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善终 > 第七百二十八章 私心
    若是只有她跟穆连慧两人,杜云萝很可能就直截了当问穆连慧了,但周氏在一旁,有些话就不好说了。

    焦心等了两刻钟,秋叶才来请她们过去,低声道:“御医也说,二爷往后是站不起来的。”

    穆连慧皱了皱眉头。

    杜云萝进去暖阁,原想着让御医诊平安脉的,瞥了穆连慧一眼,还是作罢了。

    吴老太君疲惫极了,便让众人都散了,只留下杜云萝,说是一块等穆连潇回来。

    穆连诚被送回了尚欣院,娢姐儿在庑廊下等他,见他回来,哇得一声哭了。

    哭得人心痛。

    穆连诚伸出手,想像从前一样把女儿抱在怀里,让她的脑袋靠着他的肩,一下一下拍她的后背,可最终,他只能把手掌落在娢姐儿的头上。

    轻轻揉了揉,又捧着娢姐儿的脸蛋,指腹替她擦去眼泪,穆连诚叹道:“爹爹在,姐儿不哭好不好?”

    娢姐儿收不住眼泪,她这个年纪,到了真的伤心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控制眼泪。

    刘孟海家的搂着她,看着穆连诚被抬进屋里,她蹲下身来跟娢姐儿道:“爷跟奶奶有话要说,姐儿随奴婢等一等。”

    娢姐儿一面哭,一面胡乱点头。

    内室里,蒋玉暖从床上探出身来,手肘撑着床沿,对上穆连诚的眸子,她的视线霎时间模糊了。

    明明想着不哭的,却是忍不住,嗓子涩得连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榻子靠着床边摆了。

    蒋玉暖睁着泪眸,一眨不眨的,直到穆连诚握住了她的手,她才微微醒过神来。

    深吸了一口气,唤了一声“二爷”,又不知道先说什么了?

    说她没护住孩子,还是问他的状况?到底伤得怎么样,是腿不行了还是腰直不起来了?

    穆连诚收紧了手,与她十指相扣,他清楚她的心思,挤出笑容,另一只手在身上比划,道:“这里以下,都动不了了,也没感觉,什么都要人伺候。”

    蒋玉暖看着他比划的位置,眼泪砸下来,有那么一瞬,心头满是无力和绝望。

    他要人伺候,可她却不知道怎么伺候他,这种无力、绝望,远比当年听说穆连康失踪时更盛。

    她咬紧了后槽牙,逼着自己平静下来。

    穆连诚活着,她扣着的手掌是热的,这就够了!

    抹了一把眼泪,蒋玉暖回了他一个笑容:“以后我伺候你。”

    不会的,她可以学,几十年人生漫长,还有丫鬟婆子们搭把手,她总能学好、做好的。

    穆连诚笑了。

    眼下,其余的事情都不需说了,他们都要缓一缓。

    穆连潇回府的时候,柏节堂里正摆桌,周氏依旧过来伺候老太君用饭。

    听见外头的问安声,杜云萝起身迎出去,帘子撩开,穆连潇大步迈进来。

    视线相交,这一回有点儿笑不出来,这些时日,府里实在太多事情了。

    穆连潇上前,轻轻拥了拥杜云萝,柔声道:“先进去看祖母。”

    吴老太君见了穆连潇,眉宇渐舒,等他请了安,又仔仔细细地看:“你没受伤吧?”

    穆连潇的笑容里闪过一丝犹豫,很快就掩饰过去了:“您放心,孙儿无事,您看我这不是生龙活虎的吗?”

    天色暗了,屋里灯火亮着,老太君的眼神却不及从前了,并未发现穆连潇的犹豫,只周氏和杜云萝瞧见了,婆媳两人的心跳都加快了。

    杜云萝细细看,也没有瞧出什么端倪来,亦不想老太君担心,忍着到了用了饭,才道:“侯爷刚回来,明儿个请大夫诊个平安脉吧,不如都诊一诊,我看二婶娘今日哭得凶,诊了平安脉才好安心。”

    这个提议有她的私心,一来是她自己要确定有没有身孕,二来是冲着穆连慧去的。

    穆连慧的举动实在怪异,万一真出了差池,要添多少麻烦!

    吴老太君点头应了。

    回到韶熙园,延哥儿、允哥儿兴高采烈往穆连潇腿上扑,杜云萝担心他有伤,却拦不住那两个灵活的小东西。

    穆连潇的脸上有了笑容,弯腰单手抱起了允哥儿,又牵了延哥儿。

    延哥儿撅了噘嘴。

    “爹爹只能抱一个。”穆连潇道。

    延哥儿恍然大悟,握紧了穆连潇的手,另一只手又去牵杜云萝,笑弯了眼睛,拖着两人回屋里。

    在罗汉床上坐下,允哥儿扒着穆连潇的脖子不肯放,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谁也听不清楚的话。

    延哥儿也爬上来,挤在父亲边上:“爹爹这回还走吗?”

    “不走了,”穆连潇抹了抹被允哥儿亲的全是口水的脸颊,笑着道,“过两天就教你练功。”

    延哥儿扬手欢呼,允哥儿跟着嗷嗷叫,傻乐一样。

    杜云萝也笑,给穆连潇倒了茶,两个孩子闹了会儿,奶娘就来领人了。

    允哥儿困了好说话,延哥儿却不肯走。

    杜云萝哄他:“闭着眼睛去睡,睡醒了天亮了,爹爹练功的时候,你就跟在后头学。”

    这话延哥儿听进去了,从罗汉床上下来就往外头跑,还扭头催彭娘子快些,逗得屋里丫鬟婆子们直笑。

    伺候的人都打发了,杜云萝凑过去:“是左边胳膊吗?”

    穆连潇挑眉。

    “别想瞒我了。”杜云萝撇了撇嘴,低低哼了一声。

    允哥儿小,延哥儿也不大,穆连潇一个人抱两个,一点问题都不会有,他只抱了一个,显然是另一只手伤着了。

    穆连潇失笑,这事情能瞒了吴老太君和周氏,也不可能瞒过杜云萝,夜里脱了衣服一看,都露馅了。

    “都好得差不多了。”穆连潇一面说,一面解了衣衫。

    杜云萝咬着唇看了,那伤口确实是好得差不多了,也没缠纱布,就一道口子,估摸着挺深的。

    “好了就别难过了。”穆连潇勾了她的腰身,低声哄她。

    杜云萝抬手推他,避开他粘上来的唇,红着脸道:“跟你说正事儿呢,小日子迟了有半个月了,等明日问了大夫……”

    穆连潇的动作顿住了,等琢磨明白,笑容瞬间绽开了,笑意从眼底溢出,布满眉梢眼角。

    欢喜得就像头一回当爹似的。

    他激动得还没说出什么话来,杜云萝的下一句话就如一桶冰水浇了下来。

    “我觉得,乡君也怀孕了。”

    穆连潇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穆连慧?若是真的,传出去了还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