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二章 再战
    剧烈的疼痛持续了一秒钟后,秦然就觉得自己的左半边身体彻底的没有了知觉。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中枪的地方——
  
      那是在小腹附近,一枚子弹镶嵌在防弹衣上,鲜血从中渗出!
  
      秦然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有着防弹衣做为缓冲的话,他此刻的小腹早已经被开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前后通透的那种。
  
      不过,就算有着防弹衣做为缓冲,他也受伤不轻。
  
      【射击:对手造成你80点生命伤害,拥有防具,免疫40点伤害,实际造成伤害40点,陷入中度伤势状态……】
  
      【中度伤势:力量、敏捷、感知下降一级】
  
      【承受攻击力过度,T1防弹衣品质下降!】
  
      显然,突击步枪射出的子弹,要远超一般的手枪,防弹衣的免疫效果下降了5点左右。
  
      不仅如此,【T1防弹衣】的品质,也从一般降为了受损程度。
  
      更加重要的是,秦然的生命值从95直接降到了55,损失近一半左右,还陷入到了【中度伤势】这一特殊状态。
  
      看着从F级别变为F-的力量、敏捷和从F+变为F的感知,秦然不有一呲牙。
  
      相较于之前的擦伤,这次的攻击,真正意义上的让他吃到了苦头。
  
      唯一幸运的是,数据化的身体,让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离死还远,哪怕他此刻已经疼得死去活来,且各项属性降低。
  
      咬着牙,秦然捂着伤口,拿起跌落的‘狙击枪’,再次进入到了【潜行】的状态中。
  
      又一次的,秦然感谢这片密集的废墟区域,让他有足够的空间去躲避子弹,且有足够的时间逃离原地。
  
      当马克带着剩余的三名手下来到秦然原本所在的位置时,秦然早就消失无踪了。
  
      “该死,如果能够使用火箭筒、榴弹枪,哪怕是手雷的话,这个家伙也早就没命了!”
  
      担任‘诱饵’的亨德尔,看着空无一人的地方,忍不住的发泄着不满。
  
      “这是少校的命令!”
  
      汉克回答着手下。
  
      语气强硬,没有解释。
  
      因为,汉克没有办法解释更多。
  
      虽然这些士兵也是萨鲁卡的心腹,但是地位与汉克还是相差不少的。
  
      至少,汉克知道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是带回那包珠宝,而不是干掉秦然。
  
      哪怕干掉了秦然,但是损失了那包珠宝的话,任务也是失败的!
  
      而面对任务失败者,汉克很清楚萨鲁卡的手段。
  
      所以,就算秦然表现出了很灵活的躲闪,身上不像是带着额外物品的模样,汉克也不敢下令使用火箭筒、榴弹枪和手雷这样的武器。
  
      因为,汉克也不知道他要寻找的那包宝石,究竟有多少——萨鲁卡从不会将一切都告知其他人,就算是汉克这样的心腹也不行。
  
      所以,这就让汉克陷入到了绝对的被动种。
  
      是能够随身携带的?
  
      还是无法随身携带的?
  
      如果是后者的话,一切都没关系,只要继续搜索下去,总有找到的时候,但要是前者呢?
  
      难道他能够向萨鲁卡解释,因为一次爆炸,他要找的东西都被炸飞了?
  
      如果他真的敢这样说,汉克可以保证,萨鲁卡绝对会一枪崩了他!
  
      因此,就算是面对着手下接二连三的损失,汉克也没下令动用更加强大的武器。
  
      “他中弹了!”
  
      一个搜索的叛军士兵发现了地上的血迹。
  
      顿时,包括汉克在内的叛军士兵们眼前一亮。
  
      “跟上去!”
  
      汉克直接下达命令。
  
      ……
  
      秦然躲在了一个由水泥墙壁和坍塌木头组成的废墟下,如果不是从缝隙中漏下的阳光,这里完全就是一个阴暗的山洞模样。
  
      进入到这里的秦然,加快了脚步,他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即使他用内衬堵住了伤口,但是鲜血还是一直流出,滴落在地上。
  
      或许一般的人会忽视。
  
      但是,这些叛军士兵不会。
  
      他们对鲜血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敏锐。
  
      沿着这些血迹,这些叛军士兵追上他,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而在这段时间内,秦然必须让自己的状态恢复到一个正常的水准。
  
      至少,要消除【中度伤势】这一特殊状态。
  
      不然的话,这战斗根本没法打了。
  
      力量下降,让秦然感觉到了手中‘狙击枪’和身上弹夹重量的陡然变重,敏捷的下降,则让秦然在【潜行】状态中感受到了滞涩、别扭。
  
      不用问,与敏捷密切相关的技能【躲闪】,也是受到影响。
  
      至于感知的下降?
  
      秦然能够清晰的发现自己的视力、听力有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可以说,三项属性的下降,几乎让秦然进入了一个半残状态。
  
      这要远远超出生命值的下降。
  
      “希望有用!”
  
