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57节 重口味
    马车终于停到曹家酒楼前,单飞看到酒楼前排起的长龙,心情终于愉快了一点。在繁华商业街做买卖,就是与众不同。
  
      看来馒头生意还是很乐观的嘛。
  
      他跳下马车,等在一旁,见到曹宁儿站在马车上迟迟没有下车,半晌终于明白过来,试探伸出手去,曹宁儿白了他一眼,抓住他的手轻跳下来,随即松开了手,不经意道:“以前都是翠儿扶我下来的,她不像你这么没有眼力。”
  
      单飞搞不懂这女人今天是不是大姨妈来了,简直有点不可理喻,终于还是叹气道:“大小姐,酒楼的事情……”
  
      “到酒楼再说。”曹宁儿当先向酒楼走去,单飞却走到馒头摊前,莲花正忙的额头冒汗,抬头见到单飞,先是一怔,随即轻呼道:“单大哥,你来了?”
  
      莲花脸上还是有分菜色,只是看起来明显打扮的干净利索很多,挽着袖子露出白白的一截手臂,上面沾满了面粉,见单飞笑而不语,莲花立即道:“乌大娘,你先照看着。我有点事儿。单大哥,你等等。”
  
      乌大娘见单飞前来,也很是高兴,不过忙着卖馒头收钱,只是点头招呼。
  
      单飞示意乌大娘不用管他,见莲花弯腰从摊位里取出了热气腾腾的两个大馒头,伸手递给他道:“单大哥,这么早还没吃早饭吧,送给你,重口味的馒头。”
  
      啥?
  
      单飞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莲花眉开眼笑,小声道:“是我在馒头里加了点调味,为了和没加调料的没味道的馒头区分,因此称作重口味馒头,你吃吧,只有我和你吃过。”
  
      她将馒头举到单飞面前,满是期待的模样。
  
      单飞伸手接过,点头赞道:“虽然没有吃,但我知道一定很不错了。”
  
      莲花那一刻容光焕发,用手背不自觉的整理下鬓角的秀发。
  
      曹宁儿蹙眉走过来,“怎么了?这馒头有什么不同吗?”她倒是没吃早饭,只想莲花肯定会也递给她一个。
  
      不想莲花迟疑下,“大小姐,你肯定吃早饭了,没有了,就这两个。”
  
      曹宁儿皱了下眉头,当然不会再问,只是道:“单飞,走了。”她上了搂,找了间雅间坐下来,见单飞拿着馒头站在那里,淡淡道:“人家给你吃的,你怎么不吃?”
  
      “你要不要也来一个?”单飞问话间,递个馒头过来。
  
      曹宁儿犹豫片刻,伸手接过,慢慢撕了块放在口中慢慢咀嚼,突然抬头问道:“馒头里加了什么?”
  
      单飞已经吃了一半,含含糊糊道:“应该是蜂蜜吧?”
  
      他甚至没吃都已经猜到,这丫头除了蜂蜜,又有什么好加的?但能加上蜂蜜再蒸,这丫头也算有点小小的创新。
  
      本来香软的馒头中带分甜甜的细腻,曹宁儿慢慢品味着这个馒头,终于点头道:“这个丫头很聪明。”
  
      “是啊。”单飞亦赞道,脑海中灵光一闪,“大小姐,关于酒楼赌约……我想到……”
  
      “你是不是今天很赶?”曹宁儿突然道。
  
      “赶什么?”单飞倒有分不解。
  
      “赶着去邺城了。”曹宁儿没好气道。
  
      这都哪跟哪啊,单飞哭笑不得,“我去邺城不急的。”
  
      曹宁儿脸色似乎好看些,追问一句,“真的不急?你不怕别人着急?”
  
      谁还能比我急?
  
      难道是曹操?
  
      单飞实在不明白这女人今天为什么这么奇怪,就见曹宁儿嫣然一笑,慢慢吃掉最后的馒头,单飞终于聪明起来,见掌柜的探头探脑的正往雅间中看,手中还拎着一个茶壶,单飞立即接了过来,为曹宁儿满了杯茶水。
  
      茶香四溢,单飞倒是好奇的揭开盖看了一眼。
  
      他知道传说中是神农识茶,经过千百年的传承,如今三国时期的茶饮多以烹煮为主,和现代煮蔬菜汤差不多。
  
      看到茶壶里面不但绿油油的,好像还有沉香木片什么的夹杂,显然是去苦添香,单飞心道,这大小姐还挺会享受的。
  
      曹宁儿喝了口茶水,轻蹙眉头道:“单飞,我真的很担心焦急,我们怎么可能赢得过夏侯家的酒楼呢?”
  
