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23、认怂了?
“李道友,还请明言,为何还不到打开的时候?”谷修明按住心中的迫切,问出了在场众人此刻心里最大的疑惑。
“这是高等级收妖瓶的一个特性,其实每一个收妖瓶都有一个专有的木塞,当木塞堵住瓶口时,瓶子里刻印的炼妖阵法才是完整的。”
“因此当炼妖开始时,木塞与瓶子就会自成一体,炼妖未结束,瓶子就无法打开。”
这番话虽然没有正面解答,但是在场的都不是愚笨之人,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也就是说那个收妖瓶的炼妖功能还在继续,所以李响才会说还不到时候。
“这个收妖瓶是我们谷家在一个新发现的遗迹里找到的,从某种程度上来它待在遗迹里已经至少上万年,难道被收在里面的是什么大妖不成?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炼化完毕。”
谷修明越说越是期待起来,竟然在还没有完全确定的情况下已经选择相信李响。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只觉得眼前之人非常不一样,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强大自信,令人在不知不觉间受到感染,产生信任。
李响闻言微微一笑,人生在世,又有谁没祈望过自己会被天上的大馅饼砸中?所以他也没有直接否定谷修明,而是把具体情况分析出来。
“也许吧。要知道法宝和修士之间一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收妖瓶也不例外。如果有修士以灵力来加速炼妖阵法,那么练成妖丹所花费的时间将会大大缩短。”
“这件收妖瓶已经是六阶地器,即使在没有修士的帮助下,也能自行吸纳灵力来运转炼妖阵法,只不过这样一来所耗费的时间就很长很长。”
“李道友真是见多识广,老朽自愧不如,佩服佩服!”谷修明闻言老脸一红,这小子也太不给面子了,就算知道老夫说的不对,也别这么快打脸啊!
不过毕竟是碧云阁的最高负责人,自然是有一定的脸皮功夫,谷修明压根就没有功夫去纠结这点事,作为一个谷家子弟,收妖瓶才是最最值得关注的地方。
“那么这个收妖瓶还需要多久时间才能打开?”
“短则五年,长则……这就无法估计了。”
在场众人顿时一片哑然,谁也没想到竟然会需要那么长的时间,这么好的宝贝竟然不能立刻使用,实在太可惜了。
谷修明也是说不出话来,这么长的时间确实出乎他的意料,如此宝贝就在眼前而不能动,其中郁闷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担心强行打开的话有可能损坏瓶子里的炼妖阵法,说不定他早就已经动手了。
“李先生,如果有一个修士用灵力从旁辅助呢?”
就在这时,一个轻柔动听的声音响了起来,赫然是司马嫣然,不愧是被称为年轻修真一代里的天才少女,立刻就抓住了李响言语中的重点,仅仅一句话,便打破了在场众人头顶上的愁云。
“如果使用得法,十天足以!”
一个最少五年,一个只需十天……
在场众人顿时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仅仅是多了一个修士,所需要消耗的时间竟然相差这么大。
不过转念一想,仅仅十天,一件或许能够改变人类与妖族的未来,只存在修真历史上的法宝将会再现于世。
在场众人仿佛已经看到未来的某一天,自己拿着收妖瓶的科技修真复制品,将大把大把的妖族炼成妖丹来提升实力,突破一个又一个的境界,最终问鼎大道,这又如何能让人不期待不激动呢?
“大家千万不要被他给骗了!”
就在众人越来越激动的时候,费宏远终于按耐不住出声了,瞧他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仿佛是抓到李响的漏洞一样。
“哼,你说来说去,不是五年,就是十天,总之就是没有办法当场证明这件东西是不是真正的收妖瓶。”
“那么你之前所说的一切就不得不打个问号,如果谁相信了,就有可能和你做交易,可是谁又能保持你这十年内会不会消失。”
“毕竟宇宙那么大,随便找个犄角旮旯一躲,恐怕一辈子都找不到。”
费宏远这个人虽然令人生厌,但是说出来的话也是有理有据,倒是让头脑发热的众人渐渐冷静下来,看着李响的目光十分复杂,又是质疑又是期待。
本来以李响的心境,压根就不会去在意费宏远的挑衅,但是凡事得有个限度,正所谓事不过三,之前他就已经略施薄惩,可是对方没有一点收敛,反而处处针对,这就令他有些不爽了。
历经几世,李响的心境本来就非常高,轻易不会生气,但是一旦生气,就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解决的了,以往凡是惹怒他的人,都一一付出了严重的代价。
“这个收妖瓶倒不是不能立刻打开,但是这样做的话会有一定的危险性,我建议最好还是别这样做。”
“危言耸听!经过了这么多年,就算它真的是什么收妖瓶,里面的东西早就化得差不多了,又能有什么危险?我看啊,你只不过是在找借口,反正只要不打开瓶子,谁也不能揭穿你的谎话!”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不如就由你亲自来打开它。至于我说的话是真是假,一试便知!”李响淡然的走到展示台前,伸手在瓶身点了一下。
“你让我打开我就打开,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本来气势汹汹的费宏远一听到李响这话,顿时迟疑了,不过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尤其还是在心上人司马嫣然面前,他更加不甘心就此低头。
在场众人见到费宏远竟然当中耍赖,顿时不由乐了,想那费家好歹也是修真世界的一个大家族,名气威望也是不低,怎么出了这么一个不肖子弟,简直将费家脸面都丢到外太空去了。
“怎么,你认怂了?”李响当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已经让他生气了,如果不狠狠教训对方一番,那就是对不起自己,于是步步紧逼的说道。
挑衅的对象竟然反过来挑衅自己,费宏远本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之前看在谷家的面子上不得不暂时压下,如今被李响如此一激,顿时犹如火山爆发一样。
“谁认怂了?我这就把木塞拔给你看,一旦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你今天就别想安然的离开这里!”
费宏远已经是怒火上脑,一边威吓,一边拿起了那支小瓶子。
谷修明之所以没有开口阻止费宏远,正是因为他十分清楚,费家做过不止一次试验,最终证明在未使用暴力的情况下瓶口的木塞根本无法正常拔出。
也就是说,李响所说的“危险性”根本不可能发生。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谷修明的意料。
啵!
费宏远竟然拔出了木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