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38节 太子党
    单飞跑的极快,但那几骑奔马没有稍慢的架势,以他的速度,扑到虎头前面的时候,如果奔马不慢下来的话,他很可能和虎头一块被撞飞。
  
      可他还是要跑。
  
      他那时候根本没有多想,只知道眼前有个要救的孩子,奔跑才有希望。
  
      长街静寂,唯闻马蹄惊心动魄。
  
      就在马蹄堪堪到了虎头身前丈许的功夫,单飞还离虎头丈许之遥。
  
      一丈之遥,如隔天堑!
  
      单飞大急,感觉胸口几乎炸裂之时,一颗心突然一热,然后就感觉一股热流飞快冲向双腿。
  
      人的*无限,体能却是有穷,单飞在那一刻却突然感觉到两腿中注入了一股力量,竟在那间不容发的空隙抢先一步窜到虎头身边,一把抱住孩子滚了出去。
  
      马儿长嘶而起,前蹄高扬片刻,这才踏向虎头方才所立的方向,不过咫尺的距离。
  
      “砰”的一声响,单飞抱着虎头撞在一个摊子上。
  
      “单大哥。”莲花扑了过来,带着哭腔道:“你怎么样?”
  
      单飞只感觉被撞的头晕脑胀,还是先看了眼虎头,见他吓的目瞪口呆的样子,幸好没受什么伤,苦涩笑笑,将虎头递给了莲花。
  
      莲花不接虎头,却是尖叫道:“单大哥,你流了血。”她手忙脚乱的掏出块麻布手帕按在单飞额头上。
  
      单飞这才感觉额头有鲜血流淌,火辣辣的疼痛,苦笑一声,“我没事。”
  
      莲花眼噙泪水,一巴掌就打在虎头的脸上骂道:“虎头,你怎么这么不知轻重,为了一枚钱,差点把单大哥的命都赔进去你知道不知道?”
  
      虎头早就吓傻,被莲花一巴掌打在脸上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莲花见状还要再打,却被单飞一把抓住。
  
      “虎头无心的。”单飞叹口气道:“虎头,下次不要这样了。”
  
      “原来是一群穷鬼。”
  
      有声音传了过来,多少带了分轻蔑,单飞心中剧烈的跳了下,手按额头向长街望过去,见到那几骑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后,那几个人就要催马离去。
  
      “你们站住。”单飞霍然站起喝道。
  
      那几人一怔,均是勒住了马儿,为首那骑并没有发话,只是淡然的看着单飞,有阳光斜落,照在那骑身上,拖出个长长的影子,罩在单飞身上。
  
      那人身旁有个少年长双斗鸡眼,闻言视线集中在单飞身上道:“是你这个家奴叫我们站住?”
  
      单飞缓缓吸气,握紧拳头道:“是!”
  
      那少年摆弄着手中的马鞭,很是好奇道:“你叫住我们做什么?”
  
      “我觉得你们应该道歉。”单飞缓缓道。
  
      长街倏静,只余虎头抽泣的声音,其余人看着单飞的目光都是有点不可思议的模样。
  
      马上那几人突然笑了起来,把玩马鞭那人在马上更是笑的前仰后合,重复道:“你再说一遍。”
  
      单飞亦是笑了起来,“这里是许都,天子脚下,有王法的地方,你们纵马长街,惊扰了百姓,本有罪过,我觉得让你们道歉还是轻的了。”
  
      马上那少年更是笑的打跌道:“世子,你听到没有,他竟然和你说王法,看起来还要治你的罪名。”
  
      单飞心中一颤。
  
      世子,哪个世子?
  
      那少年笑容中满是轻蔑,马鞭一扬道:“你这个家奴竟然连世子都不认识,长了一双狗眼吗?”
  
      单飞微微吸气,反问道:“难道是曹司空的公子?”
  
      马上那几个人听到这句话后,都如听到了最有趣的笑话,除了为首那人冷然望着单飞外,其余众人都是笑了起来,纷纷道:“这人原来是傻的,许都城还有第二个世子吗?”
  
      世子曹丕?!
  
