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14节 重操旧业
    单飞的脸上很有点灿烂,打工仔最高兴的时候,显然是带薪还能休假的时间,天色将将亮,他就出了曹府,一路奔向城南。
  
      许都算是扩建的都城,但总体来讲,一直延续着千百年来等级差别的传统格局,城北皇宫,近皇宫处都是些官办衙门,朝中重臣所在,不过无论天子重臣是不是爱民如子,却都需要百姓爱的供养,因此任何一个古代大都市还是离不开贫贱百姓的。
  
      许都城贫贱百姓就住在城南,乌青也是在城南。
  
      单飞本着前世的风格,行事颇为谨慎,在和乌青交谈的过程中,询问下乌青大概住址,心中早有了来找的打算。不过他怕引发刘掌柜和陆丰的怀疑,并没有过多的询问。
  
      虽不知道乌青具体住址,单飞倒是一点不急,到了城南后先至市集,见人来人往的,倒是颇为热闹。
  
      单飞兴致勃勃的逛着这个时代的市集,发现许都天子之城毕竟不是盖的,城南市集虽说是贫贱百姓交易场所,但物品的丰富也是超乎想象。
  
      秦汉以来朝廷的政策都是重农抑商,如今天下动荡,人口减少,曹操自然也是极重农业,但就算如此亦是不能阻挡百姓交易的热情。
  
      单飞兴致勃勃的一摸口袋,才发现不过区区几十文铜钱,麻强那二贯钱他还没有去要,毕竟人家嘴还没有消肿呢,像当代某些黑医在你要死的时候,不忘记让你付清药费的嘴脸,单飞还是做不出来。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交易的热情,他拿出一文铜钱先做了个麦饼的交易。
  
      出来的太早,早饭这还没吃呢。
  
      卖麦饼的大娘见单飞有些陌生的脸孔,略有好奇,单飞接过了麦饼,咬了一口,暗自有些皱眉,这时候倒是有点赞同邓义的说法。
  
      曹府家的下人也是有身份地位的,最少吃的东西比这里要高档一些。
  
      他在曹府吃的烧饼是用纯麦子蒸出来的,有点像当代的营养餐,这里的麦饼却是用麦子磨碎连同麸皮一块蒸熟,麸皮的比例还占得很大,和黑暗料理类似,让单飞有些难以下咽。终于直着脖子将那口麦饼咽下去,单飞开始了成功人士的大计。
  
      “大娘,你知道一个叫乌青的年轻人吗?”
  
      单飞本打算问个几十人再得到答案的,才描述下乌青的模样,没想到大娘立即回答,“你说的是乌青那个孝子吧?他娘病了,最近一直在忙于找医生,并没有砍柴来卖。你找他做什么?”
  
      单飞心中微喜,微笑道:“他卖的柴挺好,又干分量又足,管家让我来多买点。”
  
      “那敢情好了。”
  
      大娘笑道:“那小子为人厚道,总算有点好报。”穷苦人家总是自发的互助,大娘显然对乌青很有好感,“他家就在麻衣巷,顺着这条街出去,走上半里地,再找人问问就应该知道了。”
  
      单飞谢过卖饼的大娘,暗想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看人的品性不能只听他自吹自擂,还要听听他身边人的评价,看看他交的朋友,自己当初感觉这个乌青只是有为难的地方,帮自己的同时也顺便帮帮乌青,如今看来这个乌青为人应该不错。
  
      顺着长街走下去,单飞不等出了市集,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远处有家铺面堆着几样粗糙简单的新农具,似铁匠铺的模样,单飞缓缓走近,犹豫片刻,终于到了门前。
  
      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单飞从未想过做什么大丈夫、小丈夫,但他知道作为一个男人,从来不应该失去曾经奋斗的目标。
  
      他眼下的目标很简单,风风光光的去邺城。
  
      做房地产只是其中的一个目的,最主要的是邺城下有女修之棺!
  
      他知道以他的能力,只怕再也见不到女修之棺,在他那个年代,他得到最上层的支持,又坚持了许久才挖到那里,以这个时代的技术,要挖到女修之棺只怕和修建秦始皇坟墓一样艰难。
  
      这是这个时代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可他还想去看看,因为他不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没人明白他的心意,曹宁儿也不懂得,只感觉到他的默然。
  
      要去邺城不但要等时机,还要有钱,如果以他当家奴的收入,挣到2016年或许可以搞辆马车送他去邺城。
  
      马车是这个时代的劳斯莱斯,这个时代的中产是坐牛车的,和大众一般。弄不到马车,牛车也要钱。
  
      重操旧业,先做一单生意后赎身攒点本钱去邺城,这是单飞眼下的打算。
  
      寻龙探穴他当然懂得,可找墓室需要时间,眼下乌青提供给他个便捷的方式,他就准备先利用一下。不过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还需要工具。
  
      分土剑、洛阳铲;翻山镜,入地眼。单飞想起这句口诀的时候,嘴角浮出分淡淡的笑,铁匠铺门未关,熔炉却未燃。
  
      单飞走近的时候,微有皱眉。
  
      这里不像个铁匠铺。
  
      打铁要趁热,这里吃黄瓜菜都嫌凉了点,一眼望不到人,单飞还是尝试的唤一声,“有人吗?要打点东西。”
  
      他才唤了一声,就楞在了那里,望着熔炉后站起的那个少女。
  
      少女粗布麻衣,不施粉黛,看起来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模样,因为贫苦的缘故,脸色微有蜡黄,身材瘦弱,不过一双眼眸倒很是黑白分明,给她整个一张脸带来分灵性。
  
      只是那黑白分明的眼眸却蒙着一层泪光,眼皮也略有红肿,似才哭过一般,见到单飞时,那少女也是怔了,嘴唇动动,却是什么都没说。
  
      “姑娘是这家店铺的铁匠?”单飞有些迟疑道。
  
      他当然不相信这点,要说这少女能抡动几十斤的大锤,他是打死也不信的,只是看到少女的伤心,单飞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句玩笑。
  
      他喜欢看到别人笑的。
  
      少女似想笑笑,眼泪却流了下来,低声道:“我不是,我大哥是。我给大哥送饭来了。”
  
      “你大哥呢?”单飞微笑道。
  
      他不问还好,一问那少女竟然泪如雨下,不想让陌生人看到自己流眼泪,少女蹲下来双手抱着肩头,一耸一耸的啜泣。
  
      许久的功夫,少女不闻单飞的动静,只以为他已经离去,缓缓抬头望去,就见单飞还是站在原地动也未动。
  
      “你……你……怎么还不走?”少女哽咽道。
  
      “我要打点东西。”单飞微笑道。
  
      少女霍然站起,大叫道:“不打铁了,没人打铁了,王家铁铺倒了。”她说话的时候,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话一出口,少女内心就有些不安,她不该向个陌生人大喊大叫的,可她不知道除了喊叫,还能做些什么?
  
      一想到王家铁铺倒了这几个字,她的心如刀剜一般,本以为少年不是怒然回应就是转身离去,不想那少年只是笑笑,轻声道:“你大哥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不用着急,说出来大家一块想想办法?”
  
      少女心中一震,透过泪眼看着单飞,前所未有的无力中带分绝望的期望,“你……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