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八十六章 石桥
    差不多了,苏唐从那大汉身上撕下一块布条,慢慢的擦着手上的鲜血,那大汉软绵绵瘫在地上,已奄奄一息了,他的左肋被切开,露出一排血淋淋的肋骨。
    
        苏唐的拷问手段是从萧不悔那里学来的,据萧不悔讲,在人的骨头上做文章,效果远胜过折磨肌肉,而肋骨的敏感度又远远超过指骨与趾骨,萧不悔还特意总结过,五分钟内把一根肋骨慢慢捏碎,绝大部分受刑者会痛到失禁,再捏碎一根肋骨,受刑者的呼吸都有可能出现僵停的情况,捏碎三根肋骨……萧不悔还没遇到过能撑到这种地步的人,也就没办法总结了。
    
        萧不悔是个变态,但苏唐一直认为自己属于正常人,问这方面的话题不过是好奇罢了,当时他绝对想不到,有一天他会按照萧不悔说的去做,而且做得那么平静。
    
        屋中那妹妹早就被吓晕了,哥哥也是脸色发青,几欲呕吐,对他而言,苏唐裹在斗篷中的背影,恍若一尊人间恶魔。
    
        回到旅店,伙计已经把苏唐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苏唐从房间里取出包裹,打开地图看了看,把地图收起,随后跨上马儿,向城门疾驰而去。
    
        八面城东门外五十里有一座小镇,小镇中有不少茶铺、酒楼、旅店还有姬寨,专门供往来的行商休憩玩乐,天已过午,临时歇脚的行商都走了,镇中多少显得有些冷清,不过,有一支规模庞大的商队没有走,因为商队的老板和此地的镇守是老朋友,正聊得开心,自然不差这一天半天。
    
        一骑快马从八面城的方向驰来,在一间茶铺边停下了,一个大汉跳下马儿,大声叫道:“老板,要两张炊饼,一壶茶,快,快点……”
    
        “就来、就来。”茶铺的老板连忙回道。
    
        酒楼中,那商队的老板向下扫了一眼,又回头和朋友聊得起来,他是一位老者,而对面的镇守和他的年纪差不多。人总是愈老愈眷友,遇到老朋友就是有说不完的话、叹不完的感慨。
    
        “老板,看那边!”一个护卫惊叫道。
    
        那商队的老板顺着护卫所指的方向看去,眼神陡然凝住了,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骑士,向这边疾驰。
    
        狰狞的面具,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冷光,那骑士所穿的斗篷极为奇特,足有几十米长,也有几十米宽,因为劲风的拉扯,斗篷不停的翻滚着,而斗篷所能笼罩的范围好像越来越大。
    
        那骑士就像一颗势不可挡的黑色彗星,那翻滚着、咆哮着的彗尾,似乎蕴藏着无尽的黑暗。
    
        老镇守察觉到朋友的神色有些不对,急忙转过头,当他看清疾驰而来的骑士时,也呆住了。
    
        他们阅历丰富,见过的强者不知凡几,其中也有宗师,但从没见过有谁能散发出如此惊人的煞气。
    
        只是一个人在疾驰,却带起了一种万马奔腾的气势,莫名的沉重压力,扑面而来。
    
        茶铺里那大汉很赶时间,连着几口把茶壶里的茶喝光,把炊饼叼在嘴里,便转身往出走,茶铺的老板急忙跟出来讨要茶钱和炊饼钱。
    
        那大汉有些不耐烦,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把铜币,就在这时,一道震人心魄的尖啸声陡然划破天地。
    
        那大汉想转过去看个究竟,但刚刚动了一下,他的身体便炸开了,不止是他,连他身前的马儿也炸成两截,那茶铺的老板还在伸手要钱,被喷溅出的鲜血浇了个正着,他吓得尖叫一声,连滚带爬向店铺内逃去。
    
        酒楼上几个护卫立即抽出武器,那商队的老板突然厉声喝道:“收起来,不关我们的事!”
    
        几个护卫相互看了看,都把武器放了回去,那骑士已驰入镇中,沿着街道继续向前,经过那大汉的尸体时,连看都没看一眼,似乎对方的死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到这个时候,酒楼上的人才看清,那骑士所穿斗篷的材质竟然是流动的,进镇前斗篷差不多有几十米宽,进镇后却收缩成一条,正好与街道相等,那骑士跑过,长长的斗篷不停在街道两边摩擦着、碰撞着,发出猎猎的响声,还带起片片飞沙走石。
    
        “不像话啊,大白天就敢杀人,我得下去找他理论理论……”老镇守慢悠悠的说道,随后站起身。
    
        “行了吧,老赵,装什么装?等你下去了,人家早跑出镇子了。”那商队的老板低声笑道。
    
        老镇守眼神闪烁不定,突然道:“你想到了什么?”
    
