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56节 有事没事
    晨曦方苏,翠鸟鸣声。
  
      曹宁儿虽然移开了目光,可用眼眸余光还是能见到单飞大踏步向他走来,芳心不知为何,跳的和战鼓一样。
  
      听到单飞询问,曹宁儿脸上微红,转瞬道:“谁找过你?”
  
      啊?
  
      单飞本来想搭个讪,顺便商量下酒楼大业,可见到撞到墙一样,讪讪道:“是邓义那小子说你昨晚……”
  
      “他见到鬼了吧?”曹宁儿不咸不淡道。
  
      “我也这么认为。”单飞只能点头。
  
      曹宁儿看着远方,轻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对,是我找你。”单飞感觉谁找谁都是一样,撇开这个让他闹心的问题,认真道:“我找大小姐有点事,不知道能不能说?”
  
      “嗯?”曹宁儿似乎漠不关心道,不经意的又咬了下红唇。
  
      “是关于酒楼的事……”
  
      “哦。那到酒楼再说吧。”曹宁儿截断单飞的下文,回头望向府门,不多时,一辆马车从府门驶出来,马夫将马车停在曹宁儿身边,向曹宁儿施了一礼,然后施施然的回到府中。
  
      “走吧。”曹宁儿上了马车,却不放下车帘,见单飞还站在那不动,蹙眉道:“怎么了?”
  
      你开车不用司机的啊?
  
      单飞心中奇怪,不由道:“大小姐要去哪里?”
  
      “酒楼。”
  
      “你那丫环翠儿呢?”单飞又问。
  
      “你找她?”曹宁儿淡淡道。
  
      “我找她干什么?”单飞不海扁邓义一顿都算轻的,更不想理会他们的破事,“我只是感觉以前大小姐都带着丫环出发的。”
  
      “她有事。”曹宁儿随口道,有些不耐道:“你快点跟我走了。”
  
      “那车夫呢?没车夫怎么走?”单飞挠头道。
  
      “他也有事。”
  
      “啊?”单飞目瞪口呆的看着曹宁儿,“大小姐你没事吧?”
  
      “我也有事。”曹宁儿轻咳一声,“我要去酒楼了,车夫和翠儿都有事,我又挺急的,临时找不到车夫,你来赶车吧。”
  
      “嗯?”单飞半晌没回过劲来。
  
      “你也有事?”曹宁儿忍不住问道,转瞬道:“有事也得先做正事,怎么的,你连赶车都不会吗?”
  
      单飞无奈,只能上了马车,他的确没有赶过什么马车,但没吃过猪肉,还是看过猪跑,驾驭驾驭,无非驾吁二字,他扬起马鞭,空中轻抽一鞭道:“驾!”
  
      两匹马儿倒是温顺,慢慢的向前行去。
  
      “吁!”单飞突然叫道。
  
      马车突停,曹宁儿花容失色,一下从车厢扑出来,紧紧的搂住了单飞的腰,一颗心怦怦直跳。
  
      不知过了许久,听单飞道:“大小姐,你没事吧?”曹宁儿立即离开了单飞的背心,只感觉俏脸发烧,羞怒道:“你这人怎么回事,究竟会不会驾车?”
  
      “是有人碰瓷……不是,大公子在拦路。”
  
      单飞本来赶车的技术就蹩脚,见到一人突然横冲过来,只以为碰瓷党再见江湖,慌忙勒住了马车。
  
      曹馥早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曹宁儿离开单飞后这才起来,拍拍屁股的尘土道:“单飞,你下来。我有事找你,”只怕曹宁儿阻拦,曹馥补充一句,“很快!”
  
      单飞下了马车,被曹馥拉到角落,忍不住道:“什么事?”
  
      “你怎么还做上车夫了?”曹馥不解道。
  
      你问我,我问谁啊?
  
