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一零九章 没和你说话
    清晨,风声终于停歇了,实际上这一晚没几个人能睡得着,但他们都是修行者,在精神方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吃过早饭后,所有的人都在打点自己的行囊,今天是六月七,距离罡风再起的日子只有三个月零三天,自然要抓紧时间。
    
        习小茹也在打点行装,苏唐偷偷瞄了一眼,发现里面都是大大小小的匣子,里面装的应该是各式丹药,有一些琉璃瓶,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但没有任何化妆品。苏唐还真没见过习小茹化妆,如果她愿意精心打扮自己的话,肯定会更美上几分。
    
        “大哥,这是什么?”苏唐拿起一只琉璃瓶问道,他纯粹是在套近乎,前段时间购买的丹药都消耗得差不多,习小茹的私藏让他很眼馋。
    
        “你该用的时候我自然会给你。”习小茹一把抢下琉璃瓶,道:“放心吧,小三,有大哥一口肉吃,就绝不会让你喝汤。”
    
        “大哥仗义!”苏唐立即竖起大拇指。
    
        收拾差不多了,习小茹起身要往下走,苏唐急忙道:“大哥,现在就要进去啊?为了保险起见,是不是应该多等几天?”
    
        “你要是怕了就在这等我。”习小茹皱眉道。
    
        “算了,一起去吧。”苏唐道:“哪有大哥在前面冒险,小弟在后面坐享其成的道理!”他豁出去了,而且,如果此行没有希望得到好处,这些修行者也不会聚集在一线峡的谷口,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现在‘苍蝇’来了这么多,里面肯定有缝。
    
        “这还差不多。”习小茹又变得眉开眼笑了。
    
        “你们都在外面等我吧。”苏唐转身对宝蓝等人说道:“跟我进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我未必能护得住你们。”
    
        “是,苏先生。”宝蓝等人应道,他们到不是怕危险,而是担心发生危险时,会拖累苏唐。
    
        宝蓝自不用说了,岳十一、楚宗保等也亲眼见过苏唐击杀了一位宗师级强者,对苏唐有足够的信心。
    
        习小茹有些讶然,不解的扫视着宝蓝等人,她本以为这几个自然宗的弟子是苏唐的保镖,现在看似乎有些不像,怎么可能?
    
        两个人并肩走下峡谷,那些武士看到他们,只有少数人能保持平和,更多的或是装作没看到,或者微微露出轻蔑之色。
    
        苏唐心中讶然,昨天他可是什么都没做啊,怎么好像释放了‘群嘲’技能一样?
    
        回头看到正向这边张望着的宝蓝等人,还有那几个黑狼卫,苏唐突然明白了,来历练的武士都是相互结伴的,还有一些选择了单独行走,唯独他和习小茹带着随从,未免给人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不过,苏唐一点都不在意,去一线峡里面冒险,不外几个目的,一个是跟着习小茹,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好帮忙的,第二是顺便蹭吃蹭喝,那么多丹药呢,习小茹一个人用不了,第三则是试试自己的运气,也许能发现一些惊喜。
    
        走进峡谷,苏唐发现峡谷两边的峭壁和外面的平原一样光滑,伸手轻轻敲了敲,坚硬如铁,想来也是,夜夜承受罡风的洗礼,质地稍差一些,早就被罡风吹烂了。
    
        习小茹也走过来,用手轻轻抚摸着,随后惊讶的说道:“这是……陨铁?!”
    
        “不可能。”苏唐笑道。
    
        “为什么不可能?”
    
        “如果有这么大的陨铁落下来……”苏唐抬头看了一眼,峭壁极高,根本看不到顶,初步估计,怎么也在五百米以上:“整个大陆早就不复存在了。”
    
        “为什么呢?”习小茹不解。
    
        说起这种东西,苏唐绝对是大陆上知识最渊博的人,没有之一。他解释着一斤重的陨石落在地面上会产生多少动能,然后十斤的、一百斤的又会产生多少,两边峭壁的材质一模一样,如果是同属一块陨铁,差不多有上千万吨了,所产生的撞击能象切豆腐一般洞穿大地,随后世界开始崩解。
    
        “大地也会被洞穿?”习小茹更不解了:“那大地的最底下又是什么?”
    
        苏唐的讲座戛然而止,他此刻所在的世界和那个世界真的类似么?
    
        “就知道胡说八道!”习小茹撇嘴道:“你能不能正经一些?”
    
        苏唐刚想说话,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习师姐。”
    
        “是你啊,南暮生。”习小茹笑了笑。
    
        “师姐以后就叫我暮生好了。”南暮生笑道。
    
        “哦。”习小茹懒懒的应了一声。
    
        南暮生的表情有些纠结,所谓礼尚往来,他如此说了,习小茹也应该说以后别叫师姐了,叫小茹就好,谁想到习小茹压根没接这个茬。
    
        “小三,这不是陨铁又是什么?”习小茹道。
    
        “谁说这不是陨铁了?”左小三道:“瞎么?”
    
        “我没和你说话。”习小茹不悦的说道。
    
        左小三大怒,他对习小茹的观感更差了,本来不想过来,但南暮生一再坚持,他也没别的办法,只好来了,但习小茹如此戏弄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想什么?问你话呢?”习小茹在苏唐肩膀上拍了一下。
    
        “这石头里面应该含有镍和铁,比例正好和陨铁差不多。”苏唐回过神来。
    
        “镍又是什么?”习小茹道。
    
        “……”苏唐愕然,他在心中发誓,以后再不提类似的东西了。
    
        “习师姐,今年自然宗和圣门的弟子不少呢,还有其他门派的,我担心……出现意外,还是大家一起搭伴走吧。”南暮生适时插话了。
    
        “搭伴么……”习小茹有些意动:“小三,你说呢?”
    
        “那就一起走吧。”左小三悻悻的说道。
    
        “我没和你说话!”习小茹真有些恼了。
    
        “你……”左小三更恼火,额头青筋直蹦,有这么欺负人的么?!
    
        “我看还是算了。”苏唐道,他有些厌烦:“我们两个人自由自在的,想去哪就去哪,人多了就得互相商量,还是各走各的吧。”
    
        “好。”习小茹本就没拿定主意,她冲南暮生点了点头:“那我们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