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极品帝王 > 第1061章身份暴露,谋定后动
    文季师,司徒,余泽琼,苏秦,做事毫不拖泥带水,得到皇命,按照林枫要求,快部署。

    寒冬降临,天气冷冽,却阻挡不了燕宋明争暗斗,汉城与牟城战事。

    是故,冷冽寒冬,照样充满战争气息。

    不过,所有战争,由战争变换战场,却依旧枪林箭雨,危险淋漓。

    余泽琼接到林枫授命,综合燕国实际经济,与他治理朝政方法,推行行之有效经济政策。

    感谢皇上信任之余,唯有全心全意,把想法政策,演变成现实,解决燕国粮价抬高现象。

    诸侯国财阀,商会6续撤离,余泽琼亦6续退出政策,在大燕内扶持商贩。

    尤其,支持退伍老兵,积极参与大燕经济变革中。

    许多昔日被诸侯国商人垄断,把持行业,均被这些曾经战场能征善战老兵接手。

    朝堂亦积极参与,主动出银钱支持和扶持。

    类似铁矿,战马,食盐,药材,粮食等重要物品,有关大燕军事储备物资,随余泽琼推着政策,逐步得到落实,渐渐易主。

    不被朝堂控制,便被由户部出资的商人控制。

    所以,对外开疆辟土战争结束,大燕经济领域战争,照样如火如荼。

    至于对大燕影响极大粮食问题,余泽琼更率先入手解决。

    与户部官员亲自调研,颁布新政,调控粮价,抓捕恶意哄抬粮价的不良商贩。

    朝堂颁布命令,各地府衙开仓赈粮,从而打压不良商人,抬高粮价的想法。

    对待关乎百姓生活的粮价问题,余泽琼带户部官吏,与各州官府官员齐心协力治理,更有司徒亲自照会刑部官吏,采取冷酷刑罚,处置计划国难财的商人。

    两套连环策略实施,诸侯国撤离,粮商哄抬粮价想法,渐渐胎死腹中,刚刚哄抬起来的粮价,亦逐渐恢复正常。

    余泽琼治理经济时,苏秦没有停留,为快接触起义军危机,及铲除柳灼崖,贺柄章,韩韬。

    他亲自坐镇暗剑总舵开,亲自筹划,派出暗剑精锐,前往汉城与牟城地区,欲联合冯石虎,鞠文泰,公开柳灼崖等人意图。

    力争在柳灼崖行动前,在宋国与兵家中埋下祸根,率先斩断柳灼崖,贺柄章,韩韬控制起义军念头。

    潜伏起义军中暗剑精锐,亦设法寻找机会,刺杀已经抵达牟城中韩韬。

    相较余泽琼治理经济,苏秦设计破坏宋国意图,清除柳灼崖三人,难度奇大。

    必须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假若不慎,引起兵家与宋国联合,事情会变得异常糟糕,燕国内忧外患,徒增几分。

    文季师,司徒部署破坏女帝与宋起,挑起大宋内战,更旷日持久,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

    三人成虎事多有,流言四起人必乱。

    苏秦派出的暗剑精英,密集穿梭汉城与牟城周边,散布宋国意图,在人心惶惶的起义军中,引起轩然大波。

    同样,让柳灼崖,贺柄章,韩韬身处险境,肃清兵家弟子,控制起义军,难度暴增数倍。

    韩韬抵达牟城,柳灼崖与贺柄章马不停蹄抵达汉城。

    抵达赵国,柳灼崖与贺柄章没有直接前往汉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起义军控制权。

    相反,柳灼崖在邯郸密切活动,凭借昔日赵国地位,旧交颇多的优势,联合赵国旧贵族,扩大宋国在赵国旧部中的影响力。

    柳灼崖心似明镜,他与贺柄章率领少数亲信,抵达燕国,孤立无援,若不寻求强大后援,在燕国行事难度极大。

    若不慎事情败露,他无法想象,究竟怎样自燕军匆匆包围中逃离。

    况且,现今起义军,绝非当初漫无目标的义军,经过兵家弟子清洗赵国旧部,起义军变成兵家手中利箭,也越有秩序,越有战斗力。

    加之,兵家势力非同小可,又与宋国有前嫌,他与贺柄章要自兵家手里夺取起义军控制权,难度无异于登天。

    除非有重大力量,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创兵家力量,可惜,这样很难让起义军安心归顺。