      秦然从废墟的深处拿出了一个被藏起来的罐头——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秦然在福利院的一次难得的庆典后,被几个大孩子抢走了全部的糖果和点心时,就懂得了,为了保证自己的敏捷不受影响,在开战前,秦然就把背包内的罐头、水分别藏在了正片废墟内。
  
      而此刻,他希望地下游戏的游戏规则与他接触的其它游戏规则一样:当恢复生命时,可以恢复伤势!
  
      罐头,一分钟内补充25%的生命值与50的体力。
  
      对于拥有100点生命值的秦然来说,这就是25点生命值。
  
      足以让他的生命值从55点恢复为80点。
  
      【食用罐头……】
  
      【免除饥饿属性……】
  
      【一分钟内增加25点生命值……】
  
      打开罐头,秦然开始狼吞虎咽,然后静静的等待着。
  
      接着,秦然的生命值缓缓的提升着,当达到60点时,就有提示出现了。
  
      【生命总值超过60%,中度伤势消失……】
  
      【当前生命值为80点,轻伤状态……】
  
      【轻伤状态:不要去碰触你的伤口,你就不会有影响!】
  
      虽然伤口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愈合,血还在渗着,但是经过秦然的观察,伤口却是大为转变,不如最初看起来的狰狞。
  
      而且,疼痛也大为削减。
  
      当然,最重要的是【中度伤势】的消失。
  
      这让秦然不由长出了口气。
  
      如果这个特殊状态不消失的话,他完全可以说是要等死了!
  
      不过,现在吗?
  
      秦然再次拿起了那组装而成的‘狙击枪’,消除了特殊状态的影响,那熟悉的感觉再次回到了身上。
  
      ……
  
      汉克带着三名手下追踪着血迹来到了眼前的废墟。
  
      看着由水泥墙壁和坍塌木头组成的废墟,汉克抬手一挥,立刻的,亨德尔就上前一步,身体靠在一块水泥墙上,连头都没探的喊着话。
  
      “出来吧!”
  
      “你已经被包围了!”
  
      “放弃抵抗的话,我们会饶你一命的!”
  
      尽管对秦然充满了愤恨,但是秦然之前表现出的枪法,却让亨德尔记忆犹新。
  
      他可不想因为粗心大意而丢了自己的小命。
  
      亨德尔的声音洪亮,不要说眼前的废墟了,十几米外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废墟内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看着地上的血迹,汉克四人确认秦然就在里面,而这个时候的不回话,自然是代表着要负隅顽抗了。
  
      “机枪手,如果你不想事后被我亲手枪毙的话,两分钟内你给我来到这里!”
  
      汉克拿着无线电通话道。
  
      机枪手自然是死了。
  
      但是,战场的规则,机枪手死了的话,副射手自动顶替成为机枪手。
  
      而之前,这位自动上任的机枪手表现的并不好。
  
      在自己的上司战死后,竟然完全胆怯的藏了起来。
  
      这样的行为,完全可以算得上是逃兵了!
  
      如果放在军事法庭上,足够枪毙的了,甚至,有的时候连军事法庭都不用上,这支小队的队长就能够做出决定。
  
      汉克很自然的准备枪毙对方。
  
      不过,只是没有来得及罢了!
  
      现在,汉克认为可以给对方一个机会!
  
      如果对方达到了他的要求,他不会亲手枪毙对方,只会把对方送上军事法庭!
  
      而之后,自然不管他的事了。
  
      他已经完成了他给予对方的承诺:不亲手枪毙对方。
  
      “好、好的队长!”
  
      无线电通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
  
      略显结巴,显示着对方这个时候的胆战心惊。
  
      “这样的人为什么进入萨鲁卡少校的麾下?难道是新兵?”
  
      对方让汉克很不满意,眉头径直的皱了起来,不过,随即汉克想到了一个可能。
  
      萨鲁卡少校强势、暴虐,但却作战勇敢,也正因为后者,萨鲁卡才能够成为少校,并且掌握着叛军中装备最为先进的一个营。
  
      很自然的,这样的一个营,自然是面对.政.府.军.的主力。
  
      损失是在所难免的!
  
      为了保持建制的完整,招兵和从其它部队补充兵员,则成为了必须。
  
      其他部队的士兵素质良莠不齐,尤其是新兵,更是让人担忧。
  
      事实上,对方正是这次任务前,加入到他这支队伍中,担任机枪副射手的。
  
      不过,即使如此,以对方的胆量,怎么可能进入萨鲁卡少校的视野?
  
      并且加入到他的队伍中?
  
      不解的汉克,摇了摇头,他搞不明白萨鲁卡少校为什么这么做。
  
      但军人出身的汉克,根本不会深想。
  
      他只知道服从命令就好。
  
      但是,就在下一刻,汉克的心底突然升起一股危机感!
  
      想也不想的,汉克猛地向一旁扑去。
  
      砰!
  
      枪声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