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二八一章 计定
    “原来我们有兄弟三个,我年纪最小,排在老三。”计好好的声音更加低沉了:“二哥喜欢上一个女子,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把那女子娶回来,谁想到那女子心xìngyín荡,居然和雷怒勾搭到了一起,后来,雷怒处心积虑要把二哥置于死地,故意交给二哥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等二哥回来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出手,击杀了二哥,二哥的人缘一向很好,为人也宽厚,尤其是和雷怒相比,更得人心,这一下触犯众怒,随后便爆发了哗变。”
    
        “雷怒被我们围攻,力竭之后,不得不弃船逃生。”计好好续道:“后来,是天机楼谷盛辉出面力保雷怒,我们那时候实力不比今天,只能放弃索仇。
    
        “绝对不能让雷怒露面。”丁一星缓缓说道:“怒海团毕竟是雷怒创立的,他出面阻拦,会引起人心动荡。”
    
        “谷盛辉前些年放出话,说雷怒已经死了。”计好好补充道:“但我知道,他没有死”
    
        “那个女子呢?”宝蓝突然问道。
    
        计好好愣住了,沉默良久,苦笑着说道:“哗变的时候,有几个兄弟擒住了她,想用她去要挟雷怒,雷怒本已逃出重围,见到那女子……又想打回来,那女子趁人不备,扑到一个兄弟的剑尖上,当场死了。”
    
        苏唐和顾随风都有些狐疑,这可不象是jiān夫yín妇能做得出的事情,但现在谈的,是怎么样击败天机楼和陈家,过去的一切都不是重点。
    
        “第三个人呢?”苏唐问道。
    
        “第三个是一个女人,一个……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的女人,她有的时候非常非常聪明,有的时候又变得糊涂透顶。”丁一星道:“她叫金翠翠,原本是金大先生的独女。”
    
        “金大先生?”顾随风问道。
    
        “天机楼原来不姓谷,姓金,金大先生死后,把天机楼交给了金翠翠,可以说,金翠翠才是天机楼合情合理的主人。”丁一星解释道:“等到谷盛辉和金翠翠成婚了,顺理成章入主天机楼,不过,金翠翠不能生育,也就留下了隐患。”
    
        “他们两口子的事情,别人是说不清楚的,而且有关他们的流言也太多了,没办法分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计好好接道:“反正,他们夫唱妇随过了近二十年,一直到谷盛辉年过四十,终于发生了变化。”
    
        “我猜啊,经过二十年的经营,谷盛辉认为自己的地位无可撼动了,金家原来的老人走的走、死的死,剩不下几个了,所以他才会把心思转到别的地方,比如说……子嗣。”丁一星露出讥讽的笑意:“辛辛苦苦的打拼,基业却无人继承,谷盛辉谷大先生当然会不开心,他先是在外面偷偷找了个女人,生下了那个无能的废柴。”
    
        “孩子一岁的时候,谷盛辉把孩子抱回天机楼,据说,他们夫妻吵了一顿,甚至大打出手,不过最后,金翠翠还是让步了,谁让她不能生育呢?”丁一星续道:“谷盛辉倒也老实了两年,后来可能是感觉一个孩子太少了,孩子的妈妈又突发急病,夜半死去,这也刺激到了他,半年之内,他居然一口气连着娶回来五个女人。”
    
        “夫妻之间有时候真的象打仗一样,尤其是两个都好强的人,一方打赢了,巩固阵地,然后还得再打……聪明些的,赢了都会往后退一退,而谷盛辉却是赢上了瘾,步步紧逼,他忘了把人逼到绝处,是会铤而走险的。”丁一星道:“一天夜里,金翠翠终于爆发了,把那五个可怜的女子全部杀死,然后离开了天机楼,据说当时年仅四岁的谷家少爷,也被金翠翠扔到了井里,当然了,这是谷盛辉说的,还说孩子的母亲也是被金翠翠毒杀的,指责金翠翠善妒残忍
    
        “他已经夺了天机楼的基业,自然要占住道义,免得成为众矢之的。”计好好冷笑道:“如果金翠翠真的要杀那孩子,随便用指头捅一捅就可以了,何必往井里扔?”
    
        “那个金翠翠现在在什么地方?”苏唐问道。
    
        “她离开天机楼之后,开了一家jì寨,叫红院。”丁一星笑道:“她做了老鸨,嘿嘿她这个老鸨可是很特殊的,因为她接客,而且接的比手下的姑娘还要多,三十年前,暗月城最有名、客人最多的红牌正是她金姐啊。”
    
        “金姐就是谷大先生的老婆?”周正北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怎么?周老弟也去过红院?找过那金姐?”计好好笑了起来。
    
        周正北下意识要点头,但随后反应过来,那金姐到今天至少也得六十多岁了,他只感觉身上的汗毛成片竖起,神情变得好不尴尬,左右胡乱看着。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计好好大笑:“金翠翠驻颜有术,而且原本就生得极美,别说你了,这暗月城有头有脸的人,除了怀老爷子和陈羽芝之外,大概都去找过金翠翠,尤其是在受了天机楼的气之后。”
    
        “怪不得金姐那么凶……”周正北喃喃的说道:“哪个客人惹她生气了,那真是说骂就骂,说打就打,而且从没人敢还手顶嘴,原来是这样……”
    
        “在我看来,如果有十分过错的话,谷盛辉应该占了其中八、九分,金翠翠也有错,顶多是一、两分。”丁一星道:“但凡有一点回旋的可能,金翠翠也不会用这种糟践自己的办法去报复谷盛辉。”
    
        “已经闹成这样,那金翠翠还会出来帮谷盛辉?”苏唐问道。
    
        “不好说……毕竟天机楼原来是金家的,以防万一。”计好好道:“这三个人里,赵志的战力肯定是最强的,他很年轻,虽然开了家小酒肆,但应该没有荒废修行,现在很可能到了大宗师巅峰的境界。雷怒排在第二,不过他已经废了一条胳膊,实力大打折扣。金翠翠排在第三,其实在他们夫妻分手前,境界一直是不相伯仲的,但谷盛辉为了保住天机楼的基业,绝不敢放弃修行,而金翠翠早已灰心了。”
    
        “好,这三个人交给我。”苏唐道。
    
        “既然苏先生要出手,那么明rì正午,就是他谷盛辉寿终正寝的时候”计好好长叹道:“多少年的纠葛,总算要结束了……”
    
        “为什么选在正午?”顾随风问道。
    
        “打垮了谷盛辉,我们还有不少时间去清扫天机楼和陈家的余孽,天黑不好动作。”计好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