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青灵诛心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黎氏后裔
    冷风阵阵,吹在姜玄脸上。

    寐境中的一切都如幻似真。

    姜玄的拳头微微握紧,试图凝神运气,却使不出半分力气。显然,想要脱困而出,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苏季作为郁红枝的儿子,虽然不会剑术,但魇术的天赋显然不低。姜玄没想到短短数月,他便已将青灵魇术修炼到这般炉火纯青的地步。

    姜玄很久没遇到一个人能令他兴奋的对手了。他嘴角上扬,猛然推开面前的一扇破旧木门!

    噗通!

    一个人影被仰面撞开,无力地向后栽倒。

    那是一个衣不蔽体的瘦弱女子,腰肢纤细,胸部平坦,应该还是个孩子。

    姜玄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孩,呼吸逐渐变得急促。

    那纯真的容颜,那哀婉的眼神……眼前女孩就是姜玄的妻子。

    女孩慢慢爬起来,将胸前的衣衫整理好,低声恳求道:

    “我现在很累……能不能先给点东西吃……”

    姜玄微微阖目。他记得这是妻子曾对自己说过的第一句话。她把第一次见面的姜玄,当做想要侵犯她的士兵。

    这是来自姜玄内心深处的记忆,一段早已经被遗忘的记忆。

    此时,这段记忆像一本落满灰尘的旧书,又被重新翻了出来。

    姜玄感觉裤子被揪了一下,低头一看,发现女孩正拽着自己的裤腿。

    女孩脸上布满脂粉与肮脏的泪痕,左耳垂有戴过耳环的痕迹。她是一位大家闺秀,她并不属于这里,她的长相与西域人不同。姜玄想起妻子是一个周人。

    “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好饿……”女孩虚弱地说。

    姜玄心头涌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他如果还有泪,现在早已经流下,但他没有。很多年前,他的眼泪就已流干。现在的他无情可伤,无泪可流,唯一可流的只有血,毒蛇一般冰冷的血。

    冰冷的目光扫视着眼前的女孩,姜玄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只有他自己是真实的存在。像现在这样被禁锢在魇术寐境中,他还是第一次。

    他过去叱咤风云的时候,从不把任何魇术放在眼里。能成功对他施术的人,普天之下屈指可数。就算真的中招,他也能凭借强大的玄清气强行破除术法。然而,他现在修为尚未恢复,有多少把握走出寐境,连他自己也无法准确估量。

    姜玄给女孩的回答只有一个字:

    “滚!”

    说罢,他抬起脚,就要从她身上踩下去!

    女孩睁大眼睛望着他,显然已经连躲的力气都没有了。

    嘭!

    门外忽然冲进一个大汉!

    姜玄的身子猛然被撞开,只见那大汉手提一把雪亮的战刀,看装束是一位周人军汉,身上明显可见五处刀伤。军汉握刀的手很大,食指少了半截,显然是在战场拼杀的时候被削断的。

    军汉直勾勾盯着女孩,一双肿眼里充满疯狂的肉欲。他不是没看到姜玄,只因附近像姜玄现在这样衣衫褴褛少年随处可见,无人敢阻拦一个带刀的军汉。

    “嘿嘿嘿!美人!久等了吧!”

    说着,一只大手伸了出去,军汉揪住女孩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拖走,撕开她的衣服,粗暴地抚遍她的全身。

    女孩是周人,军汉也是周人。

    这不是种族之间的仇恨,只是单纯的禽兽行径。

    女孩秀气的脸因为绝望而扭曲,朝姜玄颤抖着伸出手,呼喊道:

    “救命!求你救救我!”

    姜玄面无表情,只是眼睁睁地看着。

    军汉阴森森地笑道:“他不敢救你……他是个孬种!”

    说完,军汉淫笑着,扯过女孩纤细的手,使劲拉向自己的下半身。

    这一切都是曾经在姜玄眼前发生过的画面。

    姜玄依旧冷眼旁观。不是因为女孩并非自己真正的妻子,也不是因为害怕被幻觉左右,现在的他只是单纯地麻木。就算这一幕真的发生在现实中,他也同样会无动于衷。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少年破门而入。

    黑衣少年举起一块大石头,用力砸向那军汉的后脑!

