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第一百零二章同伴
    清泓和刘子墨脚程快,二人很快便在城外截住血仆。

    两个血仆一男一女,其中那女子伸手提着晕过去的王文柏。

    “原来是张妈妈,你不好好经营翠芳楼,难不成对男色倌馆也有兴趣?”刘子墨看到二人,立刻明白这俩人正是翠芳楼的经营者。

    他手中折扇变成宝剑,指着二人说:“将王老弟放下,我废去你二人的魔功,暂时放你们一马!”

    “放我们?最终不还是要关在镇魔塔?”二人不肯就范,和刘子墨大打出手。可这俩人没成道果,哪里是刘子墨的对手,很快便落入下风。

    清泓在旁掠阵,见有机可趁,立刻双手一翻,莹莹水光在胸前汇聚成大网罩向二人。

    可就在他们即将救回王文柏时,突然远处一道黑影闪过,紧接着奔雷怒吼而来。

    “你们小心!”远处传来呼喊声,二人心中一惊。那雷霆中爆发的威能足以屠仙诛魔,两人不假思索,纷纷从雷霆范围中逃开。

    只可惜那两个血仆运气差,被雷霆一招毙命。而王文柏则被路过的黑影提走。

    尉尘神魂未定,看到血仆帮自己挡下雷霆,再看看手中的人质,最后瞧见不远处的清泓。

    “散仙清泓?”他脸一黑,遁地就跑。而岫魂赶来救援,看到尉尘提着王文柏,赶紧招呼他躲入血灵魔池。

    等清泓二人再度追赶时,两个魔人已经消失无踪。

    刘子墨伸手一捞,把破碎的雷光握在手中检查:“这雷霆有点眼熟啊。”

    “丹霄极致,景霄道妙,除却神霄雷法外,还能是什么?”清泓脸色不好看,眼前的雷法幻化雷蛇、电凤,分明是秦武的手笔。

    于是,他对远处扬声道:“秦武道友,你伏魔卫道,就是这么对付我们同道中人的?”

    “清泓道友?”前方青光闪过,秦武带着吴河赶来。看到清泓站在云端,赶紧上前赔礼:“我和师弟追杀六臂魔宗的尉尘,没注意道友在这里,还请道友原谅则个。”

    清泓端详吴河这个正主,昔年涂山将他模仿的惟妙惟肖,几乎分不出真假。

    “原谅倒不必,只是我二人前来救人,结果被道友这一搅和,人质被血海魔头掳走。你说该怎么办?”

    秦武一看四周,地上两具焦炭一般的尸体还冒着热气。

    “血灵之气,这俩人是宋绍明的人吧?难道是他在这里?”

    “前几天和他交过手。”清泓略略谈及几天前的事情:“金鼋城因为去年出土灵卵,导致城中孩童灵性十足。我估摸着,血海正是看中这一点,前来绑架孩童。”

    太霄宫一向秉持正道,自然义不容辞。秦武师兄弟俩随清泓二人前去血灵魔池救人,顺带诛杀尉尘。

    路上,清泓好奇问:“那尉尘在六臂魔宗,是怎么引来你这仙道的大高手?而且,没什么大仇,你居然追杀他这么久?”

    “我二人回山的时候,无意间撞到他剖产妇抓还没成型的胎儿吃。”

    一听这话,清泓不再多言:“此人,能杀还是早点杀了吧!免得日后再有什么波折。”

    清泓对魔门最反感的一点,就是对无辜凡人下手。

    仙魔事,仙魔毕。这是清泓的理念,他从来不会对那些普通大众做什么。或许,有仙魔将凡人视作草芥,但是他的价值观,显然不能接受。

    四人重新来到血灵魔池,秦武看了看,怪异说:“这魔池虽然厉害,但我没察觉宋绍明在这里,难道道友还拿不下来这座魔池?”

    清泓跟他齐名,不至于这么废吧?

    清泓冷笑两声:“道友去瞧瞧,自然就明白了。”

    秦武拉着吴河闯血池空间,当看到那条粪河后吴河差点晕过去。臭气熏天,黄黄绿绿的东西流淌一地。二人看了一眼,果断从空间出来。

    秦武脸色难看,似乎明白清泓为什么忌讳。

    刘子墨不明所以,也进去看了看,望着粪河摇头:“血海的人可真成啊。这条粪河太恶心人,我们怎么才能过去?”