      曹馥见单飞不语,也没追问下去,只是道:“我才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压低了声音,曹馥神秘道:“夏侯衡恐怕不肯对我说出他们的计划。”
  
      这小子还有点头脑,单飞心中暗道。
  
      “既然这样,那不如从如仙姑娘那里探听点风声好了,夏侯衡那小子对如仙姑娘肯定藏不住心事。”
  
      你小子不也一样?单飞皱眉,不过还是点头道:“这个计划也不错。”
  
      曹馥得单飞赞许,心花怒放,一伸手道:“既然如此,拿来!”
  
      “什么?”
  
      “那半块锦帕啊。”曹馥挤眉弄眼道:“你把半块手帕给我,我就拿这块手帕当信物,说你让我去的,取得如仙姑娘的信任,和如仙姑娘谈谈,再为我们探听点秘密了。”
  
      得,你这小子聪明劲都用在这儿了。单飞这才知道曹馥醉翁之意不在酒。
  
      曹馥见单飞不语,哀求道:“单飞啊,你就把手帕给我好不好。算我求求你,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如仙的,你看……我妹妹和你都有了肌肤之亲,要不我牵线把妹妹嫁给你?”
  
      单飞骇了一跳,忙道:“大公子,你不要胡说八道,什么肌肤之亲?”
  
      “怎么不是?刚才我亲眼看到我妹妹趁没人的时候抱着你。”曹馥振振有词。
  
      算我怕了你!
  
      单飞一把封住曹馥的嘴,从怀中掏出那半块锦帕,曹馥大喜,伸手就要去接,单飞回撤道:“拿钱来换。”
  
      曹馥二话不说,从怀中掏出两小块金子递给单飞,单飞这才将锦帕递给曹馥,曹馥喜形于色,顾不得再说什么,一溜烟的跑了。
  
      单飞心中暗想,以后如仙姑娘还是要见见的,一块手帕都能换这么多钱,怪不得岛国卖的什么原汁原味的女性用品那么受欢迎,原来古今都有点bt男的市场,嗯,还是大有市场,这个商机留着以后有机会实现。
  
      他打着如意算盘把金子揣好,上了马车,再次驾起马车,这次倒是四平八稳。
  
      马车轻快,轻风袭人。
  
      曹宁儿自单飞上了马车后,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然,许久的功夫终道:“曹馥和你说什么?”
  
      “没什么。”单飞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
  
      “是说如仙吧?”曹宁儿淡淡道。
  
      单飞感觉这女人的直觉实在有点可怕,索性承认道:“是啊,大小姐怎么知道?”
  
      “我看你把手帕送给了曹馥。”曹宁儿轻声道,沉静片刻,曹宁儿又问:“你怎么不留着那手帕了?”
  
      “留着那个干什么。”单飞哑然失笑,“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马蹄轻快,车中静寂。
  
      许久的功夫,曹宁儿低声道:“累不累?”
  
      单飞一怔,只是摇摇头,听曹宁儿又道:“慢点赶车吧,我不太急的。”
  
      马车速度放缓,单飞虽未回头,却从曹宁儿口中听出少有的温柔之意,感觉趁她心情不错,说点正事也好,“大小姐,酒楼的事情……”
  
      “到酒楼再说。”
  
      马车不紧不慢的前行,轻风游曳,阳光照落,带分温暖之意。曹宁儿看着那个背影,轻咬红唇,眼中也有了分温暖。
  
      昨夜她不知为何,一时冲动,只想找单飞谈谈,没想到碰到了邓义,被他一句话惊的躲了起来,事后想想,很有分懊恼。
  
      昨日没说的话,今天要说吗?
  
      良久的功夫,曹宁儿柔声道:“你如果不是曹府的家人了,是不是一定要去邺城?”
  
      “什么?”单飞骇了一跳,心道这女人怎么会有这般神通,自己从未对外人说过这件事情,她怎么清清楚楚的明白,终于还是点头道:“是啊,大小姐你怎么知道?”
  
      “你怎么赶的这么慢。”曹宁儿语气一冷,“快点赶车了,不要偷懒!”
  
      这女人什么毛病?
  
      刚才不是你说要慢点的吗?
  
      单飞一怔,随即心中哀叹,他大计将行,偏偏三个能做事的,有两个拆台的,他和夏侯衡的赌约,怎么可能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