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少校
    少校!
  
      能够有着这样的称谓,且和‘秃鹫’有关系的,自然只可能是‘秃鹫’在叛军中的神秘交易者。
  
      秦然眯着双眼,看着手机的白色屏幕,铃音不断的响着。
  
      下意识的,秦然就要挂断电话。
  
      秦然并不想和盘踞在这座城市的叛军发生什么牵扯。
  
      因为,秦然很清楚,干掉了‘秃鹫’的他,天然的站在了对方的对立面上,一旦有所牵扯的话,必然是一次冲突。
  
      虽然轻松的干掉了‘秃鹫’,但是这并不代表秦然就忘乎所以了。
  
      他很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干掉‘秃鹫’的。
  
      除去游戏内技能的强大之外,更多的就是利用对方对他的轻蔑!
  
      从最初开始,‘秃鹫’一方就没有将他当做同等的对手。
  
      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连连得手!
  
      但是,军队不同!
  
      军队有着特有的纪律,他们不会犯持枪暴徒那样低等的错误!
  
      即使对方是叛军,也是如此!
  
      再加上训练有素和装备更加先进、全面,以及那成千上万的数量,一旦战斗的话,绝对是令人绝望的。
  
      秦然可不想己方两人,就去面对一整支军队!
  
      大拇指抬起,向着挂机键按去。
  
      但是,当指腹接触到挂机键的刹那,秦然却停住了。
  
      他想到了自己为什么进入地下游戏!
  
      为了凑够足够的金钱,治疗自己的病症!
  
      而且,他只有一年的现实时间!
  
      这个时间并不长,以秦然的游戏经验,这个时间换算成游戏时间的话,也不会太长!
  
      因此,他需要抓住游戏中每一个机会,让自己迅速的强大起来!
  
      只有这样,才能够完成他进入到地下游戏的目的:赚取金钱!
  
      而眼前,就有这样一个机会——
  
      叛军少校!
  
      干掉一个暴徒头子和干掉一个叛军少校的评价,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哪怕秦然只是第一次经历副本世界,但是他有把握,只要干掉了这个叛军少校,他的通关评价,至少会提高一级!
  
      秦然抿紧了嘴。
  
      他思考着,犹豫着。
  
      秦然很清楚,奖励如此诱人,是因为其中所包含着的危险,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而在地下游戏中一旦死了,那么就是真的死了!
  
      理智告诉秦然:为了谨慎,需要放弃!
  
      但在内心的深处,秦然却有些不甘心,他问着自己:“这次因为危险放弃了!那么……下次呢?”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有第一次,必然就有第二次。
  
      退缩了一次,自然就有第二次。
  
      一退再退!
  
      一年的时间,又允许他退缩几次?
  
      “如果没有足够的钱治疗,一年后我也得死!还不如现在趁着时间充裕……搏一把!”
  
      秦然一咬牙。
  
      下一刻,抬起的大拇指按向了接听键。
  
      “‘秃鹫’,我希望你让我的等待,是因为你给我带来了好消息!”
  
      低沉的声音,机械般的语调,通过听筒传入到了秦然的耳中。
  
      顿时,秦然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一个神情冷漠的军人形象。
  
      “如果不是的话,你会知道你有什么下场!”
  
      对方没有等待秦然回答,就继续的说道。
  
      语调依旧如同机械一般,但是话语间却带着浓浓的侵略感,就仿佛是一头狮子压迫着一头豺狼般。
  
      无疑,这就是对方平日里与‘秃鹫’交谈的态度。
  
      显然,‘秃鹫’与对方绝对不是平等的交易者。
  
      更加像是,一方是一方的附庸。
  
      想一想在战乱前,‘秃鹫’的身份,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或者说,只有这样才是正确的!
  
      一方是叛军中的校级军官,一方只是聚集了一群暴徒的混混头领,双方如果真的是平等的交易者,那才是见鬼了!
  
      而如果一方真的是另外一方的附庸的话,‘秃鹫’真的仅仅是掠夺女人那么简单?
  
      “带来了好消息?绝对不是女人!应该是其它的物品才对!”
  
      秦然看着一旁床上被捆绑四肢、堵住嘴的女士,显然,对方所谓的‘好消息’,绝对不是眼前的女人!
  
      微微皱起眉头,秦然揣测着对方的真实意图。
  
      然后,猛地灵光一闪!
  
      秦然想到了副本背景介绍时的第一句话——
  
      ‘战争突如其来的席卷了这座城市,人们没有任何的防备!’
  