    清泓三人跟进来,秦武说:“不单单是恶心。这种东西污染仙光,只要我们跌入粪河,立刻被里面的邪气化成脓水,就连我们的法宝也难以幸免。虽然手段下作,但的确是一等一的防御手法。”

    刘子墨思考一番,忽然拿出翠绿宝叶轻轻一抛。碧叶穿梭在粪河之上,轻飘飘落入粪河另一端。

    他笑了:“我这片梭天碧叶,乃上古仙人留下的秘宝,号称穿梭三界无往不利。看来,这条粪河可以通过。”

    正说着,突然对面血海翻滚,一道道魔光射向碧叶,更有一片杀阵徐徐转动。

    “道友,收起仙家法力!这血海针对我们的仙灵之气。”秦武看出不对,再度将三人拉出去。

    粪河仅仅是第一道防御,就算进入血海,因为身上的仙灵之气,也难以躲过接下来的阵法攻击。只要是仙人,都不能幸免。

    清泓心中一动:“劳烦师兄借一下碧叶,我试试看看能不能进去。”说着,他身上的元气变化,分离体内清浊二气,在体表露出一点浊煞之气。

    不过他小心谨慎,未免让人将他和姬飞晨联想。这点浊煞之气并不多,而且和阴冥宗的路数大有不同。

    秦武看他身上的煞气,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云霄阁的阴阳法门么?”云霄阁擅长阴阳之道,能转化元气变化仙魔之身,这也是当初他们遭难的一个关键因素。

    自从清浊之后,清浊两道分离,阵营泾渭分明。但是云霄阁能操控阴阳二气,梳理两道,是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我执掌龙须扇后,逐渐琢磨出来这点法子,或许能用用。”说着,他借来碧叶,将浊煞魔气注入其中。

    上古之时,没有清浊之分。因此,这件上古异宝并不排斥魔气。

    清泓手持青叶,身上一层青华冒头,从容在粪河上头飘过,潜入血灵魔池内部。

    ……

    魔池内部升起莲花,诸多宫殿坐落在上头。岫魂带着尉尘进入宫殿,两人正在饮酒作乐。

    “老兄被太霄宫的人追杀,想必法力消耗不少?这些童男童女我让人烹饪,回头你用来恢复血气。”说着,岫魂让血仆带来一群孩童。这些小孩遍体鳞伤,体内血气被血海之人吞噬大半。

    “不用。”尉尘直接抓起一个童女张嘴就咬,生生从脖颈上撕下一块肉。

    女童哇的一声嚎嚎大哭,但她挣扎没几下便直接断气。

    “这小孩啊,还是生吃最好。其他烹饪,容易损伤肉质。”尉尘和岫魂大谈特谈。岫魂也不见怪,含笑在旁听着。血海吸血练功,也不比六臂魔宗差多少,对魔门这种举动习以为常。

    “不过这女孩的血被吸走不少,精气头不怎么充足。”尉尘皱眉,心中有些不满。在这方面,六臂魔宗更喜欢和阴冥宗在一起。他们吃肉,阴冥宗收集骨头,可谓双赢。

    肉没什么嚼头,尉尘抓起女孩的头往旁边一砸,伸手抓脑浆吃。然后含糊说:“说起来,门口那几个玄门仙人,我们怎么办?就在这里傻等着?”

    “不忙,只要老兄抓住的这人在手,回头宋师兄自然会来救我们。”

    尉尘目光看向昏迷的王文柏。他脸上露出贪婪之色,舔了舔嘴唇:“宋师兄只用心脏炼宝,那么血肉的话应该可以给我吃点?”

    说着,他便要去挖心。

    “不忙不忙。”岫魂拦住尉尘:“这事,还是让师兄到了,他自己来吧。”

    清泓正是此刻进入宫殿,看到两人对话,又看到地上的女童尸体,皱起眉头。

    “六臂魔宗的人!”清泓露出厌恶之色,心中将尉尘摆放在必杀名单上。这人留着,便是一个祸害!

    就在他准备暴露身藏,出手救人的时候,尉尘和岫魂默默练功等待同伴来救援。不久,有血仆上前将其他孩童以及王文柏带下去。

    清泓想了想:“救人为先!”于是,跟着血仆在魔宫中转悠。

    血灵魔池和阴冥宗的气象又大不相同。血莲魔宫气象恢弘,并不逊色人间君王的殿宇。

    清泓心中暗道:“至少他们不会跟师祖一样,成天在棺材阴宅里头睡大觉。”想到九阴山那座阴宅,清泓心中腻味不已。好端端的活人,干嘛在阴宅住着啊。

    走着走着,清泓听到不远处的偏殿传来一阵低吼声。

    两个血仆撇撇嘴:“元初平这家伙够能坚持的。到现在了,居然还不肯吸血。”

    另一人迟疑说:“要不然,我们扔过去几个童子,让他早点吸血了事?”

