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13节 女儿心事
    曹馥将碗中汁液尽数涂在脖子上,这才将大碗丢还给麻强,麻强敢怒不敢言,更不敢浪费,立即用嘴将碗里的汁液舔个干净。
  
      感觉到脖子上又辣又热还有分发凉的,曹馥反倒有分心安——总比方才麻木不仁要好很多。
  
      “管家!”
  
      “大公子好了?”董管家见曹馥恢复点生气,担忧中有分欢喜道。
  
      “你怎么管的这里。”曹馥怒道:“这里怎么会有马蜂出现?”
  
      董管家支吾半晌,心道我管天管地、管你拉屎放屁还不够,怎么府外的马蜂还归我管?一旁的邓义见到,不放弃这个表现的机会,“大公子,最近一段日子,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有马蜂在附近出没,我看到过一两只,不过没蜇过人了。”
  
      他这一句话立即得罪了三个,曹宁儿知道这是粗人倒不计较,曹馥鼻子里面都是冷气,“你是说本公子不是人了?”
  
      “不是,不是。”邓义吓的差点趴下。
  
      陡然间翠儿一声尖叫,众人转头望过去,就见翠儿袖子飞扬,一边驱赶一边叫道:“马蜂!”
  
      邓义立即叫道:“保护大小姐。”他飞奔而至,除下长衫帮着翠儿驱赶着马蜂,董管家见到还有几只马蜂在远方徘徊,慌忙道:“都先回府。”
  
      曹宁儿也暗自心惊,早在众人的卫护下进了曹府,一直到了堂前,这才微舒了口气,瞥见单飞似有分沉默,曹宁儿忍不住道:“单飞,这……马蜂为什么蜇我?”
  
      翠儿差点喷饭,暗想大小姐真把单飞当作万事通了,怎么什么都要问他?
  
      曹馥一旁道:“曹宁儿,你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怎么会不惹来蜂蝶?”
  
      曹宁儿秀眸一瞪,“我还没有说你整天酒气熏熏引来的马蜂呢!”
  
      二人看起来正剑拔弩张,单飞一旁道:“小姐和大公子说的都有几分道理。”
  
      “啥?”
  
      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董管家更是连连摇头,暗想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这么大胆的家奴,他也许久没有见过了。
  
      见众人诧异的模样,单飞道:“据我所知,这种马蜂叫做虎头蜂,喜欢色泽鲜艳的花朵,它可能是以为大小姐和花一样,这才袭击大小姐。”
  
      曹宁儿听单飞赞同曹馥的腔调,内心本有些气恼,闻言俏脸反倒微红,缓缓点头道:“单飞,没想到你倒有点见识。”翠儿忍不住捂嘴笑了下,曹宁儿轻叱道:“你笑什么?”
  
      “我想马蜂蜇我,也是因为我长的也和花儿一样吧?”翠儿高兴道。
  
      众人又要晕倒。
  
      董管家冬瓜脸总算缓和下,不过担忧再过几天,这个会溜须拍马的家奴要抢占他的位置,皱眉问道:“那什么……虎头蜂怎么也蜇大公子和麻强?”
  
      众人见被蜇这两个和花儿实在扯不上关系,说是肥料倒很有些接近,只看着单飞,暗想看你小子怎么自圆其说。
  
      单飞笑笑,“虎头蜂除喜欢色泽鲜艳的花朵,还对香气很是敏感,大公子……”
  
      “好了,好了。我们知道了。”
  
      曹馥见曹宁儿俏脸一沉,知道这妹妹转瞬就要追究他寻花问柳的事情,霍然站起来道:“管家,我想这马蜂如此嚣张,肯定是仗着有后台的缘故。”
  
      “啊?”董管家一时不明白曹馥在说什么。
  
      曹馥见董管家懵懂,看向单飞道:“你小子有点机灵劲,本公子很喜欢,你当然知道本公子说什么?”
  
      “公子是说这附近有蜂巢?”单飞微笑道。
  
      众人均是一凛,曹馥却是一拍大腿道:“不错,这马蜂连曹府都敢惹,若没有个老巢实在说不过去。邓义!”
  
