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一卷 大隐于市_第2381章尽兴而归
“啪!”
    一巴掌打在值守的副院长的脸上,秦渊怒气冲冲的吼道:
    “快!给我全力救治,用最好的手段,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把这些人给我救活了,救不活我要了你们的命!”
    “是是是!”
    被秦渊煽得在原地转了两圈,私立医院的副院长顾不得头晕,赶忙招呼周围的护士医生将被安置在走廊中的五名秦皇门弟子拉进重症监护室,好好的照顾起来,看着同样脸色黑青的宋弥郜,秦渊直接对着自己点名叫过来的欧阳龙云说道:
    “我怀疑我这些手下中了毒,这个还能坚持,你好好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被加入沙鬼门的血影门弟子们下了毒手!”
    “是!”
    看着秦渊焦急的脸庞,欧阳龙云赶忙过去拉住这人的手,仔细的观察起来,同时一股难以隐藏的力量从秦渊的身体当中发出,蹲下身来的欧阳龙云微微一愣,斜眼看了一眼秦渊,继续对眼前的宋弥郜进行诊治。
    将自己的手下托付给自己最放心的欧阳龙云,秦渊在医院里面自然也不能闲着,去霍千罡的房间和还不能下床的老霍说了两句话,秦渊趁着天气不错,就把梁声从房间中带了出来,在私立医院的后花园转悠起来,顺便将自己今早渡劫成功的消息告诉给了自己的老部下!
    “好事啊!”
    激动的看着眼前的秦渊,梁声高叫两声,看看周围好奇的病友们,有些抱歉的笑笑,很有点老好人的风范,旁边的秦渊看到梁声如此做派,顿时好奇起来:
    “可以啊你,之前不是心急如火吗?怎么现在在医院里面养的这么乖巧听话,是不是每天都跟着护士阿姨学习内心心法啊?”
    “去一边去!”
    听到秦渊的调戏,梁声微微一怒,叹口气解释道:
    “没办法啊,这伤的可是骨髓,差点就没命了,人家各种交代,你作为病人当然是要要乖乖服从了不是?再说了,在这种生老病死天天上演的地方,看到的都是一个个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个体,就算是铁打的心肠,我觉得也会柔软起来的吧!”
    “也是,环境改变人!”
    秦渊微微颔首,看看四下无人,这才拉着梁声到了角落里,将刘文昊的死讯亲口传达给了梁声!
    “这都是命啊……”
    无奈的摇摇头,梁声有些伤感的看着眼前的风景,刘文昊可是自己推荐给秦渊的人,被秦渊重用的时候,梁声还挺开心的,结果没想到如今已经是阴阳两隔了。
    “那现在守卫萧关城的是谁啊?我听说卫宣也是受伤不轻呢!”
    梁声好奇的问道,秦渊随口将自己在萧关城的安排说了出来,本以为会让梁声安心一把,结果没想到梁声听到这两个名字之后,顿时大叫不好:
    “这可不成啊,那个宋萧琳我之前可是听说过,从宋三爷在固原城开钱庄的时候,我就和她打过交道,绝对和钱郡主是一模一样,一个耐不住性子的女人,就算是他爹在卫宣的手下,我估计她也不会老实到什么地方,那个林萧志的子女不都被人带走了吗,现在这两个人干柴烈火的,而且……你这是什么表情?”
    梁声惊讶的看着满脸发白的秦渊,慌忙用手在秦渊的眼前挥了挥,后者的眼珠子猛然间一转,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梁声急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林萧志的妻儿都被人掳走了呢?”
    “大家都这么说啊,这种小事你不知道?”
    梁声一脸茫然的解释道:
    “之前林萧志的儿子不是身体一直不好吗?所以钱郡主就把她们母子安排在了医院,每天都要看病,我们都快认识他们了,结果现在不来了,岂不是被人带走了?怎么?你不知道?”
    “不知道……”
    秦渊无语的摇摇头,招呼护士将卫宣送回病房,自己火急火燎的回到刺史府,找到钱苏子一问,后者茫然的摇摇头,等到两个人将看护林萧志一家的钱庄柯叫来之后,后者才意识到不对,一查,竟然是负责看护两人的私立医院副院长忘记上报了!
    “把这个老糊涂的院长职务去了吧,安心治病好了!”
    秦渊无语的看着钱庄柯递上来的资料,结果就发现这位大神就是自己中午在医院遇到的那位副院长,竟然把中了剧毒的病人安排在走廊里面之后就不管了,这样的医生秦渊也是恨得牙痒痒!
    “当务之急是找到那对母子,还有就是把林萧志调回来!”
    钱苏子看着秦渊着急上火的样子,满心无语的坐在床边,秦渊闻言点点头,按照钱苏子的意思派人去找寻失踪多日的林萧志妻儿,顺便一个电报拍过去,让林萧志孤身一人先回来再说!
    “他会回来吗?”
    做完了这一切,秦渊才算是和钱苏子吃上了午饭,思索着林萧志的事情,脸上的表情颇为纠结!
    “回不回来很重要吗?”
    钱苏子一脸好奇的看着秦渊,满脸微笑的说道:
    “你都是大武师级别了,面对林萧志这种二阶武师,简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怎么?你还担心他有胆子反了不成?”
