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一念永恒 > 第五十二章 落陈叛变
    与此同时,落陈家族所在的宅子地底,赫然存在了一处庞大的地宫,此地有一处血湖,血湖内有无数骸骨浸泡。
  
      四周有阵法光芒闪耀,无数落陈家族的族人,正一个个跪在四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密密麻麻,每一个族人跪的地方,都是这阵法的一个节点。
  
      他们每个人都沉默,右手划开,鲜血落下,融入身边的节点内,汇集全族所有族人的鲜血,凝聚在中心的血湖内。
  
      湖水中心,有一个老者盘膝打坐,这老者白发苍苍,可却不怒自威,此刻打坐时每一次呼吸,血湖都在沸腾。
  
      就在这时,老者的双眼猛地睁开,其内露出一抹血光。
  
      “怎么回事!”他阴冷的声音在这地宫内回荡。
  
      距离他最近的一圈族人里,有一个青年低声开口。
  
      “老祖,灵溪宗有三个外门弟子到来,他们来的太突然,晚辈措手不及,担心影响我族大事,以我在外的傀儡之体,本打算用阵法配合其他傀儡将三人击杀,可惜……晚辈无能,只击杀了一人,让其他两人逃走,至于之前被擒的那位弟子,也被……救走了。”这青年正是白小纯三人所看到的那位与他们厮杀之人。
  
      他心底也郁闷,灵溪宗弟子失联,一般至少需要半年时间才会被确定失踪,也只有那个时候,才会安排弟子去探查,这样的话,到了落星山脉,往往需要九个月左右。
  
      可如今只过去了四个月,居然有灵溪宗弟子到来,别说是他,整个落陈家族都没想到,毕竟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且他们家族之前也没露出什么征兆,按照道理来说,是不可能这么快的。
  
      至于那侯云飞,如果不是查出了他们落陈家族的秘密,他们也不愿将其擒住,原本按照他们的计划,只需半年就可完成,一旦完成,从此家族就可海阔天高,摆脱灵溪宗的掌控!
  
      可如今还差一个月……
  
      “两个外门弟子……哼,老夫已开启阵法,封印四方,你安排人去将他们尽快击杀,只要再过一个月……一切就足矣!”老者淡淡开口,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重新闭上了眼。
  
      青年深吸口气,低头称是。
  
      不多时,有七道身影,从落陈家族的宅子内蓦然走出,当首者正是那位青年,此刻真身修为显露,竟是凝气八层的样子。
  
      其他六人,最弱的也都是凝气六层,还有两人是凝气七层。
  
      “他们逃不了多远,追!”七人身体一晃,一个个目中露出杀意,直奔丛林。
  
      丛林内,白小纯与杜凌菲扶着昏迷的侯云飞,向前疾驰而去,他也尝试取出了飞行舟船,只是此地的阵法不但隔绝了信息的传送,甚至连舟船都无法运转。
  
      这一幕让白小纯与杜凌菲,面色更为难看。
  
      一路沉默,二人扶着侯云飞咬牙奔驰。
  
      白小纯面色苍白,他此刻的危机感已到了极致,全身的每一寸血肉都在尖叫不说,甚至仿佛都在传递给他一个强烈的诉求,在告诉他,一定要快逃!
  
      稍微慢一点,就会死在这里!
  
      这种死亡的危机,比冯炎带给他的还要强烈无数倍,毕竟冯炎就算要对他出手,也是有顾忌的,需要暗中坑杀。
  
      而他只要警惕,虽避不开全部,可却能避开大半,甚至能找到机会去反击。
  
      可眼下……白小纯一想到自己等人掌握的消息,就心在颤抖,额头不断流下冷汗,这种关乎一个修真家族叛乱的消息,别说是落陈家族了,就算是白小纯这里,也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击杀。
  
      对方必定是不惜代价,也要将自己等人彻底灭口。
  
      不会是暗中出手,而是如雷霆一样直接灭杀。
  
      甚至不可能给他们时间逃的太远,说不定如今落陈家族的族人,就在后方追击而来。
  
      “该死的执法堂,这任务……这任务根本就不是外门弟子能接的!!”一想到落陈家族还有筑基老祖存在,白小纯更是哆嗦了。
  
      “筑基啊……凝气与筑基强者比较,仿佛凡人与凝气之间的差距……”白小纯呼吸急促,眼睛都红了。
  
      “我修行……是为了长生啊……”白小纯欲哭无泪,看了眼侯云飞,他总不能为了速度快一点,把侯云飞扔下,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
  
      杜凌菲面色苍白,她修为最弱,体内灵气有些恢复不过来,此刻泛起阵阵苦涩,她知道这一次必定九死一生,甚至有很大的可能,十死无生,若是冯炎在的话还好,毕竟以其凝气七层的修为,只要对方的筑基老祖没出现,或许还有一拼之力。
  
      可如今冯炎死亡,她自己这里只是凝气五层,始终无法突破,而白小纯……对于怕死的他,杜凌菲没有任何指望。
  
      “想不到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就要死在这里。”杜凌菲惨笑,可却银牙一咬,不到最后,她绝不会放弃生机,此刻一拍储物袋,取出丹药吞下,看了看面色苍白哆嗦的白小纯,杜凌菲轻叹,这个时候,她对白小纯也都没有什么轻蔑了,拿出一个丹瓶扔给白小纯。
  
