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龙血战神 > 第1977章 夜叉来袭
    到这时候,凶兽和叛逃者,已经确定是谁了。
    
        所有人都无比愤怒的看着左相,他们平时尊敬和崇拜这位左相,却沒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表面上说要守护圣物,实际上却想要趁乱谋权篡位,而且他还杀死自己的族人,并且还想要嫁祸别人。
    
        这种行径,简直让众人心目当中,左相那高高在上的地位,一下子跌落到了深渊。
    
        “堂堂左相,竟然如此狼心狗肺。”
    
        “大战将至,竟然做出如此让人不耻的事情,实在是丢了我栾树族的脸。”
    
        “身为左相,竟然还杀了我们同族的兄弟,可怜这两位将军只是在守护祖树之心啊。”
    
        “真是该死。”
    
        听到这一些话,尹慧脸色惨然跪倒在地上,这样无疑更加证明了左相犯罪的真实性。
    
        在灾难面前,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左相目光血红,他知道自己彻底的败了,败在了龙辰的手上,从今天开始,他在栾树族的地位,会一落千丈,遗臭万年,根本无法挽回,这让他恼羞成怒,让他几近疯狂,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正面临这一刻,他仍然让愤怒冲昏的头脑。
    
        他仇恨的看着所有人,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
    
        最终,他的目光停留到栾树王的身上。
    
        “尹惑,你是我族天才,我也算你半个师父。”
    
        栾树王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切,这个老人实际上很睿智,他的目光虽然很浑浊,但实际上他什么都知道。
    
        “王。”
    
        左相喘着粗气。
    
        “杀了他,杀了他。”
    
        众人气愤至极,呼喊道。
    
        可见,大多数人都是极其愤怒的。
    
        “不要,不要……”
    
        尹慧跪倒在地上,眼泪纵横。
    
        实际上更多人心中则是悲痛,左相本是栾树族的一大战将,也是依仗,是栾树王之下的几个最强者之一,如果缺少了他,接下來的战斗更沒有胜算。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栾树王的处置。
    
        也只有栾树王,才能制服左相。
    
        那老者目光浑浊,他落到了左相眼前,左相恍如野兽一样不安的看着他,后退了两步。
    
        “孩子,我给你一个机会,洗清你的罪过。”
    
        栾树王伸出一只苍老的手,放在左相的眼前。
    
        他那浑浊的眼睛看着紧张不安的左相,道:“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我看着你长大,我也明白你的心思,把你的手掌,放在我的手上,等夜叉族來临,你随我征战,如此方能洗刷你杀死自己同胞的罪过,洗刷你的贪婪之罪……”
    
        听到这话,众人安静了下來。
    
        毕竟同是栾树族,而且还面临着惨重危机。
    
        左相木然的指着自己,他支支吾吾道:“我……我还能洗刷吗……”
    
        栾树族本來就人少,杀死自己人,更是最大的罪过。
    
        “能。”栾树王点头。
    
        左相颤抖着手,交付到栾树王的手上,直到这时候,栾树王才展现出一丝笑容,他带着左相离开了这里,去准备那最终的战斗,其他人面面相觑,他们留下人來守护祖树之心,厚葬那两位死去的战将,更多人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准备那最残忍的战斗。
    
        这只是一个插曲罢了。
    
        龙辰和灵曦也回到了住处,一路上尹鸾非常不服气,道:“父王也真是的,左相犯下这么大的罪过,他竟然就这样饶恕了他。”
    
        龙辰轻笑道:“饶恕,才是最好的惩罚,左相不能杀,栾树王只是给了他一个解脱的机会。”
    
        回去之后,时间悄然过去。
    
        夜叉族集结越來越多,完全是一副要将栾树族赶尽杀绝的架势,知道消息后,栾树族很难提升战意,为此,栾树王只能将所有的族人召集到了一起,宣誓背水一战,这是生存之战。
    
        栾树王站在高高的树上,苍老的背影却站得笔直,他双眼通红,老泪纵横,对着下方所有子民说道:“孩子们,我比你们都要年老,我不得不承认,今日的灾难,是多年前我父亲、祖父那一辈犯下的弥天大错,这错误却要你们承担,我要对各位说一声对不起。”
    
        他声音苍老,说话时候几度哽咽,让下方的栾树族也忍不住的落泪。
    
        “但是,我们栾树族并沒有失败。”
    
