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茶道传承系统 > 第一四五章 想耍赖
他们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之后,陶壶里的开水就突突地冒着热气了。
苏仲康很自觉地拿起了陶壶,用沸水将等下要用到的茶具冲洗了一遍,特别是它等一下要用到的孟臣壶。
他等一下要冲泡的是凤凰单丛茶,这算是潮“汕”工夫茶,是华夏茶艺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种。它是在唐宋时期就已存在的“散茶“品饮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属散条形茶瀹(yue)泡法的范畴,是瀹饮法的极致。虽然盛行于闽粤港台地区,但其影响早已遍及中国,远及海外。
苏仲康早在来这边前,就详细打听了一下这边的工夫茶泡法。它的工夫茶艺更为的讲究,大致上跟他以前的冲泡法相同,只是在一些细节上有所区别而已。
所以,苏仲康上手很快,一下子就有模有样了。随着他放入凤凰单丛茶叶,淋上孟臣壶,整个房间里就飘散着浓郁的茶香味。
很快地,苏仲康就将茶汤冲泡完成了。看着眼前的茶杯中那金黄颜色的茶汤,吴铭顺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这凤凰单丛茶还真不愧是乌龙茶中独具一格的浓香型茶叶。光是闻到这茶香味,就让人欲罢不能了。”吴铭顺忍不住啧啧称奇。
“这单丛茶适宜热饮,冷后一般口感没有热的好喝。”苏仲康出言提醒了吴铭顺一下,然后就自顾自地端起一杯茶杯,细细品味起来。
吴铭顺看着苏仲康一脸舒坦的神情,也赶紧端起茶杯,小小地啜饮了一口。
“据说,这凤凰单丛茶除了几株宋代老名丛茶之外,还有十大花蜜香型珍贵名丛。你能品出这是哪一名丛的呢?”吴铭顺瞥了一眼对面正在享受着茶汤的苏仲康,问了一句。
茶艺师不光需要茶艺精湛,能将茶叶中的茶韵完整地表现出来,更应该要会品鉴茶汤,这算是基本功之一。所以,吴铭顺也有考一考苏仲康的意思。
苏仲康听完后,有点为难了。这个吴铭顺实在是太坏了,明知道他也是第一次来到这凤凰镇,第一次喝单丛茶,居然一下子就给他出了一个难题。
虽然这凤凰单丛茶天然自带花果香,而且这花蜜香型也各有分别,但是它们之间的区别却很微小,除非是味觉极其厉害的茶人,要不然只有喝过相应的茶叶,才能准确地分辨出来。
吴铭顺带着一脸笑意地看着苏仲康,同时将刚才放在茶几上的茶包拽在手中,这茶包可是他刚才随意拆的,绝对没经过苏仲康的手。
苏仲康见此,淡然一笑。他不慌不忙地又冲泡了一杯,再一次细细品味了一番。这茶汤,2、3泡香气最佳,5、6泡口感最好,所以他还得再次感受一下。
吴铭顺也赶紧倒了一杯茶汤,深怕晚了就让苏仲康喝了一样。这茶叶的质量真的就只是优品级的而已,应该是庄家子弟的练手之作,拿来这边充数的。但是,它们在苏仲康的妙手之下,其茶汤品质真的可堪比精品级的了。
要知道,以现在的茶商圈来说,精品级的茶叶可都是供不应求的。除非是那种超豪华大酒店,才会在总统套房中提供那么一两包精品级的茶叶而已。像是一般的酒店,能有优品级的茶叶就已经是很好的配置了。
在这里,每一个房间里都有几包纯用手工制作的优品级凤凰单丛茶,虽然可能是练手之作,但是也已经是诚意满满了。
苏仲康回味了一下浓厚回甘的感觉,香气馥郁持久,滋味浓醇甘爽,还带着一抹微不可查的浓蜜幽兰。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十大花蜜香型中的蜜兰香单丛茶。它是由白叶单丛的茶青精制而成,算是凤凰单丛茶中最早熟的。
“怎么样,你品不出来了吧。”吴铭顺直接扬了扬手中拽着的茶包,说道:“品不出来也很正常的,你不用羞愧的。我跟你说,听说上次有个二星茶艺师都品不出来的。”
“如果我能品出来呢?”苏仲康将茶杯放了下来,一脸笑意地看着吴铭顺。
“如果你弄错了呢?”吴铭顺反问一句,他不相信苏仲康能够有这么强的实力。所以,他认为苏仲康纯粹就是年轻人不轻易服输的傲气,想要震住自己而已。
“如果我弄错了,那枚竹符就归你了。”苏仲康随意地说道,对于他来说,能不能喝到国宝级茶艺师亲手冲泡的茶汤,还真的是不在意的。
吴铭顺听完之后,脸色立马就变了,他赶紧说道:“这可使不得。那竹符价值连城,可不能轻易拿来做赌注。”
“我又不一定会输。”苏仲康看着立马一脸正经的吴铭顺,轻笑了一声。那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自信,让吴铭顺惊诧不已。
“好吧!那要不然这样好了,如果你输了,你下次要去九梅竹寮的时候,就带我一个;但是如果我输了,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不过,你可不能要求我做些违背我意愿的事情。”吴铭顺毕竟年长苏仲康很多,而且这个赌斗本来就是闲来无事做的消遣而已,无伤大雅就好,没必要玩那么大。
“好,一言为定。”苏仲康也浑不在意,反正就是嬉戏一下而已,整日板着一个脸孔也是不好的。既然难得出来一趟,就当是玩得尽兴。
“那你说吧,这个是什么茶?”吴铭顺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应该是蜜兰香单丛茶。”苏仲康直接脱口而出。
“哈哈,你估计错了。我来看看答案是什么。”吴铭顺一听完,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很久以前无意中听人说起过,大致记得单丛茶按香型分为黄枝香、芝兰香、桃仁香、玉桂香、通天香等多种,好像就没有苏仲康说的这种。
不过,当他拿出手中的茶包,摊开一看时,直接愣住了,茶包上的右下角赫然印着“蜜兰香”三个字。
“这……”吴铭顺直接傻眼,他相信苏仲康跟他一样是第一次喝单丛茶,所以他才会这么震惊。要知道,以前可是有一位二星茶艺师都品尝不出来的,他这么一个年轻得过分的一星茶艺师,居然猜对了。
“你刚才偷看了吗?”吴铭顺不可置信地问了一下。
“没有啊,这茶包还是你拆开的,我没看到。”苏仲康耸了一下肩膀,然后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耍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