      “白师弟,注意体内灵气要随时补充。”
  
      白小纯一愣,接过药瓶,沉默中打开,吞下一粒,似想起了什么,从冯炎的储物袋内取出了两个丹瓶。
  
      “冯师兄这里也有丹药。”他说着,分给了杜凌菲一半。
  
      杜凌菲默默接过,二人速度不变,再次疾驰,渐渐的,来到了当初发现侯云飞玉简的地方,看着那颗大树,杜凌菲心底长叹一声。
  
      可此刻后悔没用,二人扶着侯云飞再次飞奔,渐渐的杜凌菲的速度越来越慢,白小纯着急,一把拉着杜凌菲的手臂,带着她与侯云飞狂奔。
  
      杜凌菲早就发现白小纯这里速度始终飞快,此刻被他抓住手臂,她下意识的就要挣扎,可看到白小纯苍白的面孔以及目中露出的恐惧,她心底一叹,任由白小纯抓着自己的手臂,一同冲出。
  
      就在这时,侯云飞身体一抖,慢慢睁开了眼,目中露出疲惫。
  
      “白师弟,不想数年一别,你我竟是在这里相遇。”侯云飞苦笑,看着扶着自己的白小纯与杜凌菲。
  
      杜凌菲一看侯云飞苏醒,连忙拿出丹药递了过去。
  
      “侯师兄……”白小纯望着侯云飞,也叹了口气。
  
      “我们还是有希望的,那落陈家族为了一己私利肆戮凡俗,取骨换血,而那位筑基老祖,要主持逆血**,不可能亲自追来,而且整个落陈家族如今都在阵法内,所以……追来的人不会太多!”
  
      “此地虽无法向宗门传出信息,可只要逃出一定的范围后,必定可以!”
  
      “而这种大事,一个修真家族的叛乱,只要宗门知晓,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侯云飞笑了笑,从杜凌菲那里拿过丹药,吞下后目中精芒一闪,不再在让白小纯扶着,而是咬牙与二人一起飞奔。
  
      如此一来,三人速度更快了一些,渐渐已看到了落星山脉的边缘,不多时,三人一冲而出,杜凌菲立刻拿出玉简试图联系宗门,可面色却更为苍白,苦涩的摇了摇头。
  
      “还是不行……”
  
      白小纯心底咯噔一声,侯云飞沉默。
  
      三人没有说话,纷纷闷头继续前行,可就在这时,突然的,他们的身后有呼啸声瞬间传来,在三人面色变化的刹那,七道身影,在嗖嗖之声中,于丛林的另一个方向,蓦然冲出。
  
      当首者,正是那位凝气八层的青年,他一眼就看到了白小纯三人,目中杀机一闪。
  
      “我之前就说过,你们……逃不掉!记住,杀你们的人,叫陈越!”
  
      “杀了他们!”落陈家族的众人,各自取出法器,一个个目中露出寒芒,蓦然冲来。
  
      白小纯三人面色大变,一个个咬牙速度再增。
  
      陈越冷笑,大袖一甩,立刻一个紫色的骷髅头出现,迎风见长,化作半丈大小,发出森森笑声,直奔白小纯三人,速度之快,瞬间临近后,在陈越遥遥一指之下,居然自行的崩溃爆开。
  
      轰的一声,形成了一股冲击,直接将三人分开,使得杜凌菲与侯云飞身体猛地被阻挡停顿下来,立刻就被落陈家族的族人追上围绕。
  
      而白小纯速度本就极快,之前要带着杜、侯二人,此刻散开后,他没有想太多,速度自然而然的全力展开,风声呼啸,竟一下子暴增一大截,落陈家族的族人还没等将其围住,他就刹那冲了出去,此刻已跑出了数十丈外,且看起来,似乎速度还在增加。
  
      他的速度这么一暴增,无论是那位凝气八层的陈越还是其他落陈家族的族人,都愣了一下。
  
      “跑的倒快,先杀了这两位,再去追此人!”陈越淡淡开口,挥手时,杀意滔天,直奔杜、侯二人。
  
      轰鸣间,杜凌菲喷出鲜血,勉强支撑,全身上下血迹斑斑,被数人围住,她心知必死无疑,此刻遥望白小纯远去的背影,她惨笑起来。
  
      白小纯怕死,此事她早就知道,虽然心中难免复杂,可更多的,则是苦涩与绝望。
  
      “白师弟,希望你能逃出去……”杜凌菲掐诀间,飞剑呼啸而去,凭着举重若轻的速度,与身边众人再次对抗,鲜血又一次喷出,身体已摇摇欲坠。
  
      侯云飞也惨笑,眼中露出精芒,他低吼一声,哪怕此刻灵气近乎枯竭,可依旧不准备放弃,甚至他咬牙之下,准备即便是死,也要争取拉着对方几个人一起同归于尽,为白小纯那里,争取更多的时间。
  
      --------------
  
      今晚12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