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巧合
    秦然的晚餐是在警长约翰的办公室内吃的。
  
      两个热狗,一个甜甜圈、三块炸鸡和一大杯鲜榨的橙汁。
  
      尽管只能够使用一只手,另外一只手被拷在了椅子上,但这并不妨碍秦然吃得分外香甜。
  
      对于三年速食生涯的秦然来说,即使是快餐也是美食。
  
      “感谢宛如真实一般的食物味道!”
  
      将最后一点橙汁倒入嘴中的秦然,感受着橙子的香甜与微酸,不由惬意的眯起了双眼。
  
      唯一让秦然可惜的是,这些食物并没有补充生命、体力等属性。
  
      有着的只是消除【饥饿】状态一条。
  
      下意识的,秦然想到了新手副本内得到的罐头和瓶装水。
  
      “也算是新手福利吗?”
  
      秦然很容易的做出了联想。
  
      然后,本能的,秦然为自己没有带出更多的罐头、瓶装水而可惜,即使他早已经带出了价值最高的两支火箭筒。
  
      永远不要小觑一个小气鬼的吝啬。
  
      在秦然将杯子放回桌子上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警长约翰叼着烟走了进来,径直将手铐的钥匙抛给了秦然。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秦然没事了。
  
      打开了手铐,活动着左手腕的秦然问道:“那个家伙是谁?不会是我以前的哪个老朋友雇佣的吧?”
  
      “不是!”
  
      “还记得今天你在抓那个凶手时,随便帮助我们抓到的扒手团伙吗?”
  
      警长约翰问道。
  
      “你别和我说现在的扒手团伙已经变得可以草菅人命了?”
  
      秦然故作惊讶道。
  
      虽然不是真正的侦探,但是秦然也知道小偷、扒手这类人,虽然站在灰色地带,但绝对干不出杀人的勾当来。
  
      “他们当然不敢,不过,他们背后的老.大敢!”
  
      “还记得我给你说的‘吉米’吗?”
  
      警长约翰吐了一口烟。
  
      “当然,他不是失踪了吗?”
  
      “你管理的这个区也因为他的失踪而变得混乱起来!”
  
      秦然点了点头道。
  
      “我从没有像现在一刻,希望吉米那个家伙出现在我的面前!”
  
      “吉米的失踪,让这个区的地下势力老大的位置,变得空缺起来!”
  
      “那些想要崭露头角,登上老大位置的家伙们开始疯狂展示自己!”
  
      说到这,警长约翰烦躁的又点燃了一根香烟。
  
      即使上一支烟,才点燃了不到了两分钟。
  
      “所以,我就被当做了‘演示’的目标?”
  
      秦然瞬间明白过来。
  
      随着警长约翰的解释,他已经大致明白了整个事情的流程。
  
      今天在火车站,他顺带揪出的扒手团伙的幕后老.大正在争夺这个区,而他的行为,自然被当做是一种挑衅。
  
      恰好的,这个幕后老.大需要更多的名声。
  
      而还有什么是比干掉他这个刚刚得罪了他的人,更加能够获得名声的呢?
  
      好勇斗狠、睚眦必报!
  
      这在常人看来是十分不可取的。
  
      但是在这些地下势力看来,则是优点。
  
      “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将那个家伙带回来了!”
  
      “我要让他在黑牢中度过余生!”
  
      警长约翰粗狂的面容上浮现着一个愤怒的笑容。
  
      让人看了就不由打个激灵。
  
      现场的情况约翰已经通过巡警们了解过了,所以,身为警长的约翰很清楚,这次那些家伙不是小打小闹,是完全奔着秦然的命来的。
  
      如果不是秦然还有着不错的身手,这个时候他再见到秦然,恐怕就是中午时分才去过的停尸房了。
  
      对于秦然这个好友,警长约翰还是很重视的——在中午秦然帮助他解决了一桩凶杀案后,警长约翰自动的将秦然归纳成了好友。
  
      “有阿尔蒂莉.亨特的消息吗?”
  
      有了对方的保证,秦然不打算再追问,而是询问起了那位千金小姐的下落。
  
      因为,秦然很清楚,眼前的警长正直与正义。
  
      他可以允许秦然防卫过当。
  
      但绝对不允许秦然主动的制造杀戮。
  
      尤其是在这个对方已经焦头烂额的时候,如果秦然真的去将那个幕后老.大干掉的话,绝对会站到对方的对立面去。
  
      在没有找到阿尔蒂莉.亨特确切下落前,秦然可不愿意失去这位盟友。
  
      不然,他就真的得大海捞针了。
  
      “我刚刚已经派出了能够派出的人手!”
  