    咚!

    一声闷响!

    军汉还没来得及回头,脑后就被砸出一块凹陷,翻着白眼,倒了下去。

    黑衣少年双眼布满血丝,目中充满仇恨的意味。他将军汉的尸体拖到一边,快步来的女孩身边,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在她身上。

    女孩蜷缩成一团,颤抖地望着黑衣少年,热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哽咽道:

    “……你是?”

    黑衣少年眼中的戾气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暖的笑容。

    “我叫姜玄。”

    话音刚落,一旁的姜玄陡然一惊,旋即盯向黑衣少年的侧脸,蓦然发现他的容貌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样。

    黑衣少年是曾经的自己?

    姜玄脸上毫无变化,心中的疑惑却纷纷涌上心头。

    黑衣少年俯下身子,用一种安慰的语气对女孩说:

    “别怕,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然而,女孩听了他的话,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惊恐,哆嗦着问道:

    “那……他……又是谁?”

    女孩看了看那黑衣少年,举起颤抖的手,指向少年身后一直冷眼旁观的姜玄。

    黑衣少年眉头紧蹙,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

    “还会是谁,一个见死不救的混蛋罢了!”

    说完,黑衣少年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转身看到姜玄时,他突然愣住了。

    “你……你是谁?”黑衣少年望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惊愕地问。

    姜玄低着头,一语不发。

    黑衣少年抬高声调,喊道:“我在问你话!”

    姜玄抬起头,猛然伸手掐住他的脖子!

    那个姜玄模样的少年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掐得吐出舌头,满面血红,全身无力的挣扎。

    姜玄目光冰冷,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他感到少年的脖子越掐越细,眼前忽然一阵迷蒙。

    黑衣少年化作一团黑色雾气,消散无踪。

    姜玄顿时心神震动,这才醒悟自己杀死黑衣少年的瞬间,身上的玄清气已经大量流失!

    “黎如魅……那个贱人!”姜玄大喊一声,神色蓦然发生前所未有的改变,瞳孔剧烈的收缩,面露出骇然之色。

    他想起一件往事。

    西域曾有一个以狐狸为图腾的黎氏部族。族中男子擅长通灵,女子容颜不老。黎氏祖先第一个修成青灵魇术,因此辉煌一时。直到后来的某一天,黎氏部族被姜玄率军一举歼灭。

    黎如魅作为黎氏最后一位后裔,行踪始终飘忽不定。

    姜玄一心想除掉这个女人,不曾想她趁自己离国的时候,成为玄狐宗掌教的夫人。

    无论墨殊,还是苏季的魇术都是黎如魅亲传。

    目前事情的发展,远比姜玄想象中棘手得多。

    苏季的魇术寐境真真假假,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其中蕴含着未知的玄机。这不是轻易可以破解的魇术,这一点姜玄越来越肯定。

    姜玄慢慢朝女孩走去,双手捡起地上砸死军汉的石头,冰冷的目光转向那个女孩。

    望着一步步紧逼而来的姜玄,女孩的目光透出疲倦与恐惧,凌乱的头发陡然滑落,遮住她美丽的眼睛。

    “主子!万万不可……”

    耳畔传来白公公的声音。

    “白袍……”姜玄低声道。

    白公公回应道:“主子,您已经和那个戴面具的在碧游宫外站了两个多时辰,外面现在天都黑了。”

    姜玄想起白公公的痿阳之体是魇术的克星,于是问道:“你潜伏在黎如魅身边多年,应该小有收获吧。”

    “奴才探知,但凡魇术都有破绽。施术者为控制寐境的变化,通常会亲自扮演其中的某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魇术的破绽所在。刚才的黑衣少年是施术者的诱饵,一旦杀错人就会大量耗损玄清气,而杀掉施术者元灵变化的真身,就能一举破解魇术!”

    姜玄缓缓放下手中的石头,道:“我要你从外面直接攻击施术者,这样内外兼施,事半功倍。”

    白公公恍然大悟。“果然还是主子高明!那奴才现在就帮主子从外面偷袭那个戴面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