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引出
    “我需要你详细的和我说明一下案情的始末!”
  
      看着支线任务极为简单的描述,秦然缓缓的说道。
  
      “你不是在找亨特的女儿吗?那个把所有警察都当做自己仆人的家伙!”
  
      警长约翰看了秦然一眼,十分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表达着对亨特的不满。
  
      不过,随即还是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知了秦然。
  
      “尸体是在今天早上被一个醉鬼发现的,在火车站附近!”
  
      “就好似扔垃圾一般,扔在了一个角落里!”
  
      “我接触过很多穷凶极恶的家伙,但是没有一个会这样对待尸体!”
  
      说到眼前的凶杀案,警长约翰再次的烦躁起来,下意识的点燃了一根香烟,并且递给了秦然一根。
  
      不过,秦然却拒绝了。
  
      他拿起手中的烟斗,向着对方示意了一下。
  
      即使这是一个空烟斗,里面没有烟丝,他手中也没有火柴。
  
      但依旧说服了警长约翰。
  
      “烟斗太麻烦了,远不如香烟方便,尤其是船牌香烟,很不错的,你应该试试!”
  
      警长约翰嘟囔了一声,径直点燃了香烟,开始吞云吐雾。
  
      接连吸了两口后,他才继续的说道。
  
      “我现在很缺人手,你愿意帮忙的话,我很感激!”
  
      “这是我签署的证明,它能够让你进入到亨特女儿所就读的教会学校,希望你能够有所收获!”
  
      一边说着,警长约翰一边拿起笔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
  
      十几秒钟后,对方将纸递给了秦然。
  
      只见上面这样写着——
  
      秦然,警方的咨询顾问,由警局特别雇佣。
  
      警长:约翰
  
      局长:派翠克
  
      1861.4.1
  
      在签名下面则是一个警局的盖章。
  
      看着那属于局长的签名,秦然讶异的看向了约翰。
  
      “那个混蛋家伙两周前就去新婚旅行了,将一切的事都丢给来我,然后就发生了让人头疼的事情!”
  
      约翰说着狠狠的吸了口烟。
  
      “我以为你会派人帮我去找人的!”
  
      秦然挥了挥手中的任命书。
  
      “和你说了,我现在很缺人手!极度的缺乏!”
  
      约翰没好气的说道。
  
      面对着对方的强调,秦然一耸肩。
  
      显然,这就是对方给予帮助的极限了——想要获得更多的帮助,就必须要完成支线任务才行。
  
      这与他之前的猜测有些差距,但本质却没有变。
  
      “不论是否触发支线任务,都应该会得到任命书!”
  
      “不过,没有触发的玩家,会选择直接前往阿尔蒂莉就读的学校!”
  
      “如果在那里会发生什么的话,我就需要抓紧时间了!”
  
      想到这的秦然,立刻站了起来。
  
      他需要抓紧时间,前往火车站附近的抛尸现场看看。
  
      之后,不论是否有收获,以防万一下都应该快速的前往那所教会学校——亨特曾经提过,阿尔蒂莉每天都会准时乘坐马车前往学校,剩余的时间,包括周末都在他与他的妻子的视野内!
  
      想一想那位失踪的阿尔蒂莉.亨特小姐床下的箱子。
  
      秦然认为学校将会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或许没有直接的线索,但至少,他可以找到是谁教授那位失踪的阿尔蒂莉.亨特小姐知识的。
  
      而这或许将是寻找对方的下一条线索。
  
      “回见!”
  
      秦然冲着约翰一摆手,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应,就向外走去。
  
      径直的出了警局,秦然一抬手就招到了一辆马车。
  
      “火车站!”
  
      秦然这样的吩咐车夫。
  
      ……
  
      嘈杂的人群,乱糟糟的人群,恶臭、肮脏的地面。
  
      走下马车的秦然,立刻就见识到了这座城市的另外一面。
  
      没有了衣冠楚楚、平和的微笑。
  
      有着只是为了生活下去的艰辛与忍耐。
  
      到处都是讨生活的人。
  
      以苦力为生的年轻人,买卖杂货的中年妇女,叫喊着的报童,以及乞讨者。
  
      还有一些与周围人融为一体,细细分别却又截然不同的家伙们。
  
      他们穿戴着破旧的服饰,但手掌却极为的干净、灵活,往往或蹲或站在角落中,打量着来往的旅人,一旦发现目标,就会悄悄的跟上去,以那双干净、灵活的手,去获得收获。
  
      在秦然的注视下,这些人已经完成了数次偷窃。
  
      而他们的身份,也不用再去怀疑。
  
      小偷!
  
      不过,秦然并没有多管闲事,他有着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秦然扫视着周围。
  
      很快的,秦然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一身制服的警察,在这里还是很显眼的。
  
      哪怕是在一个角落里。
  
      秦然走了过去。
  
      “退后,这里暂时不能够靠近!”
  
