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22节 螳螂黄雀
    丑小鸭能变成白天鹅,不是因为努力,而是因为它本来就是白天鹅,金子会发光,当然也不是因为勤奋,而是因为它本来就是金子。
  
      鸡汤好喝,但喝多了也吐。
  
      财色害人,拥有的时候从不嫌多。
  
      日光下,金子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美丽动人,乌青看到那块金子的时候,眼珠子一下子瞪的比牛眼珠还要大。
  
      单飞只是看着乌青的眼睛。
  
      许久,乌青这才错愕道:“单大哥,你不要说,这金子是你在这里捡的?”
  
      “就是在这里捡的。”单飞淡然道。
  
      乌青不由感慨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单大哥不但有本事,就算走路都能捡到金子,这运气简直是好爆了。
  
      他却不知道一点,他发现了铲币那一刻,只想着如何换几个钱救急花掉,单飞发现铲币那一刻,却考虑如何利用它生蛋。
  
      “你觉得这块金子应该怎么分?”单飞又问。
  
      乌青终于回过神来,斩钉截铁道:“这金子是单大哥发现的,自然是单大哥你的。”
  
      单飞笑着站起来,拿着那块金子塞到乌青手上,“给你了。”
  
      乌青连连摆手,面红耳赤道:“单大哥,我说的是真心话,金子本来就是你的,我不能拿。你帮了我家那么多,我要还是那么贪心,还算人吗?”
  
      单飞见他推辞的坚决,没有半点做作之意,暗自点头,不过还是将金子放在乌青的手上,“应该还有金子捡了,这个……你先帮我拿着好了。”
  
      “啥?”
  
      乌青下巴差点掉下下来,“单大哥,你不是开玩笑吧?”
  
      单飞也不多说,从地上捡起个枯枝,拨开坐着的那大石头后的荒草枯枝,那下面竟然有个黑洞露了出来。
  
      “这里怎么会有个洞?”乌青一头雾水。
  
      “这是盗洞。”单飞皱了下眉头道。
  
      功夫不负有心人,看起来他的判断在看到这个盗洞时完全得到了验证,乌青傻傻的跟着,可单飞早就留意四周的地形,发现那块大石旁的泥土有散堆的样子,虽不明显,而且还有些荒草遮掩,可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谁没事会在这荒郊野外翻土、而且做了些遮掩?
  
      有人捷足先登挖了这座古墓,那盗洞显然是先来之人挖出来通向墓室的。
  
      单飞发现这点时没有太过失望,民国时期华夏盗墓成风,不知多少古董珍藏从墓中出土流向海外,世人看到的那些古董从人手传承下来的其实不多,更多的不过是从墓室中挖掘而出。
  
      但盗墓人也发现个奇怪的特点,就是很多古墓看起来根本没有盗洞,但每次进入后都是空空荡荡的没有古物,不由让人啧啧称奇。
  
      有好事的甚至传出有盗墓高人只用分土剑就可以隔土取宝,不留痕迹,也有人说是神仙鬼怪做的。
  
      但事实上分土剑虽然神奇,却没有传说中那么邪乎。墓室之所以是空的,是因为盗墓这种行当自从墓葬开始后就已经崛起,而且墓葬埋葬的百年内,被盗的几率最大。
  
      比如说眼下这座古墓下葬后,看来在几十年内就遭到盗挖,岁月变迁,尘沙掩埋,说不定洞口早被封住,因此后人看来这墓室表面看起来完好无损,其实早就墓室空空。
  
      不过很多古人盗墓并不像民国那些盗墓贼,民国的盗墓贼就和土匪一样,感觉没用的就会随手打烂,不给后人一分机会,古人盗墓,很多时候只取所需,还会留下些东西。
  
      单飞发现那铲币的时候,早就想到了这点——铲币出土可能是因为有人从古墓盗出来的,不过他想就算有人动过手,捡漏应该也有收获。
  
      事实也如他所料,这块金子已经回报了他的辛劳!
  