      单飞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是不信。
  
      他不是信曹家会输,而是不信大小姐很担心焦急,哪里能看出她焦急啊?
  
      “我昨晚想了一夜,感觉我们虽有馒头助阵,可是要说胜出,把握……”曹宁儿顿了下,“把握不会超过两成。”
  
      “我们为什么没有把握?”单飞反问道。
  
      曹宁儿蹙下娥眉,“你昨天有没有听我说话……”
  
      “哦。”单飞想起来了,立即道:“你说他们请了宫中御厨,曹司空也喜欢他们酒楼的饭菜,还有……世子和夏侯衡是死党,肯定会帮他们撑场子。”
  
      曹宁儿反倒一怔。
  
      昨天她气单飞不和她商量就鼓动曹馥做了决定,的确如此质疑曹馥,顺便将一点怨气均是发泄出来。
  
      谁让他失魂落魄的看着如仙了!
  
      我早就说了,那女人不是好女人,整天招蜂惹蝶的,你总是不将我的话放在心中,不但和郭嘉一样和她亲热,甚至大街上……
  
      可她却没想到单飞对她说的话竟然记得丝毫不差。
  
      半晌,单飞见曹宁儿坐在那里不语,不解道:“怎么的,他们还有别的优势吗?”
  
      “就这些还不够吗?”曹宁儿紧锁眉头道。
  
      单飞反倒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有多大的事儿呢。”
  
      “啊?”曹宁儿看着眼前满不在乎的少年,感觉他自信满满,虽不知道他自信从何而来,但终究还是有了分期待,“你说怎么做?”
  
      “大小姐觉得应该怎么做?”单飞反问道。
  
      曹宁儿当然不想让单飞小瞧,沉吟后才道:“肯定是针对他们的优点出击,他们请御厨,我们也可以请得到!曹司空喜欢他们酒楼的饭菜,我也可以去和清河妹妹说说……”
  
      嘴角带分狡黠的笑,曹宁儿看着单飞,见他根本没有任何欢欣鼓舞之意,不由道:“你不知道清河吧?”
  
      你的闺蜜我怎么会知道?
  
      单飞心中嘀咕,终于问道:“清河妹妹是谁?”
  
      “你怎么这么没规矩。”曹宁儿不满道:“只能我叫清河妹妹,你要叫清河小姐才对。”
  
      单飞连连点头,暗想我要不是为了摆脱家奴的身份,管你姐姐妹妹、清河黄河呢。
  
      “清河妹妹是司空大人的女儿,最得司空大人宠爱,也和我最好。”曹宁儿白了单飞一眼,有分小得意道:“你现在明白了吧。”
  
      “我不明白。”单飞糊涂道。
  
      “你怎么这么笨呢。清河妹妹最听我的话,肯定会帮我说服曹司空支持我家。”曹宁儿轻蹙纤眉道:“眼下最要命的就是世子和夏侯衡关系很好,你又得罪了世子,要是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话,我们和夏侯家的酒楼对抗就最少有五成胜出的把握。”
  
      顿了片刻,曹宁儿轻抿口茶水,看了单飞一眼,暗想你现在知道我为何找你来此了吧,要不是为了你,我还不想去求人!
  
      不想单飞只是立在那里,皱着眉头。
  
      曹宁儿有分意外,“你怎么了,你难道还有更高明的方法?”
  
      “我不知道我的方法高不高明,但我觉得……大小姐的主意,我不认同。”单飞缓缓摇头道。
  
      曹宁儿一怔,看着眼前执着的少年,迟疑道:“你为什么不认同?”她年纪不大,人情世故却是精熟,做事自然从这方面考虑,自认为很是妥当,却从未想到过一个下人会质疑她的做法。
  
      单飞沉思片刻才道:“大小姐一定觉得我不过是随口做赌而已。”见曹宁儿沉默不语,似乎认定了这件事情,单飞摇头道:“如果大小姐这么想,可是大错特错,许都城稳定数年,以后还会有多年的稳定,政通人兴,民又以食为天,饮食一事可说有极大的机会。”
  
      顿了片刻,单飞双眸闪亮,沉声又道:“赌注不过是个刺激,在下真正用意却是借此鼓舞大公子做事,兴旺酒楼,方不负令尊的期待。如果以大小姐的方法,却不过是以硬碰硬,两败俱伤,终究不过镜花水月,梦幻泡影!于人无益,于己无补,岂不是缘木求鱼,本末倒置吗?”
  
      雅间静谧。
  
      曹宁儿只是呆呆的望着眼前那侃侃而谈的少年,手中的茶杯一时间竟忘记了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