      “小人在。”邓义一直等在堂外,显然不舍那一贯钱。
  
      “你立即寻出马蜂的老巢所在。”曹馥咬牙切齿道:“连本公子也敢蜇的马蜂,本公子明天定然亲率人马将这些马蜂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大公子英明。”麻强撅着腊肠嘴,不忘记奉承一句。
  
      曹宁儿见曹馥望来,嘴一撇道:“好威风,好煞气啊。”她起身就向堂外走去,曹馥不满道:“曹宁儿,你究竟是不是我妹妹,这次怎么说我们也是同仇敌忾,我为曹府、为一方百姓除害,你怎么还冷言冷语的?”
  
      “我只希望你不要被人抬着回来。”曹宁儿淡淡道:“单飞,我们走。”
  
      “大小姐。”翠儿忙扯了下曹宁儿的衣袖,“你应该叫我走才对。”
  
      董管家一旁暗自摇头,曹宁儿见状忍不住脸红,叱道:“你当然也要跟着,我是有话要和单飞说了。”
  
      她轻移莲步,一直到了闺阁前这才止步,感觉清风拂面,脸不再那么发热的时候,这才转身望向了单飞。
  
      夕阳已落,有灯笼点亮,照着二人间有分朦胧的夜色。
  
      单飞见曹宁儿只是凝望他,倒有分不解道:“大小姐有何吩咐?”
  
      曹宁儿咬了下嘴唇,故作平静道:“今天你做的不错,不但帮了药堂,还帮了我。”一扬被蜇的手指,上面只是稍微肿起一点,曹宁儿很是庆幸,微微笑道:“曹家向来都是有过要罚,有功必赏的,你想要什么奖赏?”
  
      单飞精神一震,他举手之劳没想到很快迎来人生的转机,作为成功人士当然不会随便错过,“我其实……想请求大小姐一件事。”
  
      曹宁儿芳心一跳。
  
      “大胆。”翠儿忍不住呵斥道:“你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
  
      曹宁儿伸手止住了翠儿,半晌才道:“你要求我什么事?”
  
      “府中的下人是有假期的吧?”单飞问道。
  
      “什么……假期?”曹宁儿微有不解。
  
      单飞感觉这词可能过于超前,琢磨片刻道:“我是有点事儿要做,想请大小姐让我出府几天。”
  
      曹宁儿轻舒了口气,有些淡然道:“原来是这事儿。”她不想眼前这消瘦沉默的少年开口所求就和她有关,本自忐忑,搞不懂自己为何会怕一个下人的要求,听到单飞所言,舒气中多少有点失望。
  
      单飞看起来更是失望,只怕曹宁儿一口拒绝,他知道这个时代的家奴其实没什么人权,若是私逃被抓后处死也是毫不稀奇,可他眼下很需要出府做些自己的事情。
  
      半晌的功夫,曹宁儿终道:“你在许都城有亲人吗?”见单飞摇摇头,曹宁儿没有再问下去,只是道:“好,明天让翠儿告诉董管家一声就好,你出府后……小心一些。”
  
      望见翠儿满是惊奇的脸色,曹宁儿感觉措辞有些让人误会,补充一句,“是小心马蜂。”
  
      单飞大喜,拱手谢了句,转身离去。
  
      曹宁儿望着他背影远去,一时间沉默无言,翠儿憋了一整天,终于忍不住道:“大小姐,翠儿感觉你对这个单飞好像有点不一样呢。”
  
      没来由的心头一跳,曹宁儿啐了口,“是啊,就是不一样,怎么了?”
  
      翠儿伸手掩住嘴,难以置信的看着曹宁儿道:“大小姐,你不要跟我说,你……你……”
  
      “你想到哪去了。”曹宁儿瞪了下秀眸,“这个单飞是三叔看重的人,我本来还觉得三叔的决定还有些草率,今天让他跟着,就是想要看看他的表现的。”
  
      默然片刻后,曹宁儿喃喃道:“他绝非寻常的下人,三叔说他是为了报仇而来,不知道是和谁有关?”
  
      转身回了闺房,曹宁儿见翠儿准备晚膳去了,终于借着灯火又看了手指一眼。透过微晕的灯烛,仿佛又见到夕阳下近在咫尺的瞬间……
  
      轻轻抚摸下手指,曹宁儿轻咬下嘴唇,嘴角似笑非笑,脸上又有分晕红的羞涩……
  
      ------