      冷风吹过,单飞看着阳光照耀下的暗影,突然感觉很有分冷意,入秋时节,有纷纷叶落。
  
      乌大娘、乌青二人方才早奔了过来,听到眼前这人竟是世子——如今许都城最有权威的曹操的儿子,均是吓的周身发抖。
  
      莲花更是心中骇然,一把拉起虎头到了单飞的身边,低声道:“单大哥,我们走。都是虎头不好。”
  
      她知道得罪这些人的后果,一巴掌又打在虎头的脑袋上道:“还不快向世子赔礼请罪,我们要走了。”
  
      虎头“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大叫道:“我没错!我不走!”
  
      “你不走还干什么?”莲花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管这倔强的孩子,挥手还要打过去,却被单飞一把抓住。
  
      “虎头,你为什么不走?”单飞问道。
  
      “我要找到那个铜钱。”
  
      虎头满脸泪水道,他方才被单飞所救,但那枚铜钱早就滚的不知去向,他心中没有意识到眼下的危机,只想找回那枚铜钱。
  
      “你找那个铜钱做什么?”单飞又问。
  
      虎头委屈道:“姐姐说有个单大哥多么好,帮助我们很多,还开心的给了我一个铜钱。那可是我的第一个铜钱,我想……我想拿这个铜钱买点东西送给他,没有了那个铜钱,我拿什么买东西?”他虎头虎脑的,只记得姐姐说的是单大哥,却不知道就是眼前的这一个。
  
      莲花听了一怔,扬起的手再也没有落下来。
  
      “小子,你现在还要不要世子道歉了?”手持马鞭那人扬声道,他们看着虎头哭泣,只感觉在看着一个笑话。
  
      “当然。”单飞回身笑道:“看起来不但要世子道歉,还要世子顺便赔上一枚铜钱。”
  
      “你说什么?”众人齐声呵斥,纷纷催马上前一步,就连曹丕都不由手按马鞭,他身为世子,如今在许都可说是极有威严,从未想到区区一个家奴竟然敢对抗他的威严。
  
      秋叶落,秋风凉。
  
      所有人都骇异的望着眼前这个有分瘦弱的少年,搞不清这个小小的家奴为何敢对堂堂世子这般说话。
  
      “许都城,天子脚下,有法的地方。”
  
      单飞没有退缩,反倒挺直了腰板,昂声道:“虎头有错。”众人一愣,正以为这小子要服软,就听单飞道:“他错就错在不该知恩图报,为了一个恩情命都忘记了去要。”
  
      马上众人神色一寒。
  
      单飞侃侃又道:“这满街的百姓也有错。错就错在不该三更半夜的起早,为了一家老少的温饱含辛茹苦的操劳,却阻挡了世子赛马的脚步。”
  
      曹丕脸色铁青,已握紧了手上的鞭子。
  
      单飞毫不示弱的望着马上的曹丕,高声道:“世子可以没错的,因为世子从未想到过许都城还有吃不饱的百姓,还有为了一个铜钱不要命的孩童。世子是哪个?曹司空的公子!曹司空又是哪个?”
  
      长街只余单飞朗朗之声,却没有人发问,也没人发笑,只听单飞高声道:“曹司空就是当年在洛阳城悬五色棒,仗杀不守夜禁之规的蹇图,征战张秀时误毁麦田割须代罚的三军统帅!却不知道如果曹司空知道今日世子所为,又该如何奖赏?”
  
      声音朗朗,传遍长街。
  
      长街又静。
  
      单飞目光火热,昂然屹立在阳光之下,无视马上的众人、紧握的长鞭!
  
      他本不再是个冲动的少年,作为一个成功人士,做事变通是人生的一个守则,可在这一刻,他却没有想到变通。
  
      他知道眼下根本没有抗衡曹丕的实力。
  
      曹丕是哪个?曹操之子,日后魏国的开国皇帝,许都城就算天子的儿子都不会有他风光!
  
      可单飞这时候却没有去衡量。
  
      因为他知道,需要衡量的是买卖。
  
      作为一个真正的成功人士,最重要衡量的方式不是他有多少钱、他有多大的权,而是他在困难面前还有没有理想。无论对手是谁,无论处在任何环境,还能坚持着自己从未忘记的那一分尊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