      看着背着一个长条箱子走进的秦然,留守的警察马上高声说道。
  
      这是一个年轻人,即使是一个人留守,身躯也站得笔直。
  
      认真负责,而且应该正义感十足。
  
      秦然这样的猜测着,同时,拿出了自己的任命书。
  
      “您是秦然阁下,我听过您的名字,您好,我是卡尔!”
  
      年轻的警察仔细检查了秦然的任命书后,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
  
      游戏所安排的身份再次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当然,最终能够通过,还是靠了手中的任命书。
  
      秦然收起了任命书问道。
  
      “你好,我是秦然!”
  
      “我现在能够进去看一下吗?”
  
      “当然!”
  
      对方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并且一侧身。
  
      秦然迈步走了进去。
  
      这是一条比之外面更加脏、臭的巷子。
  
      巷子不宽,可以说是十分的狭窄、别仄,而巷子的尽头则是一堵高墙,看样子应该是某座建筑物的后墙。
  
      这样的地方,一般人可不会来。
  
      如果不是那个醉鬼无意中发现的话,恐怕尸体发烂、发臭都不一定会被人发现。
  
      秦然检查着地面。
  
      在走进小巷子的同时,技能【追踪】就打开了。
  
      凌乱不清的脚印。
  
      残余的血迹。
  
      一一出现在了秦然的眼前。
  
      但是却没有更多的作用,脚印凌乱,不断的覆盖,早已经无法辨别了。
  
      而血迹除去告知秦然尸体出现的位置外,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
  
      秦然下意识的一皱眉。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他的目光看向了两边的墙壁,在左手边的墙壁上发现了一抹红色。
  
      血迹!
  
      秦然走了过去,看着那抹鲜红。
  
      脑海中飞速的运转起来。
  
      “地面没有拖拽的痕迹,凶手是扛着尸体进入到这里的!”
  
      “为了遮掩尸体,必须要套上一个麻袋之类的东西!”
  
      “但尸体的血液应该浸透了一些,所以才会留下这样的血迹!”
  
      “不过,浸透的不多,不然的话,地面不会没有滴落的痕迹!”
  
      “这说明凶手杀害那位女士的距离,离这里并不远!”
  
      “而且,为了隐藏那位女士的身份,凶手故意毁去了对方的面容!”
  
      然后,秦然比划着血迹的高度。
  
      “对方并不高大,但是应该很强壮,不然无法扛动一具女尸!”
  
      “而且,对方蹭到的是左边的墙壁,说明对方是以左肩膀扛着女尸,对方应该左臂肌肉发达、更加有力,是左撇子!”
  
      “对方将那位女士开膛破肚,必然有着极大的恨意,且掌握了一定的屠宰技术!”
  
      “抛开对方炫耀的可能,那么,对方为什么不将尸体埋葬、焚烧这样更加保险的方式呢?”
  
      秦然问着自己。
  
      一具尸体被抛弃在这里,哪怕这条巷子很隐蔽。
  
      但也绝对不如埋葬、焚烧这样的方式。
  
      除非……
  
      对方这样做对对方来说,更加的方便、隐蔽!
  
      完全不会让人怀疑!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巷子外,即使站在巷子深处,他也能够清晰的看到远处扛着一件件货物的苦力。
  
      似乎,远处那些讨生活的人,完全符合他的推测。
  
      “卡尔,我有些发现!”
  
      秦然冲年轻的警察说道。
  
      “您有什么发现?”
  
      年轻的警察一脸的惊讶,就算是听过秦然的名声,他也有些难以相信,秦然这么快就有了发现。
  
      “凶手身高应该比你略低,但是很强壮,且是左撇子——你去那里询问一下最近谁和一位红发女子在一起,而且之前曾经是屠夫或者屠夫学徒的话,说不定会有意外的发现!”
  
      秦然指了指远处的苦力们。
  
      警察的身份,去询问要比他更有说服力。
  
      也更有威慑——这是秦然想要的。
  
      如果凶手真的是一个苦力的话,这样的威慑足以让对方无比的慌乱,漏出马脚来。
  
      “唔……好的!”
  
      年轻的警察有些犹豫,但还是按照秦然所说的做了。
  
      无疑,游戏身份的名声又一次的起了作用。
  
      而一切如同秦然的预料。
  
      片刻后,苦力聚集的地方发生了骚乱。
  
      一个个头不高,但是身体强壮的家伙猛地掏出了一把匕首,劫持了一位身体瘦弱的男子。
  
      人们纷纷闪避。
  
      年轻的警察与对方对峙,但是并没有控制局面。
  
      相反,对方越发的狂躁起来,手中的匕首已经把劫持男子的脖子割破。
  
      鲜血一流出来,周围再次爆发了惊呼。
  
      而秦然准备出手了。
  
      以卡尔的身份,将对方引出来的目的达到了,接下来自然不应该出现伤亡。
  
      不过,下一刻,秦然眉头微皱。
  
      一只手掌,正趁乱靠近着他的大衣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