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60节 苍叔
    你们这都搞的什么事啊!
  
      单飞搞不懂这两个女人怎么说掐就掐,没有任何征兆,屁大的事情,怎么就搞的剑拔弩张了?
  
      “大小姐……”单飞才要开口,突然听到身旁咕咚一声,扭头一看,就见池惑跪倒在地。
  
      众人都是一楞。
  
      两个女人吵架,你小子跪什么跪?
  
      单飞困惑不解,曹宁儿亦是有分糊涂,就听池惑抱拳道:“单兄,求你收我池惑为徒好不好?”
  
      池惑初见单飞的时候,只以为这是抢行的,可见他刀功熟练,信手就用简单的材料做出两样他连想都没有想到过的面食,不由叹为观止。
  
      曹宁儿质疑单飞的时候,池惑吃了口饺子又干掉三个包子后,毫不犹豫做了个不太艰难的决定。
  
      机会难得,一定要拜单飞为师,这绝对是厨子界的天才!
  
      别看人家年纪轻轻,但学无先后,达者为师,黄帝出生就会说话,甘罗十二就掌相印,英雄不问出处,天才不问岁数,人家单飞年纪不大,但显然已经到了返璞归真、大巧不工的宗师之境。
  
      池惑想到这里,立即决定拜单飞为师,这样就算酒楼被夏侯家击败了,咱凭着这几手绝活混饭吃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他扑通一跪,倒把众人目光吸引过来,单飞见状立即道:“池兄,你这是干什么。大家都是交流交流,不要客气。”
  
      伸手拉起池惑,单飞把他推到曹宁儿身前,隔断曹宁儿和莲花的目光道:“能否传授,还得大小姐决定。”
  
      随即拉住莲花的手臂,单飞低声道:“莲花,你先下楼卖馒头去。”
  
      “我不去。”莲花低声道,却没有挣扎。
  
      “你听我一次好不好?”单飞暗想这丫头今天吃枪药了怎么的,怎么这么大的脾气,本想再劝劝,不想莲花抬头看了他一眼,终究还是点点头,缓缓走了出去。
  
      单飞倒没想到她这么听话,拍拍身上的面粉道:“好了,现在再蒸几锅包子投放市场看看反应。”
  
      曹宁儿只是坐在那里没说什么,池惑忍不住道:“单兄说的话真的新颖别致,在下喜欢。”
  
      你不用拍马屁老子也一定要教你,现在像你这么有眼力当灯泡的人不多了,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摆平方才的事情了。
  
      单飞倒是知恩图报,将包子、饺子做法又详细给池惑讲解了一下。
  
      池惑毕竟是主厨,单飞再教了一遍,他就把方法掌握的七七八八,在单飞的吩咐下,亲自下去从莲花那里取来发好的面粉,独立操作起来,很快蒸出几十个包子来。
  
      他知道这东西简单实用,甚至连配菜都能省掉,不但早饭、就算正餐都可以取代了,一推出来,肯定好卖,根本毫不停留,又蒸起了第二轮。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的功夫,有厨子兴奋的冲进来,“大小姐、池主厨,那个包子一下子都卖完了,外边的人都在问还有没有呢?”
  
      池惑来了兴趣,立即招呼别的厨子过来去外边剁馅,自己亲自调馅主理,暗想大小姐这么信任我,这技术一般人可不能告诉。
  
      单飞看了眼曹宁儿,见他和池惑忙碌的功夫,曹宁儿只是一声不吭的坐在厨房,不由心中发毛,暗想这女人没事就发飙,现在不是在积攒小宇宙等待爆发呢吧?
  
      他正琢磨的功夫,听到厨房外有些鼓噪,听声音有点熟悉,立即擦擦手到门前,就见乌青在门外对众厨子道:“我认识单大哥,你们让我进去。”
  
      见到了单飞,乌青喜道:“单大哥,是我!”
  
      单飞点点头,拍拍众厨子的肩膀道:“我朋友。”
  
      那帮厨子本想自己都不能入内,怎肯放乌青进去,一听单飞这话,二话不说的放开了乌青。
  
      大小姐带来的人,主厨对其都毕恭毕敬,他们当然不敢得罪。
  
      乌青在单飞耳边说了两句,单飞点点头,暗想要击败夏侯家的酒楼,只凭馒头、包子、饺子三件套还差些火候,走到曹宁儿身前,单飞道:“大小姐,我要为酒楼的事情出去一趟。”
  
      曹宁儿并不抬头,只是“嗯”了声。单飞当她是默许,立即和乌青下了酒楼,曹宁儿坐在厨房中,见池惑忙忙碌碌的,突然道:“池惑。”
  
      “大小姐,什么事?”池惑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儿,恭敬回头道。
  
      “你说……”曹宁儿回想方才的情形,半晌才道:“我不了解单飞吗?”
  
