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锦衣卫之杀神系统 > 第178章 尸奴
    叶云灭在杜循走后,独自来到了山庄中的尸神殿。

    在这里,陈列着最近才被加入尸神炼制行列的多个武林菁英。

    其中有金刀门的门主吴金阔,东南无顺岛的岛主阎铮,崆峒派的长老权无应,这三人本来都是江湖中享有盛名的高手,但现在却只不过是幻魔宫尸神制作流水线上三个傀儡而已。

    叶云灭一入尸神殿,立即有尸神堂的弟子上前向他禀报:“庄主,吴金阔对返魂尸毒的反应有些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

    “他服过返魂尸毒之后,经常做梦。有时候,甚至连走路都在做梦,说梦话。”这名尸神堂的弟子回答道。

    “带我去看看。”叶云灭道。

    来到吴金阔的炼尸场。

    只见吴金阔正在场中踱步,此时他并没有在说梦话,他只是在流口水,象一个婴儿一样。

    “这是他今天服的第几次尸毒了?”叶云灭问道。

    “按照您的吩咐,每隔一天给他服一次尸毒,中间间隔的那一天给他喝清心玉液。”弟子恭敬地道。

    叶云灭来到场地中央,他朝吴金阔打了个响指,吴金阔停止了踱步,他神情呆滞地看着叶云灭。叶云灭上前把住吴金阔的脉门,替他诊了一会脉,然后用手按在他的心脏位置,缓缓度入真气,过了一会,叶云灭收回手掌,皱着眉头道:“怎么心脉处的尸虫会没有反应呢?”

    说罢,他拿起一根前端削尖的中空细铜管,朝吴金阔的心脏位置插入,但铜管并未太过深入,并没有破坏心脏。血顺着铜管流了出来,血是灰白色的!

    叶云灭叹息一声道:“唉,尸虫入脑。这具尸神已经炼坏了,他就快变成血尸了。”然后,他回身问尸神堂的弟子道:“吴金阔的金刀门还有其他弟子在我们山庄中吗?”

    “有两个弟子是与吴金阔一同前来的。”

    “那你们把他的尸体整理一下,送回地面,然后通知那两名金刀门的弟子来收尸吧。死亡理由的话,你们自己编一个吧。”叶云灭仿佛看着一头牲口似的,看了吴金阔一眼,然后对着尸神堂的弟子道。

    尸神堂弟子躬身道:“吴金阔来的时候,就已经奄奄一息了,因为伤重不治而身死,也是很正常的。”

    “嗯,那就这样吧。”叶云灭轻描淡写地道,然后他从吴金阔的炼尸场走了出去,走向另外一个他今晚想专门过来查看的尸奴。

    ——花妃!

    他问起花妃的情况,尸神堂的弟子小心翼翼地回答道:“花妃的进展非常良好,我们已经用药让她说出了所有的情报。现在正着手将她炼成尸奴!”

    幻魔宫尸神堂用炼尸术炼出的尸体有三重境界,最高层的是尸神,尸神与常人无异,最低层的是血尸,除了强大的武力之外,已经完全失去了人的本性与智慧。中层的就是尸奴了。

    尸奴虽然不象血尸一样完全失去本性,但也是记忆全失,只会服从于主人。

    叶云灭独自一人走到花妃的炼尸场,打开铁门之后,里面的花妃象一个活死人一样躺在床上。

    花妃身上只穿着簿簿的亵衣,肤白如雪,峰峦高耸,**修长,完美的身材凸现出来,依然是那么的惹火。

    叶云灭把着花妃的脉门,用真气缓缓度入,仔细地查探了一番,花妃的真气毫无反应,只任由叶云灭的真气在她体内逡巡了一个小周天。

    过了一会,叶云灭收回真气,他满意地笑道:“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我的乖宝宝了。”说罢,他的手贪婪地在花妃的胸脯上揉搓了一会,才恋恋不舍地走了出去。

    铁门关上。

    室内恢复了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走廊上的油灯都因为灯油燃尽而慢慢地熄灭了。

    花妃从床上缓缓地坐了起来,她趴伏在地上,钻入床底下,扣起一块地砖,从里面翻出一支中空的细铜管和一包药粉。

    她坐在地上,将自己的衣服解开,然后把细铜管缓缓地从自己乳下的旧创口刺了进去。血流了出来,待血流稍缓之后,她将药包打开,放于铜管的开口处,药包里有幽幽的药香透出来。

    她痛得脸都开始扭曲了,但是她一声不吭。

    过了一会,从细铜管里,爬出了一条细细的线虫。这条线虫蠕动着钻入药粉包里,贪婪地吃着那些药粉。

    这个过程维持了大约一刻钟。

    花妃将铜管拔出,将药粉包与铜管重新放回到地砖之下,并将一切恢复原样。

    她的眼睛里有着痛与悔恨,但更多的是复仇的**!

    ……

    天亮之时,严龙立即面见了丁承峰,他将昨天去红叶山庄拜访以及夜晚探庄之事全部说了出来。

    丁承峰听罢,狐疑地看着严龙道:“仅凭一点真气感应,你就夜探红叶山庄?!”

    丁承峰的怀疑是有道理的,因为除了象严龙这样带着精密系统的人,其他武功高手对于真气感应的认识就如同镜花水月一般,近在咫尺,却又虚无飘渺,更别说可以通过真气感应来辨识人的身份了。因为真气感应是不可能象人的容貌那么好辨认的。

    严龙笃定地道:“我相信我的直觉。”

    丁承峰想了一会道:“如果是别的帮派,我现在就可以派人过去把那里翻个底朝天,但红叶山庄不行!”

    “为什么?”

    “红叶山庄与朝中各大势力渊源颇深,而且在江湖中口碑极好,如果没有真凭实据的话,我们长空帮动不了他们的。”丁承峰道。

    严龙轻叹一口气道:“堂主的顾虑,属下明白。换做我,我也会象堂主这样想,这样做的。所以也请堂主给属下一点时间,让我去找一些真凭实据。”

    丁承峰皱眉道:“如此说来,你还是在怀疑红叶山庄与红枪会有勾结咯?”

    “是的,堂主,虽然我目前还不能够百分之百的确定,但红叶山庄确有重大嫌疑。道理都是越辩越明白,真相也是越查越清楚的。红叶山庄如果没鬼,自然也不怕我查。”严龙道。

    丁承峰无奈地道:“好吧。”

    严龙正要告辞之际,丁承峰揉着脑袋,好象突然想起一件被遗忘的重要事情似的,喊住了严龙。他对严龙说道:“哦,对了,严副堂主,过几天你要陪我去一趟越古莲池,这几天不要走远了。”

    “越古莲池,那不是皇帝的行宫吗?”严龙道。

    丁承峰叹道:“是啊,皇家的郡主就要到了,那不就得住在皇帝的行宫吗!”

    严龙笑道:“堂主,您一个人去就行啦,何必还要拉上我呢?!”

    丁承峰一瞪眼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