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一九八章 诱敌
    <!--go-->
    
        夜深了,苏唐走上街头,向闲心斋的方向走去。
    
        苏唐的脚步很悠闲,而他的面目逐渐变得僵硬起来,散发出金属的光泽,无数黑色旋流聚集在苏唐周围,流动着、震颤着,他所走过的长街全部被黑暗所笼罩,恍若已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距离闲心斋只有百米了,苏唐的速度依然不疾不徐,他能感应得到,暗处有一双双眼睛在盯着他
    
        距离闲心斋不到三十米了,六、七条黑影从街道两边的店铺中跳了出来,其中两个挡住了苏唐的路,另外几个则把苏唐围在当中。
    
        他们在这里设伏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抓到了很多诛神殿的余孽,按理说,看到有人自投罗网,他们应该很愉悦才对,和以前一样,但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恐慌的情绪在他们之间弥漫着,甚至忘了说话,只默默的紧盯着对方每一个举动。
    
        苏唐还在往前走,在他的脑域中,面具的灵魄和水晶的灵魄大放光华,飞速旋转着并相互靠近,终于,两颗灵魄重叠在了一起。
    
        苏唐身后无边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点星光,下一刻,黑暗向这边漫来。
    
        都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而对真正的修行者来说,暗箭也可以轻松避开,世上最难躲的应该是一些大自然的变化,比如说,洒落的阳光,无所不在的风,当一股风暴袭来时,不管速度有多快,身体有多灵活,都很难逃过风的侵袭。
    
        苏唐所释放出的黑暗,化作轻风一荡而过,快得让人没有反应的余地,也没有闪避的空间,那几条人影不约而同向后退去,随后发现自己身体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似乎什么都没发生,黑色的旋流如云絮般飘落在地面上,重新凝成一道漫漫的溪流。
    
        突然,一条人影发出惨号声,他的身体迸射出熊熊火光,另外几条人影不由大惊,旋即感觉肌肤上传来针刺般的痛感,低下头看去,发现自己也开始燃烧起来。
    
        苏唐连手指头都没动,几条人影已经化作火人,他们在街道中嚎叫着,奔跑着,随后又一个接一个栽倒在地。
    
        这是苏唐在灵泉中修行月余的结果,一次别出心裁的尝试,也是一次顿悟,他隐隐有了一种感觉,当初那巨大的命运之树所得到的灵炼法诀并不完全,灵窍开满之后,应该导入逆转,九九合一,才是真正的大道。
    
        不过他的境界距离灵窍全开还很漫长,没办法深入尝试,灵魄也只是暂时性的重叠。
    
        苏唐接近了闲心斋的大门,这时,有一条人影挺着长枪缓步从门内走出,他停在门口,用惊惧的目光看向苏唐,又有一条人影从闲心斋的院子里飞出,落在树梢上,居高临下盯着苏唐。
    
        “小心,这些黑雾有古怪”持着长枪的人影沉声说道。
    
        “我看到了。”树梢上的人影应道,他们都是宗师,但苏唐的攻击方式是匪夷所思的,以至于让他们犹豫不决,不敢冒然出手。
    
        黑色的旋流沿着台阶蔓延过去,那持着长枪的人影接连向后退着,突然,一道剑光从闲心斋的柜台中射了出来,急斩苏唐的天灵盖。
    
        持着长枪的人影也反退为进,枪影如怒涛般卷向苏唐的胸膛,同时,树梢上的人影也一跃而下,右手挺着一柄长剑,刺向苏唐的后脖颈。
    
        苏唐脑域中的两颗灵魄已经分开,灵魄重叠,可以⊥那些黑色旋流拥有恐怖的燃烧力,但他也要付出代价,灵气会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损耗,以他现在的实力,顶多能维持几秒,就要彻底变成废人。
    
        苏唐手腕一翻,大正之剑在他手中成型,接着黑色旋流猛地绽开,借助黑暗的掩护,苏唐已避开那柄飞剑,身形陡然从黑暗中射出,剑光斩向那持着长枪的人影。
    
        因为苏唐给他们的感觉太诡异了,这本就是一次试探性的进攻,那人影身形急退,同时甩出枪尖,长枪再次刺向苏唐的胸膛。
    
        长枪毕竟占据距离的优势,如果对方继续追击,枪尖肯定会先在对方的胸口刺出一个大窟窿,当然,这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黑色的旋流如潮水般向前卷去,那持枪的人影陡然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瞎子,什么都看不到,又想起那些武士莫名其妙变成火人的景象,心中大骇,一边不停舞动长枪一边加速向后退却。
    