      这是一个突然爆发了战乱的城市!
  
      而在战争突然爆发时,有多少人可以带走全部的财富?
  
      答案是:没有!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在战争突然爆发时,带走自己的全部财富。
  
      能够带着一小部分财富离开,那就是上帝的宠儿了!
  
      事实上,在战争中能够活下来的,就是天大的幸运了。
  
      你不可能在战争中奢求更多!
  
      但,也有例外!
  
      例如:眼前与秦然通话的叛军少校!
  
      对方的身份,掌握的权力,再加上‘秃鹫’这个附庸者,足够这位少校先生做出一些他人不敢、也无法做到的事情了。
  
      秦然心念电转,想明白其中的关键后,一个大胆的计划出现在了秦然的心底。
  
      接着,秦然开口了。
  
      “‘秃鹫’?你在找那个家伙?不好意思,如果你要找他的话,你恐怕要失望了——现在,包括以后,这里的一切都将由我来做主的!”
  
      声音略显亢奋,语气更是带着激动。
  
      秦然完全表现的就是一副刚刚完成‘上位’,而欣喜不能够自已的暴徒模样。
  
      对方沉默了。
  
      足足三秒钟后,对方才再次的开口。
  
      “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不想要惹上麻烦的话,最好完成‘秃鹫’答应我的事情!”
  
      对方机械般的语调丝毫没有因为通话人的改变而改变。
  
      “你在威胁我?”
  
      秦然继续以之前的口吻问道。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不要忘记你们吃的食物、喝的水是从哪里来的!”
  
      对方回答着。
  
      这一次,秦然没有立刻接话,而是故作沉默着。
  
      他要表现出一个新‘上位’老大急于确立自己地位的尊严,但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又不得不放弃尊严的模样。
  
      因为,对方占据着‘主动’!
  
      没有对方食物、水的供给,不论是谁,都无法让那些暴徒‘安分守己’的听从命令。
  
      秦然无法确认自己表现的是否完美无缺。
  
      但只有这样做,才能够麻痹对方。
  
      让对方确信一切都在对方的掌握中。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有机会掌握一丝主动:转移‘秃鹫’没有交给对方的财富,并以此做为一个契机。
  
      简单的说,就是暂时稳住对方。
  
      秦然可不想十几分钟后,就被冲出军营的叛军围困在这商场的地下仓库内。
  
      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叛军门表现的很有作息规律,但是秦然相信,一旦有了确切的命令,这些叛军绝对不介意出来活动一番。
  
      “明白自己的身份了吗?”
  
      面对着秦然的沉默,对方机械般的语调中多出了一分嘲弄。
  
      宛如狮子看着一只不知好歹的兔子,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般。
  
      “好吧!好吧!你是老大,‘秃鹫’答应你的事情,我也答应你!只是一些女人而已,‘秃鹫’现在的房间里就有一个!”
  
      秦然的声音中带着不情不愿,但又有一丝讨好。
  
      十分的别扭。
  
      “女人?”
  
      对方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这才以之前机械般的语调说道:“我要的是珠宝和价值连城的艺术品……既然你在‘秃鹫’的房间,你一定会看到这些!明天上午,我会派人去取,同时,我会给你带来更多的生活物资!”
  
      说完,对方径直的挂断了手机。
  
      “果然如此!”
  
      秦然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心中默想道。
  
      对方培养‘秃鹫’这样一个附庸,根本不是为了女人!
  
      对方的不屑,足以说明一切!
  
      而对方想要的是……整个城市的财富!
  
      秦然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大床一侧,靠墙并排放着的两个大衣柜,整个房间内除了他跟前的床头柜外,就只有这里能够成为存放物品的地方了。
  
      至于房间一角的铁笼子?
  
      一览无遗下,秦然更加明白了其存在的作用。
  
      秦然扭过头,看向了被捆绑住四肢的女士。
  
      “你好,我没有恶意!现在我会将你嘴中的破布取出来,但是你需要向我保证,不会尖叫或者做出任何让我们陷入危险中的事情——虽然我干掉了‘秃鹫’,但是在外面,他还有十几个活蹦乱跳的手下!如果你明白了我的意思,那么就点点头!”
  
      秦然的话音,刚刚落下,被捆住四肢、堵住嘴的女士,立刻点了点头。
  
      “很好!”
  
      看到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秦然一把扯下了对方嘴中的破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