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48节 挑衅
    转望如仙,荀奇微笑道:“在下才回许都,一听夏侯衡请客,不请自来,没想到如仙姑娘亦在,倒是不胜之喜。”
  
      如仙只是抿嘴轻笑,“荀公子客气了。”她在场说话不多,但一笑一颦间都如鲜花为一人怒放,见者无不心动神摇,荀奇亦是神采飞扬。
  
      单飞一旁见了暗自称奇,心道乱世之中,女人多是附庸,三国名女人少,大小乔要不是嫁得好,也不会在乱世出彩,甄宓要不是嫁得好,眼下有名,但史书能不能留名是两说,貂蝉倒是四大美人之一,千古留名,可好像又不是真人。这个如仙在许都城看起来游曳在官二代之中自成一体,旁人对她虽有爱慕却不急色,始终客客气气,实在算是个异数,究竟是为了什么,其中恐怕另有蹊跷。
  
      那面荀奇从怀中掏出个匣子,色泽淡白,看起来是纯银打造,递给如仙道:“这是在下偶然得到的一件东西,颇为有趣,还请如仙姑娘笑纳。”
  
      “能让荀公子称得上有趣的,如仙还真的要看看。”如仙倒知道荀奇见识非凡,一般的东西还真不拿出来。
  
      轻启盒盖,如仙秀眸一亮,轻呼道:“很可爱。”
  
      众人暗自奇怪,不知道什么东西能被如仙称得上可爱,众人都是被盒盖所遮掩,只隐约感觉盒子里有点柔和的光芒透了出来。
  
      如仙玉臂轻舒,小心翼翼的从盒子中竟取出个洁白的小兔子,托在掌心之上给众人观看。
  
      那小兔子不过小孩拳头大小,双眼通红,看起来竟和单飞见过的拇指猴仿佛。
  
      单飞暗想女人都喜欢小动物,比如宝马、路虎什么的,这个荀奇倒是投其所好,但他转瞬知道有点问题,美人玉掌凝脂,玉兔洁白胜雪,晖映之下,更显得美人风采,但那小兔子一直动也不动。
  
      不是活的,也不是死的,是玉的!
  
      雕刻之人倒是好手艺,一个小兔子竟然雕琢的栩栩如生。
  
      单飞一断定这点,终于来了分兴趣。
  
      众人也是先后才发现兔子不过是玉石雕刻之作,均是赞叹不已,如仙对那玉兔显然也是极为喜爱,但随即问道:“这雕琢的玉兔真的极为可爱,但有趣在哪里?”
  
      单飞心中一动。
  
      他一直感觉这个如仙很有心机,见她如此情形还不忘记琢磨荀奇说的每个字的含义,心思绝非寻常女子可比。
  
      那她方才故作喜欢是不是装出来的?
  
      单飞终于从风口浪尖退了出来,当然不想再卷进去,只是冷眼旁观,见郭嘉再次拿起酒杯,缓缓的喝起酒来,又感觉有些问题。
  
      除了他单飞不值一哂,曹馥很是窝囊,这个荀奇对楼中众人几乎都打了招呼,为何对郭嘉视而不见?
  
      事实上,若论官职地位,郭嘉在楼中才是最高之人!荀奇当然不是忽略失礼,他故意不打招呼难道和郭嘉很有些矛盾?
  
      果不其然,荀奇终于望向了郭嘉,缓缓道:“荀奇还不知道祭酒大人也在这里。”
  
      郭嘉喃喃道:“你也不是万事通,怎么会万事皆知呢?”
  
