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宅斗不如御只鬼 > 第750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你是说,你那位父亲,还拥有‘小白脸’的潜质?!”

    杜芷萱猛地瞪圆了眼,就连声音都因为满腹的震惊而变了调:“林太医,你怎能如此说父亲呢?!”

    不待林太医回话,杜芷萱又慢悠悠地补充道:“就算‘小白脸’,那也是有能力,有实力,有权势的小白脸,可不是靠女人上位的那种货色呢!”

    林太医:“……”

    呵呵哒!

    她就知道,杜芷萱这张“狗嘴”里,又怎会吐出象牙来?!

    “如今,我算是知晓,那些得罪你的人,会落得个何等凄惨的下场了。”话虽如此,但,轻抚衣袖的林太医却并不觉得,这样的杜芷萱有何不好。

    这个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的,倘若,不想被人随意搓圆揉扁,那必需展露出自己的爪牙。

    “其实,我这个人,一直都很善良的。”杜芷萱撇撇嘴,“你也瞧见了,这么多年来,我何时主动出手对付过谁?”

    至于原身的仇恨?

    说实话,从最初,到现在,杜芷萱依然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在她看来,原身那样愚蠢懦弱的性子,再活个几世,经历再多的艰辛困苦,也不过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既然,原身明明有重新来过一次的机缘,却偏偏因为前世那样凄惨的现状而放弃,甘愿将这具身体交托给她这个异世之魂,那么,又岂能祈求她帮助原身一报前世恩仇?

    当然,那些欺凌原身早已习惯成自然,在她附身之后,依然将她当成软柿子来随意坑害算计的人,却是真得“自讨苦吃”,不能怨怼她会使出“以牙还牙”的手段。

    ……

    倘若,林太医等跟随杜芷萱已有好几年的鬼鬼们,知晓杜芷萱心里的这些想法,只怕会毫不犹豫地对天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以此表明对杜芷萱这等“言不由衷”行为的鄙夷和不屑。

    不就是报仇嘛?至于给自己找那么多的理由?!

    若,杜芷萱真得继续忍耐下去,不做出任何的反抗,他们才会觉得纳闷,好不?!

    林太医飘到杜芷萱面前,问道:“你不打算再做些什么?”

    “我还要做什么?”杜芷萱眨眨眼,满脸的无辜和好奇。

    这模样,落在旁人眼里,倒还有那么几分说服力,落在林太医这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鬼眼里,却是立刻就显露原形。

    围着杜芷萱飘了一圈,佯装察看了下杜芷萱身后那并不存在的狐狸尾巴后,林太医才道:“比如说,令人将消息透露给老夫人和钱氏,让她们明白,自己早已身中巨毒。并且,这毒,还是对方收买了自己身旁绝对忠心可靠的下人,投放在自己的饭食茶点中的。”

    这样的打击,哪怕,自诩心性坚毅,性情凉薄,唯利是图,自私自利,不将旁人放在眼里,一心满足自己私欲的老夫人和钱氏都绝对忍受不了。

    如此,候府将会再次上演大戏。

    “这倒不必要了。”杜芷萱轻笑一声,道:“若可以的话,我希望三五年内,她们都能活得好好的。”

    虽然“大病不断,小病频繁”,但,依然保留着这条性命,继续看这世间风云变化,体会一把即将攀爬到高峰,却突然从峰顶急速往下坠落,不知是否会跌个粉身碎骨的恐惶感。

    “最好,待到我嫁入秦王府,为秦王生下一儿半女,肚子里再揣上一个,然后,她们再仿若约好了似的,同一天去世。”到了九泉之下,依然继续争斗,这情景,想想都让人觉得美妙哪!

    林太医:“……”

    虽然,这些年来,见惯了杜芷萱端着张“温婉柔美”“知书达礼”的面具来欺瞒世人,私下里却是个最最离京叛道的性子,但,搁在今天之前,林太医依然未料到,杜芷萱能将每个未出阁的姑娘羞于谈论的出嫁,婚事,儿女之类的话题,谈得这般地坦荡。

    那模样,仿佛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应该吃些什么”般,特别地纯然无伪。

    武候王府

    这日,与友人小聚,又饮了些酒,再调戏了几个投怀送抱的小美人,颇有些志得意满的武候王世子,才翻身下马,就被不知在侧门处候了多久的林管家堵住了。

    “世子,王妃有请。”

    武候王世子将手里的缰绳,随意地递给一旁的小厮,淡淡地问道:“林管家,母亲可有说,有何事寻我?”

    这样的武候王世子,令林管家心里又是一叹。

    明明,前不久,武候王世子还是一个纯然的孝子,每日里,都会主动前往武候王妃居住的院子请安问候。哪像如今这般,近半个月都没主动见武候王妃一面不说,得知武候王妃寻他有事,竟然这般地淡然,神情举止间不见丝毫的母子情谊。

    ——与陌生人相似的疏离和隔阂!

    若可以的话,哪怕憎恨或恼怒,也好过这样的疏离啊!

    只因,一个人,真在意对方的话,才会有诸如爱恨之类的情绪。若,不再在意一个人的时候,那么,无论对方做什么,都是如同对待陌生人般的冷淡。

    这,也正是所谓的“爱之深,恨之切”。

    “王妃身子有恙,有些事情,要交待世子一声。”林管家恭恭谨谨地说道,微垂的眼眸里,满是对王府那看不到丝毫希望未来的失落和黯然等情绪。

    “既如此,我就去看看母亲吧。”武候王世子眼底的厌烦之色一闪而逝,垂眸静候一旁的林管家并未注意到,只因,此刻,他再次皱起了眉头,看向走过自己身旁的武候王世子的目光里,有着不再掩饰的失望和叹息。

    谁能想得到,以前,可谓是滴洒不沾,更不去那些烟花之地的武候王世子,竟会在娶了钱诗雅为世子妃之后,频繁地出入青楼酒馆,更结交了一些往日里根本就不被他放在眼里的纨绔子弟呢?!

    说来,一切,都是钱诗雅这个所谓的世子妃的错!

    这般一想,林管家那放在身侧的双手,就不由自主地紧握成拳,微眯的双眼,迅速掠过一抹阴冷,心里曾浮现过的那个念头,从没变得像现在这般清晰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