    “我当然担心了……”
    秦渊默默的摇摇头,看看左右的下人,挥挥手让众人下去,然后苦笑着对钱苏子说道:
    “双拳难敌四手,就算是我再厉害,秦皇门也是一个集体不是,这次荡平沙鬼门,虽然风光的很,但是别忘了,我们秦皇门的精锐可是损失了三分之二之多,加上今天中毒的枪队,能够派出去的人马满打满算不到五十人,这对于诺大的固原城来说可谓是捉襟见肘,这古武者也不是机器人,不是想要就有的,我们可要当宝贝省着点用啊!”
    “这倒也是,我们这些天是太累了,总感觉有办不完的事情在等着我们!”
    钱苏子默默点头,伸手将手中的红酒杯端起来,轻轻的呡上一口,然后就站起身来,拉着秦渊的手臂说道:
    “但是烦恼总是不少的,我们还是快活的过日子来得好,别说了,跟着我出去转转吧,冬天的黄河也挺美的呢!”
    “好啊!”
    感觉自己最近确实奔波的厉害,陪伴钱苏子的时间简直可以用秒来计算,秦渊飒然一笑,拉着钱苏子的手就出了房门,跨上两匹骏马,飞奔到尚未开发的黄河东岸,沿着弯弯曲曲的黄河岸边慢慢的向前飞奔,北风呼啸,全副武装的秦渊和钱苏子骑着马在渐渐露出河底的黄河边纵马飞驰,一股从未有过的畅快感充斥着秦渊的胸襟。
    大口的吸着寒冷的气息,秦渊伸手一把将身形娇柔的钱苏子从她跨下的枣红马的马鞍山拉到了自己的眼前,飞快的甩着手中的马鞭,秦渊抱着眼前可爱的人儿,满心欢喜的奔跑着,一直等到黄昏渐起,才骑着马回到了城主府,此时一群人已经在城主府的门口等着了,看到秦渊和钱苏子满脸恩爱的骑马回来,纷纷高叫着跪到了地上,秦渊好奇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众人,对着守在门口的钱庄柯好奇道:
    “这些人都是谁啊?”
    “都是从耀州城和鸣沙城赶过来的世家大族的代表……”
    钱庄柯一脸为难的看着秦渊,恭敬的禀告道:
    “这些人都是过来求门主大人出兵的,我……也做不了主啊!”
    “让他们进去,在门口挤成一堆算是什么样子?”
    坐在秦渊身前的钱苏子皱着眉头看着这群吵吵嚷嚷的世家代表们,捂着鼻子对着钱庄柯叫嚷着,身后的秦渊也是冷哼一声,转过身来,调转马头,骑着马进入到了城主府当中,完全没有下来迎接这些世家代表的意思!
    “陈大爷,您看看这个……”
    一群世家代表们围拢在一个老爷子的身前,满脸为难的看着高大的城主府大门,被众人围拢起来的陈老爷也不吭声,微微颔首,对着迎面走来的钱庄柯拱手说道;
    “打扰秦门主的好心情了,我等有罪!”
    “好了好了,大家都进去吧……”
    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须发皆白的老人,钱庄柯也不想多说什么,领着这群吵吵嚷嚷的世家代表们就进到了城主府当中,将这群人安排好,找了几个人当代表,然后就领着以陈老爷子为首的几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老人,进入到了秦渊的大厅当中,已经换上一身戎装的秦渊淡然的坐在位置上,心情不佳的钱苏子并没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整个大厅空荡荡的,只能听到几个老人迈着步子的声音。
    “吾等拜见秦门主!”
    陈老爷子高声叫嚷一声,紧接着就带着身后的几名同伴跪倒在了地上,秦渊看着一把老骨头的陈老爷子竟然跪倒在了自己的面前,忍不住站起身来,叹口气说道:
    “免礼吧,刚才我也知道了你们这次来的目的,说说吧,这耀州城和鸣沙城的老爷们放着近在咫尺的马节度使不求助,来找我们秦皇门帮什么忙啊?”
    “额……事情是这样的……”
    看着一脸不爽的秦渊,陈老爷子揉了揉眼睛,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将手中的拐杖靠在一边,然后低声对着秦渊说道:
    “我们这些人,都是些乡下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所以……第一次来固原城,多有冒犯,还请秦门主恕罪啊!”
    “无妨无妨,您继续说!”
    秦渊微笑着看着眼前的陈老爷子,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如果说别人说这话,秦渊大概还是信的,但是远近闻名的老狐狸陈悟冶说这话,秦渊就是一万个不相信了,曾经到过京师游历的陈悟冶虽然已经年过九十,但是也算是鸣沙城附近的名人了,秦渊刚刚到固原城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位老人的传奇,今天看到真人,也是感到分外亲切呢!
    “那我就说了!”
    陈悟冶微微颔首,将自己家三千亩土地的庄园一夜之间被沙鬼门烧杀抢掠一空的事情说了一遍,旁边的几名代表也纷纷附和,将这次的损失无限夸大,秦渊微微闭着眼睛,听着这些人的聒噪,猛然间一拍桌子,对着眼前的陈悟冶等人吼道:
    “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我秦皇门出兵荡平沙鬼门之后导致了这些沙鬼门强盗对你们的庄园进行掳掠了不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