      荀奇眼中寒芒一闪,“看来如仙姑娘并不知道这玉兔有趣何在,却不知道祭酒大人是否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如仙一旁笑道:“是啊,我真的看不出这玉兔有趣在哪里。祭酒大人博学多才,帮如仙看看了。”
  
      她盈盈起身,将玉兔递到郭嘉面前,郭嘉只是看了眼,摇摇头道:“看不出来。”
  
      如仙似有失望之意。
  
      那面的夏侯懋早叫道:“如仙姑娘,你把这兔子给我们看看。”
  
      他早站起来从如仙手上接过玉兔,和众人传看,曹丕、夏侯衡等人均是把玩半晌,见那玉兔通体洁白,只有两只眼睛做血红之色,应是两颗红宝石镶嵌。
  
      玉兔的贵重不言而喻,可爱也是有的,但若说有趣,众人亦是看不出来。传了一圈,玉兔终于又回到如仙手上,如仙娇嗔道:“荀公子,你赶快揭开谜题吧,不然如仙今晚都睡不好了。”
  
      荀奇微微一笑,仍旧盯着郭嘉道:“方才祭酒大人有兴做赌,那我现在也有兴趣做个赌注,只要祭酒大人看出这玉兔的可爱之处,我就输祭酒大人一百金如何?”
  
      众人微哗。
  
      单飞感觉荀奇对郭嘉很有分挑衅之意,本自奇怪,微微转念,就感觉其中并不简单。
  
      曹操身边谋士无数,但真正有名的屈指可数,正好五个——贾诩、程昱、荀氏双杰荀彧、荀攸、还有郭嘉。
  
      贾诩算无遗策,程昱忠心耿耿,但这两人均是老迈,眼下曹操更加倚重的其实就是荀氏双杰和郭嘉三人。
  
      都说亲兄弟,明算账,夏侯衡、曹馥算是族兄弟,都是一直明争暗斗,荀氏和郭嘉身为谋策均为曹操出力,但你说他们三个齐心和谐,打死鬼单飞也有点不信。
  
      但郭嘉身为曹操奇佐,一直深得曹操信任,荀氏自然不甘其下,这也就能解释荀奇一来就向郭嘉挑战,荀奇代表的是荀家的态度。
  
      瞥了眼曹丕,单飞见其只是微笑观望,暗想这小子年纪轻轻,其实也有分城府。
  
      众人均是凝望郭嘉不语,郭嘉只是缓缓尽了一杯酒,淡淡道:“这玉兔的有趣之处,我是看不出来。”
  
      如仙撅了下嘴,荀奇却是哈哈大笑,不等再说什么,就听郭嘉说道:“不过你真心想赌,我倒可以和你赌一下。”
  
      荀奇精神一振,眼中厉芒闪现,不过还是有分奇怪道:“祭酒大人决定怎么赌?”
  
      “我赌楼中有人能知道这玉兔的有趣所在。”郭嘉缓缓道。
  
      如仙盈盈一笑,“荀公子自然知道了。”
  
      众人哈哈大笑,荀奇心中一凛,他方才正要接战,不想差点中了郭嘉言语中的圈套,有分感激的看了如仙一眼,荀奇笑道:“祭酒大人除了这言语游戏外,不知道可还有别的本事?”
  
      荀奇已算是很不客气,郭嘉居然仍旧淡定非常,“除了荀公子,还有一人知道的。”
  
      众人均是一怔,荀奇微吸一口气道:“祭酒大人知道?”
  
      “我说了,我不知道。”
  
      郭嘉伸手一指,“我赌他一定知道。”
  
      众人顺着郭嘉的手指望过去,见他指的正是在角落站着的单飞,均是惊愕无言,暗想方才郭嘉就落注在单飞的身上,这会儿又是选他,郭嘉为何对这小子情有独钟?
  
      如仙秋波微转,又望了单飞一眼,秀眸中亦有分惊奇之意。
  
      荀奇直到现在才算正式看了单飞一眼,见他不过十七八的年龄,略瘦的身躯,家奴的打扮,哑然失笑道:“祭酒大人是在开玩笑?”
  
      郭嘉放下酒杯,眼中闪过分不易觉察的讥诮,望定荀奇凝声道:“我从不开玩笑。你若喜欢,一百金,我和你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