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16节 公平的赌法
    什么?
  
      众人眼珠子立即瞪圆,不要说王大锤、莲花一脸诧异,就算尹老大都满是不信的表情,要知道如今民生凋敝,寻常一个中产之家都很难拿出二十贯钱的积蓄。
  
      尹老大混在城南,可说是极为狡诈,利用王大锤年少冲动的心理,设个圈套让他钻进来。尹老大当然知道王大锤拿不出二十贯钱,可他知道把这两人卖了还是能赚点的。
  
      自古以来,以人命换取利润的事情屡见不鲜。
  
      尹老大要的本来就是铁匠铺的地儿,再加上能卖到豪强家的下人,卖到青楼的雏儿,不想单飞半路杀出,竟说要替王大锤兄妹还债。
  
      这小子还是个家奴的打扮,有什么能力给别人还债?
  
      单飞看出尹老大的怀疑,微笑道:“在下单飞,眼下是曹府的下人。”
  
      “哪个曹府的家奴?”尹老大终于看到这小子衣裳不起眼的地方绣的一个“曹”字,眼角跳动了下。
  
      单飞见到尹老大的表情,立即知道自己开场白说的合格。
  
      家奴虽是下等人,可在许都城,曹家的家奴绝不是一个混迹市井的老大能轻易得罪的,他们怕的不是曹家的家奴,而是曹家。
  
      “是曹将军府中的下人。”单飞微笑答道。
  
      尹老大舒了口气,暗想不是曹司空家的还好说,不过曹将军在许都有几个,尹老大听单飞没说哪个,也没有再问,反正哪个他都是得罪不起。
  
      见眼前这小子虽然年轻,可举止从容,丝毫没有年少楞头青的样子,尹老大倒真不太敢小瞧此人。
  
      脸色微缓,尹老大笑道:“既然有曹将军府中的人做担保,那还有什么信不过的,只要你拿出二十贯钱,兄弟拍拍屁股走人,绝不会再管王大锤要债了。”
  
      单飞听出他有服软的意思,倒没想到曹府的一个家奴竟然也有这大的威力,微笑道:“尹老大当然看得出来,我一贯钱都没有。”
  
      尹老大脸色变的极为难看。
  
      那一高一矮的两个汉子立即围了过来,看了尹老大一眼,手摸了下腰间的刀柄。
  
      莲花见状心中颤抖,忍不住抓住了单飞的手臂。
  
      她从未想到这少年会为他们出头,见他瘦弱的样子,看起来绝比不上大哥能打,忍不住为单飞担心。
  
      单飞心中亦是凛然,就见尹老大缓缓摇摇头,单飞明白他的意思,轻声道:“这里是市集,人来人往的,闹出点事情尹老大想必不想看到。”
  
      尹老大冷哼一声,他顾忌的不是单飞,而是曹府,无论单飞在曹府怎么低贱,他在市集不要说杀了单飞,就算撕扯起来,只怕曹家都会将他的地盘连根拔起。
  
      在许都城,最大的不是天子,而是曹家,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你这么说倒让兄弟为难了。”尹老大叹口气道:“就算天子脚下,也没有欠钱不还的道理。”
  
      “那是自然。”单飞和气道:“要说让尹老大就这么算了,我都看不过去。”
  
      尹老大一怔,就听单飞问道:“王大锤,你和他们赌的是什么?”
  
      “是掷骰子。”王大锤低声道,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单飞怎么会为他架梁子。
  
      “什么是骰子?”单飞故作不解道。
  
      那高个汉子立即笑起来,“你小子连骰子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还真的不知道。”单飞笑道:“你们怎么赌的,会不会使诈?”
  
      他这么一说,尹老大三人变了脸,矮个汉子立即从怀中掏出三颗骰子,空中比划道:“我们是和王大锤比掷骰子,三局两胜,掷点多的胜,他输了两局。”那矮个汉子显然怕单飞抵赖,有些迫不及待道。
  
      单飞皱了下眉头道:“我有点不信。”
  
      那矮个汉子才要说什么,尹老大止住道:“你不信什么?”要不是曹府的牌子在单飞衣服上,尹老大拳头早就上去了,这会儿见单飞不急不缓的,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心中暗自戒备。
  
      “王大锤输了倾家荡产,他为了什么要赌二十贯钱?”单飞对这个倒真有点不解。
  
      王大锤脸一红,却没说话。
  
      尹老大淡淡道:“他一直打不出好东西,感觉对不起老子……”他这个老子说的当然是王大锤的父亲,顿了下,尹老大又道:“因此我说可以将他介绍到许都城少府做事,没事打打兵刃什么的。”
  
      见单飞皱眉不语,尹老大笑道:“你当然知道吃皇粮的好处,绝对值二十贯钱的。”
  
      单飞看了垂头的王大锤一眼,心中叹息,暗想这要在他那个年代,尹老大就是在做夜总会月收入几十万的骗局,这个王大锤怎么这么天真?
  
      “果然值二十贯钱的赌注。”
  
      单飞一句话让尹老大微有得意,“不过我既然还不了钱,就想和尹老大赌一次。”
  
      “什么?”尹老大怔了下,“赌什么?”
  
      单飞笑道:“都说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我既然没钱给王大锤还债,就和尹老大赌二十贯钱,我赢了呢,王大锤的欠债一笔勾销。”
  
      “你若输了呢?”尹老大反问道。
  
      单飞漫不在乎道:“我输你四十贯钱。”
  
      王大锤、莲花失声道:“使不得。”
  
      尹老大三人互望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的疑惑,那矮个汉子喜上眉梢,不等尹老大吩咐,立即道:“好了,我们和你赌了,赌掷骰子,点大的赢,三局两胜!”
  
      单飞摇摇头,“既然做赌,以尹老大的身份,当然力求公平是不是?”
  
      尹老大被他捧了一句,却皱眉道:“你感觉掷骰子不公平?”
  
      “我又不会掷这东西。”单飞从那矮个汉子手中取过三粒骰子,看了半晌,喃喃道:“我听说水银都是从骰子里出来的,也不知道对也不对?”
  
      尹老大三人都是脸色一变。
  
      十赌九骗,他们既然做局,当然有极大胜算,这三颗骰子里的确灌了水银,细微的差别当然是高手才能分辨,借以掷骰子作弊,他们常在这上面练习,掷出大点倒有极大的胜算。
  
      方才听单飞连骰子都没有听说,这会儿却说出骰子的秘密,尹老大心中微凛,暗想这小子的无知说不定是装的。倒要小心一些,可别阴沟里翻船。
  
      “既然如此,这样的赌法恐怕就有点问题。”单飞微笑道。
  
      “那你小子说怎么赌?”矮个汉子道。他混迹市井,对各种赌术极为精通,倒不怕单飞的花样。
  
      单飞笑道:“我有一个最为公平的赌法,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他转身到了熔炉旁的饭篮前,那里有两个碗,正装着莲花给大哥送来的饭菜。
  
      将两个碗里的饭菜扣在托盘中,单飞拿些清水略微清洗下。
  
      众人见了,都是有些困惑不解,矮个汉子见状笑道:“你难道要赌去要饭吗?”
  
      “那也不是。”
  
      单飞顺手拿了根筷子,将一颗骰子放在桌案上,用一个碗扣在上面,筷子一敲,另外一个碗同样扣在了桌案上。
  
      “你们猜猜,方才那粒骰子在哪个碗里,猜中了,我就算输好了。”单飞淡淡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