    柳灼崖在邯郸积极活动,联系昔日同僚。

    众多赵国旧臣,要么在燕国铁血镇压中,伤亡众多,家族受到严重打击。要么在大燕统治下,获得利益,渐渐遗忘复兴赵国念头。

    是故,柳灼崖在邯郸活动,虽联系不少旧部与昔日同僚,收获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贺柄章抵达邯郸,亦没有空闲,按照柳灼崖吩咐,调查起义军。

    调查义军与燕军对峙情形,调查起义军战斗力,调查起义军数量,及起义军占领的城池多少。

    照柳灼崖所言,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又或义军在燕军打击中,处境糟糕,便没有必要花费工夫,冒生命危险,前往汉城,控制起义军。

    贺柄章派遣随行亲信,前往汉城周边,及邯郸四面查询,尽可能在不暴露身份情况下,了解天狼军情况。

    根据各方亲信,传回邯郸的消息,贺柄章察觉,起义军处境,规模,战斗力,比想象中乐观许多。

    除起义军数量,没有对外宣称的数十万外,起义军整体实力在兵家训练中,逐渐变得强大。

    亦汉城为中心,抵御恒邦昌率领的十万燕军,双方僵持月余,恒邦昌帐下燕军,竟不曾剿灭义军,收复失地。

    加之,兵家弟子不断在大燕内活动,使义军数量不断增加,亦有近二十万。

    军械粮草,由兵家支持,渐渐向正规化转变。

    得到义军消息,贺柄章越觉得有必要肃清兵家势力,控制义军。

    然而,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义军虽强大,却也意料之外消息。

    调查起义军过程中,探子传回消息,燕军将领冯石虎率铁甲骑兵,即将抵达邯郸,亲自坐镇邯郸,征讨盘踞汉城的义军。

    其次,前往汉城的探子传回书信汇报,汉城内传消息,义军头领范文成拒绝宋使入境,强行闯入者,杀无赦。

    贺柄章猜不出义军头领范文成,为何突然颁布这样的消息。

    不过,从目前种种迹象中,贺柄章意识到问题严重性。

    这种问题,不仅保护冯石虎亲自率军坐镇邯郸讨伐义军,亦保护范文成对宋国态度。

    他与柳灼崖,计划控制起义军,现今冯石虎率讨伐军抵达,加之他们无法前往汉城。

    岂不意味,在邯郸所有努力,前功尽弃。

    贺柄章不敢犹豫,匆匆拜访柳灼崖,商讨解决方法。

    在他看来,宋国与兵家有嫌隙,然而,兵家绝不会无缘无故拒绝宋使入境。

    何况,他在调查起义军讯息,各方亲信身份却隐藏很好,极难暴露,范文成怎样晓得他与柳灼崖秘密来到汉城呢。

    加之,冯石虎率军抵达邯郸,若获悉他与柳灼崖潜伏邯郸,势必派军擒拿,故而,他与柳灼崖必须离开邯郸。

    找到柳灼崖,贺柄章开门见山,把事情前因后果,及心中担忧,全盘托出。

    近期,柳灼崖联系赵国旧部,自投降大燕的旧部中,获悉燕帝派讨逆军前往邯郸,是故,对冯石虎到来,不觉得有意外。

    托肘沉默少时,柳灼崖双眸盯着贺柄章,直言道:“贺将军,无需紧张。此刻,起义军中传出消息,表面要么赵国旧臣中,有人泄露你我身份,要么燕国探子,察觉你我抵达邯郸,猜出你我意图,故意传播流言,破话你我图谋。

    柳某结交的旧部,值得信赖。是故,唯有说明,你我秘密抵达燕国消息,被燕国团探子获悉。”

    柳灼崖在邯郸中,秘密联系旧部,仅仅声称复兴赵国,丝毫不提入燕真实意图。

    所以,在他看到,即使有旧部与兵家暗通曲款,范文成亦不会知晓宋国图谋。

    “柳大人,燕国无耻,挑拨大宋与兵家,加之,冯石虎率军抵达邯郸,你我该怎么办?”贺柄章听柳灼崖解释,心中越紧张,若两人身份被大燕密探获悉,冯石虎整军后,第一件事,恐怕就是抓捕他们。

