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我的1979 > 209、拒绝
    股级干部的含金量不高,从行政体制来说是没有股级单位和股级干部这一说法的,但实际中市普遍存在的,也是必须设置的,根本原因就是三级管理模式。一般只要通过人事部门考核也就行了,连组织部的程序都不用走,根本不算级别。

    李和不屑归不屑,但是还是要承认这老表有点能耐,能在25岁做到股级干部是不简单的,毕竟不管什么职位,竞争对手都不会少。

    并且股级干部也要看是什么机关单位和职位,如果是工商税务这种实权单位,股级干部的含金量就比较高了,在县里单位是中层,听起来也很厉害。

    如果再想升迁,上面的门槛就是副科了,在实践中,股级干部毕竟是中层干部,又要有别于一般的科员,不少单位都会有一些区别待遇,一般会优先考虑提拔为副科级或为后备副科级干部,所以黄浩还是有机会到副科级的。

    可是副科就是那么好升的吗?

    “哎,还是没法跟你比,他也就是个中专,学了排灌专业,然后刚好运气,工作了几年才有这么点成绩。那个何县长跟你挺熟的吧?我听你爹在外面说过,去年还开车来过你家?”,黄满柱见李和不接茬,只得再提一次。

    “以前他就是咱公社里的干事,可不止我一个人认识”,李兆坤吹过的牛,李和含着泪也要认。他猜也能猜到李兆坤为什么替他吹这么大牛了,大概是因为何军当了副县长,又替李隆出过头,李兆坤与有荣焉。

    去年快年底的时候,李隆因为跟人发生争执,把人头给打破了,无非人家见他起家了,想借着两个钱花花,李隆自然不能同意,开始是舌枪唇炮,人家恼怒的很,觉得这几个乡巴佬不识抬举,让他们见识见识规矩,后来就来了五六个人要上演全武行。

    李隆也不是善茬,跟大壮把李辉等几个人一起喊过来了,把好几个人给揍了,对方自然不是软柿子,也不是泛泛之辈,当天李隆跟大壮就进了小黑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李兆坤再是不讲究,亲儿子进去了,哪能不慌张,一家人都是慌了神,都顿时天昏地暗,王玉兰和段梅更是吓得胆战心惊,哭的都没眼泪了。

    还是李兆坤机灵了一回,赶紧给李和打了电话。

    李和当时刚给何军和吴书记送完人情,但是想不到这人情还的如此之快!

    他没办法,只能给何军打电话了,何军刚得到了李和的大忙,此时自然也没推辞,亲自开车把李隆和大壮接了出来,可谓诚意面子都是给的够够的。

    李兆坤自然惊喜万千,二儿子居然认识副县长,而且人家副县长还能这么帮忙,他就觉得老有面子了,不吹牛不是他的性格啊!

    人家县长都说了,只要不杀人放火,老子在县里横着走都没事!

    县长都给我敬烟!

    县长跟我讲话都是客客气气!

    反正每天都有一套新版本。

    黄浩却开口道,“老表,说实话,能让何县长亲自出面帮着得罪人,你俩关系肯定不简单”。

    李和道,“他帮我得罪谁了?这我不知道”。

    他真不知道李隆上次事件的内情,他以为只是普通的小混混,李隆跟大壮也说不出所以然。

    黄浩道,“上次李隆老表揍的是农机局白局长家的小儿子,当时在县里就很轰动,白局长家关系可是不简单,一般人轻易不敢得罪”。

    “啥?”,李和心里拔凉,当时真不知道知道李隆踢到了这么一大块铁板,看来要不是要何军,事情还真没法处理,现在这人情谁欠谁真不好说了!

    此事黄满柱道,“当时好多人看笑话呢,你想想县城就那么大,天天就那么几伙人闹的鸡飞狗跳,后来听说挨揍了,大家都高兴呢,都说这下手的人是为民除害,可没成想是李隆,后面还被何县长给接了出来,大大出乎人意料”。

    “人家也是看在以前的关系,给个面子罢了”,李和听完黄满柱这话已经对这一家子不抱任何好感了,他们当时肯定知道出事的是李隆,却袖手旁观,甚至躲一边看笑话呢。

    这样的亲戚还留着过年啊!

    李兆云道,“二和,你别谦虚了,真是一般的关系,人家能替你想的这么周全,还亲自去接?打个招呼谁能不卖他县长的面子,对不对?“.

    她这话分析的很透彻。

    李和笑着道,“老姑,那你这次来?”。

    黄浩笑着道,“我现在是抗旱服务队的队长,这三年成绩也是有目共睹。这次我们河道办有个副主任的空缺,我各项条件都符合,但是就是年龄是个弱势,你也知道在单位上年龄大毕竟代表着稳重。我就想着,老表你既然能跟何县长搭个人情,帮我这一把,何县长现在就是分管水利这一块,你能跟他说上话,真的再好不过了,我这个位置也就是十拿九稳了”。

    县里的水利局一般是归地方管,行政上、财政上跟省水利厅和水利部都没有直接联系。地方上的水利局跟水利部一般是业务指导关系,然后对省级水利厅负责。

    水利部直管的只有省水利厅,流域机构,水规总院之类的设计院,还有部分事业单位。比如淮河水利委员会就是水利部的派出机构,就受水利部管。

    “说句实话,这个忙,我真帮不上,我跟何县长也只是普通关系,上次李隆的事情,我已经把人情用的干干净净了,你说我现在还怎么找他开口?”,李和铁心不掺合这事情了。

    他不了解黄满柱和李兆云,可是了解李兆坤,李兆坤一般情况下都是大大咧咧的,不被得罪到一定地步,很少记仇,哪怕当天把他得罪了,捧上几句好话,拍上几句马屁,顺毛捋捋,就能把他哄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这也是李和一直说他亲爹不聪明的原因,连个朋友都没有,身边尽是王老鼠这些人。(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