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69节 女人的解决
    单飞在丁家村呆了数日。
  
      曹冲和那妇人在第二天天一亮,就起身返回许都城,之前那妇人对单飞自然很是感谢,单飞见妇人要回城,让孙苇等人送茱萸回城的时候,顺便护送妇人回去。
  
      妇人并没有拒绝。
  
      孙苇等人回转后通知单飞,妇人和曹冲安然返城,茱萸也送到曹家酒楼,一提他单飞的名字,酒楼的人立即将茱萸收下,还给了他们一点赏钱。孙苇等人本来感觉单飞是出身好——曹府家的下人可比他们高贵很多,又觉得单飞是有钱的土豪,但感觉此人年纪轻轻,多少是仗着曹府的威名,但进城提起单飞的名头,竟然有点效果,又听罗老爹说单飞变身奥特曼,怒打小怪兽的事情,终于对他有分另眼相看。
  
      不过罗老爹说的虽然邪乎,单飞也考虑暂缓采集,但孙苇等人对怪兽一事却是很不以为然,甚至觉得那不过是个野猪什么的,没什么危险,执意坚持上山收集茱萸。
  
      对于贫苦百姓来说,钱还是要赚。
  
      罗老爹虽然有分不安,但知道这也是个机会,和单飞带着孙苇等人全副武装到山上采集,连过三天,屁事没有,罗老爹畏惧的心思也就慢慢淡了。
  
      这一天乌青从许都城回转,一见单飞,乌青将他拉到一边,低声道:“老大,我见到大小姐了,她说让你立即去酒楼一趟。”
  
      单飞自作主张的采集茱萸送到酒楼,暗想这个大小姐如今才找他问话,也算很有耐心了,见罗老爹带着孙苇等人又要上山,单飞示意罗老爹借一步说话。
  
      罗老爹见单飞若有所思的样子,搓手道:“难道不要这茱萸了吗?”
  
      怪物可怕,没钱饿肚子更是可怕。
  
      罗老爹虽然收了钱,但一直对这买卖感觉不太靠谱,暗想这漫山遍野的茱萸,要是有用,不早被人采光了,还留到今天?
  
      这小子不是后悔了吧?
  
      单飞一笑,“看情形,还要不少天的,只是你们一定要白天来采,注意那个怪物。”顿了下,见罗老爹欲言又止的样子,单飞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我看看有机会和曹府说说,以后用你们的地方还很多。”
  
      他这不是自作主张,实际上按照他的想法,酒楼肯定会找人的,做生不如做熟,人家这般卖命不就是为了个照顾,顺水人情做一个也无妨。
  
      罗老爹很有分激动,“单公子,你说我们以后可以为曹家做事了?”
  
      他就等着这一天呢!
  
      如今天下大乱,太平地儿实在太少,许多苦于战乱的百姓浮萍一样动荡不安,有的落草为寇,有的东飘西荡,有的卖身为奴,但都没什么保障。
  
      罗老爹带着几个收养的孩子到了许都,一直在最底层混日子,蓦地听到有人能罩着,那感觉肯定是和八十年代进国企捧上铁饭碗一样,喜悦之情不言而喻。
  
      见单飞点点头,罗老爹立即将消息向孙苇等人说了,自然引起一阵欢呼。
  
      单飞知道他们的心情,还是嘱咐小心,立即起身赶回邺城,近晌午时分,终于到了酒楼前。
  
      酒楼前排队的人有如长龙,竟一直向夏侯家的酒楼排去。
  
      才几日的功夫,乌大娘、莲花二人的铺面就扩大最少三倍,不但乌大娘忙碌非常,就算楼中的厨子都出来帮忙,倒是好一派忙碌的景象。
  
      单飞向夏侯家酒楼方向望了眼,暗想若论气势而言,这面可说超过那面许多,就是不知道夏侯家会有什么别的手段。
  
      不过他倒不虞夏侯衡对曹家酒楼下黑手,这场比拼和混黑、社会不同,黑、社会抢占资源的方法多是带分血腥,可曹馥、夏侯衡小一辈斗气,曹洪、夏侯渊一帮人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可能为了这些事情掉了价儿。
  
      “单大哥,你回来了?”
  
