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二三二章 内讧
    <!--go-->
    
        就在这时,树林深处传来了呼喊声:“潘乐潘乐你们在哪里?潘乐……”
    
        那汉子如梦初醒,向着苏唐勉强笑了一下,随后一瘸一拐向吊在横木上的女子走去,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把那女子身上的绳子割断,又拾起地上破碎的衣服,要帮着那女子穿,那女子突然爆发,一边踢打一边尖叫着:“滚开你给我滚开看到你就恶心滚滚滚滚……”
    
        自己要被烧死,甚至有可能被人当成烤肉吃掉,潘乐却始终躲在山洞里不露面,她能理解,但没办法接受。
    
        潘乐脸色很窘迫,喃喃的辩解着:“虹儿,我也没办法……那魏大少一向心狠手辣,就算我出来,他也不会放过我们……”
    
        “滚,我不要你解释,只要你滚滚”那女子更加疯狂了。
    
        潘乐无可奈何的后退两步,呆呆的站在那里。
    
        很快,两条人影从树林上空飞了过来,看到潘乐,他们不约而同松了口气,斜刺里飞落,从林中也走出了七、八个武士,其中一个武士叫道:“潘乐,你没事吧?真是太好了”
    
        “那是”从空中飞落的两个人同时看到了面目焦黑的魏家少爷,他们的面孔立即变得扭曲了,身形也差点失去控制:“那是魏大少?潘乐,你疯了不成?”
    
        苏唐皱了皱眉,苦行者应该都是独自行走的,那潘乐却和这么一大帮流浪武士搅在一起,似乎已经抛弃了故老相传的习性。
    
        “完了这下完蛋了”另一个武士用呆滞的声音说道。
    
        “他活该”那女人突然叫道:“这畜生在天阳城做过多少坏事?现在死已经便宜他了”
    
        “虹儿,你别胡说八道”一个武士急忙道,随后视线转到了潘乐身上,露出苦笑:“潘乐啊……你怎么也会做糊涂事?那魏大少就是个废物,对你没威胁的,制服他就可以了,何必要下杀手?现在搞成这样,我们怎么办?”
    
        “你们什么意思?”那女人气得浑身发抖:“他那样折磨我,杀他反而杀错了?”
    
        “虹儿,你理智些”有一个武士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魏家”
    
        “你们……你们……”那女人被气得有些失语了。
    
        苏唐有种意兴阑珊的感觉,他知道,那魏家的势力一定很大,让这些流浪武士们非常忌惮,当然,要有一个先提条件,那种切肤之痛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
    
        “潘乐,你糊涂啊”
    
        “是啊,闹这么大,天阳城是呆不下去了。”
    
        其余武士们也在指责着潘乐,潘乐无奈的说道:“不是我杀的,你们以为我能斗得过那魏行舟?
    
        “不是你杀的?那又是谁?”
    
        潘乐的视线落在了苏唐身上,他眼中有着深深的畏惧,那魏行舟的箭术非常厉害,听说曾经猎杀过大宗师,等到双方都全力出手,魏行舟只是支撑了片刻,便被击杀,而且那奇诡的黑色云层,还有恐怖的燃烧之力,都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那些武士们很吃惊,这才注意到苏唐,一双双视线都转了过来。
    
        “咦?魏行舟?”一个武士发现了魏行舟的尸体,不由惊呼起来。
    
        “他是火属性的修行者。”另一个武士低声说道。
    
        苏唐刚刚收起魔装,灵力依然散发着残余的波动,不是很强,而且还在逐渐减弱,这会给有心人一种错觉,苏唐的灵力已经耗尽。
    
        “礼虹谢过大人救命之恩。”那女人走上几步,单膝跪倒在苏唐身前,她的衣服很破烂,几乎可算是衣不蔽体了,肩头处几处创口都没有愈合,看起来很狼狈。
    
        苏唐笑了笑,连自己的姓名都不问,直接行跪拜,多少显得有些唐突,随后他看到那女人眼中的忧色,旋即明白过来,魏家是此地的大族,他杀了魏家大少,惹下大麻烦,当然不能问姓名。
    
        不错,倒是个细心的女子。
    
        “起来吧,举手之劳罢了。”苏唐道。
    
        “阁下是举手之劳,可我们的处境……就有些不妙了。”一个武士突然道。
    
        苏唐眉头一挑,这是什么意思?
    
        “阁下既然敢杀魏家大少和魏行舟,显然是不怕魏家了。”另一个武士道:“那么阁下还是跟我们到天阳城走一趟吧,当着魏家人的面说个明白,也免得牵连到别人。”
    
        “你们说什么?”那叫礼虹的女子猛然站起身,她的脸孔已彻底扭曲了:“人家救了我和潘乐,你们就是这样对人家?”
    
        “还人家呢,叫得挺亲啊。”一个武士低声道。
    
        “谢东,你们这么做太不地道了吧?”潘乐不由沉下脸:“还拿不拿我当朋友?”
    
        “不拿你当朋友,我们冒险过来找你做什么?”那武士回道:“潘乐,你想清楚了,我们可没想杀人把魏大少制住,然后把他送回到魏家,这件事就了结了,你们没事,我们也没得罪魏家,以前老常他们就这样于过,没见魏家的人去报复老常,嘿嘿……他们也明白自己的孩子什么德行。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躲到别的地方去,现在呢?魏大少已经死了,魏家的人能善罢甘休?不管我们躲到哪里,他们都会把我们找出来的”
    
        “没事?这叫没事?”礼虹一边尖叫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伤口,让别人能更清楚的看到,显然她快要被气疯了:“那个畜生还要用火烧我,等你们来,我早就被烧死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跟你们去魏家”潘乐沉声道。
    
        “你去有个屁用?整个天阳城都知道我们是混一起的,谁敢保证你不会牵累到我们?”那武士叫道。
    
        “潘乐,虹儿,你们两个还是让开吧,我们和这位大人好好聊聊。”另一个武士道。
    
        苏唐听不下去了,魔装的威力异常强大,但也有一些负面效果,他的心境都受到魔装的影响,变得格外暴戾,一旦遇到外在环境的威胁,便会不受控制的爆发。
    
        苏唐用一种近乎粗暴的动作把挡在身前的潘乐和礼虹推开,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弱弱的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看起来很好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