        他声音高亢起來,抬起头看着远方,朗声道:“这栾树星是我们的家乡,是我们的发源地,是我们的故土,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生存和繁衍,我们爱护这里的树木和土地,这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的,这个星球埋下了我们无数祖辈的尸骨,我们爱这里,这是我们的家,而今天,一群暴徒要毁灭我们的家,毁灭我们,如果我们不反抗,如果我们意志消沉的话,那么,几天后,栾树族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我们要战斗,我们不能让那些暴徒恶鬼小看,我们栾树族也有伟大的战士,我们不能屈服,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战死,也要让这群恶鬼受到惨重的教训,要让他们永世也无法忘记我们栾树族,要让他们为我们感到恐惧。”
    
        “而且,我们并不一定会战败,我们只要鼓起勇气,我们还有來自人族的帮手,诸位肯定记得两天前他曾经以自己的力量,瞬间击败了足足四万的夜叉族,我们的敌人并沒有增加多少,以他的手段,我们齐心协力,奋战到底,我们要做的不是死得光荣,而是要将这群恶鬼赶出我们的家园,要弄死他们,我以我祖辈的名义立誓,我必将倾尽全力,以死相拼,哪怕是粉身碎骨,哪怕是魂飞魄散,我也要让夜叉族付出惨重的代价,我无怨无悔。”
    
        龙辰都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到底哪來的力气,原本垂暮,却能在这时候说出如此鼓舞的话,当然那是他的真情实感,这里确实是他们的家园啊……
    
        如果是自己,家园被侵略,种族几乎灭绝,或许自己也会如此的热血,如此的痛恨吧,虽然不明白自己的家园到底是哪里,是白杨镇还是真武帝宫,或许是龙神域,他不清楚,但是他心中有一种预感,那就是或许总有一天,这种灾难也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到时候,自己是否会如他们一样,拼死抗争呢。
    
        栾树王一番话之后,栾树族们热血沸腾,他们把很大的期望,都寄托在了龙辰的身上,龙辰之前的表现,可以说带给了他们巨大的希望。
    
        所有的战士,守护在祖树城的门口,等待着敌人的來袭,今天之前他们或许很恐惧,但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只剩下杀敌的信念。
    
        只有打败入侵者,才能生存下去。
    
        “对方已经准备好了,至少有四十万的夜叉族,集结在外面,正朝着这边而來,其中有许多的强者,比栾树族强盛不少,他们有一位五行轮回劫境的武者,应该是夜叉王,还有三位四象轮回劫境后期的,和近十个四象轮回劫境前期的武者,你小心一些。”灵曦在龙辰耳边轻声说道。
    
        “放心吧,我有时间游龙,他们对付不了我,而我至少能挡住他们。”
    
        龙辰有这个自信。
    
        该來的还是会來。
    
        就在那一瞬间,无数血色乱发,佝偻着身体的夜叉族,从森林当中冲了出來,他们人数众多,声势浩大,密密麻麻,无数的兴奋咆哮聚合到了一起,形成恐怖的声波席卷而來,整个绿界都在对方的的咆哮当中颤抖。
    
        夜叉族就像是野兽,奔袭而來,此刻的他们个个双眼血红,只知道杀戮,他们早就想称霸栾树星,终于等到了今天。
    
        双方还未开始战斗,眼睛已经布满血丝了。
    
        忽然,对方四十多万的夜叉族停了下來,一片血色,一眼望不到尽头,夜叉族那旺盛的血腥气息组合到一起,在天空上形成厚重的血色云层。
    
        那凶恶气息,给人一股窒息感觉。
    
        忽然之间,夜叉族当中,其中一个渺小的人影腾空而起,相比较四十万的夜叉族,他确实很渺小,但在龙辰眼中,这种武者,一个人都要比四十万的夜叉族都可怕。
    
        这是夜叉王。
    
        隔着很远,看不清楚这夜叉王的样子,但龙辰能发现,他浑身上下都是血红色,沒有一丝其他颜色,那血红色比起龙辰还要纯净,而且这夜叉王竟然还是个女的,浑身上下都沒有任何衣物的遮掩,胸前一对**却让人完全兴不起染指的念头。
    
        那夜叉王一双血色的目光,化成实质,投射到绿界上。
    
        顿时之间,绿界再度波动起來。
    
        夜叉王舔舔猩红的舌头,那尖锐的声音穿透过來,无数栾树族面色难看。
    
        “栾树王,懦夫,给我出來。”
    
        这夜叉王,竟然直接对栾树王挑战。
    
        夜叉族沒有动静,显然是要等夜叉王先与栾树王交战。
    
        “栾树族,果然是应该被淘汰的弱小种族,堂堂栾树王,连这点胆量都沒有么。”
    
        夜叉王尖锐大笑。
    
        无数夜叉族大喊大叫。
    
        如此压力之下,栾树王再不出动,必然士气大跌。
    
        龙辰抬头看去,只见栾树王应声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