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也让他们发疯一样的大脑不得不冷静一下。
    
        苏唐再向前跨步,刀光下劈,那武士本能的举起长剑。
    
        …长剑被削断,那武士的半个肩头连同一只手臂飞了出去,他哀呼着向后退却,但苏唐一步便跨出十余米远,又是一刀。
    
        那武士的身体从当中被劈开,向木材一般各自栽倒在地,剩下的几个武士终于明白了,呐喊着转过身,向角门冲去。
    
        苏唐身形纵起,快速追上,手起刀落,又有两个武士倒在血泊中。
    
        剩下的他不会管了,来的人越多越好,他才能杀各痛快。,
    
        接着,苏唐拿起火把,向坑底扔去,又拆下两边的东西,不停的往里扔,这应该就是魔蛊宗的实验室了,要彻底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