    这会儿,邯郸城危机四伏,他们率领少数亲信,在邯郸与汉城活动,若冯石虎派出密探刺杀,他们处境,将非常糟糕。

    稍有不慎,可能葬身异乡,无法完成女帝交代任务。

    闻声,柳灼崖神色变得严肃,有些气恼道:“贺将军,近期柳某召集不少昔日同僚,希望联合他们,共同为宋国出力,尽管少有人配合,但是,总算小有收获,有人答应暗中给予你我帮助。

    当前,咱们需要个良好契机,率军抵达汉城,雷霆手段,清除兵家在义军中势力。”

    “柳大人,此刻,你暗中大概掌握多少力量,柳某觉得,此事你我必须快行动,免得冯石虎下令抓捕你我,带来无妄之灾。

    又或冯石虎亲自率军讨伐义军,提前攻陷汉城等城池,使得你我计划落空。”贺柄章面色冷凝,内心火急火燎。

    他不清楚柳灼崖近期在赵国内,究竟做何事,然而,他意识到两人处境,已经开始变得非常危险。

    再逗留邯郸,与在刀尖行走,没有区别。

    柳灼崖颔轻笑,安慰道:“贺将军,你过于担心了。冯石虎率铁骑,与恒邦昌在邯郸汇合。

    若柳某猜测不错,冯石虎与恒邦昌,不久肯定主动出战,先制人,打击义军嚣张气焰。

    那时,就是你我前往汉城最好机会。”

    起义军对燕国来说,如芒在背,前期燕军主力在南方,无法兼顾起义军,现今,携大胜之威归来,势必剿灭义军。

    加之,燕国与兵家有死仇,不死不休。

    柳灼崖自诩还算了解林枫性格,清楚林枫行事手段,绝对铁血镇压起义军,把兵家在燕国内部,这个毒瘤彻底清除。

    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一旦起义军遭遇讨逆军攻击,处境危难,势必吸收所有可利用的力量,他与贺柄章前往汉城,十拿九稳成功。

    贺柄章闻声,不仅不赞同柳灼崖言语,而且变得越焦急,急问:“柳大人,有入主汉城想法,可能清楚燕军何时进攻汉城,铲除起义军,又是否想过,若义军与燕军交战,一败涂地怎么办?”

    贺柄章兵法得李牧真传,加之博览群书,很有主见,得知柳灼崖想法,贺柄章担心按照柳灼崖计划,在他们身份暴露时,继续等待时机,反而会错过控制起义军的最佳时机。

    毕竟,冯石虎非等闲之辈,连李牧亦忌惮对方,帐下铁骑战斗力强大,他亲自坐镇邯郸讨伐义军,极有可能迅雷不及掩耳,清剿汉城义军,不会留给他们任何控制起义军机会。

    何况,起义军陷入危机,他与柳灼崖勉强控制,亦大局不利时,无法阻挡锋芒毕露燕军,更不要说,扩大起义军,提升义军战斗力,驻扎燕国,主动在燕国攻城略地。

    贺柄章没有犹豫,急切向柳灼崖道:“柳大人,贺某认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时不我待,你我不能再等待下去。必须趁冯石虎尚未出兵征讨义军,主动寻找机会,控制起义军。

    不然,措施良机,很难改变目前局面。”

    柳灼崖抬头瞥向贺柄章,冷语询问:“贺将军,你有何方法?”

    “末将觉得,该寻找机会,直接把兵家子弟全部斩杀,趁乱控制起义军、”贺柄章道出自己计划,道:“具体说来,末将觉得,可在赵地寻找与兵家弟子关系不错的人,设宴邀请,趁机斩杀。”

    “倒是有合适人选。”柳灼崖颔,陷入沉思中,若按照贺柄章建议,兴许会成功。

    假若失败,问题就变得非常严重,他与贺炳章会不受兵家欢迎,亦遭燕国密探追击,岂不意味,必须急离开大燕。

    不过。柳灼崖亦清楚,贺柄章建议,乃当前最好的机会,若不实施,问题亦非常严重。

    许久,柳灼崖点点头,道:“贺将军放心,此事,就按照将军说的办,但是,你我必须详细部署,万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是!”贺柄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