      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心眼的人。
  
      “单大哥,你说的盗洞是不是……盗墓人挖出来的?”乌青毕竟不傻,终于想到了这点。
  
      “怎么的?你不想进去看看?”单飞反问道。
  
      乌青犹豫下,“单大哥如果要看,我当然跟你一起,不过你千万别和我娘说,我娘说这个……不太……”
  
      他支支吾吾没有说完,单飞早明白他的意思,心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要想尽快翻身就得靠自己原来的本事。这些东西埋在地下陪着主人其实就是暴敛天物,废物一件,到我手上说不定会发挥点作用呢。
  
      不过单飞并没有对乌青过多解释,只是“嗯”了声,四下看看,走到一颗桦树下伸手道:“乌青,斧头借用用。”
  
      “干什么?”乌青解下腰间的斧头递过去。
  
      单飞用斧头划了几道,从桦树上扯下树皮劈成条状,然后扯些干草用力卷成烟卷模样的东西。
  
      乌青看着奇怪,不过知道单大哥做事从来都是有用,只是静静等待。
  
      不多时,单飞做了十多条树皮卷,然后看到附近还有几颗野竹,用力劈断一根,然后削出了几根和筷子一样的尖竹条,又捡起不少碎石子,全部的放在怀中,这才把斧头递还给乌青。
  
      方才那问题是个考验,不能说单飞多有心机,只能说是他个极为谨慎的人——他一定要看看乌青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做下一步的决定。
  
      其实就算乌青对金子有贪欲,甚至想多分点,单飞也不觉得过分,人性难揣,人心最经不起考验,单飞知道一块金子对于一个穷困人家出来的孩子有多大的诱惑!
  
      乌青选择了金子,他就不会选择和乌青搭伙,绝不会将盗洞的事情告诉给乌青。乌青选择了信义,他才决定和乌青联手做点事情。
  
      历来盗墓人因为分赃不均死在墓地的绝不少见,单飞既然准备和乌青合力做事,自然要看看他的品性,他可不想不等翻身就被人背后捅一刀,那可极不划算。
  
      他不想害人,可也不想当好人被人害。
  
      要知道这是三国乱世,刘备那种所谓仁德的主公逃命的时候还是老婆女儿一块踹呢。
  
      这种乱世中,爹死娘嫁人,个人顾各人,能活下来的绝不是什么大善人,而是狡诈的恶棍、聪明的好人……
  
      见乌青借他斧头根本没有任何戒备,方才看到金子没什么贪婪,单飞终于感觉这人算是值得信任的兄弟,带乌青到了洞口,单飞取出块火石敲打了两下,树皮卷不湿,内有干草,被火星一溅,烟一般的点燃,吹一下,更是光亮。
  
      乌青终于明白过来,赞叹道:“单大哥,你做这个东西用来探洞里面照明用的?”
  
      单飞点点头。
  
      那竹签子什么用?乌青还想开口询问,却怕单飞有点不耐烦。
  
      单飞也没有过多的解释,树皮卷其实就是个简易的火折子,还可以当香来用,试探空气的流动性,不要小看这点亮光,在黑暗中可说是极为有用。
  
      这点技术看起来简单,却是极为实用。
  
      又等了片刻,单飞嗅了一鼻子,感觉洞中空气还算新鲜,才要向里面钻去,却被乌青一把扯住。
  
      “单大哥!”
  
      “怎么?”单飞倒有些不解。
  
      “这里面说不定有危险,我在前面吧。”乌青见到黑黝黝的洞口其实有点害怕,不过还是坚定道。
  
      单飞看了他半晌,终于笑道:“不要和我抢了,你还有老娘,我什么都没有的,我在前面了。”
  
      乌青泪水差点流淌下来。
  
      “你准备好绳子,万一有什么意外记得拉我一把了。”单飞吩咐道。
  
      乌青立即解下绳子,做好准备。
  
      单飞点点头,终于当先钻进洞中,乌青紧紧跟随。二人只留意着洞口内的动静,却没有发现不远林中的草丛内,有草儿突然动了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