      “包括我留下的预备役!”
  
      约翰这样的说道。
  
      对方的回答,让秦然明白,他完成的支线任务【警局的女尸】,已经起到了效果。
  
      不过,秦然并不介意,让对方的寻找更简单一些。
  
      “我下午得到了一些更加确切的消息!”
  
      “有一个人和这位千金小姐在一起!”
  
      “而且,更加幸运的是,这个人有着极为明显的特征——脸上有着一道刀疤,从眉心开始一直到左边的嘴角!双手骨节粗大,背部则有伤!”
  
      秦然叙述着从贡兰森那里得到的线索。
  
      然后,他就看到了警长约翰有些发愣。
  
      “怎么了?”
  
      秦然下意识的问道。
  
      “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家伙?”
  
      警长约翰从办公桌的一堆资料中翻找出了一张画像。
  
      虽然秦然没有见过,但看着那从眉心开始一直到左边的嘴角的疤痕,却是在心底有了一半以上的肯定。
  
      不过,秦然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相反,他很好奇的询问着对方的身份。
  
      “这是?”
  
      “‘黑手’吉米,这个区的地.下.老.大!”
  
      警长约翰回答道。
  
      而听到这样的回答,秦然也愣在了那里。
  
      过了片刻,他才揉着眉心,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要不要这么巧合?”
  
      “我要找的阿尔蒂莉.亨特竟然和‘黑手’吉米这样完全不相关的人混到了一起?”
  
      “也就是说,之前阿尔蒂莉.亨特救的人,就是‘黑手’吉米了!”
  
      “而阿尔蒂莉.亨特之所以会在下大雨的夜晚失踪,也绝对是因为担忧这个受伤的家伙——他所在的地方应该很简陋,简陋到连屋顶都没有了!”
  
      “如果亨特知道这样的事实,估计会很难过的!”
  
      秦然端详着手中的画像。
  
      这个有着‘黑手’之称的吉米,如果抛开那狰狞的伤疤,年纪并不大,相貌则可以说有些清秀。
  
      而且,对方的身份所带来的刺激感,对于阿尔蒂莉.亨特这样的千金小姐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更要命的是,阿尔蒂莉.亨特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有着贡兰森的训练,她远远要比一般人强的多。
  
      而这样的强大,则让她更加渴望着冒险。
  
      她不希望自己被束缚在父亲的庄园内,即使那是为了她好。
  
      同样的,这样的强大,也会成为她致命的诱因。
  
      因为,现实远比她想象的残酷。
  
      【主线任务:一个月内找到阿尔蒂莉.亨特或者她的尸体】
  
      看着主线任务中的‘尸体’一词,秦然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主线任务的说明,早已经表明了阿尔蒂莉.亨特可能会经历什么。
  
      “我不知道亨特会不会伤心,我只知道如果我能够找到‘黑手’吉米,眼前的乱局就会结束——我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一一收拾那些家伙!”
  
      警长约翰说道。
  
      “那么,我只能够希望市里漏雨的地方不要太多!”
  
      秦然笑道。
  
      “即使再多,我也会一一找到!”
  
      警长约翰说着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警长约翰离去的背影,秦然摇了摇头。
  
      已经过去差不多一整天了,阿尔蒂莉.亨特和‘黑手’吉米留在原地的可能性不大。
  
      警长约翰也知道。
  
      但,对方不会放弃一丁点的希望。
  
      所以,秦然不在劝说。
  
      伸了个腰,秦然从椅子中站了起来,他拿起了装有【毒蛇-M1】的箱子,准备回到自己的住处。
  
      他可不想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过夜。
  
      而在秦然走出了办公室时,一个慌乱的警察正急匆匆的向着这里跑来。
  
      “嘿,卡尔!”
  
      秦然挥手向年轻的警察打着招呼。
  
      “秦然侦探,警长呢?”
  
      年轻的警察向着秦然点头示意,就急忙的问道。
  
      “约翰刚刚离开!”
  
      “发生了什么事?”
  
      秦然略带好奇的问道。
  
      眼前的卡尔虽然年轻,但是中午短暂的接触,足以让秦然知道对方并不是一个小题大做的人,现在这么匆忙,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的人正在和舒伯克的人交手,对方火力很强,需要紧急增援!”
  
      对方没有隐瞒,简略的说道。
  
      “舒伯克?”
  
      秦然对这个名字并没有更多的印象。
  
      “就是刚刚派出杀手,要在街上刺杀您的家伙!”
  
      卡尔解释着。
  
      “是他?”
  
      秦然先是惊讶,然后,双眼微微的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