    “算了吧。他不是骨头硬么?回头让他跪在地头求我们。”

    在所有人都屈服于魔门的规矩,一个个低头认命的时候,居然有人敢站起来?

    不用岫魂多费手脚,自然有人看元初平不顺眼,想要打碎他的骨头,让他老老实实跪下来。不然他的存在,岂非显得大家太没骨气?

    清泓听到前因后果,突然心中一动,很想去看看这个硬气的主到底是谁?除却他之外,居然还有人敢反抗魔门的规矩?

    他记下孩童和王文柏关押的地方,偷偷前去元初平所在的偏殿。

    元初平这几日不肯吸人血,显然还有一点善念未泯。而这点善念,正是魔门所忌讳的。这说明,日后他有可能反叛魔门。所以,必须将他强行绑在船上,让他这辈子都无法离开。

    这种性格倔强的人,大多都是人才精英。他们进入魔门,心中底线破灭后,会成为更大更凶厉的魔头。这是魔门唯一晋升的门路。

    想要在魔门出头,必须比其他人更狠辣,更恶毒,最终才能有一线跳出去的可能。

    这是血海画出的棋盘,是血海定下的规矩,绝对不容许有人违抗血海的意志,血海嫡系更是如此。

    元初平如今已经徘徊在生死边缘。三日之内如果再不吸血,就会被岫魂处死。不过也用不了三日,他这几日不吸人血,体内热血沸腾,逐渐焚烧五脏。而且好几日不进米水,今朝眼看便撑不下去。

    叮——

    突然,有水滴之声在耳畔响起。

    元初平朦朦胧胧睁开眼,看到面前青光闪耀,似乎有人在光辉中出手救自己。

    三光神水润泽万物,元初平意识有些恢复,看到面前手持碧叶的修士。

    “你是……是仙人?”

    元初平心中一惊,看看四周,不知该不该出言呼救。

    清泓看着眼前男子,他浑身遍体鳞伤,到处都是自己抓挠留下的伤痕。比天成子当初的血咒惩戒,更为厉害。

    “你为什么不吸血?”

    “因为我是人。”元初平默默爬起来,盘坐好后,语气冷淡:“我已经已经入魔。不敢奢望前辈出手救我。只是那些孩童实在无辜,若前辈乃仙家高人,还请您发慈悲心,救一救他们。”

    “不用你说,我自然会救人。”清泓好奇打量元初平。像这种硬骨头,他在魔门还是第一次见。

    前不久招揽天成子,那人怎么说的?一点都不敢违反魔门的规矩,只巴巴望着那些魔巨擘能够给他留下一线生机。

    “你入魔门,后悔么?”

    “后悔?后悔有用么?”元初平露出自嘲的笑容:“自作孽,不可活。是我当初太小看魔门了。”

    当初元初平为给家人报仇,戾气深重。只认为魔门仅仅是功法路数和玄门不同,所以拜入魔门,只认为自己可以出淤泥而不染。最终修成魔功,不去作恶就成了。

    但魔门会傻傻等你练成神功后脱离魔门?如果真这么容易,也不会几千年来只有仙魔格局。

    清泓从穿越的第一天开始,便有这个念头。可直到遇见涂山后,才真正有心思从魔门离开。

    在人仙境界前修成古修道统。这一步,正是最让涂山以及陈娘娘所看中的一点。

    有大毅力大决心从魔门破墙而出,这才让陈娘娘青睐有加。

    不然,真依仗那一点救人情分。等日后两人因果了却,陈娘娘指不定就是第一个戳死他的人。别忘了,陈娘娘知道他全部底细。绝对不会让他利用手段在外头为非作歹。

    当初,女仙给他的路线,不过是转世之后拜入自己门下。首要的前提,就是放弃魔功修行。

    直到清泓真正转修炼气士后,女仙才费心帮他找师兄讨教破解血咒的方法。

    而且,涂山那个鬼灵精,如果不是确认清泓对他没有威胁,而且有陈娘娘在,怎么会这般对待他?

    当日,如果陈娘娘不去妖族圣地。清泓绝对不敢轻易应下涂山的邀请。跟那个狐狸精去妖族圣地,摆明要被他坑啊。

    望着元初平,清泓似乎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如果你面前有一条脱离魔门的办法,你愿意走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