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65节 林中惊魂
    第三更!求推荐票,求收藏!都没想到会三更吧?!感谢朋友们的支持!还请多多投票过来!
  
      -------
  
      优秀的考古专家有专门嗅土的绝活,单飞自然也不例外,他嗅觉灵敏,对很多气味都是熟悉,早嗅到他停留的地方有股血腥气味残留。
  
      这本事听起来玄乎,但实际上和嗅烟味仿佛。在当代生活场所中,多有吸烟之人,如果留意的话,就会发现吸烟人虽然离去,但遗留下的烟雾扩散的道路一样有迹可循。
  
      单飞艰难的咽了下口水,鼻翼时不时的抽动下,顺着血腥气味形成的无形道路走了片刻,握紧了手中的竹竿,拨开前方灌木丛旁的杂草,罗老爹将火把向前一探,乌青只望见前方血淋淋的尸体,惨叫声都没有发出,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王祥和罗老爹都是不由后退了一步,这种场面无论是哪个见到,那一刻承受的恐惧都是让人忍不住有种想要逃避的心理。
  
      单飞动也未动,只是伸手从罗老爹手上接过火把,向前仔细看去。
  
      罗老爹心下骇然,搞不懂这人年纪轻轻,为好会有这般骇人的胆量?
  
      他不知道单飞绝对是实干家出身,成天钻墓室,见骸骨,更恶心恐怖的事情都曾见过,何况在嗅到血腥气味时,单飞对眼前会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了分心理准备。
  
      用竹竿捅了下那血淋淋的尸体,单飞微舒一口气。
  
      众人见他镇定,终于都是缓缓围了过来,定睛望去,罗老爹喘口气道:“不是孩子,是个野物。”
  
      “是头獐子。”王祥也辨别出来,放松下来道:“老大,虚惊一场。”
  
      无论如何,这种场面不会让人舒服,王祥才要劝单飞离开,可见到火把下单飞凛然的神色,不由问道:“老大,你怎么了?”
  
      单飞非但没走,反倒蹲了下来,一手拿着火把,取了别在腰间的斧头,倒转斧柄捅了那獐子尸体一下,将獐子翻了过来。
  
      王祥忍住不舒服的感觉,皱眉道:“老大,死獐子有什么看的?”
  
      “獐子没死多久,不然血腥气味不会那么浓的。”单飞喃喃道,看到獐子身上的痕迹后,不安的感觉益发的强烈。
  
      罗老爹突然也蹲了下来,吃惊道:“獐子死的很有点奇怪。”
  
      “是狼咬死的吧?”王祥暗想獐子死就死了,哪来的那么多门道,“这附近还是有几头野狼出没,不过我从来没见过大的野兽。”
  
      罗老爹看着那头死去的獐子,脸色却是益发的骇然,突然道:“獐子从喉管下,好像被野兽用爪子从咽喉到腹部一下给开了膛。”
  
      王祥讶然失笑道:“就算老虎豹子都没有这样的利爪吧?再说野狼、老虎之类要猎食,很多都是直接先咬獐子的喉咙,怎么会费力给獐子开膛?”
  
      见单飞、罗老爹根本没有任何开玩笑的表情,王祥蓦地感觉脚底板都是冷汗,暗想这两人不是开玩笑,那就是真的,这山中……
  
      王祥不待多想,就听乌青颤声道:“老大,是不是有鬼啊?”
  
      单飞心中一震,他倒没想到什么鬼怪,只是想自己看到这死獐的时候,就在想是什么怪物能造成这等杀伤,血腥味很浓,獐子死了不久,那怪物极可能就在附近?
  
      “你们顺原路退回去。”单飞当机立断道。
  
      他声音才落,蓦地周身大震。
  
      因为一声凄惨的嚎叫声突然破空而来,就在他们身后不远!
  
      夜黑月隐,林木森森,这种环境树影看起来都有几分狰狞之意,更不要说有极为惨烈的嚎叫声传来!
  
