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出售未来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祖魂附身
对这片天地而言,死亡才是常态,活着则是异数。
灵魂的重量是21克,人类从在母胎中孕育到出生,经历生老病死,数十年光阴,弹指一瞬,而后进入漫长的停滞状态,直到下一个轮回的开始,洗去全部记忆,变成另外一个人,或是其他动物,或是花草树木,再次开启从出生到死亡的历程。
死者复生,便需要打破这种规则,用等量或者更多的东西作交换,才有可能实现逆天之举。
还魂大阵,全称“九天十地涅槃阵法”,乃是张氏先祖所创,同样是这个世上一等一的高级阵法,除了血统纯正的张氏族人之外,其他人就算知道方法,也无法布置出来,更加无从施展。
此时大阵中心摆着一块写有“张鸿鹄”三个字的黑牌,这是张氏重要成员才会有的命牌,使用祖法特制而成。
一个多月前,张氏族人忽然发现一块命牌裂开,这说明有一名重要族人陨落,可望着上面的名字,却谁也记不起这人是谁,直到十大长老举行特殊仪式,才渐渐恢复了对继承人张鸿鹄的所有记忆。
这个世界远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充满了各种隐秘,张氏一族在五百年前被誉为世界十大家族之一,但追溯历史,可以延伸到数千年之前,甚至流传着神魔往事的上古年间。
每一代族长都是能够暗中改变世界格局的存在,在他们眼里,国家、种族、得失,不过是时光长河中的过客,从不参与任何俗世间的争斗,就算主家日渐衰败,甚至被旁系族人遗忘,也没有人违背“低调处事”的原则。
每一代继承人皆为祖魂所选,从降生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决定下来,张鸿鹄,或者说NPC群员句号,便是张氏主家的这一代继承者。
在所有张氏族人眼里,先祖是永远不会犯错误的存在,所以就算这一代继承者性子散漫,对一件东西的兴趣绝不会超过三天,看上去更是吊儿郎当,但没有一个人提出质疑的声音,因为先祖永远不会有错。
国不可一日无主,张氏宗族同样如此,老族长如今寿元将近,换代之事刻不容缓。
主家召集所有分散在世界各地的重要成员,召开了三十年来第一次宗族大会,其后十位长老自愿用自身性命作为交换,施展还魂大阵,让张氏继承人重现于世。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除了准备稀缺的还魂大阵材料,还有天时方面的要求,在布置完大阵之后,十位长老便前往宗室祠堂祭拜,他们无一不是各个领域的精英,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但面对宗室召唤,没有一个人露出迟疑,就算如今命不久矣,面庞也没有一丝动容。
祠堂之前。
纹路繁杂的大阵之上,十人分站一角,外表不过二八,实际年纪无人知的大长老望着另外九人,面露正色道:“我等身为张家人,死为张家鬼,复活下任族长乃是自身义务,大家既有决意,便勿生迟疑。”
“下面,我们正式开始吧!”
开启还魂大阵,最重要的便是精血,十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用刀割开手腕上的动脉,鲜红色的液体像自来水一样疯狂涌出,转眼间,这座大阵就变成了一座鲜血之阵,血光在其中妖异的闪动着,十位长老面露惨白,但神色却毫无变化。
精血之后,便是灵魂献祭。
染血的匕首再次捅入胸口,一道道闷哼声响起,十位长老半跪在地上,就算此刻心脏破裂,他们仍能凭借自身命牌坚持一段时间。
“以十换一,亡者归来……”
古老的咒语从他们口中吟诵出来,下一刻,天地遽然变色,空中乌云密布,一道闪电突然砸了下来,死者复生乃逆天之举,为天地所不容,一旦感知,便是天罚降世,眼看十位奄奄一息的长老就要被狂雷炸成粉末,大阵之中亮起一道血光,巨大的透明血膜升了起来,雷电砸在上面,如同一颗落入大海中的小石子,掀起一丝波澜之后,就又恢复平静。
一道,两道,三道……
无数道雷电,仿佛一条条金色长蛇从高空坠落,与透明血膜撞击在一起,随着血膜不断颤动,十位长老的身体也随之颤动着,大长老好似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声音沙哑道:“成败与否,就是现在!”
闻言,另外九位长老面上闪过回光返照的神采,与大长老一道吟诵着最后的咒语:“苍天在上,以我十人之命换取张氏鸿鹄死而复生!”
与此同时,天空中又是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一道比之前要庞大十倍的雷电正在酝酿之中,而此时大阵之中,那块不起眼的黑色名牌突然光芒大盛,散发出足以掩盖所有光明的黑暗之光,当十位长老再次睁开眼之时,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浑身赤裸的青年男子。
脸上依旧带着玩世不恭的戏谑笑容,就算是面对恐怖的死亡,也未曾让他有一丝改变。
这位男子出现之后,还魂大阵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下去,血膜与天空中的乌云也开始逐渐消散。
张氏鸿鹄,死而复生,天雷滚滚,再无用处。
“这是……先祖之魂!”大长老抬头望向大阵之中的青年男子,目光却不自觉被他身后的事物所吸引。
一个身形虚幻,白眉长须的清隽老人浮现在张鸿鹄身后,那副模样与祠堂中的先祖之像一般无二。
“祖魂附身?”望着这一幕,大长老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心中只有一道念头闪过:“没想到能在临死之前见到先祖之魂,当真死而无憾。”
离开这个世界之时,十位长老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一道笑容,仿佛在说:“朝闻道,夕死可矣。”
关于张氏先祖的来历无人得知,甚至没有人确定他是否还活着。
刚复活的张鸿鹄此时脑海里还有点迷糊,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族人团团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