      莲花一声惊喜的招唤让单飞回过神来,见这丫头几天不见,似乎有分改变,单飞一时间难明这丫头哪里不一样了,含笑道:“这几天……没什么事情吧。”
  
      他感觉这丫头内在绝非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柔弱,甚至很有分执著,只怕她撂挑子不做。
  
      莲花脸上微红,低头看了下自己沾着面粉的衣裳,摇摇头道:“会有什么事情,我很好啊。”蓦地想起什么,莲花道:“对了,单大哥,你吃饭了没有?你等等我。”
  
      她弯腰从铺板下取了两个包子递过来,单飞接过包子怔了下,调侃道:“又是重口味的?”
  
      “嗯。”莲花用力点点头,又递过来一个小包。
  
      单飞接过来,先嗅到一股药味,不解道:“是什么?”
  
      “你不是受伤了吗?”莲花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单飞的身上,眼圈有分发红道,“这些是伤药,你别只顾着酒楼,自己的身体也要照顾一下。单大哥,你伤到哪里,要不要我帮你涂药?”
  
      单飞尴尬的摇摇头,知道肯定是乌青说的,“乌青那小子小题大做,我没什么的。”顿了下,见莲花不信的目光,单飞活动下手臂,“你看活蹦乱跳的,不挺好的吗?不过还是多谢你了。”
  
      莲花一直留意着单飞的举动,见状少了分担忧,含笑垂头道:“单大哥,你还和我说这些做什么?对了,包子要凉了,你先尝尝?”
  
      单飞不等张口,就听身后不远处有人冷淡道:“单飞,你先放下手上的事儿。跟我上楼一趟。”
  
      莲花一听那声音,嘴角的微笑立即有了分僵硬。
  
      单飞回头望去,见曹宁儿就立在酒楼前,多少有分冷淡的看着他。
  
      大小姐就是有脾气。
  
      单飞倒不介意,向莲花扬了下手中的药表示感谢,见曹宁儿快步上了楼,跟在她身后进了间雅间,见曹宁儿坐下来并不言语,单飞不知道这位是不是有点起床气,可这都晌午了……
  
      心中困惑,单飞还是决定以正事为主,一扬手上的包子道:“大小姐,还没吃饭吧?我这有两个包子,分你一个?”
  
      见曹宁儿望过来,眼神似乎有些不善,单飞立即改口道:“你两个都吃了也没问题。”
  
      “单飞,我和你说两点!”曹宁儿一字字道。
  
      得,又来了。
  
      单飞心中暗叹,感觉这位大小姐要是放在他那个年代,做外交部的发言人应该没有问题,一开口就是官方文章。
  
      “大小姐请讲。”
  
      “第一,这包子是别人送你的。别人送你的东西,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拿出来!”曹宁儿冰冷道。
  
      单飞一口吞了个包子,差点没噎死,感觉无法立即解决这个问题,只好把剩下的包子和药包背到了身后。
  
      “第二点呢?嗝~~~”单飞打了个饱嗝。
  
      曹宁儿凝声道:“你和曹馥既然和夏侯衡做赌,就要拿出点做赌的样子,别的不相关的事情,能放下就放下。”
  
      我做了什么不相关的事情?
  
      单飞想不明白,可知道女人在气头上的时候,你听着就好,你如果要争论,赢了也和输了没什么两样。
  
      “大小姐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单飞见曹宁儿脸色微缓,补了一句道:“我知道大小姐不是因为旁的事情就不顾酒楼生意的人。”
  
      我是!
  
      曹宁儿心中说了一句,却只是哼了声,取出一张纸放在了桌案上,“你知道这是什么?”
  
      单飞眼神好使,见到上面“卖身”大大两个字的时候,猜测道:“是卖身契?”
  
      “不错,这是你的卖身契。”
  
      曹宁儿看了单飞许久,脸色凝霜道:“我知道你做了这些事情,无非是想要这纸契约。”见单飞沉默下来,曹宁儿突然做了一件单飞也想不到的事情。
  
      她一把就将那纸契约撕成两半丢在了地上,然后冷冷道:“好了,你可以放心了,现在、你做的事情,和曹家再没有什么关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