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最强恐怖系统 > 第四十一章 想起来了
见夏峰是在怀疑自己没有对他讲实话,何淑英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非常肯定的回答说:
“小道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我实在是没理由对你隐瞒啊。
毕竟没有人愿意,三天两头的被鬼纠缠,说不好还会因此丢掉性命。”
通过这两天的接触看,夏峰觉得何淑英这个女人要比他老公冯翔靠谱多了,确实不像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都这时候还在刻意的隐瞒。
但是这一次的素材任务,最最关键的人就是何淑英,如果何淑英没有隐瞒的话,那么理应不该出现这些疑点才对。
“我相信何女士的为人,但是并不排除,你无意下的忽略。
或许你知道的一些事情,对已帮助你解决眼下这种困境非常重要,但却被你给忽略掉了。
我这么说,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夏峰这时候又换了一种表达的方式,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是说,有些事情明明很重要,但是在我看来却是和这件事无关的对吗?”
何淑英听后,有些不太确定的看着夏峰。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你仔细的想一想,在你以往的经历中,确切的说是在最近,有没有做过令人较为仇视的事情,或是说过一些能够引人憎恨的话?”
无论是何淑英还是冯翔,显然不像是有胆子杀人的主,但是却不排除,他们的一些行为,以及一些话,引起了一个将死纸人的憎恨,或者他们觉得没什么的事情,却恰恰造成了一个人的死亡。
这种事并非是不可能发生的,并且这个逻辑也比较符合,无论是何淑英还是冯翔,对于那女鬼都没有任何印象的情况。
经夏峰这么一说,何淑英便陷入了对近几天的回忆里。
夏峰只是安静的坐在旁边,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害怕他突然的一句话,会将何淑英的头绪打断。
同一时间,冯翔父母的家里。
“我真的没和淑英吵架,真的啊,她回娘家了,我自己一个人没意思才回来住两天,是……你们可别磨叽了。赶紧睡觉吧!”
冯翔将他父母的卧室门关上,可以说从他一回到这儿,他父母就唠叨个没完,怀疑他是同何淑英吵架了。
有些犹豫着要不要给何淑英打个电话,毕竟将她自己仍在一间闹鬼的房子,也的确是让他有些放心不下。
不过想到何淑英坚决要和他离婚,他便心里一冷,觉得反正都要和我离婚了,干嘛还要理会你的死活。
前几年他虽然经常出差,但是这一年来,他因为在公司里熬成了老人,所以已经很少在被派出去了。
但是他却经常以出差为由,一个月里经常有大半个月都不再家。
并不是他工作多忙,而是他在公司里有了外遇。
那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之前一直跟着他学习,于是两个人慢慢就互生出了好感。
都知道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一个刚毕业不懂现实法则的女大学生,显然要比长得并不好看的何淑英来的有诱惑,有新鲜感。
所以冯翔就天天和那个女大学生腻歪在一起,那个女大学生也不介意他结过婚,说到底也是想要在公司寻个靠山而已,根本没想和他天长地久。
女大学生这么想,但是冯翔却不这么想,他之前在同何淑英谈恋爱的时候,就因为总往外地跑,两个人的感情就不算牢靠。
当然了何淑英对他是一心一意,可是他心里面对何淑英已经没大有感觉,会结婚也不是他愿意的,而是他父母看他都30岁了,还不稳定下来,硬逼着他把婚结的。
所以看似他们两个相敬如宾,平时不吵不闹的,实则,却是何淑英根本无法令他在情绪上有什么起伏。
要不是担心他父母,他倒是乐不得立马就离婚。
反正那套房子是婚前,他父母全款买的,也没写何淑英的名字,婚后他们的财产也相互独立,所以离婚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损失。
无非就是婚姻状态,从已婚变为离婚而已。
回到那间平时没什么人住的小卧室,冯翔拿出手机给他的那个相好的大学生打了过去:
“小甜,你干什么呢?你那个老家的闺蜜走了吗?
还没有啊……我没事,就是想你了,心思要是你那个闺蜜走了,我去你那儿。
那行吧,你陪她聊天吧,我就先挂了。”
冯翔挂断电话,嘴上忍不住骂道:
“草,这都住多久了,还不走!搞得我都没法过去。”
要不是那个女大学生的闺蜜来了,他也不能回他父母这儿,早就去找他的温柔乡了。
躺在有些潮的床单上,看着外面模糊的光景,冯翔不禁有些愣神,而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听到床底下像是有老鼠在活动一样,不停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怎么还进来老鼠了?”
冯翔用后脚跟用力的砸了砸床铺,但是床下的声音非但没有消失,反倒是变得更大了。
不仅如此,卧室里有些暗黄的灯光,则也开始频率极快的闪烁起来。
看着卧室里一会儿黑一会儿白的,冯翔不由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心脏陡然间被提到了嗓子眼上,有些怀疑那只女鬼该不会是找到这儿了吧。
他连忙不安的从床上跳下去,想要出去看看,但是他的脚刚刚落地,全身便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觉得他的脚脖子好像被……一双手给抓住了。
“啊——!”
冯翔顿时恐惧的叫了起来,目光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脚脖子,结果就如他感受到的那样,一只灰色的手,正透过几乎贴在地面上的床头,死死的抓在他的脚脖子上。
显然,在他的床铺下面,藏着一只鬼。
冯翔拼命的挣扎,但是越挣扎,他便感觉脚脖子越痛,并且就睡在他隔壁的父母,也好像是听不见他的叫声一样,没有谁过来看看。
倒在地上,冯翔奋力的往卧室门边趴着,而在这个过程中,一只脸上满带着皮肉外翻的刀伤,嘴巴被铁丝完全缝合在一起的女鬼,正被他一点一点的从床下拖拽出来。
冯翔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怕死的哀求说:
“你放过吧,我真的没有害你啊,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好不好……求求你……”
女鬼对于冯翔的哀求视若无睹,这时候距离冯翔仅仅只剩下半个身子的距离。
“那只女鬼,我确实好像是在哪见过。”
何淑英在沉默了将近半个小时后,终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突然的对夏峰说道。
(一笑今天要坐火车回家,所以先将两更发出来了,因为我要做一天一夜的火车,所以即便有更新,也会在半夜。如果没有,就是我实在是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