        苏唐终于展露出了真正的实力,他的身形化作一溜残影,转瞬间突入到近前,剑尖在黑暗中从那人影的脖颈间掠过。
    
        一击即收,黑色旋流又如云絮般飘落在地面上,露出了那持着长枪的人,他的脖颈几乎被砍断,眼珠几乎要鼓出来,身形摇摇欲坠。
    
        拥有了魔装,苏唐在同阶之内几乎是没有对手的,总能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别说那持着长枪的人什么都看不到了,就算视线没有受到影响,也未必能避开他的剑光。
    
        从身后扑来的人影见同伴瞬间便告落败,急忙止住身形,那柄飞剑也不敢贸然进攻了,在闲心斋的厅中如游龙般盘旋着。
    
        苏唐并没有踏上台阶,停在门口,默默的等待着。
    
        咚……咚……闲心斋内传出沉闷的脚步声,一个中年人沿着木梯缓步走了下来,他一直没出手,就是等苏唐自己走进闲心斋,谁知道最后停在门口,再不肯向前走半步,显然是感应到了他的存在,没必要继续掩饰什么了。
    
        “你是什么人?”那中年人缓缓问道。
    
        “我是讨债的。”苏唐用沙哑的声音回道。
    
        “哼装神弄鬼”那中年人冷笑一声,接着他已抬起手,遥遥拍向苏唐。
    
        那中年人的动作很随意,但奔涌激荡的灵气所凝成的压力,如海啸般贯向苏唐。
    
        苏唐身形立即向侧面飘开,漂浮在原处的黑色旋流被这一掌拍散,接着长街对面的一间店铺发出轰响声,店门被撞得粉碎。
    
        好可怕的掌压苏唐倒吸一口凉气,他不由想起百花宫中的薛义,这一掌的冲击力,似乎要比薛义的拳锋凶猛得多。
    
        那中年人大步向前,双掌连环拍出,而苏唐只能不停的躲避、后退,再躲避、再后退,只是刚刚交手,他便陷入了绝对的劣势。
    
        以前无往不利的魔装面具,也失去了效果,苏唐不止一次想用黑色旋流裹住对方,但那中年人随手一挥,便能把奔涌的气旋拍散。
    
        苏唐第一次亲身体验到灵诀间相生相克的道理,同样是大宗师,如果面对薛义或者是叶浮沉,他绝不会象现在这样狼狈,因为他可以取巧,失去了黑暗的保护,只能靠自身真实的力量对敌,等阶的差距,根本没办法弥补。
    
        轰……轰轰轰……那中年人的脚步越来越快,双手如穿花蝴蝶般舞动着,苏唐一退再退,街道两边的的房屋都遭了殃,不断的被掌压命中,惊叫声接连响起。
    
        苏唐始终没办法还手,靠速度突进,然后贴身缠斗,那纯粹是疯了,自寻死路,保持距离,用夜哭弓反击,他又没有机会,对方释放出的掌压,在奔涌的过程中是快速膨胀开的,他想射出一箭,肯定要挨上一掌。
    
        苏唐萌生出退意,又一次避开掌压时,身形倒飞而起,向长街的尽头激射而去,就在这时,一条人影在远处的屋脊上出现,接着一柄飞剑激射而来,阻住了苏唐的退路,操纵飞剑的人无意与他硬拼,只是让飞剑在街道上空不停穿插,努力于扰苏唐的身形。
    
        “想跑?呵……”那中年人的身形一闪,陡然飞临到苏唐斜上方,接着双手交替拍出,他的速度非常快,并不比苏唐差多少,只不过一直用双脚向前走,让苏唐造成一种错觉。
    
        苏唐把自己的速度提升至极限,连着避开两道掌压,第三道是说什么避不开了,在最后一瞬间,他凝集黑色旋流,撑在身前。、
    
        轰轰轰……三道掌压接连轰击在街道当中,荡起一片片冲天而起的烟尘,距离这么远,几块石板竟然被掌压震的粉碎。
    
        黑色旋流被冲散,苏唐的身体上散发出一道蓝色的光幕,一闪而逝,接着他的身体重重砸落在地面上,又弹起数米高。
    
        飞剑如流星般从空中坠下,刺向苏唐的胸膛,苏唐就地一滚,堪堪避开剑光,他知道,现在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身形陡然转向,跃上一处屋脊,随后再次纵起,下一刻,他刚才落脚的屋脊已被掌压震得坍塌下去,随后废墟里传出惨叫声。
    
        苏唐明白了,为什么大祖间爆发冲突,会毁掉小半个红叶城,假如他还能坚持上半个小时,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着遭殃。
    
        苏唐尽全力飞射,那中年人始终追在后方,事实上他也为苏唐的速度而吃惊,他的攻击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就在苏唐跃上一座高墙时,消失了片刻的飞剑突然从他脚下掠起,他不得不向后翻身,那中年人抓住机会,向前飞射,双方的距离不足五米了,随后他挥出双掌,掌压呼啸着卷向苏唐,他的嘴角则露出笑意,已经追上了,那么对方再不可能从他手底下逃走,他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