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装 > 第八十五章 惊觉
    吃过早饭,苏唐便开始收拾东西,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把所有的金票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包裹里,还有培灵丹和五花聚顶丹,小不点喜欢的一些玩具也要带上,例如说圆镜什么的,又把那半坛酒分装在几个酒囊里。
    
        收拾差不多了,苏唐感觉有些无聊,推开窗户向远处眺望,也是巧合,正看到一支马队向这边行来,一个小时前不欢而散的胡戈也在马队中。
    
        苏唐愣了愣,便明白了,为了预防消息走漏,胡戈自然要说动堂兄尽早出发。
    
        在苏唐看到胡戈的时候,胡戈也看到了窗边的苏唐,他的眼神中闪烁了敌意,接着和身边的中年武士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中年武士也向着苏唐这方向看过来,他的目光同样不善。
    
        那中年武士对胡戈说了几句,胡戈连连陪笑,似乎在道歉。
    
        很快,胡家兄弟从下面的街道中走了过去,车队中间有一辆马车,马车在经过时,车厢门突然开了,一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身上血迹斑斑的女人挣扎着要从车厢里爬出去。
    
        那女人的双手被反绑着、嘴也被堵着,这不算什么,她腿上的纱裙破烂不堪,能看到她的一双小腿被硬生生钉在一根横木上。
    
        一只大手探出来,猛地抓住那女人的头发,把那女人拽了回去,就在这电光石火间,苏唐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他的呼吸骤然停止了。
    
        那女人似有所觉,一边挣扎一边把视线转向这边,下一刻,她呆了呆,立即垂下头,不再反抗了,任由那只大手把她拖回到车厢中。
    
        苏唐一动不动,车队慢悠悠从下边走过,一直到消失在街道的远方,苏唐的身形依旧保持原样。
    
        别人看到苏唐,很难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但小不点的感应是很灵敏的,它坐在枕头上,呆呆的看着苏唐,似乎有些害怕。
    
        不想让我认出来么……你知道惹上了很可怕的对手?苏唐突然笑了,可是……我还欠了你两次啊!
    
        原来,你竟然是诛神殿的余孽……怪不得说起那摩云岭,你显得那么熟悉!
    
        苏唐慢慢走回来,伸手拉动墙壁上的绳索,外面传来一阵铃声。
    
        很快,旅店的伙计推开房门,陪笑道:“萧先生,有什么事吩咐?”
    
        “给我找一张八面城附近村镇的地图,越详细越好,还有,给我准备两匹快马。”苏唐拿出两张一百面值的金票,放在桌上:“剩下的都是你的。”
    
        那伙计走过来,拿起桌上的金票,一下子呆若木鸡,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问题么?”苏唐道。
    
        “没有没有!”那伙计如梦初醒,叫道:“萧先生您放心好了,我马上就去。”
    
        苏唐点了点头。
    
        那伙计转身就走,走出几步,又想起什么,回头道:“萧先生,外面……”
    
        “外面怎么了?”
    
        “三号房刚才入住了两个客人,不过……我发现他们好像一直在盯着您这边。”
    
        “知道了。”苏唐又掏出一张一百面值的金票,放在桌上:“赏你的。”
    
        金钱往往能轻易解决很多事情,那伙计已经幸福得快要晕厥过去了,他一定要找到最详细的地图,最好的快马,否则对不起萧先生连番重赏!
    
        当伙计离开后,苏唐在房中呆坐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走出房门,小不点早乖巧的钻到苏唐怀中,它知道,‘妈妈’现在非常非常生气,绝对不是它撒娇玩耍的时候。
    
        走出房门,长廊的另一端,果然站着两个大汉,他们看起来正热烈的交谈着什么,但眼神时不时的向这边飘过来。
    
        苏唐缓步走出旅店,沿着长街走去,那两个大汉遥遥跟在后面,他们的表情显得很愤怒,因为苏唐明明对胡戈承诺过了,不会走出房门,现在出尔反尔,极有可能是想破坏他们的大事。
    
        走了差不多有十分钟,苏唐拐入一条小巷,一直走到小巷的尽头,开始一户院门,走了进去,院中有一对兄妹,正一边说笑一边推动着一架小石磨。
    
        走进院子的一瞬间,苏唐脸上已多出一张狰狞的面具,还有宽大的斗篷,他的打扮绝对不像好人,那妹妹吓得尖叫一声,慢慢向后退去,做哥哥的弯腰拾起一根木棍,鼓起勇气挡在苏唐面前:“你……你是做什么的?这是我家,不……”
    
        苏唐从左手指尖抻出一张金票,递给那哥哥,冷冷的说道:“带着你妹妹回屋里去,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声张,否则我会让你们变得和这架石磨一样。”话音刚落,苏唐已拔出大正之剑,剑光一闪,石磨已被劈成两段,砸落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苏唐一直在用全部意志控制自己,到了此刻,他已经压抑到了极点,森冷的煞气以他身体为中心向四周弥漫着,黑色的斗篷也在缓缓膨胀,在那兄妹眼中,他们所熟悉的世界似乎已被一片黑暗笼罩住了。
    
        那哥哥虽然害怕,但还是有点小机灵的,看了看手中的金票,紧紧握住,回身搀扶住妹妹,向屋中走去。
    
        小巷外,那两个汉子兵分两路,一个试探着摸进小巷,另一个转身向旅店奔去,他要立即离开八面城,追赶少主,那姓萧的说话不算话,必须提醒少主提高警惕。
    
        摸进小巷的汉子走走停停,终于来到小院外,他悄悄趴上墙头,向内张望,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他的脖领,把他拽过院墙。
    
        那大汉一惊,伸手摸住腰间的匕首,对方反应奇快无比,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在他手腕上轻轻一敲,他甚至能听到自己腕骨的破裂声,旋即爆发出一声惨号。
    
        “我想知道一些东西,明白了?”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我去你……”那大汉张嘴要骂,突然感觉一个硬硬的东西敲上自己的腿,而且连敲了几下,每一下都给他带来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等到敲完,他发现自己的腿已经彻底变了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