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45节 如仙的问题
    砰!
  
      单飞一头撞在茅厕顶棚上,棚顶飞起。
  
      好在这棚顶不过是用来挡雨,却不负责承重,都是竹子杂草堆建,并不算坚固,被单飞一头撞得七零八落,他腾空之际,正好躲过那致命的一剑,伸手急探抓住茅厕的侧壁,再一翻身,竟从顶棚处跃出。
  
      才一落地,单飞眼前杂草碎竹乱飞,金星闪现,可还是眯着眼睛连退数步,双手做个拳击的架势,只等对手的下一次进攻。
  
      噼噼啪啪一阵乱响后,单飞总算看清楚眼前的情况,假山仍是假山,茅厕没了棚顶,可他眼前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单飞眨眨眼睛,确定眼前没有什么敌人,飞快绕着假山转了圈,亦是踪影不见一个,抬头望去,见远处的那个丫环还在向这个方向张望,见单飞一手捂着髋部走过来,丫环的惊讶可想而知。
  
      单飞看了那丫环半晌,终于问道:“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人?”是谁要杀他?单飞不是想不出来,而是感觉下手的人着实可能有几个。
  
      才得罪的曹丕、老冤家夏侯衡都是大有可能,不过曹丕当然不可能亲自动手,他身边有的是刀。
  
      老子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未卜先知,到了三国抢先抱个大腿应该顺风顺水才对,怎么大腿还没抱上,仇家反倒惹了一批出来?
  
      丫环不知道单飞的郁闷,半晌才道:“我有看到一个人啊。”
  
      “是谁?”单飞精神一振,摸了把伤口,感觉血是鲜红的,稍放下点心事,伤势不算重,也应该没毒。
  
      “不就是你吗?”丫环很是奇怪道。
  
      你还挺幽默的。
  
      单飞很想也幽默的给她一记耳光,成功人士也是有脾气的,不过转念一想,人家说的没错,她说我是个人,没说我是单身狗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自嘲时,单飞不理丫环绯红的脸庞,早就解开衣裳露出受伤的髋部,从衣角撕块棉布垫住伤口止血,然后拿腰带简单的系上。单飞野外考古当然也有受伤的时候,做起这些自然轻车熟路。
  
      丫环小脸虽红,可眼光一直没离开单飞,见他终于处理好伤口,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你说话不经过大脑的吗?
  
      我这样是没事?
  
      单飞反问道:“你看我是不是还能喝上两杯?”
  
      “是啊,是啊。”丫环连连点头道:“如仙姑娘还在楼上等着你呢……”
  
      单飞差点晕了过去,看这丫环的样子,似乎怀疑他自残要跑的样子,叹了口气道:“我这就上去。”方才还不觉得,如今危机一去,他立即感觉伤口很有分疼痛,一瘸一拐的终于上得楼来,就听楼中欢声阵阵,曹馥叫道:“单飞,你怎么才回来。”
  
      曹馥在楼上实在感觉如坐针毡,夏侯衡、曹丕对他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如仙对他冷冷淡淡,热闹都是别人的,和他没什么关系,正没趣的时候,见到单飞回转,立即和见到救星一样。
  
      可见到单飞手掌、衣襟满是鲜血的样子,曹馥吃惊道:“你怎么了?”
  
      你难道怀疑我大姨妈来了?不然怎么会问出这种废话?
  
      单飞先前怒气冲冲,但在上楼梯的时候已经冷静下来,男人和女人还是不同的,女人有了委屈可以哭诉,大家都是我见犹怜、何况老奴。男人要是哭诉的话,大部分时候得到的评价都是可怜之人必定有可恨之处。
  
      他已经很不爽了,没什么兴趣再给这些人添欢乐。
  
      这时候怒气冲冲的喝问屁用没有,他想到这里,并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在曹馥座席后站了下来,靠着墙壁,冷眼看着众人。
  
      房中一个人都不少,看来都有不在场的证据,不过就算有人离场,他不是柯南,真相虽然只有一个,但他没有警察帮手,凭嘴皮子是报不了仇的。
  
      众人被曹馥一声召唤吸引了注意,看到单飞的样子都似乎有些吃惊,如仙似乎想要开口询问,但看了曹丕等人一眼,终于只是嫣然一笑,
  
      夏侯衡见单飞身有血迹的样子似也吃惊,转瞬大笑起来,“这个家奴出去方便竟然方便一身血回来,也算是千古奇人了。”
  
      众人忍不住大笑。
  
      单飞暗自咬牙,竟然也跟着笑笑,可内心有些发寒,他虽早知道这是个命如草芥的年代,律令不过是狗屁,就算许都城内天子的性命都无法保障,他一个家奴若是死了,和死个臭虫没什么两样,但一直到面对那致命两剑时才意识到现实的残酷。
  
      夏侯衡见状反倒一怔,暗想这小子属于不叫的那种狗的,随即又道:“方才你说出个佳句——屎可忍,尿不可忍,实在让我等叫绝……”
  
      他不等说完,捧腹又笑了起来,众人亦是在笑,如仙见单飞益发的沉默,突然道:“夏侯公子,可容奴家先问件事情?”
  
      夏侯衡楞了下,这才想起单飞和如仙还有点关系,终于道:“如仙姑娘请问。”
  
      楼上静寂下来,众人都是有些好奇的看着如仙,不知道她和单飞会有什么关系。
  
      许久的功夫,如仙这才轻声道:“单飞,你可认得一个叫甄柔的女子吗?”
  
      单飞微怔。
  
      曹宁儿也曾问过他这个问题,如仙怎么也会发问?这个甄柔有什么本事,竟然让这两个女人竟也知道。
  
      曹丕却是眼前一亮,“甄柔,和河北甄宓有什么关系?”
  
      众人立即来了精神,要知道如今天下流传一句话——江东有二乔,河北甄宓俏,说的是天下的三个美女。
  
      二乔说的自然就是江东的大乔、小乔,可说是名传天下,古今皆知,甄宓眼下虽为袁绍的儿子袁熙之妻,不过老婆总是别人家的好,在场众人一听甄宓之名,还是来了不少兴趣。
  
      单飞看了曹丕一眼,记得这小子在攻克邺城后娶甄宓为妻,甚至立甄宓所生的曹睿为帝,知道曹丕对甄宓的兴趣自然不言而喻。
  
      如仙淡然一笑,“听说甄柔就是甄宓的妹妹,美貌不在甄宓之下。”见夏侯衡若有所思的模样,如仙笑道:“夏侯公子也对甄柔有兴趣吗?”
  
      夏侯衡抹了下嘴角的口水,连忙道:“怎么会,在我眼中,不会再有任何女人比如仙姑娘还要美貌了。”
  
      他这种厚颜无耻的话说出来让男人很是不爽,女人听了不管信不信,总是喜欢。如仙望着夏侯衡盈盈一笑,让夏侯衡不由魂飞天外。
  
      郭嘉自从单飞回转后,只是看了单飞一眼就低头继续饮酒,这时才抬头又看了如仙一眼。
  
      如仙却是望着单飞道:“单飞,你还没有回答如仙的问题呢?”
  
      单飞沉默片刻,终道:“我不认识甄柔。”
  
      “是吗?”如仙眼中似有分惊诧,随即被笑意掩盖。
  
      夏侯衡却忍不住道:“如仙姑娘,你为什么要提起甄柔这个女人?”
  
      如仙淡淡道:“我听说有个叫单飞的人曾和甄柔订过亲事,还以为是眼前的单飞,没想到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