        “你呢?又想到了什么?”那商队老板反问道。
    
        ****
    
        太阳西斜,苏唐在一座山岗上勒住缰绳,从背囊中掏出地图,仔细查看着。
    
        闻香落难,救与不救没什么好想的,关键是怎么救,救了之后又该做些什么。
    
        实干者愿意相信宿命,思考者愿意相信天意。他们当初在常山县分手时,为了避免一个人被抓牵连到大家,苏唐要求谁都不能透露自己的去向。苍茫大地、各奔东西,按照常理他们能相遇的几率接近于零,相遇了也可能早都垂垂老矣,结果只过了大半年,他又看到闻香,而且还是陷入绝境的闻香,这难道不是天意么?
    
        何况他苏唐能信任的、能托付性命的朋友真的没几个,所以,救与不救根本不是问题!苏唐没有任何犹豫就做出了决定。
    
        当然,苏唐不会丧失自己的理智,如果现在胡家的长老们已经和车队汇合,那么就算他心中再痛苦、再不忍,也会放弃,救人与陪葬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他会咬牙活下去,然后有一天,他必将把整个胡家连根拔起!
    
        南习北胡,习应该是红叶城的习家,也就是说,胡家的实力和习家差不多,不过,车队中那些武士的实力应该非常有限,这很容易理解,任何一个城市都有成了气候的本土势力,他们绝不会允许外在势力入侵,大批精锐武士进驻,无疑是在挑衅。所以,那胡戈才会向他苏唐求援,也所以,汇合的地点定在了头道岭,一方面是要尽快把闻香送走,免得走漏消息,一方面因为胡家的长老们不能太过靠近八面城,那必将引起八面城本土势力的警觉。
    
        救出闻香相对而言是很轻松的,然后要在胡家长老们的追杀下逃出生天,这比前者困难得多。
    
        而且,还不是最恶劣的情况,如果胡家发现找不到闻香,索性把闻香的消息透露给八面城,争取获得本土势力的协助,宁愿大家平分,务求抓获闻香,这样的话……他们就会布下一张天罗地网,逃出去的机会很渺茫。
    
        苏唐喜欢谋定而后动,他一直在考虑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前景不容他乐观,虽然想得越多,压力越大,但总比傻头傻脑送命强。
    
        苏唐慢慢把地图收起,接着快马加鞭,驰下山岗。
    
        前方出现了一座石桥,从地图上看,桥的名字就叫大石桥,桥下的河叫绿河,过了桥,再走过一片茂密的树林,就到了伊人镇,据说,伊人镇出美女,八面城里一些大人物的宠姬不少都来自伊人镇,苏唐没心情去验证传闻的真伪,过桥后便勒住了缰绳。
    
        也是巧,在桥头的石头上,坐着几个武士装扮的大汉,看到苏唐突然停步,他们纷纷垂下头,不敢和苏唐对视,不止是因为苏唐散发出的煞气,几乎跨越整个河面的斗篷,如一片黑幕般向苏唐凝缩着,对他们来说,这种情景太过诡奇了,也很自然的做出判断,拥有这种非凡灵器的武士,绝对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几位兄弟,想不想赚些小钱?”苏唐缓缓说道。
    
        那几个武士对视一眼,一个脸上长满麻子的大汉陪笑道:“赚钱当然想了,不过……这位大人,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过一会,有一支车队会从桥上路过。”苏唐道:“你们就躲在树林里,往这边射几箭、喊几声就好。”
    
        几个武士都露出紧张之色,脸上长满麻子的大汉眼珠滴溜乱转,这是要劫路啊……开玩笑呢?谁知道劫的是哪家的商队?
    
        “只是随便射几箭。”苏唐看出对方的心思,补充道:“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其实有没有人帮忙,影响都不大,苏唐只是想多布置些,尽可能的争取保障。
    
        “随便射几箭就行?”那脸上长满麻子的大汉有些意动,随便射几箭就立即往镇子里逃,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没错。”苏唐点了点头。
    
        “大人,不知道这酬金……”那脸上长满麻子的大汉抬头看了苏唐一眼,又立即把视线移开。
    
        苏唐点出几张金票,扔了过去,几个武士看到金票的面值,气氛立即变得热烈起来,七嘴八舌的叫嚷着,让麻脸汉子接下这个任务。
    
        财帛动人心,刚才那点警惕早抛到九霄云外了,麻脸汉子兴冲冲收起金票,拍胸脯向苏唐做出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