      单飞一听到那声嚎叫,只感觉汗毛尽数竖起,回头望去,就见前方不远似立着一个人。他感觉那似乎是个人,因为月隐林幽,借火把的光芒,他只能看到前方有个模糊的影子,很有点人的轮廓。
  
      可那要是个人,怎么会发出比野兽还要凄厉的声音?
  
      “你们快退!”
  
      单飞低喝一声,暗想怎么听这东西发出的声音都不像有什么善意,能将这么大个獐子一爪子干翻的东西,他们四人只怕根本无法抵挡。
  
      见王祥等人似乎吓傻,单飞举着火把推王祥一把,王祥脚步踉跄下,这才反应过来,向前冲了几步。
  
      前方那怪物几乎在单飞低喝之时,身形一缩一展,腾空而起,片刻就已到了单飞的面前。
  
      火光中,单飞眼中终有分骇异。
  
      这是什么东西?
  
      四肢极长,周身均被暗褐色的长毛覆盖,就算脸上亦是如此,一双眸子绿油油的有如野狼一般,让人一眼望过去,只感觉坠入无边的幽暗。
  
      这东西似人非人,似猿非猿,如果让单飞做个比喻的话,那和神农架的野人可能有分类似,但这个怪物无疑比野人更要强悍。
  
      念头不过转瞬,单飞在怪物扑来之时,随手抓起插在地上的竹竿子刺出,直奔怪物的咽喉位置。
  
      喀嚓!
  
      那怪物竟似知道危险,空中爪子竟然一格,竹竿子立即四分五裂,空中乱飞。那怪物裂竹竿如同裂帛,几乎没有片刻阻隔,一爪子就向单飞当头抓到。
  
      单飞心口狂跳,危急之际一个倒滚。
  
      只感觉那怪物如刀般锋利爪尖堪堪擦他鼻尖而过,顺势抓破他的左肩衣裳。
  
      衣裳爆裂如纸!
  
      单飞只感觉肩头一痛,但生死关头顾不得什么,奋力滚开时,却没有放开手中的火把,但是心中一沉。
  
      他拿着火把,这怪物居然肆无忌惮的冲来,一般的野兽都是怕火的,这怪物怎么不怕?
  
      老大小心!
  
      乌青看起来虽然害怕,但在生死关头还是拔出腰间的斧头,一斧头就扔了出去。
  
      嗖!
  
      砰!
  
      斧头一下子砸中那怪物的背心,如中败革,乌青先是一喜,后是一惊,就听单飞反叫道:“小心!”
  
      那怪物几乎在单飞提醒之时嚎叫一声,双腿一蹬,凌空向乌青扑了过去。
  
      乌青双腿发软,暗叫糟糕,不等反应时,身边的罗老爹飞扑而来,抱着他躲向一侧。罗老爹扑的虽快,那怪物却是更加的快捷,一爪子竟然抓住了罗老爹的后心。
  
      单飞心头一紧。
  
      他看到那獐子的尸体时,就知道这一爪子的威力,方才被怪物在肩头擦了一爪子,都是鲜血横流,罗老爹被怪物一爪子抓中后心,那还不裂骨入心?
  
      当的大响,随即有金属撞击之声发出,漫天铜钱飞舞。
  
      怪物一怔。
  
      罗老爹死里逃生,却是暗叫侥幸,今天换的那贯钱,他不放心交到孙苇这般小子的身上,自己负在背上,然后外边再罩衣裳,不方便的确是不方便,可没钱更不方便。他抱着这个念头,却没想到关键时刻这贯钱竟然救他一命。
  
      可是……
  
      罗老爹见怪物抓破那贯铜钱后只是愣了下,随即绿油油的眼眸向他望了过来,一颗心沉了下去,交手不过一刹,可罗老爹知道这家伙不是虎狼,可比十头虎狼还要难以对付,虎狼毕竟都是畜生,远不如人要有办法,可这家伙竟然能像人一样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