      池惑反倒一怔,哈哈大笑起来,“大小姐说笑了,这世上谁比你更了解他,要不是你,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个年纪轻轻的人,还有这大的本事。”
  
      见曹宁儿像是有些出神,池惑倒有些困惑了,试探道:“大小姐,我……我做事了?”
  
      曹宁儿只是轻轻点头,眼前又浮现出莲花那咄咄的神色——你根本不了解单大哥!
  
      xxx
  
      单飞一下楼,就听楼外哗然一片,原来众人都在等包子出来,见他油条般的模样,难免有些失望。
  
      向夏侯家的酒楼望过去,感觉里面的生意好不好难说,可门市比这面就是差了不少人气了。
  
      单飞暗自得意,望见莲花有些心不在焉的做事,皱了下眉头,理会不了许多,低声对乌青道:“你确定有很多?”
  
      “当然了,茱萸啊,满山都是。单老大,你真的要都采回来?”
  
      乌青感觉茱萸两字明显不如猪鱼好记,见单飞考虑着什么,拍胸脯道:“单老大,你放心了,我跟着王祥亲自去看了一趟,绕着那山前山后都转了,到处都是这茱萸,怪不得王祥说不值钱,一直都说你给的钱太多了。”
  
      单飞感觉乌青这小子做事益发的仔细,暗自点点头,“如果真的这样,自然都要采回来。”
  
      王祥觉得不值钱,可在单飞眼中,满山挂的都是钱啊。
  
      要是没有遇到王祥和茱萸,单飞和夏侯衡做赌倒真不见得有这大的信心。
  
      “那得要找车,而且要运很多天的。”乌青道:“我回来的时候,顺便打听下行情,一辆人力车用一天要二十文钱,那里的车老大说了,如果是大买卖,用车多,还可以商量。找车的地方在市集西,离这里不算太远。”
  
      单飞更加觉得这小子做事麻利,暗想才得了曹馥给的金子,车费肯定是够的。
  
      他才要和乌青赶往雇车的地方,就听不远处有个孩子道:“大娘,你看,那卖馒头的地方又出了新东西,说是卖包子,很好吃的样子哦。”
  
      单飞扭头望去,见到一孩童扎着两个冲天辫,虽是穿着补丁摞补丁,但一双眸子极为的灵活,粉嘟嘟的脸蛋颇为可爱,正望着曹家酒楼的包子摊流口水。
  
      孩童身旁站着一妇人,眼角已有了淡淡的细纹,看起来韶华早逝。妇人身着粗布麻衣,亦是带着补丁,看了包子摊一眼,皱眉道:“那多人,买到要等很久,我们出来的晚了,再不快点走,天黑前恐怕到不了地儿了。”
  
      孩童撅了下红嘟嘟的嘴唇,很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点点头,单飞见了,大步走过去笑道:“你们等我一下。”
  
      妇人和孩童都是一怔,不知道单飞的意思。
  
      单飞转身快步走到莲花面前,低声道:“莲花,给我拿几个包子过来,对厨子说我路上吃。”
  
      莲花本是无精打采的模样,一见单飞过来,立即精神百倍道:“没问题。”她放下手中的活儿,冲进酒楼,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拿出一大包包子来递到单飞手上。
  
      单飞见酒楼里的厨子拿着菜刀赶出来,只怕是莲花明抢的,忙打个招呼,那厨子见莲花是将包子交给单飞,讪讪一笑,终于回转到酒楼里。
  
      “单大哥,你放心的吃了,我不会占大小姐的一点便宜,一会儿我会付账的。”莲花看出单飞的犹豫。
  
      单飞苦笑摇摇头回转到那孩童身边,分出一半递给那孩童道:“路上吃吧。”
  
      那孩童欢呼拍手,接过来就拿个包子咬了口,连连点头道:“好吃好吃。”
  
      妇人本在皱眉,见到孩子吃的高兴,倒不好扫兴,只是打量了单飞一眼问道:“几文钱?”
  
      单飞见那妇人取出个破旧的荷包,神色执着,知道她的意思,微笑道:“这是酒楼今天新推出的面食,有打折,两文一个好了。”
  
      妇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单飞“打折”的意思,数出十二文铜钱,又拿了五个包子,道声谢,拉着那孩童要走。
  
      孩童吃着包子还不忘记向单飞感谢招手,“喂,你叫什么名字?”
  
      单飞微笑报了名字,反问道:“你呢,什么名字?”见那孩童回转一笑,有分狡黠道:“你叫我苍叔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