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63节 冲儿
    单飞一听王祥描述那个箱子,立即知道那箱子肯定是流年。
  
      一个叫流年的箱子,被一个叫马未来的老人拎在手上。
  
      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那种神奇的箱子!
  
      王祥被单飞的举动吓了一跳,他见单飞虽是个下人,可举止比什么公子可要有礼的多,见单飞少有的失态,王祥吃吃道:“是啊,他是说他叫马未来,老大,你怎么知道?他……是你的仇家?”
  
      “他在哪里?”单飞追问道。
  
      王祥摇着脖子道:“我不知道啊,我就是在城里见到你的前几天碰到他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单飞颓然的放下手,暗自骂娘。
  
      这老头子成天拿着箱子跑什么跑,老子还有很多话想和他聊聊,来到这世上,也就这个老头子能了解他,但老头子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
  
      “老大,你没事吧?”乌青惴惴不安道,他当然也知道马未来,见单飞失魂落魄的样子,低声道:“马先生很厉害,你不用为他担心的。”
  
      我是为自己担心!
  
      单飞心中暗想,如今老子不知道是不是撞邪了怎么的,没占尽知晓历史的先机,反倒得罪了一批人,再加上附身的家奴还有旧恨,老子能活到邺城绝对是老天眷顾。
  
      马未来人老功夫却不老,看他能的飞上天的模样,别的本事肯定不差,乱世中枪杆子出政权,拳头硬才有资格讲道理,老子要做个成功人士,一定要抱上这条大腿才有可能扭转局面,别的不说,有马未来的本事,逃命是不成问题的。
  
      可怎么抱大腿呢?
  
      下次见面先拜师怎么样?想那老头子不会不顾徒弟的死活吧?
  
      单飞心中打着如意算盘,咳嗽一声道:“王祥,我和马先生很有渊源,只是总是擦肩而过,你下次若再见到他,一定要想方设法的留住他,然后告诉我好不好?”
  
      王祥重重点头道:“老大,有你这句话,有机会我命都不要也要帮你做到。”
  
      “那也不用。”
  
      单飞见王祥要拼命的模样,心中嘀咕道,你小子总在外边跑跑好些,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躲过你后娘那斧头。
  
      又问了几句,单飞见王祥对马未来所知比他要少的多,终于放弃了立即寻找的念头,向罗老爹、孙苇两人交代下如何采摘茱萸,尤其让他们将茱萸果枝分类装好,准备到时候运回去晾晒。
  
      罗老爹一帮人见单飞把茱萸吹的神乎其神,均是半信半疑,暗想若真的这么神奇,怎么会漫山遍野的没人要?
  
      他们只怕茱萸神奇不成,单飞变成神经,感觉还是趁单飞糊涂的时候,多帮他运点好了,也算聊表心意。
  
      单飞见日落西山,夜幕将临,盘算下时间,感觉不用太过着急,众人都简单砍了点茱萸枝叶,绑起来背下山去。
  
      等到了王祥给找的地儿,众人见茅屋破烂,好在还可以遮风避雨。大伙儿将茱萸卸下堆好,然后起了堆火儿,众人围着火堆坐着。柱子拿出了干粮、肉脯、咸菜分给众人,单飞啃着肉脯感觉嚼蜡一样,看罗老爹他们吃的倒是津津有味,摇了摇头。
  
      这时代的这些人吃的伙食就是寒酸啊。
  
      那面的孙苇早就找些干草,做了地席,罗老爹见准备的差不多了,见单飞拿着个石像不知在思索什么,招呼道:“单公子,早点休息吧。”
  
      单飞将玉像揣回怀中,皱了下眉头,他平日看起来淡然,实际上想马未来的时候,比他想邺城的时候都要多。
  
      这老头子金子不要、胡椒不要,反倒给了他一个玉像,这个玉像都有点通灵的样子,每次他危机的时候,都能小小的帮他一把,玉像肯定不止这点作用了,可他至今仍然无法领会更多的作用。
  
      到如今老头子也知道茱萸的妙用,指点给王祥,却被他意外捡漏,这老头子看起来非但没什么恶意,反倒是助人为乐的好同志,可为什么总和他有缘无分的?
  
      他叹了口气,才要早点休息,突然怔了下,众人本来都准备歇了,突然纷纷道:“外边是什么声音?”
  
      暗夜幽幽,众人静了下来,就听到远处似有个声音传来。
  
      冲……冲……冲……
  
      那声音很有些凄凉的样子,飘飘荡荡的一时间辨不清方向,众人有些发毛,暗想这黑灯瞎火的,还冲什么冲?
  
      总不成有人在打仗?
  
      乌青打了个寒颤,向单飞靠拢过来,低声道:“是不是有勾魂使者在招人?”
  
      招你个大头鬼。
  
      你娘怎么就知道给你灌输这些封建迷信思想?
  
      单飞考古多年,死人见的多了,鬼却从来没见过一个,对于这种说法自然不信,霍然站起,单飞低声道:“我去看看。”
  
      孙苇等人本来一直感觉这小子有钱、土豪,没想到他胆子竟然这么壮,倒真的有了分钦佩。
  
      单飞一出了破院,四下张望眼,听到声音是从北方传来,见那面隐约有火光闪动,快步迎了上去,就见前方竟然人声鼎沸,一妇人见他走来,冲过来叫道:“你有没有见到……”
  
      那妇人话说一半,突然怔住。
  
      单飞也有点发愣,认得那妇人正是他在市集上见到的那买包子给孩子的妇人,原来这妇人也是要来丁家村。
  
      妇人显然也认出了单飞,急声道:“你有没有见到我的冲儿……白天你见过的。”
  
      单飞听到妇人身后还有不少百姓,一个劲的冲儿冲儿的喊着,知道刚才听的声音就是他们喊出来的。
  
      心中微凛,单飞张口道:“冲儿……”他本来想问那孩子丢了吗?可见妇人焦急的表情,知道这是废话,立即改口道:“他什么时候不见的?”
  
      “就在黄昏前。”妇人急道:“他说出去玩会儿,我也没太留意,等到晚了才发现他不见了,挨家挨户的找了很久,可没见到他的踪影。”
  
      那妇人初见本是极为淡定的神色,这会儿却失魂落魄的和走丢孩子的母亲没什么两样。
  
      单飞心中一沉,立即道:“我帮你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